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聿公告区
已出版書目:

❀【莎拉是巫女(1-5未完) 】繁體: 2005年飛象文化出版
❀【七重微笑天空(4全) 】繁體: 2006年鮮歡文化出版 / 簡體: 2012年新世界出版
❀【妖怪大叔舊版(6全) 】 繁體: 2006年鮮歡文化出版 / 簡體: 2011年北方婦女兒童出版
❀【妖怪大叔新版(上、下全) 】繁體:2012年鮮歡文化出版
❀【純血飼養(12全+番外集) 】繁體: 2008年鮮歡文化出版 / 簡體: 2011年華文出版
❀【魔鬼紳士錄(6全) 】 繁體: 2010年鮮歡文化出版
❀【頑劣王族(4全) 】 繁體: 2012年鮮歡文化出版
❀【獸之邊緣(4全) 】繁體: 2014年三日月出版
❀【返魂香(4全) 】繁體: 2015年東立出版
~~~~~~~~~ 自己挖的坑,跪著也要填平T_T

目前分類:七重微笑天空01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沒多久,連恩進入結界門的另一端,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一間漆黑的屋子裏。可惡,吉耐特這個傢伙,踹得真狠!他一邊揉著屁股一邊站起來。

 

等待頭暈過去之後,他在手中點燃了一個魔法火球,借著火光粗略掃了眼四周──那簡直就只有一個亂字可以形容──他猜測這是蓋亞先生的一間秘密工作室,因為地上堆滿了稀奇古怪的卷軸和書籍,以及一些魔法師可能會用到的魔法素材:枯萎的薔薇枝被拔了葉片,只剩光禿禿的杆子,插在花瓶裏;一頂夏日裏的破草帽,前端被剪去一塊;繃帶紮成好幾捆,七倒八歪;還有一些可憐的瓶瓶罐罐,表面上還留著五顏六色的漬跡,附近倒了一些結界師常用的粉末,粉末形成的白線一直延伸到書架地下。

 

連恩又慢慢走了幾步,看到了更多稀奇古怪的東西,比如一副惡魔的肖像畫,一條有七個頭的鎖鏈,以及一朵浸泡在液體裏的西番蓮……而這些東西無一例外都帶有腐臭味道。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祭司長和理事趾高氣昂地離開之後,丟下滿滿一室的爛攤子,若非看在管理員先生也在場的份上,連恩真想狠狠地咒駡一通。他一邊飛快地拾起書籍,將它們按順序排列整齊,一邊暗自生悶氣──艾德先生的烈焰拳把他的下巴打出了一塊淤青,使他疼痛不已,連帶心情也糟糕透頂。艾德先生到底想幹什麼?姑且不論這麼做對他有什麼好處,一個擁有聖潔信仰的祭司長居然在背地策劃可怕的陰謀,這也太不可思議了!不過,他的潛意識裏,還是勉勉強強對艾德先生讚揚了一番,因為這是除了父親以外,他第一次遇見到如此強大的巫師。

 

至於弗蘭索瓦先生,連恩倒並不在意,對於他的提議既不一口答應也不斷然拒絕,他聲稱自己需要時間考慮,但肚子裏十分不屑──很不湊巧的是,財富和地位正是他所捨棄的東西。

 

吉耐特依約來了,他的氣息不穩,額頭滲出汗珠,顯然剛趕了遠路,還來不及休息。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平安夜對於聖瑪度學院來說,是一年當中最熱鬧的日子了。

 

通常只在四個角落點燃的魔法燈,會在那天晚上一口氣點上二十個,把宴會大廳照得燈火通明。平時吃不上的火腿、熏肉、以及看了就叫人饞涎欲滴的肥火雞,就放在伸手可及的地方;每隔幾塊桌布,還能看到抹了蛋黃醬的煙熏三文魚,那些用來點綴的紫色覆盆子、醬橄欖,和綠油油的鋸齒草,讓人聯想到夏日裏的葡萄藤;還有一盤盤散發誘人香味的羊乳酪,奶油牡蠣,烤洋蔥卷……簡直就像是故事書裏所描寫的國王陛下的晚餐。除此之外,手風琴和鋼琴奏出歡快的節日音樂,壁爐裏跳躍的火光源源不斷散發熱量,讓整個大廳充滿暖洋洋的喜慶氣氛。

 

