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聿公告区
已出版書目:

❀【莎拉是巫女(1-5未完) 】繁體: 2005年飛象文化出版
❀【七重微笑天空(4全) 】繁體: 2006年鮮歡文化出版 / 簡體: 2012年新世界出版
❀【妖怪大叔舊版(6全) 】 繁體: 2006年鮮歡文化出版 / 簡體: 2011年北方婦女兒童出版
❀【妖怪大叔新版(上、下全) 】繁體:2012年鮮歡文化出版
❀【純血飼養(12全+番外集) 】繁體: 2008年鮮歡文化出版 / 簡體: 2011年華文出版
❀【魔鬼紳士錄(6全) 】 繁體: 2010年鮮歡文化出版
❀【頑劣王族(4全) 】 繁體: 2012年鮮歡文化出版
❀【獸之邊緣(4全) 】繁體: 2014年三日月出版
❀【返魂香(4全) 】繁體: 2015年東立出版
~~~~~~~~~ 自己挖的坑,跪著也要填平T_T

目前分類:純血飼養02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德夢的爪子在納納的脖子上僅劃開了一道血口子,就被一根銀針戳穿了骨頭,又被一把匕首削去了兩個指頭,它還沒來得及張開嘴對準納納的血管,便慘叫一聲向後飛出去,跌進墓地的正中央。落地的一刹那,一排銀針破風而至,把它的四肢釘在了方尖碑上,徹底限制住了它的行動。

 

在德夢跟前,堤法若無其事地用食指勾著匕首柄部的金屬環,繞圈圈似的把玩,同時向德夢投以不屑的眼神:

 

“什麼天主不天主的,明明就是一個碧骸,都已經把你變成這副模樣了,你居然還這麼聽他的話,為什麼所有的女人都不喜歡動腦子呢?”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黃昏時分,象徵義大利歌劇鼎盛時期的國家喜歌劇院在經歷連續三個小時的火災之後,猶如一個渾身焦黑的巨人一樣屹立在布瓦勒迪廣場的中央,劇院中所有的雕塑、繪畫和裝潢藝術品全在這場大火中毀於一旦。

 

倖存的人們不約而同聚攏在廣場四周,紛紛為不幸遇難的人默哀致敬,同時也為這座文化藝術殿堂的意外倒塌而感到難過。

 

可是卻很少有人知道,這座歌劇院的價值並不止這些,雖然地面上的輝煌被付諸一炬,但在劇院的地底卻仍然別有一番洞天。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喂……平胸女?”

 

直到堤法悄悄戳了下她的腰,納納才慌忙把視線從面具男人身上移開,結結巴巴地跟瑪麗道歉:“對不起,我……我太緊張了……”

 

瑪麗好笑地看著她:“不用緊張,有什麼問題就直接問吧。”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喂,平胸女,不要露出這樣的表情,這不是你的錯。你只是運氣太差,正好穿了一件我們都不太喜歡的禮服而已。”

 

走出房間時,堤法試著安慰了納納兩句。

 

納納卻沒有辦法真的這麼想。她的運氣是很差沒錯,要不然也不會穿越到中世紀來,可是這件事並不能僅僅用“運氣太差”打發過去。她相信薩爾特跟她一樣無辜,他一定什麼都不知道,買了一件跟西德拉小姐一模一樣的紅禮服,然後偷偷放在她的枕邊,期待看到她高興的樣子。然而命運作弄,他的期望落空了,這件裙子給所有人蒙上了陰影。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夜,克雷蒙德和堤法決定在子爵府中住下。吃過晚飯後,納納在房間裏仔細整理了一下著裝,對著穿衣鏡深吸了兩口氣,還試著練習了一下傻笑,發覺這個笑容實在是人畜無害,很蠢很天真,這才放心地走出房間,敲響了隔壁克雷蒙德公爵大人的房門。

 

過了兩秒,聽到房間裏傳出他口氣不佳的一聲“進來”,納納對自己握了握拳以示鼓勵,隨後神色緊張地走了進去。

 

“公……公爵大人,晚上好,謝謝你讓我進屋,我感到十分榮幸。”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克雷蒙德皺緊眉頭,捂住耳朵,納納的高分貝尖叫聲讓他後腦勺的某根神經隱隱抽痛。他沒好氣地向她走去,同時揮手點燃牆上的燭臺。

 

“這次又怎麼了?你有幽閉恐懼症?”

 

屋子轉亮的一瞬間,納納像受驚的動物一般躲到他身後,指著地上一團黑不溜秋的東西喊:“有……有蛇!”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床前,“踢踢踏踏”的腳步聲一個勁地踱來踱去,吵得人睡不好覺。誰啊?納納疲倦地張開眼睛,一時想不起自己身在何處。

 

踱步的某人一見她睜眼,連珠炮似的責難聲立刻劈頭蓋臉向她砸過來:

 

“醒了嗎?知道自己做了什麼愚蠢至極的事嗎?我把你帶來這裏可不是讓你主動找德夢去送死的!明知道自己是移動靶子,渾身散發引誘吸血鬼犯罪的氣味,居然還敢深更半夜跑到山上去挑戰吸血鬼的忍耐力,你是吃甜點吃得實在太撐,還是又選擇性失憶了?”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雲布林葉度假的第一天,天空萬里無雲。

 

納納懶洋洋地趴在火爐邊,一邊喝著口味清爽的蘋果汁,一邊跟同樣趴在坐墊上的薩爾特聊天。沒有人打擾的午後,他們倆都除去了身上的緊身束胸,穿著居家的休閒睡裙,讓未加打理的長髮披散在腦後。兩隻矮種小蝴蝶犬在他們身邊跳來跳去,把他們的頭髮絞在了一起,納納純黑的直發和薩爾特雪白的捲髮相映成趣,兩人互看一眼,笑成一片。

 

直到今天以前,這種無憂無慮、愜意又慵懶的中世紀貴婦生活還是納納連做夢都不敢想像的一種奢望,想不到今天居然真的變成了現實,實在是讓她忍不住想大唱某動畫片裏的搞笑歌“流氓不在身邊心情愉快”。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神啊如果人生可以重來一次我希望可以變成男人。”

 

第二天早餐前的禱告時間,納納跪在自己五平米大的狗窩裏誠心地向上天乞求道。

 

昨晚的兩件窘事讓她徹夜未眠,以至於一早起來眼圈發黑,精神萎靡,再加上好朋友在身,使得她情緒格外低落,一心只想在狗窩裏趴上一天,誰也別來打擾她。可惜現實總是跟她過不去,隔壁房間的大座鐘剛敲響8下時,克雷蒙德就差僕人來敲她的房門了。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城堡上空的雲層已經積得很厚了,壓抑了一個下午的雨卻還是沒有降下來。失去月光的夜晚,四處都是黑漆漆的,微風徐徐從窗外吹進來,仿佛一個幽靈似的在屋子裏徘徊不去。

 

寂靜的房間裏,兩個急促的喘息聲交織在一起。

 

短暫的停歇後,隨著一聲清脆的響指,牆上的蠟燭一瞬間被點亮了,當昏暗的燭光照出房間的全景時,其中一個喘息聲突然變成了淒慘的驚呼: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