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聿公告区
已出版書目:

❀【莎拉是巫女(1-5未完) 】繁體: 2005年飛象文化出版
❀【七重微笑天空(4全) 】繁體: 2006年鮮歡文化出版 / 簡體: 2012年新世界出版
❀【妖怪大叔舊版(6全) 】 繁體: 2006年鮮歡文化出版 / 簡體: 2011年北方婦女兒童出版
❀【妖怪大叔新版(上、下全) 】繁體:2012年鮮歡文化出版
❀【純血飼養(12全+番外集) 】繁體: 2008年鮮歡文化出版 / 簡體: 2011年華文出版
❀【魔鬼紳士錄(6全) 】 繁體: 2010年鮮歡文化出版
❀【頑劣王族(4全) 】 繁體: 2012年鮮歡文化出版
❀【獸之邊緣(4全) 】繁體: 2014年三日月出版
❀【返魂香(4全) 】繁體: 2015年東立出版
~~~~~~~~~ 自己挖的坑,跪著也要填平T_T

目前日期文章:201309 (4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大約一年前,我們天空組的一位IRP在執行任務時遇難了。但怪異的是,沒有找到機甲殘骸,沒有找到他的遺體,通訊記錄也被刪除了,什麼也沒留下……他就像是蒸發了一般,從這個世界消失了。”

 

“這件事我也聽說過。”唯尊道。

 

“嗯,當時鬧得沸沸揚揚的,我相信海洋組和陸地組一定也聽說了。但是你應該不知道,這件事還有後續吧?”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第七章  A1J7魚人

 

 

 

“分析報告出來了,IRP-Z。”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愈犬當即五體投地作磕頭狀:“對不起!前輩,我不是故意的!因為聽見有警報聲,我才進來關閉治療艙,抱、抱著你也是因為我想做急救術,所……所以……”

 

她的聲音小了下去。面前的海音像是十分痛苦似的蜷成一團,掙扎了片刻,忽地打了個冷顫,背後肩胛骨附近長出了一大片青紫色的鱗片。

 

愈犬瞪大眼睛,全身僵住了。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呼——吸——呼——吸——

 

愈犬數著節拍,大口喘氣。純粹的體能訓練,是讓腦袋放空的好機會,她努力不讓自己受到摩西和其他新人的影響,專注地望著天花板。

 

但她知道,自己不可能真的什麼都不想。果然不出半分鐘,海音的臉便浮現出來。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們的事,讓他們自己去解決吧。”唯尊將一大勺布丁送進嘴裏,若無其事道。

 

“唯尊前輩!”看著他這副模樣,愈犬一下子生起氣來,“你這樣是不對的!”

 

唯尊咬著調羹挑眉:“蛤?讓他們自己解決不對?那你想怎樣?追出去當他們之間的電燈泡嗎?”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第六章  青色鱗片

 

 

 

噗咚一聲,機器模子裏倒出了一團心形的牛奶布丁。唯尊見四下無人,迅速用盤子將布丁遮蓋起來,走進屬於他的角落專座。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愈犬和刀黯分開,走到標有自己名字的機器前,按照耳機裏的指示操作,進行初次射擊練習。

 

唯尊的講解不多,通常能省則省,程式裏本身附帶說明的話,他更是提也懶得提。但令愈犬敬佩的是,他的概括能力非常強,總是能一語說出重點,她想這應該是常年戰鬥在第一線而磨練出來的經驗。由他這樣的實戰專家親自指點,果然比自己埋頭啃理論書有效多了。

 

不過,對於學生們的問題,他的耐心也實在是驚人地有限……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當大家趕到這片長滿黑色觸鬚的田野時,一切已經太遲了,連恩就像一隻剛剛被捕獲的獵物,懸掛在謬夫人巨大的爪子上,在空中任人甩來甩去。從他的身上感受不到任何生氣。

 

“天……天哪!”音發抖地叫,“怎麼會這樣?”