塔樓鐘聲敲響之後,魔法學院的學生們便井然有序地走進大廳,臉上帶著微笑,心滿意足地望著這一切。他們對這些都很滿意,除了一個小小的安排──事實上,對於早已經習慣學院傳統的學生來講,那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卻如同細微的刺,紮得人不舒服──在這種時候,貴族和平民被明顯地區分開來了。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音,幻術當中有沒有一種可以叫人坦白的魔法?”連恩急匆匆地問道,眼睛牢牢盯著鎖孔裏的召喚師,生怕一個不慎就被他溜走了。

 

“噢!你又想幹什麼了?”音沙·查爾那驚恐地瞪著連恩嚴肅的側臉。

 

“快想想辦法,他就要走出來了!”連恩叫道。他的腦子裏霎時劃過無數個念頭,全都是如何在短時間內制付召喚師的方法,譬如說,用冰晶束縛咒語限制對方的行動,或者出其不意地以暗影魔法蒙蔽對方的眼睛,但他意識到這麼做根本無濟於事。“我的巫術最多只能將他打暈,卻不能從他口中套出秘密,”他說,“假如不想白白浪費這個好時機的話,就唯有借助你的幻術了。”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連恩的緊張是很正常的,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手足無措,就像個入室偷竊的盜賊被當場捉住一樣,又驚慌又焦急。他感到指尖冰涼,仿佛周圍的空氣都結冰了似的。但是既然艾德先生指出了他的存在,並把眼睛眯成一條縫,別有用意地向他轉過來,他又覺得沒必要緊張了。

 

額頭上的涼意逐漸消失,他就快要顯形了,像個表演失敗的魔術師一樣,在眾人面前露出底細。

 

“好吧,也許我得主動認錯,把事情一五一十地交代清楚。”他氣餒地想,“我不擅長撒謊,要是一個不小心穿幫了,這位老師肯定會不高興,那樣一來我的禁閉時間恐怕會和毗格娜一樣長了。”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連恩背靠禁閉室的石牆,舉起手舒展身體,沉重地吐了口氣。他看了看四周牆上的奇怪塗鴉,那裏面有扭曲的臉、王冠,錯誤的日曆,以及醜得像蟲子一樣的字母。毗格娜用它來計算時間,可是她沒學過算術,那種計數方式,大概也只有她自己看得懂了。

 

他的視線又移向一顆黑髮垂散的腦袋──腦袋的主人毗格娜正趴在床墊上,背部輕微起伏,發出有規律的鼻息聲,從她的臉上可以看出勞累和缺乏睡眠留下的痕跡。

 

連恩苦笑著想:“喂喂,我都還沒喊累,你居然呼呼大睡起來!啊,我有時真懷疑,那個被關禁閉的人究竟是誰?”換作往常,連恩非得拿書丟她的腦袋,大聲勒令她爬起來,繼續下一道魔法的練習。不過這一回,看在她學習成果令人滿意的份上,他還是忍住了。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從答應指導毗格娜魔法之後,連恩變得忙碌起來。除了自己的課程和作業之外,他還得隔三岔五跑到禁閉室去履行他的承諾,平時總在晚自習過後的夜裏,休息日則會從大清早開始。他已經不像一開始那樣反感這件要命的苦差事,通過結界門的時候,也不再會暈厥了,然而每次摸著毗格娜的內衣踏進結界時,還是有點受不了。

 

直到禮拜天的早晨,連恩終於忍不住了,他用一根顫抖的手指挑起那件粉紅色的內衣,拎到毗格娜面前,大聲道:“喂,我說,除了這件破衣裳之外,難道就沒有其他更合適的傳送媒介了嗎?”

 

毗格娜愣了一會兒,低頭看了看自己,說她現在的內衣是白色的,問他要不要。連恩紅著臉瞪她許久,只好放棄了改變媒介的想法,繼續忍耐下去。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個可惡的傢伙!醜八怪!她以為她是誰啊?我主動想要教她魔法,她居然拒絕我?啊,上帝,我多蠢,我為我過剩的同情心感到難過!

