燃聿公告区
已出版書目:

❀【莎拉是巫女(1-5未完) 】繁體: 2005年飛象文化出版
❀【七重微笑天空(4全) 】繁體: 2006年鮮歡文化出版 / 簡體: 2012年新世界出版
❀【妖怪大叔舊版(6全) 】 繁體: 2006年鮮歡文化出版 / 簡體: 2011年北方婦女兒童出版
❀【妖怪大叔新版(上、下全) 】繁體:2012年鮮歡文化出版
❀【純血飼養(12全+番外集) 】繁體: 2008年鮮歡文化出版 / 簡體: 2011年華文出版
❀【魔鬼紳士錄(6全) 】 繁體: 2010年鮮歡文化出版
❀【頑劣王族(4全) 】 繁體: 2012年鮮歡文化出版
❀【獸之邊緣(4全) 】繁體: 2014年三日月出版
❀【返魂香(4全) 】繁體: 2015年東立出版
~~~~~~~~~ 自己挖的坑,跪著也要填平T_T

目前日期文章:201204 (4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可是,那是因為你不合作的緣故呀!你也要為七少爺考慮一下嘛!”

 

“那麼誰來為我考慮一下啊!”

 

“少爺不是正在為你考慮嗎?不然你以為憑你一個小小的人類,怎麼可能這樣輕易就得到鯽魚族最珍貴的九十九珠?”

 

文章標籤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輕輕呻吟後轉醒,思維開始運作,妃面無表情地看著眼前一系列不可思議的變化,已經見怪不怪了。

 

她現在身處的地方,每一個空間單位都充滿了透明的水分子,這些時而流動時而靜止的水就好像光滑細膩的絲絹,在初晨的陽光照耀下,折射出清澈、迷人的淡綠色光彩,一抬眼,就能看到頭頂上飄著幾片墨綠色荷葉……簡單來說就是一句話:她目前在水底。

 

貝殼砌築的寬敞房間裏,她被一條草繩五花大綁,拴在一根雕花金柱上。手腕處綁得非常結實,以致稍微一動便會摩擦到她的魚鱗,痛得有如刀割。上身綁得如此謹慎,照理說應該也不會放過她的腿才對,但此刻,她卻感覺下半身輕飄飄的。

 

文章標籤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知過了多久,意識慢慢彙聚,妃撐著上身爬起,肩膀處的傷口仍隱隱作痛。前一刻還是陽光明媚的白天,此刻竟已然夜幕低垂。

 

這裏是……哪里?咦,山頂?

 

黑幕下,萬物都被染成了灰色,只有路燈默默散發昏黃的光。從山頂俯瞰下去,礁石圍繞的海水輪廓就像一隻灰不溜秋的老鼠,拖著一條五光十色的尾巴。這條尾巴就是白柳村唯一的商業街,也是附近一帶夜晚最明亮的地方。

 

文章標籤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四章 妖怪新娘爭奪戰

 

根據鯨公主的說法,她現在的收藏品中,唯獨缺了一副粉紅色的蝴蝶鰭。

 

那是魚妖中的上等品,只有天生基因異常的魚妖成年以後才有一定概率能獲得這種成色。但魚妖成熟至少需要一百年,期間魚鰭可能已經受到損傷,或破裂或褪色,像妃這樣長得這麼完整,色彩均勻,線條優美,並且如初生嬰兒般嶄新的蝴蝶鰭,實屬極品中的極品……

 

文章標籤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喂,醜女。”冬雪皺著眉,語氣頗擔憂,“洵大人自有他的打算,你不要放在心上。”

 

妃平淡地看了他一眼,反問:“我為什麼要放在心上?”

 

“呃?就是……就是洵大人……和這位公主之間……”支吾了半天,他煩惱地吼,“自己去理解啦!笨蛋!”

 

文章標籤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結果好像並沒費多少心思,便順理成章地獲得了大叔的幫助,妃心中的負擔頓時減少了一半。也不知是“前禦審殿殿主”的頭銜給了她信心,還是大叔最後的那一抹微笑掃除了她心頭的陰霾,這天夜晚,她睡得非常踏實。

 

第二天早晨,被一陣細碎的水花聲吵醒,妃揉了揉眼睛推開窗子,一片湖光山色映入眼簾……

 

嗯……誒?湖光?螟皇寺的後院什麼時候有湖了?

 

文章標籤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三章 魚妖的花嫁

 

“啊,原來是你!”

