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聿公告区
已出版書目:

❀【莎拉是巫女(1-5未完) 】繁體: 2005年飛象文化出版
❀【七重微笑天空(4全) 】繁體: 2006年鮮歡文化出版 / 簡體: 2012年新世界出版
❀【妖怪大叔舊版(6全) 】 繁體: 2006年鮮歡文化出版 / 簡體: 2011年北方婦女兒童出版
❀【妖怪大叔新版(上、下全) 】繁體:2012年鮮歡文化出版
❀【純血飼養(12全+番外集) 】繁體: 2008年鮮歡文化出版 / 簡體: 2011年華文出版
❀【魔鬼紳士錄(6全) 】 繁體: 2010年鮮歡文化出版
❀【頑劣王族(4全) 】 繁體: 2012年鮮歡文化出版
❀【獸之邊緣(4全) 】繁體: 2014年三日月出版
❀【返魂香(4全) 】繁體: 2015年東立出版
~~~~~~~~~ 自己挖的坑,跪著也要填平T_T

目前分類:妖怪大叔 第二集 (3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後來,水蓮當然是如願以償地嫁給了她心愛的七紋少爺。

 

命中註定的新娘由於殘缺的胎記對自己不夠自信,以至於這門親事推遲了好幾個世紀,直到近日才得以圓滿。所幸的是,在害慘了一堆相干的、不相干的、以及說不上相干還是不相干的配角之後,公主最終還是幸福地和王子生活在了一起。

 

“龍丘妃小姐收

 

, ,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砰——”一聲巨響把她驚醒,她猛地睜開眼,愕然發現不知何時自己竟被抬到了一座精緻華麗的水晶宮中,十多根柱子圍繞在她身旁,每根柱子都懸掛了一顆碩大夜明珠,將昏暗的水底照得一片通明。而在她的正前方,晶瑩剔透的螺型寶座上坐著一位身材佝僂的老婆婆,銀白的發絲繞在脖子上,一張威嚴的臉就像古老化石一樣紋絲不動。

 

再看左右兩側,潔白的大理石地磚上各站了一排衣衫華貴的妖怪,有的化為人形,有些則仍保持著魚妖蝦妖蛤蟆妖的形態,族類不盡相同,但共同點是,每一位的眼神裏都滿含對她的敵意。

 

……這是怎麼一回事?妃困惑地皺眉。在這些妖怪之中,她看見了其中一位白鬍子長老,便遠遠地問:“長老,水蓮怎麼樣了?”

 

, ,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妃沒有昏倒,但這種樣子跟昏迷狀態也差不多了——她被五花大綁地扔在地上,頭和尾巴以奇怪的角度扭曲著,若不是鯽魚化後身子變軟了,恐怕早已頸椎脫位或者尾椎骨折了吧。

 

然而這時她卻沒心思考慮自己,一心掛念著躺在她胸前的小魚,每隔幾秒就要看一眼她是不是還活著,有沒有化成灰。她信誓旦旦地向七紋承諾她會救水蓮,可在這節骨眼上她不但沒找到救命靈藥九十九珠,偏偏還被蛤蟆妖族拖進了水底洞穴,老實說,情況糟透了……

 

眼看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心情也越來越焦急,差點就要自暴自棄時,洞穴入口處忽然射入一束七彩光芒。由於見過許多次,妃一眼便認出,這是鯽魚妖族獨有的信號,心中頓時又重燃希望。

 

, ,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和冬雪分開行動後,妃帶著奄奄一息的水蓮離開海底到了地面。一上岸她就開始犯難了,半人半魚形態雖然在海裏暢通無阻,可在陸地上要怎麼行走啊?

 

所幸她總算還沒忘記她的“頭好無用家臣”,將水蓮小心翼翼地藏進衣服領口後,她對著空中大喊了一聲:“鴉狐!”

