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笨拙的偽裝 Clumsy Camouflage

 

 

在泡浴缸的時候,棲春仍豎起耳朵留心門外的聲音,一邊提醒自己修奇不會回來,一邊卻又做好了他隨時會回來的準備。這種矛盾又可笑的心情,一直持續到了洗澡結束。

 

但是直到那時修奇還是沒回來。棲春不知是失望還是松了一口氣,發出一聲輕微的歎息。

 

反正只剩自己一個人了,也沒有必要再提防什麼,她索性大方地裹著浴巾走出來,坐到床沿上吹頭髮。

 

她想起櫻樹說的有關不甘心的話,突然莫名地有種認同感。說不清為什麼,只是被修奇毫無理由地躲避,讓她產生一種消極的情緒。

 

“笨蛋、膽小鬼……”她低聲咕噥著,順勢抬腿,用力踢出一隻拖鞋。

 

拖鞋砸在門上,發出“噗”的聲響。而浴巾則因為這個動作,從她的身上松落下來。

 

就在她彎下腰去拾浴巾時,門突然開了。

 

修奇背著一個中等大小的袋子,神色淡然地推門進屋。抬眼的那一刻,他和棲春的視線在空中交匯了,緊接著她光溜溜的模樣毫無保留地映入了他的眼簾。

 

瞬間,他瞪大眼睛,全身關節好像生銹一般僵住了。

 

“啊——不要看!”

 

看見棲春大叫著蹲下,努力用浴巾裹住身體,他才猛地回神,顯出驚慌失措的樣子。

 

“對不起……”他低聲說,轉身出門。

 

棲春也混亂得不知所措,以至於修奇出去後很久,她仍然閉緊雙眼,滿面通紅地抱住身體蹲在地上。

 

一時間,空氣仿佛凝結一樣,門裏門外鴉雀無聲。兩人都強烈意識到對方的存在,一聲也不敢出。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棲春總算穿上衣服,神情恍惚地打開門。

 

修奇仍保持之前的姿勢,背對著門僵硬地站著,即使轉身走進房間時,也刻意不去看棲春。

 

棲春當然更不敢看他。正局促不安時,修奇打破沉默,用一種迷惑而又有些責難的語氣說:

 

“對不起,沒有敲門是我的疏忽,要我道歉多少次都可以。但是……難道你每天都是這個樣子在房間裏走來走去的?哪怕櫻樹在場時也……”

 

“才不是呢!”棲春急得叫出來,憋紅了臉拼命解釋,“我才沒有那麼輕浮,這次只是意外,我……我以為你不會回來了,所以一時不小心……”

 

棲春越說越委屈。什麼嘛,修奇根本不在乎她的想法,她何必這樣費力地解釋,只會越描越黑。

 

這麼一想反倒冷靜下來了。她苦笑著抓抓臉,裝出一副輕鬆的樣子:“算了,我以前不小心脫過你的褲子,現在被你看一次裸體,就當是扯平了吧。”

 

修奇突然嚴厲地瞪了她一眼,顯然是非常不認同她的這番說辭,但是他卻猶豫著什麼都沒說。

 

棲春心想,這下修奇對她的評價一定一落千丈了,說不定還會對她的品格產生懷疑。一想到這裏,胃裏就像有什麼在翻騰似地,湧起陣陣苦澀。

 

“啊,對了。”她使勁壓下想吐的感覺,若無其事地看著修奇,“之前你曾說過不願意跟我住一起,可是這次卻很不走運地被抽中了耶,怎麼辦,要我去跟愛狄俄斯商量一下嗎?

 

“不,我沒有說不願意。”修奇頓了頓,尋找合適的措辭,“而且現在這個時候大家差不多都睡了,要換也來不及了。”

 

“說的也是。”棲春點點頭,做出十分理解的樣子。心裏卻想,他表現得這麼勉強,果然還是希望能換個房間。

 

“那就等明天吧。”她笑著說,“明天我會去向愛狄俄斯解釋的。”

 

修奇點了點頭,放下手上的袋子。

 

“那是什麼?”棲春問。

 

“植物的種子。”修奇將袋子的口打開,展示給她看。

 

“種子?”棲春拿起一粒核桃那麼大的球狀物,放在手裏把玩,“是要在這裏種嗎?”

 

“嗯。我向愛狄俄斯打聽了基地的食物資源情況,他說目前的儲備非常少,但是卻有足夠的培育和種植條件,所以我今天一整天都在找種子。”

 

“這樣啊。”棲春想,原來這就是修奇晚歸的原因。也正因為如此,他才沒來得及躲開她。

 

他一定沒想到吧?當他回來時,才發現今天是更換室友的日子,而他的名字恰好被寫在了伊甸園的門上,但這時他已經來不及跟別人交換了……

 

棲春心不在焉地捏著種子,順口問了句:“不過修奇,你應該不需要吃這些東西吧?”

 

修奇的臉色頓時一僵,隨即轉開頭,含糊其辭道:“唔……這些是為你和羅切斯特準備的。”

 

棲春察覺到他回避的心情,立即轉移話題說:“那真是太感謝了,我本來還擔心今後是不是只能吃酥油餅和兔子肉了呢!讓我看看這裏面有沒有我認識的種子,唔……啊,算了,我看還是讓愛狄俄斯從我的資料庫裏找比較快……”

 

修奇松了口氣。

 

“時候不早了,你去睡吧。”

 

棲春盯著修奇一本正經的臉,突然覺得有些可氣,撅起嘴嘟噥:“我說,修奇,你有時候真的很沒神經誒。”

 

修奇一臉木然:“什麼?”