 

“妮蒂亞!”亞絲太太抱住幾乎昏倒的外孫女,輕拍她的臉頰,“振作點,親愛的,快!把你帶來的魔法藥水拿出來!”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好!”半透明的阿雷瓦飄出屋子,以看好戲的心情觀賞連恩和洛韋斯的對決。剛才洛韋斯用一道冰魔法漂亮地打傷連恩,令他覺得非常痛快,他忍不住跳起只有煙霧才辦得到的舞蹈,把身體扭成各種好笑的形狀,同時對洛韋斯下令:“先別那麼快殺他,為了懲罰他剛才對我的不敬,用魔法一點一點折磨他……”

 

“吵死了,你給我閉嘴!”

 

“你……!”由於命令被打斷,阿雷瓦不悅地停止舞蹈,狠狠瞪向聲音的源頭──他起初以為那是連恩在說話,可是連恩的距離遙遠,聲音不可能如此清晰。這時那個聲音又說:“站起來,連恩!”阿雷瓦這下明白了,打斷他的人原來是洛韋斯。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這個多雨的季節,紮姆泰拉國的邊境森林迎來了史上最熱鬧的一天,根據人們的記憶,從來沒有如此多的魔法師在同一天內光臨這片土地!當然,最熱鬧的還要屬一幢灰不溜秋、毫不起眼的小木屋,它很榮幸地一口氣迎接了十二位高貴的客人,為這座森林的歷史寫下了輝煌燦爛的一頁──

 

只是客人們似乎粗暴了一點。

 

“砰!”門被砸開了,有幾個人試圖硬闖進屋子,卻被迦奧先生強健的身體擋住。他冷冷瞪著他們,只掃了一眼,就把他們全都震懾住了──理所當然地,他們認得迦奧先生,迦奧先生也認得他們。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毗格娜的面前,擺了兩個裝滿土豆的籮筐,一個是削好皮的,另一個則沒有。毗格娜正拿著一把不合手的削皮刀,努力做她的工作,嘴裏還不時發出“哎喲,嗨咻”之類的嘀咕聲。她並非天生喜歡削土豆,只是因為早餐時,亞絲太太宣佈今天一整天都吃咖哩土豆飯,並把這項艱巨的任務交給了她,然後她就坐在小木屋門口,一直削到現在。

 

“呼!”她吐了口氣,掰著手指頭數道,“我,妮蒂亞小姐,亞絲太太,總共是三位女士;音,吉耐特,連恩……不,連恩不在這裏,那麼……洛韋斯,庫裏塔老先生,藍頭髮大叔,盲眼大叔,一共是六位男士。”她粗略掃了一眼籮筐裏的土豆,認為這些數量還不夠,於是又開始削起來。她想到連恩,就覺得很不快樂──他居然連招呼都不打一聲,就把她獨自丟在這裏,這樣像話嗎?“跑出去淋雨,和洛韋斯吵架,然後趁我迷糊的時候偷偷摸摸走掉!”她越想越生氣,嘴唇撅得老高,“口口聲聲說不會丟下我的,連恩是個大騙子,看我以後怎麼回敬他!”

 

話說回來,他該不會是一個人去找謬夫人了吧?毗格娜對這個想法感到驚恐,可是她知道,連恩不是個冒冒失失的人,假如他決定要和謬夫人正式來一架的話,肯定會做好萬全的準備。所以她對自己搖搖頭,否定了這個想法。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切都發生得那麼突然!就好像在火災現場,人們還沒來得及熄滅大火,卻又發生了一場大爆炸一樣,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襲擊,大家都震驚地叫起來。

 

“天哪!這是怎麼回事?”音捂著自己仍在隱隱作痛的脖子,害怕地看著地上的毗格娜,“她為什麼在冒煙?”

