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聿公告区
已出版書目:

❀【莎拉是巫女(1-5未完) 】繁體: 2005年飛象文化出版
❀【七重微笑天空(4全) 】繁體: 2006年鮮歡文化出版 / 簡體: 2012年新世界出版
❀【妖怪大叔舊版(6全) 】 繁體: 2006年鮮歡文化出版 / 簡體: 2011年北方婦女兒童出版
❀【妖怪大叔新版(上、下全) 】繁體:2012年鮮歡文化出版
❀【純血飼養(12全+番外集) 】繁體: 2008年鮮歡文化出版 / 簡體: 2011年華文出版
❀【魔鬼紳士錄(6全) 】 繁體: 2010年鮮歡文化出版
❀【頑劣王族(4全) 】 繁體: 2012年鮮歡文化出版
❀【獸之邊緣(4全) 】繁體: 2014年三日月出版
❀【返魂香(4全) 】繁體: 2015年東立出版
~~~~~~~~~ 自己挖的坑,跪著也要填平T_T

目前日期文章:201304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如此近距離聽來,他的嗓音比平時更有磁性,一聲男性特有的低沉歎息,令她耳根不自覺發燙……但,現在不是為這些小事迷惑的時候,她有種即將挖掘到秘密的預感。

 

“他……?”她低喃。

 

覲握著她的肩膀,迫使她抬頭看自己:“柯蘭王子穗繼!不然還會有誰?事到如今你還天真地以為攝核魔另有其人嗎?醒醒吧,笨蛋,他就是攝核魔!”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不知為何,俊美的年輕男子仿佛看見了本不應存在的東西,瞠目瞪著返魂香。

 

對返魂香來說,被人關注是件可怕的事,令她極度惶恐。與其遭受別人上下打量的目光,她寧可像剛才那樣被人逐出寺門。

 

於是她慌張地低頭,迫不及待向對方告辭。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返魂香只覺頭暈目眩,下意識就想逃跑。

 

身旁的狸鬼連忙揪住她的背,把她抓回來:“怎麼了?”

 

“對、對不起,我有一點人群恐懼症,一看見這種場合,我就不自覺地……”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是一個高大健壯的女人,有著濃密的黑色短髮,和棕色的皮膚。肩膀和手臂的肌肉高高隆起,使她的背影看起來像男性,但當她轉過頭時,那張嫣然微笑的臉絕對屬於女性。

 

她的笑容是為某個人綻放的,因為那雙漆黑的眼中滿含愛意和溫柔……

 

突然,她的笑容僵住了,臉上的皮膚開始纖維化,形成了一塊塊鱗片狀斑紋。她的脖子和手臂也迅速被鱗片覆蓋,雙眼凸出,嘴角裂開,身後長出了巨大的尾巴。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車子抵達信烏一帶的山腳時,天還未全黑。氣溫驟降,雨勢卻漸停,水珠滴滴答答地從樹枝間落下,襯托出一片山間的寧靜。

 

返魂香看了看手錶,時針正好指向七點。

 

從城市開到郊縣的這一路上,狸鬼有一搭沒一搭地向她問了些問題,卻都是無關緊要的小事,真正敏感的話題連一個字也沒提起。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走出女子高中,狸鬼來到街對面的停車場,在他的愛車達特桑前停下。

 

戰後經濟迅速發展,這款產量極低的豪車也為了打開歐洲市場而更改設計,漸漸成為大眾也能接受的品牌。不過價格依然高得離譜,唯有富貴人家才捨得為此一擲千金,狸鬼便是其一。

 

當然,富貴的並不是狸鬼,而是他的主人。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

 

 

 

房間是漆黑的,只開了一扇小窗。窗框上纏滿縱橫交錯的鐵絲,將屋外的景色平均劃分成十二個小方格。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艾西絲呆了一秒,狐疑地問:“你是說……要我去舔傷口?”

 

“不是傷口,是手肘。”覲面無表情地指了指她的右邊,“這只手肘。”

 

“可是,舔手肘跟我中的毒有什麼關係?”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黑色的動物長著豚鼠般的腦袋,背上豎起一片黑白相間的尖刺,一雙豆子般的小眼睛陰測測地盯著她,透出不懷好意的光芒。

 

這、這……不是豪豬嗎!!居然沒有人提醒她,樹林裏有豪豬?!

