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聿公告区
已出版書目:

❀【莎拉是巫女(1-5未完) 】繁體: 2005年飛象文化出版
❀【七重微笑天空(4全) 】繁體: 2006年鮮歡文化出版 / 簡體: 2012年新世界出版
❀【妖怪大叔舊版(6全) 】 繁體: 2006年鮮歡文化出版 / 簡體: 2011年北方婦女兒童出版
❀【妖怪大叔新版(上、下全) 】繁體:2012年鮮歡文化出版
❀【純血飼養(12全+番外集) 】繁體: 2008年鮮歡文化出版 / 簡體: 2011年華文出版
❀【魔鬼紳士錄(6全) 】 繁體: 2010年鮮歡文化出版
❀【頑劣王族(4全) 】 繁體: 2012年鮮歡文化出版
❀【獸之邊緣(4全) 】繁體: 2014年三日月出版
❀【返魂香(4全) 】繁體: 2015年東立出版
~~~~~~~~~ 自己挖的坑,跪著也要填平T_T

目前日期文章:201305 (2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伊修塔拍拍袖口沾上的塵土,在黑鴉堡的大門前駐足。

 

這幢建築的歷史是所有薩羅曼廷人心中的痛,不祥的名字像是一道詛咒,籠罩在建築上空揮散不去,陰雨連綿的天氣更是增添了幾分晦暗。

 

他摸了摸微微發涼的後頸,勾起嘴角半開玩笑地說:“看來這裏就是我們艾西絲小姐的黑暗城堡了。說真的,我實在想不通,一個十五歲的少女怎麼會願意住在這種陰森的地方……難道裏面藏了一筆薩羅曼廷皇室的巨額財產?”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咦?賽西婭愣了愣,試圖推開他的手臂,但他的力氣大得驚人。

 

“放開我!你這樣讓我怎麼逃?”

 

“想辦法啊!咬我、踢我、把我打昏!總之不要讓我傷害你!”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賽西婭偷偷從後門溜進煉金室“靈魂之廳”時,亞森正在向剛加入騎士團的新人講解各種應用在大龍案件裏的藥劑。

 

“……基本上最常用的就是這兩種。”亞森低頭擺弄玻璃瓶,聲音顯得有氣無力。

 

“這瓶黑色的藥水叫作掘龍,用來分辨半獸的獸化程度,當唾液中的濃度超過某個臨界點時,藥水就會變成藍色,代表這個半獸已成為大龍。我們往往會透過一個半獸的外觀、言語和思維狀況來判斷他是否大龍化,但並不是百分之百準確,所以你們要記住,在正規操作中,掘龍藥劑才是評判的唯一標準。”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我的偵探遊戲結束了。

 

雖然比想像中來得快,但我已無法再以旁觀者角度輕鬆地看待這個世界了。我需要反省自我,需要改頭換面,更重要的是,我要從現在開始,做回真正的自己。

 

我還是會繼續記錄我在弗葉王國的生活,只是這已不再是偵探筆記,而是《柯蘭王子觀察日記》……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翌日早晨。

 

返魂香拖著疲憊的身體從候車站的長凳上爬起,在免費飲水處草草洗了個臉,然後重新戴上假髮和黑框眼鏡。饑腸轆轆的肚子讓她想起了留在狸鬼車上的書包。

 

就這麼丟在車上,狸鬼應該會很傷腦筋吧,而且昨夜她不辭而別,獨自搭夜巴士回到了美雉町,他發現了之後也一定很擔心。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對不起,亞森。”她窘迫地用手背抵住嘴,“我有空會過去聽課的。”

  

亞森沒有看她的眼睛,黯然點了點頭,隨後從紙袋裏取出當日做的便當,交給艾西絲,又將地上舊的便當收了回去。

  

“既然說到了我的表白……”他用含混的聲音問,“你還是不準備給我答覆嗎?”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她以為伊修塔會流露出同情,或者像他進門以來一直表現的那樣刻意討好她,但令她驚異的是,他卻見怪不怪地笑了。

 

“你不會永遠這麼想的,相信我,你才十五歲,你的未來比過去要長得多,總有一天你會把那些可怕的事淡忘的。”

 

“不,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樣……”艾西絲欲言又止,“問題的關鍵在於,那不是我製造的過去,但現在後果卻要我來承擔,我厭惡那個過去的我,卻又不知該怎麼收拾她留下的爛攤子……”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怎麼樣?”伊修塔的聲音透出一股殷切。

 

艾西絲回過神,這才想起自己還沒有回答他的問題。意識到現在他們兩個在獨處,她起身遠離沙發,帶著戒備的目光從頭到腳打量他。

 

他有一張討女人喜歡的帥氣臉孔,眼神時而迷離,時而多情,淺色胡渣下唇紅齒白……一看就知道他是哪種類型的男人。但是,他真的是法師嗎?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半出於覲的堅持,一半也出於自己對黑鴉堡的逃避意識,艾西絲最終在覲的住所留了下來。

 

和覲相處並不難,因為大部分時間他都在工作,白天在新的獅子辦公廳工作,夜晚回來繼續工作,只有早餐時間艾西絲才能和他略微聊上幾句。不過即便在工作中,他的房門也為她敞開,因此給了她許多瞭解他的機會。

 

身為赫赫有名的騎士團團長,覲給人的第一印象通常是優雅、神秘和距離感,但相處了幾天後艾西絲發現,他其實只是個簡單的工作狂而已。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傷腦筋,事情變成這樣,真不知該說什麼好。”

 

下山的路上,狸鬼嘟噥著他的口頭禪“傷腦筋”,不斷向返魂香道歉,臉上卻全然沒有一點煩惱的樣子。

 

終於看見了這少女掩藏在假髮下的臉孔,讓他禁不住飄飄然起來。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艾西絲抱著腿坐在床上,看著覲依次熄滅四周的蠟燭。走到最後一盞燭臺前時,他放下長柄燭花剪,低聲說:“我還是給你留一點光吧。”

 

“你不在這裏陪我嗎?”艾西絲幽幽地問。

 

“我就睡在隔壁房間,有事可以叫我。”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他怔怔地注視眼前的少女,一時失去了語言。

 

少女正襟危坐,仿佛是巧奪天工的人偶,整個人都是淺色的。

 

勉強要說的話,頭髮的顏色較醒目,但也和傳統的黑髮相去甚遠。那是一種十分淡的蒼靛色,介於藍綠之間,在燈光下略微反白……對了,就像是珊瑚島淺灘陽光折射下的海水。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覲的腳步在門口停了下來。他沒有轉身,只是困惑地側過臉:“是啊,怎麼?”

