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聿公告区
已出版書目:

❀【莎拉是巫女(1-5未完) 】繁體: 2005年飛象文化出版
❀【七重微笑天空(4全) 】繁體: 2006年鮮歡文化出版 / 簡體: 2012年新世界出版
❀【妖怪大叔舊版(6全) 】 繁體: 2006年鮮歡文化出版 / 簡體: 2011年北方婦女兒童出版
❀【妖怪大叔新版(上、下全) 】繁體:2012年鮮歡文化出版
❀【純血飼養(12全+番外集) 】繁體: 2008年鮮歡文化出版 / 簡體: 2011年華文出版
❀【魔鬼紳士錄(6全) 】 繁體: 2010年鮮歡文化出版
❀【頑劣王族(4全) 】 繁體: 2012年鮮歡文化出版
❀【獸之邊緣(4全) 】繁體: 2014年三日月出版
❀【返魂香(4全) 】繁體: 2015年東立出版
~~~~~~~~~ 自己挖的坑,跪著也要填平T_T

目前分類:七重微笑天空02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初春的傍晚降臨了,天色好像突然暗下來,陽光消失不見,林間的晚風吹在身上能夠寒到骨子裏去。連恩之前丟棄的貴重大衣,現在披在毗格娜身上,他們現在疲憊地坐在大樹下,肩靠著肩,筋疲力盡。尤其是毗格娜,她打著哆嗦,剛才那一幕把她嚇壞了──

 

“救命!”開始的時候,她簡直驚慌到極點,拼命重複著這句話。可是她馬上就發現,連恩的手被她的利爪傷得體無完膚,血流不止,她又哭哭啼啼地叫他放手。

 

“安靜一點,你知道我不會放手的。”連恩對她說。他正試著用一根手指施放風怒魔法,指望用風的力量把他們托上地面,可惜失敗了,他又想到用暗系的一些輔助魔法來使身體輕盈,這些魔法雖然令他討厭,卻往往很有效。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清晨,吉耐特哼著一首歌,把一管紅色的洗髮劑塗到頭髮上,剛抹了兩下,浴室的門就“砰”的一聲被撞開了!整個浴室裏二、三十個男孩同時偏過頭,驚訝地向門口望去──只見連恩風塵僕僕地沖進來,好像趕了一晚上的夜路,他的靴子重重踏在地板上,濺起不少泥水。

 

“吉耐特!”

 

“唔?連恩……”吉耐特大驚失色,慌忙拿起毛巾。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娜和洛韋斯坐在一輛飾有楓丹家族紋章的豪華馬車裏,她在得知洛韋斯也是貴族之後,神情變得很落寞,就好像一團泥似的趴在坐椅上,一聲不吭。“毗格娜小姐……”洛韋斯不斷用緊張的微笑、懇求的語氣呼喚她,也絲毫起不了作用。

 

而連恩則被完全排除在外,他坐的是一輛牛車,慢吞吞跟在後頭,這使他很鬱悶。好在還有一個能說會道的車夫,一路上為他排遣寂寞。從車夫的口中連恩得知,他們的楓丹老爺是位風度翩翩,極有教養的人,他為人慷慨,對待下人們非常寬容,十分擅長交際,由於本身博學多才,又樂善好施,因此在阿爾坎城郊一帶小有名氣。

 

“這位楓丹先生倒和我父親很像。”連恩心想。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實在是一個大傻瓜!

 

毗格娜坐在一塵不染的大理石地板上,灰色的眼睛不再綻放熱情,她覺得自己蠢得可以。連恩是個貴族──沒錯,她早就該察覺到的!他的舉止優雅,見到老師都會用敬語“您”,哪怕他不喜歡他們;他的語言很標準,純正的南方口音,從不會說哩語;他沒吃過黑貝和蛞蝓,也喝不來烈酒,屋子裏看不到窮人們用來充饑的食物;並且,他認識許多貴族,學院的貴族小姐也喜愛談論他,認為他既高傲又神秘……哎!總之,每一件事都在暗示著他是個貴族,她卻直到現在才發現!