 

“毗格娜!”洛韋斯抱起她,發覺她已經失去意識,整個身體了無生氣,黑色的發絲將她的臉色襯托得更加蒼白。“醒一醒,你還好嗎?”他搖晃她的肩膀,焦急地說,“噢,那該死的鬼東西究竟把你怎麼了?”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黎明提早到來了,一年來,他們第一次渡過如此安靜的早晨。雨停了,爐火熄滅了,慘澹的曙光透過窗子斜射進來,屋子裏的人全都沉默著,死亡的陰影籠罩在上空。

 

毗格娜悲傷地盯著她面前的早餐。起司蛋糕明明鬆軟可口,可是此刻她卻感到有什麼東西堵住了她的喉嚨,使她難以下嚥。她舉著茶杯,輕輕吸了一口,然後小心地放回杯托裏,借機瞄了眼身邊的兩位年輕男士──連恩低著頭,以他一貫的優雅姿勢,把叉子遞到嘴唇邊,吉耐特則用手捂著臉,一動不動地坐在那裏。

 

可憐的吉耐特,自從聽到漢薩的噩耗,他就一直保持這個姿勢,到現在已有好幾個小時了。毗格娜以更加憂傷的眼神看著他──她不知道迦奧先生有著怎樣的感受,但很顯然──他們之中最悲傷的就是吉耐特了。雖然他沒有說話,沒有流淚,可是誰都看得出,他是那樣自責!他一定認為,漢薩犧牲自己救了他,所以是他害死漢薩的……天哪,這種想法會讓他崩潰的!更何況,他身上的傷還沒痊癒,這樣的情緒對他的健康很不好。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倘若不是自己的心跳聲如雷貫耳,音差點以為謬夫人已經把他的脖子擰斷了。但事實上她只是把冰冷的指甲嵌進他的皮膚裏,並以這個動作來威脅罷了。

 

音一點也不喜歡被老女人摁在牆上。對於她的問題,他很想含糊其詞糊弄過去,雖然他不確定自己的身份是否有暴露,但是看謬夫人的架勢,好像真的要殺了他一樣──於是他只好支支吾吾,編造了一段還不算太蹩腳的謊言:

 

“我……我迷了路,團長閣下,所以我猶豫是否要進屋裏去打擾魔法使大人,剛準備敲門,您就發現我了。”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連恩非常不情願地把艾德先生請進會客廳,表情僵硬得好像有人在他臉上刷了層漿糊一樣。空氣異常詭異,說不清是火爆還是冰冷,但可以肯定的是,有什麼東西正在“劈裏啪啦”作響。毗格娜端著茶走進來,小心翼翼在兩人之間穿過,她感覺被連恩的目光掃了一遍之後,滾燙的茶在瞬間結冰了。

 

他們兩個人的對話也非常應景,每一個字都針鋒相對。

 

連恩問:“您是來還錢的嗎?舅父大人。”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過了兩天,在確定了毗格娜的骨折已經痊癒後,連恩便帶著她出發前往古蘭蒂城堡。吉耐特則留在魔法學院養傷,毗格娜對此有點不放心,想要留下來陪他,但他笑著說,其實學院比其他任何地方都安全,至少目前為止是這樣。

 

連恩把自己的帽子留給了吉耐特,以便他隨時可以找到自己。“我不知道謬夫人到底出動了多少副團長和魔法使,”連恩臨走對他說,“總之一旦遇到危險,別猶豫,快點到我這兒來。”

 

“噢,這真是我聽到過最溫柔的說辭!”吉耐特笑嘻嘻揮手,“連恩,你該不會是愛上我了吧?”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吉耐特從結界門的另一邊跌了出來,落在他自己的房間裏,床柱的一角恰好蹭到他的傷口,疼得他滿臉冷汗。“嗚,下手真狠毒!虧我還曾經覺得她們只是空有女王的架子而已。”他掙扎著坐起來,給自己換上乾淨的衣服,他的手有些抖,滿身的疼痛讓他呼吸困難,而且頭腦也不太清醒,他不確定下一刻是否會直接昏死在地上。“我怎麼會淒慘到這個地步呢?唉,不過我畢竟是活下來了……”他十分慶倖地跟自己說。

 

