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聿公告区
已出版書目:

❀【莎拉是巫女(1-5未完) 】繁體: 2005年飛象文化出版
❀【七重微笑天空(4全) 】繁體: 2006年鮮歡文化出版 / 簡體: 2012年新世界出版
❀【妖怪大叔舊版(6全) 】 繁體: 2006年鮮歡文化出版 / 簡體: 2011年北方婦女兒童出版
❀【妖怪大叔新版(上、下全) 】繁體:2012年鮮歡文化出版
❀【純血飼養(12全+番外集) 】繁體: 2008年鮮歡文化出版 / 簡體: 2011年華文出版
❀【魔鬼紳士錄(6全) 】 繁體: 2010年鮮歡文化出版
❀【頑劣王族(4全) 】 繁體: 2012年鮮歡文化出版
❀【獸之邊緣(4全) 】繁體: 2014年三日月出版
❀【返魂香(4全) 】繁體: 2015年東立出版
~~~~~~~~~ 自己挖的坑,跪著也要填平T_T

目前分類:純血飼養06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第九章 No Grief So Great As Despair 哀莫大於心死

 

艾蒂克的疼痛暫時止住了。她仍然躺在那張沙發上,雙目緊閉,但克雷蒙德知道她其實醒著。她是在以一種任性的方式,提醒別人她傷得有多麼重,好讓大家都迫於內疚而對她百依百順。

 

她也確實傷得很重,兩隻手的手腕都消失了,今後恐怕連一般的生活自理都做不到,這對她這樣生性高傲的人來說是件難以忍受的事。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第八章 The Feeling of Being Loved 被愛包圍的滋味

 

鐵門上的小窗吱呀一聲開了,先前的典獄官舉起油燈,向內張望了一下,旋即打開了門。

 

納納連滾帶爬地回到自己床上,警戒地瞪著黑暗中唯一發亮的油燈,一時間眼睛還適應不過來。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七章 Unexpected Reunion in Prison 監獄中的意外重逢

 

從黑色的空中木屋走出來,回到凡爾賽宮的途中,傑歐瓦忽然毫無預警地倒在納納身上,把她撲倒在地。等到她生氣地把他推開,正準備揚起拳頭痛駡他時,他又變成了善良的好人薩爾特,以一副無辜的表情出現在她面前。

 

納納?薩爾特看了看黑漆漆的凡爾賽庭院,又看了看自己的手,即刻反應過來,慌張地問,難、難道……傑歐瓦又跑出來了?他有沒有對你做什麼?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月夜中,納納被傑歐瓦帶往凡爾賽宮西北方的大特裏亞農宮。

 

被喻為花神宮殿的特裏亞農四處種滿鮮花,即使在深秋時節,仍然散發出濃郁的花香。就在這片晚香玉的香味包圍下,傑歐瓦抱著納納從空中緩緩飄落,玫瑰色宮殿的美妙夜景在他們腳底一覽無遺。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五章 Birthday Party in Versailles 凡爾賽宮生日晚宴

 

 

瑪麗王后的生日轉眼便到了。堤法按照克雷蒙德的安排,在城堡中繼續休養,而克雷蒙德和納納則決定按原計劃前去凡爾賽宮。因為在那裏,還有他的另一個牽掛——艾蒂克伯爵小姐。

 

那天傍晚,在女士專用的休息室中,納納一邊對著鏡子整理被風吹亂的頭髮,一邊平息自己緊張的心情。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四章 Proposal in The Rain 雨中求婚

 

 

 艾蒂克小姐和克雷蒙德之間有著很密切的聯繫。她是西班牙波旁王室貴族亞德公爵的養女,頭銜為伯爵,自稱是西班牙國王卡洛斯三世的私生女,但實質上,卻是克雷蒙德已經死去七年的妹妹西德拉。

 

雖然並沒血緣關係,但是克雷蒙德卻把她視為真正的妹妹,並且長久以來一直對她抱有極深的歉疚感。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三章 A Secret Agreement With JEHOVAH 和傑歐瓦的秘密約定

 

翌日早晨,克雷蒙德難得空出時間,陪納納在房間裏用了早餐。等納納享用完甜點後,他拎起一頂帽子罩在她頭上,命令她跟他一起出門。

 

咦?去哪里?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章 The Pain of First Love 初戀的憂鬱

 

  

翌日早晨,納納頂著兩隻熊貓眼,心懷內疚地走下旋轉樓梯,穿過籬笆圍築的小門,來到城堡後方的花園裏。

 

克雷蒙德依然像往常一樣坐在餐桌旁,和堤法一起喝早茶。納納遠遠瞥了他們一眼,發現薩爾特並不在其中。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A Misapprehension 令人心痛的誤會

 

進入深秋的凡爾賽接連下了兩個星期的雨,在一段潮濕、寒冷的日子過後,天空終於又放晴了。然而遺憾的是,查親王府的主人、吸血鬼和人類的混血——克雷蒙德公爵的臉色,卻恰恰跟這陽光明媚的天氣相反,始終籠罩著一層陰霾。

 

老實說,自從傑歐瓦以薩爾特的模樣大搖大擺在城堡裏住下之後,他的臉上就再也沒出現過笑容。雖然納納多次跟他解釋,說傑歐瓦和薩爾特不是同一人,只是擁有同一副軀體而已,卻仍然不能吹散他頭頂的烏雲。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楔子 Broken Bond That Can Never Reach 無法觸及的羈絆

 

 

瑟走進餐廳,摘下沒度數的黑框眼鏡,向四周望瞭望。一位蓄有金色鬍子的中年男人微笑著向他招了招手。

 

好久不見了,尼古拉,你好嗎?瑟客氣地和他握手,在餐桌對面坐下,向服務生要了一杯開胃酒。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