 

連恩揉抓頭髮,用筆尖頻繁敲打桌面,在課堂上胡思亂想。

 

昨天夜裏,他向毗格娜提出要指導她學習魔法。為了使她信任他的才能,他還特意取出了父親留下了魔杖,在她面前施放了不少高級巫術。毗格娜瞪大了眼睛,掌聲拍得劈裏啪啦的,卻呆呆地回答:“可是我並不想學啊。”

 

文章標籤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連恩看著鏡子裏的自己。他剛剛穿上了學徒制服,那是件巫師袍,黑色的尼緞,領口和袖口鑲有藍色飾紋,衣襟是紅色的,紐扣十分普通;腰帶又窄又短,而褲子則過於肥大,他把褲腿繞了好幾圈,才得以塞進皮靴裏。

 

雖然蘇珊小姐願意暫時把他當作巫師門的學生,為他安排巫師的課程,可事實上他的天賦屬性仍然是個未知數,天曉得他到底是不是個巫師……不過對連恩來說,這未嘗不是件好事,萬一測試結果偏離了他的希望,那就無法名正言順地進入巫師門下了。而假如他一心一意要當一名巫師的話,天賦是什麼其實並不重要。

 

等他梳洗打點好一切,七點的鐘聲才剛剛響起,他關上房門走到樓下。早餐是稀粥和塞了牛肉的麵包卷,吃完以後還可以再要一杯混了水的熱牛奶,連恩憋著氣,強迫自己吃了個精光。這倒不是因為他饑餓難耐,他更願意把它當成是上天賜予的磨練。何況,這些食物已經遠比毗格娜屋子裏的幹麵包強上好幾倍了。

 

文章標籤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毗格娜捂著手臂,疼得齜牙咧嘴,眼角還垂著一滴眼淚。

 

“對、對不起……”她抽抽搭搭地對身旁的連恩說,“我好像給你搗了亂,實在很對不起。”

 

“不是好像,是真的搗了亂,但現在說這些又有什麼用呢?”連恩歎了口氣,指了指她血肉模糊的手臂,請求她快點處理一下傷口,用繃帶或者用聖療魔法,什麼都行,總之別再讓他看到血,他會不舒服。

 

文章標籤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接待連恩的是一個僕人模樣的男人,神情很嚴肅,他伸出一隻冰涼的手,把連恩攙下馬車。依照約定,連恩付了三倍的價錢,打發走了車夫和他的馬車,跟隨僕人走進一座古舊的建築。

 

這便是聖瑪度魔法學院嗎?連恩環顧左右。天色昏暗,他只看清了學院門口的幾座青灰色的妖精雕像,以及一盞散發紅光的指路燈,除此之外,再無吸引他的地方。和美麗的古蘭蒂相比,聖瑪度僅僅是一個被叢林和陰霾包圍著的陳舊古堡。

 

“那麼,你的名字是?”僕人走在前面,用平板的聲音問。

 

文章標籤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天,連恩穿上長靴,披著傭人遞給他的大斗篷,背上簡單的行李,離開了他生活了十八年的古蘭蒂城堡。

 

老傭人們拉起白圍裙擦拭紅腫的眼睛,盡力忍住眼淚,但聲音中都帶著哽咽。兩天前,連恩少爺那慈祥的父親,羅爾·古蘭蒂先生──不幸去世了。他真是世上最好的主人,再也沒有人能像他這樣親切,又如此寬厚善良。如今傭人們把想對主人的尊敬和感激轉移到少爺身上。連恩,他現在是個可憐的孤兒了,她們想好好照料他,直到他娶妻生子,以報答老爺和少爺多年的恩情──然而他卻要離開城堡,到遙遠的國家去了。

 

連恩拉低帽檐,在城門口叫了馬車。他始終沉默著,直到車夫揚起皮鞭,車輪滾動的刹那,他才從長圓形的視窗探出頭,向忠心耿耿的老傭人們揮手告別:

 

文章標籤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