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聿公告区
已出版書目:

❀【莎拉是巫女(1-5未完) 】繁體: 2005年飛象文化出版
❀【七重微笑天空(4全) 】繁體: 2006年鮮歡文化出版 / 簡體: 2012年新世界出版
❀【妖怪大叔舊版(6全) 】 繁體: 2006年鮮歡文化出版 / 簡體: 2011年北方婦女兒童出版
❀【妖怪大叔新版(上、下全) 】繁體:2012年鮮歡文化出版
❀【純血飼養(12全+番外集) 】繁體: 2008年鮮歡文化出版 / 簡體: 2011年華文出版
❀【魔鬼紳士錄(6全) 】 繁體: 2010年鮮歡文化出版
❀【頑劣王族(4全) 】 繁體: 2012年鮮歡文化出版
❀【獸之邊緣(4全) 】繁體: 2014年三日月出版
❀【返魂香(4全) 】繁體: 2015年東立出版
~~~~~~~~~ 自己挖的坑,跪著也要填平T_T

目前分類:妖怪大叔 第一集 (3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大早,地方電視臺就收到鐘暮雪山環保管理局的通知,到雪山頂拍攝這百年難遇的奇觀。在妃的房間裏,女播報員字正腔圓的聲音從電視機裏傳來:“……由於一股不明力量的襲擊,鐘暮雪山山頂百年不化的積雪,於昨天夜間十二時至淩晨五時之間,大面積融化成雪水,部分地面有凹陷乾裂現象。在雪山約2500米的山腰處,調查人員發現了一個直徑20米左右的巨大坑洞,四周植物及岩石均有燒焦的痕跡。有專家推測,這可能是天體墜落時造成的隕石坑,但是隕石至今下落不明……”

 

妃和大叔坐在電視機前,安靜地吃刨冰。

 

“好像做得太過分了,對不起。”大叔目不轉睛盯著螢幕,說著懺悔的話,可他的口氣卻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 ,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顧不得多想,妃向著鏡子的正面用力揮了一拳,“哢啦”,鏡子應聲而碎。這一刹那,妃感覺渾身舒服多了,令人作嘔的悶熱氣息被驅散,四周逐漸明亮起來。三若眼見鏡子被打碎,頓時慌了神,一邊喊著“糟了、糟了”,一邊倉皇逃了出去。

 

“謝謝你。”剛才的女人從暗中爬過來,拾起鏡子,擁在懷裏,“多虧了你,我終於不用再受噩夢的驚擾了。”

 

妃低聲說著“不客氣”,目不轉睛地打量那個女人。有著一頭淺綠色的捲曲長髮,五官瑞麗,身材窈窕,但是下半身卻像植物的根一樣,深深埋在地底下。她應該是個妖怪吧?妃心想,頭一次看見長得如此漂亮的妖怪,不過她在這種地方幹什麼呢?

 

, ,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十章 地牢中的女人

 

妃突然驚醒過來,神經質地跳起。空氣異常悶熱,有種混合了泥土、腐爛葉子和發黴衣料的氣味。“這到底是在哪里?我清醒著還是在做夢?”妃努力回想之前發生的事,指尖上還殘留著柔弱而黏稠的觸感,記憶似乎一點點被喚醒。

 

她被吸到牆洞裏來了?怎麼可能!

 

, ,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叔突然皺了皺眉,警惕地看向他背後的那片木牆。牆上有一塊明顯比周圍乾淨的正方形區域,表明那裏曾經掛了一張照片,除此之外,就只有一些斑駁的痕跡和零星的污點。那裏什麼都沒有,他告訴自己,可是為什麼一瞬間有種莫名的不安感?

 

再看看妃,她安靜地躺在火盆邊,胸口有節奏地起伏。

 

是自己多心了吧,大叔想,繼續回到和冬雪的話題上。

 

, ,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鐘暮雪山的偏遠山腳下,冬雪領著大叔走進一間廢棄多年的小木屋,已經恢復成人形的大叔在屋子中間的火盆裏升起火,將妃擺在一旁。妃仍然昏迷不醒,臉色蒼白得惹人憐惜。大叔摸摸她的頭,歎了一口氣,也許是一天之內受到太多驚嚇,又沒有充分休息的緣故,身體支撐不了,所以才被迫長睡不醒。真是,明明是個人類,卻這麼愛逞強……

 

“風狂骨?”大叔心不在焉道。

 

“是的,大人知道他的來歷嗎?”