 

艾西絲全身僵硬,心裏明白自己必須趕快跑,可雙腳卻不聽使喚。想起自己曾演過一個被車撞死的證人,當車子急速駛來,車前燈刺眼的光線照亮她的臉時,她必須演出大難當前嚇得一步都不敢動的模樣。當時還覺得那種戲碼蠢透了,明明只要稍微跳開就可以避免車禍的……但現在,她終於能體會了。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被他以質問般的眼神瞪著,艾西絲感覺不太好,有些含糊地回答:“呃,我們在討論——”

 

“在討論你不需要知道的事。”覲卻比她直接多了,冷冷看著亞森,“我明白你在拼命往上爬,但你還是太心急了,等你哪天爬上團長的位置後,再來問我們在房間裏幹什麼吧!”

 

艾西絲暗自抽了抽嘴角。對於一個努力向上的好孩子來說,這番話未免也太打擊人了……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一進屋就看見覲旁若無人地霸佔了整條沙發,邊揉著下巴邊抱怨:“嘖,笑太久臉都麻了。”

 

又沒有人逼你笑!艾西絲背靠著門,低聲咕噥:“難道從來沒人發現你是腹黑嗎?”

 

覲慢慢向她轉過臉:“我是什麼?”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弗葉王子死死瞪著艾西絲。

 

他幾乎都要認不出她來了。她真的是艾西絲嗎?放棄黑暗信仰?為什麼會從她口中聽到如此荒謬的蠢話?如果她真的改信聖光了,那麼……“那件事”該怎麼辦?

 

不,這絕不可能!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金鐸仍勾著嘴角,笑容中夾雜著一絲難以捉摸的漠然。相比之下,覲的神情就好懂多了,艾西絲只需一眼就能看出,他在生氣……不,也許比起生氣,更多的是緊張和無所適從。

 

他在緊張什麼?艾西絲不懂。她唱得有這麼難聽嗎?

 

“艾西絲小姐!”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艾西絲沒什麼反應,左右兩邊的女騎士卻各拉住她的一隻手,貼在自己的腦門上閉眼禱告:“求艾西絲小姐保佑,不要讓我掉進後三名!”

 

艾西絲暗自抽嘴角。拜託,她又不是耶穌佛祖,她連自身都難保了,求她保佑有個屁用!

 

說到這個,她真的不知道以前艾西絲的成績如何,雖說是大龍團的高級官員,但地位高並不代表頭腦好吧?萬一她恰好就是後三名的其中一個,那多丟臉啊!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回到紅牆尖頂別墅,也就是亞森所說的黑鴉堡,艾西絲沒有急於進屋,而是先在別墅四周繞了一圈。若不是聽了亞森的故事,她怎麼也無法想像這座建築竟是曾經關押過她的監獄,但現在想想,似乎也合情合理——她早就覺得這個地方死氣沉沉,不像一個十五歲少女的居所,而且至今為止她都沒有在別墅裏遇見任何一個人。

 

這麼說來,這裏仍然是一座監獄,區別只是,這次是艾西絲自己把自己囚禁在了這裏。

 

她去鍋爐房分別打了熱水和冷水,將兩者混合起來簡單地洗了個澡,然後提著油燈一一參觀了倉庫以外的房間。之前不敢四處亂跑,是怕被人拆穿她是假冒的艾西絲,現在既然知道了這座黑鴉堡裏只有她一人,那就沒什麼好顧忌的了。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艾西絲不記得這頓晚餐是怎麼吃完的,她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亞森的敍述上。不止如此,為了不暴露她的秘密,她還必須在假裝自己都知道的前提下,一步一步誘導他說出更多情報。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尤其是面對亞森這種直覺敏銳的人,不過目前為止,她自認為進行得還不錯。

 

她聽到的故事大致上是這樣的:

 

大約十一年前,由於柯蘭族的入侵,艾西絲成了階下囚,被關押在黑鴉堡的地下監獄中。六年後,弗葉族奪取皇權,艾西絲被釋放了出來,但因為自幼年起便遭受長期囚禁和虐待,她從心理上已無法離開那座監獄了——幾次帶她離開,她都渾身抽搐陷入昏厥,險些一命嗚呼——無奈之下,弗葉國王只能下令改造黑鴉堡,在監獄的正上方開闢出一間巨大的倉庫,供艾西絲療養休息。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時候不早了,我們差不多也該回去了。”只剩兩人的時候,亞森望著窗外的夕陽餘暉喃喃說,“我就不回辦公廳了,你呢?”

 

艾西絲心不在焉:“嗯?”

 

“我是在問你,要回家還是回辦公廳?不管去哪里,我都先送你。”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