 

“我早就該想到,我的世界裏根本不可能有王子……”毗格娜沮喪地晃頭,悲傷使她看起來整整縮小了一圈,“噢!誰給我的腦袋來上一拳就好了!”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毗格娜有點吃驚,就在一秒鐘之前,自己還和連恩站在燈光底下,魔法燈的藍色幽光和連恩身上的風信子香味讓她有點飄飄然,氣氛很令人愉快,可下一刻卻風雲突變,她突然成了黑暗中的影子,而原本那個影子則取代了她,站在了燈光底下。

 

連恩叫她愛蓮娜。空氣中彌漫著不尋常的氣氛,毗格娜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連恩!”愛蓮娜小姐拋開她的行李,咬著嘴唇,伸出雙手擁抱連恩,快樂地叫,“親愛的,我想你想得快瘋了……”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爐火邊,連恩把自己裹在毯子裏,臉埋在胳膊底下,全身蜷縮成一團。幾個小時以前,巫師的考試就已經結束了,最後的勝利者既不是他也不是洛韋斯,但他們兩人之間的勝負已經揭曉──連恩輸了。

 

雖然艾德先生的詛咒,以及強行使用死亡之觸的負荷給他造成很大傷害,不過騎士團的聖療師已經替他治療過了,他現在只感到虛弱,心底深處的挫敗感讓他四肢無力,連抬起眼皮的勁道也沒有。

 

“你還好吧?”連恩的旁邊有一籃木柴,洛韋斯走過去,拿起一根丟到火裏,藍色的火苗躥起來,火星直飛上煙囪。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考官第三次叫道:“洛韋斯·楓丹先生!”這回吉耐特親自過來了,他敲了敲玻璃窗,向兩人示意說,巫師的一系列考試就要開始了,請他們趕快回到大廳來。

 

洛韋斯做了個手勢,就要走下陽臺,連恩攔住了他:“等等,你剛才說了什麼?索布裏特?”

 

“沒錯,我相信在有關‘七重天’的秘密上,我知道得不比你少,不,甚至比你更多。”洛韋斯看了他一眼,連恩不清楚他的眼神中包涵了哪種意思,“那麼考場見了,連恩·索布裏特,我有預感,巫師最後的對決一定是我們倆。”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到聖瑪度學院之後的某天早晨,連恩收到騎士團的一封來信,通知他考試的時間。雖說由於一些個別因素,他對於塞忒騎士團的認識與從前有著小小的偏差,但那並不動搖他的決心──相反,一想到被人稱為“小猢猻”、“小白臉”時所受到的屈辱,他的信念就愈加堅定。

 

祭司長艾德先生總是有意無意在走廊上與他相遇。起初,按照連恩的想法,無論是謬夫人、吉耐特還是狐狸艾德,他們的目標都是毗格娜,因此對他們來說,他只是一個“聰明又自大”的利用工具而已。不過近來他漸漸意識到,艾德先生的目標並非毗格娜,而是他自己,他常常戲謔地稱他為“驕傲的王子”,這令他感到既惱火又挫敗。

 

“你仍然不想成為我的學生嗎?”艾德先生以他一成不變的笑容問,“不過總有一天你會主動來請求我的。”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團長謬夫人就像一尊威嚴的雕像,冷冰冰地站在那裏,俯視身材矮小的毗格娜,沒有人能從她的臉上讀出任何情緒。她的指尖閃耀微弱的白光,表明下一道魔法正蓄勢待發。

 

連恩憂慮地看著毗格娜,替她捏了一把汗。她是世上最糊塗、最可笑的秘咒師,單純、健忘、缺神經、用腳趾頭思考,說著非人類的語言,總能有辦法叫他氣得吐血──但是不可否認,她的魔力充沛,並且常常有出人意料的舉動。他能夠期待她什麼嗎?

 

“水精的永恆國度,不滅的水之歎息……”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馬車載著三人來到阿爾坎郊外的山腳。那是座平凡無奇的、灰濛濛的山丘,潮濕而寂靜。沿著山路走到頂端,在一片茂盛的樹林口,聳立著一道巨大的鏤花鐵門,門的另一邊白霧繚繞。連恩不清楚這白茫茫的迷霧是清晨山間的霧氣,還是騎士團為了掩人耳目而故意製造的幻覺,但它看上去的確為樹林增色不少,神秘和混亂的色彩通常是年輕人喜歡的。

 

迷霧之後,一條蜿蜒的花石子路在他們腳底延伸,通向一座比林子入口處的鐵門更大、更氣派的水晶門,陽光在門上刻下了五光十色的印記,微風吹過時水晶猶如湖水一般掀起陣陣漣漪。門的後面是一幢如同城堡般宏偉的建築,尖頂上有著塞忒騎士團的標記,兩旁及背後的藍白相間的小磚房不對稱地排列開來,屋頂連成了一片波浪。

 

這裏就是傳說中的塞忒騎士團府邸,連恩心想,光是選擇這種地理位置的想法就讓人敬畏。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阿爾坎這個國家裏,有所名叫聖瑪度的魔法學院,它的悠久歷史就和它古老陳舊的外觀一樣出名。

 

就像普通學校的老師教導禮儀和詩歌一樣,聖瑪度學院的老師教導孩子們學習魔法,他們和普通老師並無區別,不,甚至比他們更加親切。蘇珊小姐就是這樣一位慈母般溫柔的雜務老師,她每天都會在走廊裏優雅地踱步,面帶微笑地接受學生們的問候和鞠躬,並且相當以此為榮。

 

不過在她人生當中,也並非每時每刻都能保持這種溫和的脾氣──就好像現在,她面對空空如也的禁閉室,氣得手腳發抖,高聲尖叫。她的聲音如此之大,就連結界門對面的祭祀廳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