既然他已經成了騎士團成員口中的“叛徒”,現在也沒什麼好怕的了,吉耐特想,他不會牽連到什麼人的。漢薩是個好男孩,沒有人不喜歡他,雖然幫助了叛徒,但再怎麼說他都是魔法使,多羅小姐和苔依小姐應該不會太為難他;亞絲太太是個結界師,她知道該怎麼保護自己,更何況她在騎士團中的地位崇高,謬夫人不會蠢到下令去追殺她老人家;那麼剩下來的,就只有連恩他們了──吉耐特深刻意識到,他現在應該同他們站在一起。

 

“我得去告訴連恩,戰鬥開始了,我們要儘快離開這裏……”吉耐特自言自語說,“趁我身體還有力氣的時候。”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天空正下著大雨,除了雨聲,艾露貝卡商店街一片寂靜。

 

四月節剛剛過去,整條街就和醉倒的人們一樣,呈現狂歡過後的萎靡狀態。門上的彩帶和金球不見了,昏黃的油燈取代了節日裏漂亮的變色燈,那些排成一串、刻有中獎者名字的蕪菁,此刻就像決鬥場上的失敗者,一個個低垂著腦袋,在風中前後搖擺;商店門口的果籃被垃圾填滿,歪歪扭扭的椅子上儘是些難以擦去的塗鴉,還有頭頂上的招牌,那些用來招攬生意的燙金字,不知是下雨還是摩擦的關係,暗淡到幾乎看不清了;地上的情況更糟糕,垃圾從街道的一頭一直延伸到廣場,其中最多的是煙草,酒瓶,再來便是節日用剩下的裝飾品,諸如氣球、彩帶等等,枯萎的花瓣和砸爛的水果混在泥濘裏,看起來有點可悲。

 

可悲……沒錯!吉耐特踩著這些垃圾,在街上飛奔時,就有這種感覺。他已經記不清,有多少年沒有在又濕又冷的雨夜裏趕過路了,自從他成為塞忒騎士團的魔法使之後,生活一直向著美好、快樂的方向發展:亞絲太太不會再命令他去消滅低級惡魔──那些都是普通團員的差事了,家裏的經濟也漸漸好轉,魔法使一年有大約五千金幣的俸祿,他很快就能為家裏買幢新房子。“有陽臺和花園的別墅!”他的姐姐經常這樣叫,他很想實現她們的願望。當然囉,還有他的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作為家裏的長子,他希望每個人都生活幸福。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海比所說的月亮湖附近,連恩見到了謬夫人。她站在一大簇潮濕、柔軟的水生植物旁,腳邊圍了一群奇形怪狀的小惡魔,身上鮮豔的長裙在灰茫茫的景色中顯得格外耀眼。她仍然冷若冰霜,暗紅色的長髮傲然飄蕩,看到連恩也只是向漢薩投去責難的一瞥,然後一言不發地轉過來瞪他。

 

連恩發覺她的臉色很不好,懷疑這是因為兩種相反的力量在她身體裏並存的緣故。聖療師之所以被稱為聖療師,就是因為他們向來都使用神聖的力量,魔法也大多使用聖潔的草藥作為媒介,而暗影之力卻正好相反,是最邪惡的力量,要把這兩者完全融合起來簡直就像把油和水混合一樣困難,所以對謬夫人來說,這項工作也並非她想像得那麼容易。十多年來,隨著暗影力量增強,她的身體負擔必定越來越大,看她如今面容憔悴,未老先衰,就是最好的證明。

 

“您好,謬夫人,我們又見面了。”連恩開口說。他用眼角餘光略微向後瞥了一眼,空蕩蕩的道路忠實地告訴他,他現在是孤軍奮戰。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砂糖之森的除魔仍在進行,情形不太樂觀。

 

“這裏的惡魔會不會也全是幻覺呢?”吉耐特抓起一撮曾經是惡魔骨頭的砂糖,仔細分辨它和其他砂糖的區別,最後得出的結論是:組成惡魔身體的砂糖,嘗起來比較甜。但這一點發現對他毫無幫助,反而給他的同伴增添了噁心的感覺,尤其是連恩──他用欽佩的眼光看了吉耐特一眼,下意識捂住嘴,甜膩氣味熏得他連話也不想說。

 

“當然不會!沒有幻術能逃得過我的眼睛。”音從華麗的衣服口袋裏摸出一塊手帕,它看起來和衣服是同一系列的,“給你,吉耐特,快把這些令人作嘔的砂糖擦掉。”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