 

, ,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九章 這就是以一當千的力量

 

不知不覺間,大雪又飄然降下。

 

“嘖!從來沒有見過這麼笨的女人,盡給我找麻煩。”冬雪咬緊牙,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挺胸站起來,對著影部眾妖喊道:“來吧!反正我本來也沒打算跟你們回去,早晚總要打上一場,就趁這個機會作個了結好了。”

 

, ,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冬雪咬牙抬頭面向天空,一眼望過去只見滿天星斗,密密麻麻,宛如散佈在黑藍色畫布上的銀色光粒。但他知道這並不是真的星星,而是散發出特殊妖火的影部部隊。看來三若說的是實話,那個叫風狂骨的卑鄙傢伙,果然派了一大群妖怪來殺他!

 

“嗚……”胸口真疼!身體麻木了,冬雪屈辱地閉上眼睛,不甘地吼叫:“可惡!與其死得這麼窩囊,還不如當時就死在獅大人的手下。”

 

“沒機會啦。我是不是該做點什麼,好讓風大人誇獎我呢?嘿嘿嘿。”三若走近冬雪,舉起一隻爪子,獰笑著就要向冬雪的頭上砸去。

 

, ,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妃將視線移向聲音的主人,一邊在腦中想像牛鬼蛇神的面貌,沒想到卻看見一個黑髮棕臉、相貌端正的年輕男子,不覺十分詫異。

 

冬雪對著黑髮男子打量了一會兒,疑聲問:“你也是須婁山的妖怪?我怎麼以前沒見過你?”

 

黑髮男子回答:“我是吃夢的古木貘啊,大人你忘記了嗎?我可以自由變成夢的主人的模樣。前天晚上吃了一個年輕人的夢之後,我就變成他的模樣了。”

 

, ,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八章 妖怪們的擲色子遊戲

 

仿佛只是一瞬間的事:黑暗中,一條粗壯而柔韌的黑色觸鬚,以極其迅猛的速度接近毫無防備的妃,攥住她的一隻手腕,將她整個身子提到空中,緊接著無數根細如發絲的金屬線,恍若雨點般筆直落下,密密麻麻遍佈在她的身體四周。鴉狐驚恐地從肩上彈起,抱著禿了一塊的尾巴摔落在地,一下子昏死過去。幾乎在同時,冬雪投擲出的冰劍在空中旋轉,繞著妃的腰際轉了三圈,鋒利的冰刃切斷了金屬絲,最後刺入觸鬚厚實的皮膚中。吃痛的觸鬚嘶叫著鬆開,妃無聲地墜落,不偏不倚掉進冬雪的懷裏。

 

“還不賴嘛,人類女人,碰到這種場面居然沒有失聲尖叫。”冬雪召喚回冰劍,低頭看了看妃,皺眉道,“呿,原來只是嚇懵了啊。”

 

, ,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鴉狐再不濟,好歹也是妖怪,何況我現在也沒有其他辦法了。”

 

抱著這種微薄的信念,妃抓住鴉狐短小的脖子,勉強來到了鐘暮雪山的山頂。夜晚的雪山和白天是那麼不同,儘管已來過許多次,妃仍然感歎於大自然的奇妙和美麗。若不是還有事在身,她實在很想停下來欣賞這片星光和雲霧繚繞的夜景。

 

“真是個迷人的夜晚。”

 

, ,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飯桌上,氣氛異常沉重,夾在大叔和妃之間的強烈磁場使得敏感的神銀坐立不安。他顫顫巍巍舉起筷子,想要伸到這片磁場裏,夾一小塊肉,猶豫了半天,還是放棄了。

 

大叔不安地摸著脖子,時不時偷偷向妃瞄一眼,又飛快垂下頭。等神銀悻悻走了之後,大叔才小心翼翼開口。

 

“不要生氣了嘛。”

 

, ,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七章 滾燙的紅色冰淚

 

“我不明白。”

 

說話的是冬雪。他伏倒在地,淺藍色的劉海遮蓋住大半個臉,看不出一絲表情。如果說剛才看到從天而降的大叔時,他的聲音還有些許溫度的話,那麼在聽到大叔提出考驗實力的要求之後,他的聲音就完全只能用冰冷來形容了。

 

, ,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那以後,冬雪果然又來了許多次,每次都悄悄躲在遠處,用複雜的目光盯著大叔和妃兩人。大叔仿佛沒事人一樣,臉上繼續掛著如陽光一般燦爛的微笑,而妃卻如芒在背,做什麼事都提心吊膽。雖說聽了事情的起因經過之後,對冬雪的印象稍稍改觀,但妃仍然堅持“人類不該插手管妖怪事”的鐵則,對那兩隻妖怪採取漠視的態度。

 

可是妃越是裝作若無其事,冬雪的視線盯得越是緊,光臨螟皇寺的次數也越來越多。

 

真傻!妃心想,光盯著她有什麼用,把時間浪費在這種無聊的盯梢上,還不如去打聽一下大叔離開禦審殿的理由。大叔之所以不願意回妖界,並不是因為在人界有留戀的東西,而是因為在妖界有太多傷心的回憶,假如連這一點也琢磨不透的話,根本就沒有資格當大叔的副官。

 

, ,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怎麼啦,為什麼這樣看著我?”