 

不多久,一顆圓咕隆冬的腦袋憑空降臨,在半空中撲騰了兩下後,哇呀呀呀地慘叫著滾到了她的魚尾邊。

 

, ,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被炸成碎片的客棧裏,風狂骨手中惦著代表殛妖水的銀盒子,狂妄地掃視自己的傑作,發出滿意的冷笑。然而奇特的是,笑聲卻並非從他嘴裏傳出,他那張陰沉的臉上也沒有任何表情。 

 

銀盒子在空中翻了個身,又落回他的手中。明明盒子通體沒有裂縫,卻有一團水雲般柔軟飄渺的銀霧從裏面飄了出來。剛才,正是這團銀霧化成耀眼的銀光向四周掃射,如同丟擲出數萬顆小型炸彈一樣,凡波及之處均產生不同程度的爆炸,最後引發連鎖反應才形成了那場災難性的大爆炸。 

 

不過也正是因為它並非即時爆炸,七紋才有足夠的時間帶水蓮逃出客棧,暫時撿回一命。 

 

, ,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隨即不等妃有所反應,他如釋重負地倒在床上,使勁用手背掩住眼睛,身體微微顫抖。 

 

妃和一旁的冬雪對視了一眼,均不知他為何突然有如此轉變。安靜了片刻,待七紋稍微冷靜下來,妃才低聲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七紋放下手臂,露出微紅的眼睛,淡漠地看了冬雪一眼:“能不能請這位人魚小姐回避一下?我想單獨對妃小姐說。” 

 

, ,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妃決定將受傷的七紋安頓在離爆炸現場最遠的一間客棧裏,冬雪卻極力反對。他不明白,妃為什麼會想要幫助一個對自己下詛咒、折磨自己,甚至還揚言要殺了她一起殉情的妖怪……妃自己也不明白。 

 

大概是被他的眼神魅惑了吧。就如同蜘蛛妖絡新婦用發絲迷惑男人一樣,這個鯽魚妖少爺也用他獨有的妖力迷惑了她。但這當中並沒有愛情的成分,她只是……不忍心袖手旁觀而已。 

 

所以當七紋央求她留下來陪他時,她並沒有拒絕,一臉平靜地在床邊坐了下來,反倒是局外人的冬雪氣得啞口無言。 

 

, ,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八章 無可取代 

 

聽見爆炸聲,大叔和冬雪愣了愣,水中飄來的血腥味,令兩人不約而同蹙緊眉。 

 

“大人,這股妖氣……” 

 

, ,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間以貝殼裝飾屋頂的客棧裏,七紋在硬滑的海藻床上醒來。舍不得使用夜明珠的廉價客棧雇用了兩條會發光的醜婆魚充當臺燈,七紋迷迷糊糊地按了一下魚嘴,醜婆魚急速晃動了一下,吐出兩串泡泡後才不情不願地亮起一絲淡黃色的微光。 

 

“這裏是……哪裏?”扶著昏昏沉沉的腦袋,七紋忍住胸前傷口的抽痛,勉強撐起上身。昏晃的光線下,房間內所有東西都像是塊狀幾何圖形,沉重而晦暗的畫面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一陣暈眩襲來,他不得不閉上眼重新躺下,不經意間,聽見門外傳來兩個人輕微謹慎的交談聲。察覺到其中一人是水蓮,他恍然想起失去意識前的最後一幕,臉色忽地大變。 

 

, ,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鯨公主“旅行裝”海水浴池的外層結界被消除了,取而代之的是,水池內部新建了一條通向大海的特殊傳送甬道。甬道的另一端為白柳村近海海底,即水蓮和七紋墜入大海的落水點,在魚妖的世界裏,這塊區域又叫“客棧鄉”。 

 

之所以叫這個名字,是因為這一帶附近有上百個大大小小的彌澤潭池塘,對妖怪來說是不可多得的旅遊景點,而有景點的地區,旅遊業自然應運而生。所以,發現有利可圖的魚妖們便紛紛經營起客棧生意,久而久之,這一帶便成了客棧鄉。 

 

和螟皇寺相同,為了劃分人類與妖怪的界限,在客棧鄉的入口處也有一座巨大的鳥居,由蝦妖族和蟹妖族輪流把守。 

 

, ,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妃好奇地看著他們。對了,大叔的妖形是獅子,獅子應該不能潛水吧?果然,大叔搖了搖頭。 

 

再看看妖形不明的冬雪,只見他一臉憋屈,臉頰還微微發紅,憋了半天才小聲地吐出幾個字:“我、我也不能。” 

 

“噗哈哈哈哈,原來冬雪大人也不行嘛,居然還嘲笑我……喔!”鴉狐的聲音卡在喉嚨裏,毛皮很快又染上了一層星星般耀眼的光輝。 

 

, ,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七章 殘缺的胎記 

 

事情真是不湊巧。 

 

聽大叔描述失去殛妖水的經過後,鯨公主的表情瞬間陰沉下來:“原來,發生了這麼嚴重的事啊,這下傷腦筋了……” 

 

, ,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吧,我不干涉你的變態嗜好,不過,你應該還記得這份交易的另一半內容吧?”妃有些擔憂地皺眉,“我這副半人半妖的身體,還能恢復成人類嗎?”