 

妃愕然叫道,認出他就是夜櫻廟會那晚在池塘邊和她換酒的男子。當時就覺得他不太對勁,雖然長相無可挑剔,渾身卻透著一股妖豔之氣,沒想到竟真的是一隻妖怪。

 

文章標籤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她低頭看了看自己這身被冬雪割得七零八落的破爛裝束,認命地歎氣,不管怎樣,還是先去換一件衣服吧。

 

回到房間,妃打開抽屜。自從老家坍塌後她就再也沒添置過衣服,除了身上這件被割破的便服之外,就只剩從廢墟裏扒出來的一條白色睡裙了。雖然不適合外出,但有衣服穿總比沒有強。

 

她豁達地想著,脫下破碎的上裝,重新調整了一下內衣。正準備脫短裙時,動作忽然定格了。

 

文章標籤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醜女,為什麼蹲在地上?你在鬧肚子?”

 

冬雪凶巴巴的聲音由遠及近,妃急忙拉起袖子遮住櫻花圖案,防備地轉身瞪他。

 

“太粗魯了,面對淑女你就不能說些斯文點的話嗎?”

 

文章標籤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章 金色魚鱗

 

“後來呢?聽說有從落州請來的歌舞伎,表演得好不好看?”

 

神銀畫好最後一張符簽,拎在空中略微甩了甩,又吹了兩口氣,小心翼翼推入塑封機裏。面前的桌子上已經堆了厚厚一疊這種符簽的成品,由於今年遊客數量空前,幾年來的庫存銷售一空,訂單又日益增多,神銀不得不重新趕制一些新品。作為螟皇寺首席“白食客”的妃,同時也是除了住持之外唯一一個人類,自然要竭盡全力幫助他完成這項工作,所幸妃寫了一手漂亮的毛筆字,神銀龍飛鳳舞的符和她中規中矩的字結合在一起,使得符簽看上去非常精美逼真。

 

文章標籤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皎潔的圓月掛在天空,喧鬧的人潮被逐漸拋在身後。海浪拍打著岬石,空氣潮濕而悶熱,八月的晚風吹在身上一點也不涼快,相反,還給皮膚蒙上了一層黏糊糊的不適感。妃坐在小店的臺階前,身後的竹簾透出絲絲空調的冷氣,屋簷上掛著的風鈴微微搖擺,斷斷續續的鈴聲聽上去恍如來自另一個世界般不真切。

 

 “小姐,酒裝好了。”竹簾被輕輕掀開,店家伸出兩條胳膊,一手把一個沉甸甸的袋子遞給妃,另一手接過錢,轉眼便縮了回去。

 

妃正要按原路返回,一旁的樹叢裏又伸出了一條胳膊,這一次,卻是一隻漆黑枯瘦的爪子,爪子又細又長,中間攥了一個小酒壺。蒼老的聲音顫顫巍巍從黑暗處傳來:

 

文章標籤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妃跟著遊行隊伍回來時,櫻花林中早已是燈火通明,一派熱鬧。正逢夜櫻盛開的時辰,白色、蓮灰色和粉紅色的櫻花花瓣層層交疊,覆蓋枝頭,風輕輕一吹,便如同花雨一般紛然飄落,和閃爍的焰火、炫目的燈光交織在一起,組成一片絢麗的景色。

 

“小姐,我等你多時啦,這邊這邊!”一隻橘紅色的妖怪撲扇著翅膀飛到妃肩頭,指著山上的某棵樹為她帶路。

 

這是妃不久前收服的妖怪,名叫鴉狐,有著烏鴉的嘴巴和翅膀,又有著狐狸的身體和尾巴,由於這種特徵混亂的緣故,妃至今沒搞明白它到底是烏鴉還是狐狸。不過這並不重要,反正妖怪本來就沒什麼邏輯可言。

 

文章標籤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消失的池塘

 

積雲島的櫻花和別處有所不同,由於氣候和土壤等因素,比普通櫻花晚開三、四個月,又因為只在夜間綻放,花開一晚就全部凋落,因而被人們稱作“夜櫻”。積雲島的夏季廟會之所以用它來命名,一方面是由於兩者時令正好相當,另一方面恐怕也是想借此名義,讓人們在櫻花飄零的絢爛氣氛下,享受家人團聚、賞花喝酒的樂趣吧。

 

只是對於沒有家人的人來說,這樣的場面未免傷感了一點。

 

文章標籤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楔子

 

中午的太陽正當頭,氣溫之高令人咋舌,八月的陽光火辣辣地烘烤著地面,整個積雲島猶如一盤被丟進烤箱的乳酪蛋糕,由於製作者的手藝糟糕,呈現焦黑乾裂的慘狀。然而即便在這樣的持續高溫下,這個以妖怪傳說而聞名於世的海島,仍然迎來了每年慣例的旅遊旺季。

 