 

“沒什麼。”獅天狗閉起眼睛,露出愜意而安心的表情,摟住妃的肩膀,突然說出一句不相干的話來,“我決定了,當冬雪前來殺你的時候,我會保護你的。”言下之意,他確定這種事會發生就對了。

 

“那是當然的,要是他傷害到我的話,全都是大叔的錯!”妃氣呼呼地說,因為太生氣了,以至於沒有瞭解到他話中的涵義。“對了,那只叫冬雪的,他跟這件事又有什麼關係?”

 

, ,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六章 三個人的愛情

 

屋子裏還殘留著冬雪帶來的寒氣。到處都是濕漉漉的,驅蚊的熏香和潮濕的木板發出的腐爛氣味混合在一起,給人不太舒服的感覺。窗外的月光不知何時被雲層遮蓋,黑夜掌控了整個天空,遠遠眺望出去,只有山頂的燈塔還在發光,輻射的光線籠罩在海面上。

 

房間的吊燈被冬雪破壞之後,妃只能點起蠟燭作為簡單的照明工具。昏黃的燭光,奇怪的氣味,還有一個難以捉摸的大叔……光是想像就覺得怪怪的。

 

, ,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沒有錯!妃咬牙心想,就是這一隻,害她今天的遭遇如此淒慘,他居然還有膽量回來?

 

冰冷的空氣漸漸從門縫中向外滲透,僅僅站在門外,都能感受到那股令人心生恐懼的寒意,雖說時值盛夏,妃還是禁不住打了個哆嗦,雙手環抱住裸露的胳膊。為什麼這只妖怪走到哪里都帶著冷空氣?一旁的冥婆婆看穿她的疑惑,以嘶啞的走調聲說:“這位冬雪大人是純正的雪妖,你們人類應該也聽說過這個名字吧?”

 

雪妖?妃吃了一驚。何止是聽說過,雪妖簡直就是家喻戶曉的著名妖怪,甚至比獅天狗都有名。傳說它原本是普通的妖怪,因為被親人所拋棄,過於孤獨悲傷,把自己埋在雪裏,在長久的怨恨下,逐漸變成了能夠操縱雪和冰的凶妖。現在回想起來,那個藍發少年的確有很多和雪妖的描述相符合之處:比如說,他那蒼白的皮膚和淺藍色的頭髮,是雪妖最顯著的特徵;再比如,他額頭上的第三只眼,也證實了雪妖一隻眼睛含有冰淚,能看到妖怪原形的這種傳說。不過她當時為什麼沒有一眼看出他的真面目呢?大概是因為,所有人都以為雪妖是女的吧……

 

, ,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敢相信,這只剛才還被她救了一命的妖怪,現在居然就這麼把她丟在雪山頂上,自己下山快活去了!

 

“再見,醜女,既然你這麼自以為是,就靠自己的力量回去吧。”藍發少年臨走前,若無其事地向妃揮揮手,頭也不回地跳下山去。

 

妃呆呆地站在茫茫雪地中。

 

, ,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五章 像雪一樣寒冷清澈

 

還沒睜開眼,身體首先感受到不同尋常的晃動,妃的意識在顛簸中逐漸恢復過來。迷惑、恐懼還有生氣……種種不穩定的情緒隨即產生,經過幾番考慮,她決定在對方察覺到她醒過來之前,先閉眼裝睡。

 

根據透過眼皮的明亮光線,以及四周的搖晃程度,妃大致推算出,此時已經是第二天的中午,她正坐在一輛封閉的汽車內。

 

, ,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妃沒好氣地收回拳腳,端坐在一邊,正色道:“大叔,請老實告訴我,你這樣接近我究竟有什麼目的?”

 

“……目的?”大叔繼續維持著笑臉。

 

“從鴉狐對你的稱呼,以及你捐給螟皇寺的珠寶數量來看,大叔是妖界有頭有臉的大人物吧?”妃直勾勾地盯著大叔,不放過他臉上的任何表情,“你這樣的大人物為什麼會來到人界呢?”

 

, ,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天早晨,鴉狐一瘸一拐地回來了。

 

“小姐,我終於成功趕走了它們,給我一個擁抱作為獎勵吧!”看到在前院打掃的妃,鴉狐淚眼汪汪地飛過去,順勢就要撲到妃的胸前……“當”的一聲,鴉嘴不偏不倚正好釘入畚箕的中心。

 

“哎呀,對不起,我在發呆。”妃回過神,拿出一碟魚幹放到鴉狐面前說,“辛苦你了。”

 

, ,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