 

鯨公主撩了撩大波浪捲髮,若無其事道:“這個嘛,恐怕不行。”

 

“什麼?!”妃刷地黑下臉,瞠目結舌,“騙、騙子……我遇到詐騙犯了!”

 

, ,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隔天下午,螟皇寺的眾妖怪們召開了第二次作戰會議。

 

冥婆婆指揮八條觸鬚端著早點和清茶,慢吞吞地從廚房走出來。鑒於妖怪的秘密不得不瞞著寺廟的准住持神銀,她還順路去了主院的奇竹居,通過窗子向屋裏吹了些迷魂花粉,確認小少爺睡得更酣暢後,才放心前往清水居所正對的後院。

 

一走進院子,便有一股寒流迎面撲來,激得她臉上的老皮一陣戰慄。

 

, ,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夜幕終於落下,晴朗的夜空星星點點。危機暫時解除了,妃被平安帶回到了螟皇寺。回程的路上大叔一直噓寒問暖,很小心地抱著她身體,並控制速度不讓她太過顛簸,但對於殛妖水的事卻隻字不提。

 

想到由於自己的原因,讓一貫不正經的大叔露出那樣嚴峻的表情,妃就覺得很不安,內疚和煩躁占滿心頭,身上的鱗片也越發疼痛起來。她在水中換了個姿勢,仰頭靠在池邊平滑的石頭上,對著星空長歎了一口氣。

 

這副身體已有一半以上妖化,人類的呼吸系統不足以支持氧氣供應,所以自七紋的池塘回來後,她就不得不泡在鯨公主的海水浴池中,一方面維持呼吸,一方面也順便治療傷口。

 

, ,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六章 請依賴我吧

 

七紋的話音剛落,一根食指長的銀針刺進了他的脖子,他瞪直眼睛怔了怔,還沒來得及轉頭便癱軟在地上。

 

站在他身後的是擅長麻痹術的幻鯽。

 

, ,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冬雪一躍而起,輕輕接住妃,在空中劃了個漂亮的半弧。落在倒塌的池塘背後,手指觸到妃的魚尾時,冰冷粗糙的觸感令他皺了皺眉。

 

“小姐!小姐!”

 

鴉狐高興地撲上去,正要投入妃的懷抱,被冬雪一掌拍飛,直沖雲霄。

 

, ,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什麼?”七紋暫時放下藥珠。

 

“你剛才說,我們要去海裏對吧?可根據我的常識,鯽魚不都是淡水魚嗎?到鹽分很高的海水裏,會不會像灑了鹽的蛞蝓一樣萎縮而死?”

 

“……”七紋怔怔地瞥她,“我是妖怪。”

 

, ,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妃心情沮喪地思考著鴉狐的話,什麼叫作不要輕舉妄動,又怎樣才能拖延時間呢?可惜她還沒來得及得出結論,就到了必須做出抉擇的時刻。

 

鴉狐的橘紅色尾巴剛從房間上方的玻璃窗消失那一刻,房門打開了,七紋臉色鐵青地走進來。他身上穿著一件鬆鬆垮垮的浴袍,胸前還綁著繃帶,鮮血正絲絲滲透出來,把雪白的繃帶和周圍的池水染紅。

 

妃暗自揣測他臉色糟糕的原因,是傷口疼痛呢,還是水蓮勸說失敗,亦或是又發生了其他狀況?但具體什麼原因已經無所謂了,因為這時他已走到她面前,鬆開草繩,一把將她拉進自己懷裏。

 

, ,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五章 鯽魚沒有眼淚

 

“什麼?”

 

正想問個清楚,水蓮卻咬著下唇神色怪異地走了。妃一頭霧水,心想,名叫“洵”的妖怪她當然知道,因為這名字根本就是她取的。不過水蓮為什麼會突然問起大叔?為何問了又不聽她回答呢?

 

, ,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