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聿公告区
已出版書目:

❀【莎拉是巫女(1-5未完) 】繁體: 2005年飛象文化出版
❀【七重微笑天空(4全) 】繁體: 2006年鮮歡文化出版 / 簡體: 2012年新世界出版
❀【妖怪大叔舊版(6全) 】 繁體: 2006年鮮歡文化出版 / 簡體: 2011年北方婦女兒童出版
❀【妖怪大叔新版(上、下全) 】繁體:2012年鮮歡文化出版
❀【純血飼養(12全+番外集) 】繁體: 2008年鮮歡文化出版 / 簡體: 2011年華文出版
❀【魔鬼紳士錄(6全) 】 繁體: 2010年鮮歡文化出版
❀【頑劣王族(4全) 】 繁體: 2012年鮮歡文化出版
❀【獸之邊緣(4全) 】繁體: 2014年三日月出版
❀【返魂香(4全) 】繁體: 2015年東立出版
~~~~~~~~~ 自己挖的坑,跪著也要填平T_T

目前日期文章:201306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還有什麼問題嗎?”既然話匣已打開,宵語便索性讓她問個痛快。

 

“啊……是,還有一個問題……”

 

關於神子儀式上發生的那件事,她想聽聽宵語的看法。她一邊回想,一邊仔細描述當時的感覺,但可能是抓不住重點,又說得結結巴巴的,聽得宵語十分困惑,直到提起即身佛這三個字,他的神情才開始凝重起來。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年輕人很眼熟,她幾乎在第一時間想起,他就是死者吉內的好友,修道院修士克魯尼。只是他的面貌似乎跟上次見到時大不相同。

 

當時他給她的印象是靦腆而彬彬有禮、並且外表很乾淨的年輕人。然而此刻他卻用帽兜遮著滿頭亂髮,一雙眼睛紅潤充血,從眼皮到鼻尖都紅得發紫,嘴唇乾裂得起了皮。當賽西婭和他四目相對時,他的眼睛忽然瞪大起來。

 

……出什麼事了?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賽西婭將紅色捲髮綁成高馬尾,穿著一身黑色的男子便服和及膝的黑色馬靴,遠遠看來就像個英氣逼人的俊秀少年。

 

她本來的打算是重新穿回女裝,改變多年來艾西絲豎立的形象,讓自己和艾西絲徹底劃清界限。只可惜她還沒來得及找到合適的女裝,騎士團便派人上門來找她了。

 

敲門的是個年輕男子,賽西婭曾在騎士團會議廳見過他,他的綽號叫“藍石”,是覲的直屬部下之一。賽西婭一看他的眼睛,便明白了他綽號的由來——他的眼珠非常湛藍,就像兩顆漂亮的藍寶石。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午餐時間,花散裏做好了一桌子豐盛的菜,請返魂香和少爺一起移步餐室。

 

宵語聲稱沒胃口,讓返魂香一個人去吃飯。返魂香立刻一陣欣喜,能夠逃離他身邊稍微喘一口氣,她自然是求之不得,於是馬上跟著花散裏離開了客廳。

 

吃完美味的午餐,她不願急著回去面對宵語那張臭臉,想一個人去庭院裏散散步,可正要跨出餐室時,卻被花散裏攔住了。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Jun 18 Tue 2013 17:33
  • 近況

我向來不擅長寫稿子之外的文字,也總是羞于跟讀者交流,去臺灣跟大家見面時也只說了七個字:大家好我是燃聿……真難為大家這麼多年了還沒拋棄我。

 

總之,長話短說。因為病痛、心情還有生活變化等種種因素,懶了一陣子,最近終於決心振作了。

 

今年下半年已預定了出版計畫,可能同時出版兩套,也可能一套接一套慢慢出,具體要看我的身體狀況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再次回到皇宮時,天已近黃昏。

 

琉塞爾特意囑咐蜥蜴用馬車送亞森回來,因此回程花費的時間比去時短得多,不過由於被黑布蒙住了眼睛,他仍然沒有摸清去營地的路線。

 

蜥蜴臨走前給了他一個拇指大小的藥瓶,聲稱可以暫時讓他恢復人形,但最多只能服用一次,之後絕不能再服任何藥劑,必須靠他的意志來自由變換形態。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按照亞森的想像,所謂的“精神導師”應該是個滿面皺紋的白鬍子老人,身穿無裝飾的白色長幔,腰間系著皮索或者象徵純淨思想的麻繩,手上拿著一根古樸的木雕十字杖,說起話來故意拖長尾音,顯出深思熟慮的樣子。他曾在書中見過類似對神職者的描述,事實上,皇家法師協會的那些老頭也大多都是這個樣子……

 