 

“那個時候,我在你眼中是個怎樣的人?”她用可憐兮兮的眼神示意他回來。

 

“你是個不可理喻的笨蛋,不管是從前,還是現在。”他低聲嘟噥。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夜晚十點。

 

返魂香還保持著之前被舍利扶起時的站姿,一動不動,回過神時,周圍的人早已鳥獸散,僧官和即身佛也不知何時消失不見了。偌大的慧知殿只剩下她一個,原本就寬敞的屋子顯得愈加空曠了。

 

她呆呆地癱坐下來,略微活動了下肩膀,發現全身的關節肌肉早已僵硬不堪。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將自己從頭到腳擦幹後,艾西絲披著寬鬆的睡袍,拎著浴巾,默默走進覲的房間。

 

覲在窗臺邊踱步,聽見她的腳步聲,轉過來盯著她看了一會兒,低聲問:“冷靜下來了嗎?”

 

艾西絲咬住嘴唇點了點頭。剛才的情緒失控讓她有點不好意思。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一陣震顫令艾西絲站立不穩,她只覺手腳冰冷,嗓子幹啞,臉頰卻燒得滾燙。

 

他就是穗繼?柯蘭族王子?毀滅薩羅曼廷一族的入侵者,曾經囚禁和虐待艾西絲的國王之子,如今卻成了艾西絲的階下囚?

 

是艾西絲幹的嗎?艾西絲之所以不願離開這座黑鴉堡,就是為了要折磨這個和她擁有相同命運的王子?難道這五年來,她一直都在用這樣的方式為自己報仇嗎?!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一瞬間,她恍然大悟——

 

她怎麼會忽略了這麼重要的一點呢?黑鴉堡曾經是一座地下監獄,弗葉國王並不是將地牢摧毀,而是在它上面重新蓋了幢房子,所以換句話說,地牢並沒有消失,只是被隱藏起來了而已。

 

而這個隱藏的入口,就在艾西絲房間的廁所裏……這代表,艾西絲本人是知情的,而且很有可能就是出於這個理由才無法離開這座監獄。她的心頓時怦怦狂跳起來。她一開始的猜想沒有錯!此刻男人的呻吟聲更是證實了這一點——艾西絲在這座黑鴉堡中一定隱藏了什麼秘密。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他一走,場面立即恢復原先的混亂。

 

一魁齋三姐妹氣得咬牙跺腳,直呼要把返魂香趕出去,各分家代表也紛紛助陣,叫囂著“既然來歷不明的女人都可以當神子,那人人都有資格”之類的話,就算舍利再怎麼從旁勸阻,也制止不了這場騷亂。

 

轉眼間,人群中開始有人向返魂香動手,威脅似的拽著她的手臂,想趁亂將她拖出屋子。返魂香稍加反抗,人群便將她團團包圍,更加窮兇極惡起來。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對返魂香來說,這恐怕是一生都難忘的記憶。

 

被宵語半強迫地拉至即身佛前,她膽戰心驚地望著那焦黑的額頭,感覺有一半的魂魄被瞬間吸走了。

 

好可怕……對未知的神秘力量的恐懼,讓她完全喪失了行動力,她不得不扶著宵語的手臂支撐身體。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入夜,黑鴉堡。

 

艾西絲換上睡衣,在鏡子前努力做瑜伽和俯臥撐。可令她苦悶的是,這個身體的力量和柔韌性奇差無比,瑜伽動作慘不忍睹,俯臥撐更是一個都撐不起來……

 

“艾西絲,不管你現在魂在哪里,等你回歸這個身體時,你可一定要好好感謝我啊!”她一邊忍痛壓著韌帶,一邊對著鏡子自言自語。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