八月的第一個周日是積雲島傳統的“夜櫻廟會”。為了趕上一年一度的夜遊盛會,在此之前的一個禮拜,就有大批遊客從各地蜂擁而至。頂著統一標誌的遮陽帽,手持照相機,這些遊客就如虔誠的朝拜者,自願走進這個大烤箱裏,興致勃勃地拜訪成百上千的妖怪古跡。

 

文章標籤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大早,地方電視臺就收到鐘暮雪山環保管理局的通知,到雪山頂拍攝這百年難遇的奇觀。在妃的房間裏,女播報員字正腔圓的聲音從電視機裏傳來:“……由於一股不明力量的襲擊,鐘暮雪山山頂百年不化的積雪,於昨天夜間十二時至淩晨五時之間,大面積融化成雪水,部分地面有凹陷乾裂現象。在雪山約2500米的山腰處,調查人員發現了一個直徑20米左右的巨大坑洞,四周植物及岩石均有燒焦的痕跡。有專家推測,這可能是天體墜落時造成的隕石坑,但是隕石至今下落不明……”

 

妃和大叔坐在電視機前,安靜地吃刨冰。

 

“好像做得太過分了,對不起。”大叔目不轉睛盯著螢幕,說著懺悔的話,可他的口氣卻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文章標籤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顧不得多想,妃向著鏡子的正面用力揮了一拳,“哢啦”,鏡子應聲而碎。這一刹那,妃感覺渾身舒服多了,令人作嘔的悶熱氣息被驅散,四周逐漸明亮起來。三若眼見鏡子被打碎,頓時慌了神,一邊喊著“糟了、糟了”,一邊倉皇逃了出去。

 

“謝謝你。”剛才的女人從暗中爬過來,拾起鏡子,擁在懷裏,“多虧了你,我終於不用再受噩夢的驚擾了。”

 

妃低聲說著“不客氣”,目不轉睛地打量那個女人。有著一頭淺綠色的捲曲長髮,五官瑞麗,身材窈窕,但是下半身卻像植物的根一樣,深深埋在地底下。她應該是個妖怪吧?妃心想,頭一次看見長得如此漂亮的妖怪,不過她在這種地方幹什麼呢?

 

文章標籤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十章 地牢中的女人

 

妃突然驚醒過來,神經質地跳起。空氣異常悶熱,有種混合了泥土、腐爛葉子和發黴衣料的氣味。“這到底是在哪里?我清醒著還是在做夢?”妃努力回想之前發生的事,指尖上還殘留著柔弱而黏稠的觸感,記憶似乎一點點被喚醒。

 

她被吸到牆洞裏來了?怎麼可能!

 

文章標籤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叔突然皺了皺眉,警惕地看向他背後的那片木牆。牆上有一塊明顯比周圍乾淨的正方形區域,表明那裏曾經掛了一張照片,除此之外,就只有一些斑駁的痕跡和零星的污點。那裏什麼都沒有,他告訴自己,可是為什麼一瞬間有種莫名的不安感?

 

再看看妃,她安靜地躺在火盆邊,胸口有節奏地起伏。

 

是自己多心了吧,大叔想,繼續回到和冬雪的話題上。

 

文章標籤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鐘暮雪山的偏遠山腳下,冬雪領著大叔走進一間廢棄多年的小木屋,已經恢復成人形的大叔在屋子中間的火盆裏升起火,將妃擺在一旁。妃仍然昏迷不醒,臉色蒼白得惹人憐惜。大叔摸摸她的頭,歎了一口氣,也許是一天之內受到太多驚嚇,又沒有充分休息的緣故,身體支撐不了,所以才被迫長睡不醒。真是,明明是個人類,卻這麼愛逞強……

 

“風狂骨?”大叔心不在焉道。

 

“是的,大人知道他的來歷嗎?”

 

文章標籤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九章 這就是以一當千的力量

 

不知不覺間,大雪又飄然降下。

 

“嘖!從來沒有見過這麼笨的女人,盡給我找麻煩。”冬雪咬緊牙,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挺胸站起來,對著影部眾妖喊道:“來吧!反正我本來也沒打算跟你們回去,早晚總要打上一場,就趁這個機會作個了結好了。”

 

文章標籤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