不過,獨角獸聯盟的這位導師,卻大大超出了他的想像。

 

帳篷中間的躺椅上倚著一個身披火紅斗篷的男子。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賽西婭盯著緊閉的門,那道怒氣衝衝的關門聲仍在耳邊迴響,覲的突然離開使氣氛變得很尷尬,也讓她的胸口像是破了個洞般空蕩蕩的……她覺得委屈。

 

不過往好的方面想,她的目的還是達成了,覲沒有帶走穗繼,也暫時沒有拿她怎麼樣,至少還沒有面臨最壞的結果。只是覲的反應超出了她的預期,稍稍讓她有些措手不及罷了。

 

靜默了好一會兒,她才回頭看向穗繼。他僵坐在地上,臉上的神情仍然很緊張,像是在害怕她,又像是為她擔憂。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她做了一個夢。

 

夢裏的她是個十歲的女孩,性情暴躁、歇斯底里,胸中有發洩不盡的怒火。而覲蓄著紫色長髮,一身輕便的黑色緊身衣,臉龐略顯青澀,每次看著她時眼神總是充滿不耐煩。

 

他教她用牙粉清潔牙齒,被她吐了一身,他毫不客氣地掰開她的嘴,親手刷遍她的每一顆牙齒,直到她哭著發誓以後一定會認真刷牙,他才准許她漱口。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花散裏打開窗戶,海風立刻伴隨著浪濤聲灌入房間。返魂香趴在窗臺上眺望遠方,朝南的方向雖看不見海,但卻隱約能看見美雉町附近的山巒和建築。

 

“怎麼樣?還滿意嗎?”花散裏笑容可掬地問。

 

返魂香靦腆地點頭。和學校的舊校舍比起來,這裏簡直就是仙境了,她哪里還有什麼不滿意?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玄關的移門之後,大廳異常寬闊。左右兩道弧形扶梯通向二樓廊間,一扇巨大的落地窗正對玄關,上午的陽光將整棟屋子照得通亮。

 

宛如舊時代的古裝劇中所呈現的場景,屋子內保留了大量上世紀末的珍玩古器,無論是衣裝屏風、琉璃書櫥,還是縫繢古籍、墨筆禪畫,均帶著一股濃厚的古舊氣息。

 

好奢華的房子……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紅色的絲綢床幔垂在床沿,燭光幽暗,空氣中彌漫著高級脂粉、熏香、汗液和淫靡的氣味。幾聲急喘後,一條白皙光潔的手臂從帷幔中伸出,在黑暗中摸索了片刻,又慢慢縮了回去。

 

“我的酒杯不見了,咯咯……”女人發出輕浮的淺笑聲,翻身壓在旁邊赤裸的男人身上。

 

男人立刻殷勤地說:“我很願意為你重新倒一杯,公主殿下,不過前提是你必須將你的尊體稍微挪一挪。”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一頭巨大的白狼沿著扶梯徐徐走下。無聲無息地,灰白的毛皮擦過黑色的鏤空銅柱,一節一節向下挪動。走到最後一級臺階時,它的腦袋繞過銅柱轉了過來,長長的嘴巴從兩側翻起,露出尖利的獠牙,一雙圓瞪的眼睛在暗處閃閃發亮。

 

覲傷腦筋地扶額:“別告訴我你也看到了同樣的畫面,開什麼玩笑,你家裏竟然有一頭狼?!”

 

“呃……”賽西婭同樣驚得目瞪口呆,“我不清楚,我也是第一次親眼見到如此真實的狼,你確定它是狼嗎?”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按照約定,返魂香答應以神子的身份跟宵語回去。

 

答應的理由,連她自己也不明白。也許是害怕他使用更多卑鄙的手段,也許只是不想再看見他露出那樣的表情……

 

說不清楚,總之,腦中十分混亂。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賽西婭摘下礙事的斗篷和幾乎勒得她透不過氣的領巾,以最快的速度趕回黑鴉堡。

 

一路上,她都在絞盡腦汁盤算著該怎樣面對覲的質疑:如果他問這個,她該怎麼搪塞?如果他問那個,她又該編出怎樣的故事瞞過他?……但無論她怎麼想,最終都離不開一個“騙”字,這個事實讓她心煩意亂。

 

她匆匆走進別墅,看見覲就站在倉庫門口,一動不動盯著她,仿佛預知到她會出現一樣。她頓時倒吸一口氣,慌亂地四下張望,然後鼓起勇氣走到他面前。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唔?”返魂香吞下牛奶,一臉好奇地打開紙。

 

出乎她意料,這居然是一張簽了名的支票,上面寫著七位數的金額。

 

“這……這是……?”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