 

棲春跪坐在床頭,一邊把枕頭拍松,一邊裝作若無其事說:“十分鐘之前你剛看了我的裸體,現在卻能用這麼輕鬆的口氣說出睡覺這個字眼。我以為我已經夠粗神經了,想不到你比我更勝一籌,我看阿達阿達遲鈍星球一定很歡迎你。”

 

經她這樣一提,修奇的臉上忽然露出慌張的神色。

 

他仿佛陷入苦惱中,認真地思忖起來,口中還小聲喃喃道:“是嗎?對不起,原來不能這麼說……那這種時候要怎麼表示睡覺這個意思?”

 

看著他傷腦筋的樣子,棲春有些忍俊不禁,不由地笑出了聲。

 

“什麼呀,你居然當真了?我是在開玩笑的啦。”

 

“……小鬼!不要愚弄大人!”

 

“什麼大人,明明也沒比我大很多,難不成你真的想當我爸爸嗎?”

 

修奇臉色一沉,又陷入了沉默。

 

棲春的額頭滑下黑線:“喂,不要讓話題就這樣收場啊,氣氛會很詭異耶。”

 

“啊……”修奇十分不自在地撫了撫臉,坐到棲春旁邊,彎下腰長歎了口氣。

 

“我不知道。”

 

聽到了預料之外的答案,棲春不解地看著他的側臉。

 

“什麼不知道?”

 

“這些天來我考慮了很多……有關我們兩個之間的事。”

 

“誒?”完全沒有心理準備,棲春被他突如其來的話題嚇了一跳,臉上突然紅一陣白一陣,“我、我們之間的什麼事?”

 

修奇轉頭默默看了她一眼,斟酌著低聲開口。棲春第一次發現,原來他也有相當柔和性感的嗓音。

 

“你曾經說過,我不擅長和人打交道,就這點來說你的直覺很准。大部分時候,我都把握不了分寸,不知道怎樣說和怎樣做才是正常的。尤其是面對你的時候……”

 

噗通噗通,棲春緊緊抱住枕頭,以防自己劇烈的心跳被他聽見。

 

“我一直想要讓自己看起來像個普通人,卻總覺得缺少了什麼。一開始我以為那是因為我不是人類的關係,可是桔、羅切斯特還有櫻樹他們都不是人類,他們卻表現得比我自然得多,所以我確信,問題出在我自己身上。”

 

棲春輕輕反駁:“修奇,你的表現也很正常啊。”

 

“不……”修奇搖頭,與其說是否定,毋寧說是煩惱得不知所措,“該怎樣跟你相處,我完全沒有自信。所以,我才會希望能有一種被所有人公認的關係,讓我以此作為行為準則,要不然,我就不知道該做出什麼樣的舉止……”

 

棲春想了想,露出了然的神情:“所以,自從我叫你變態老爸之後,你就開始把這種關係當成行為準則,一直努力飾演爸爸的角色嗎?”

 

修奇露出被說中心事的心虛表情,默默點了點頭。

 

“可是,為什麼要飾演角色呢?修奇就是修奇啊。”

 

“那是因為……”

 

他張開嘴,剛發出了聲音,卻又立即嘎然而止。

 

想到自己體內的“本質”是何等污穢的東西,他一瞬間躊躇了,臉上現出難以言喻的痛苦神色。

 

棲春耐心等待著,卻遲遲聽不到修奇的答案,她開始考慮是不是該轉移話題好讓他輕鬆一點。可是之前也發生過類似的事,假如他不把心裏的秘密說出來,他們之間的相處就永遠不會順利,所以若想徹底改變這種曖昧不明的狀態,這次真的是個好機會。

 

而且,難得修奇主動向她提及他的內心世界,她實在捨不得打斷這個話題……

 

“小春。”

 

聽見修奇以孤注一擲的語氣呼喚自己,棲春心頭一震,感覺他身上的某扇門正在悄悄向自己開啟,這個發現讓她欣喜若狂。

 

“什麼?”

 

她期待地看著他,做好無論他說什麼都欣然接受的準備。

 

可是突然——地面晃動了一下。修奇立即結束對話,警惕地站起來。

 

太可惜了!棲春暗自扼腕,明明就差一點點啊!

 

然而地面震動的幅度確實也不容忽視。當她從惋惜的心情中回過神時,地面已傾斜了將近15度,房間裏所有的擺設都東倒西歪,耳邊不斷傳來瓶瓶罐罐砸落的聲音。若不是正身處飛船中,她可能真的會以為是地震了。

 

“出什麼事了?”她開始意識到事態的嚴重,不安地跳下床,踉踉蹌蹌向外走。

 

修奇一手抵住她肩膀,示意她不要動:“留在這裏,我先去外面看看……”

 

話音剛落,天花板的吊燈重重甩在了頂天立地的豪華衣櫥上,巨大的穿衣鏡頓時“嘩啦啦”碎了一地,斷裂的裸線在空中劈啪作響,沒過多久,所有的燈光熄滅了。

 

眼前光明突然被奪去,棲春連忙慌張地四處摸索,試圖抓住某樣支撐物保持平衡。

 

黑暗中,有人牽住了她的手。雖然動作膽怯而猶豫,卻十分溫柔,讓棲春一下子從心底裏生出了勇氣。

 

一股莫名的衝動下,她不禁脫口而出:“修奇,不要再飾演爸爸的角色了,我不喜歡這樣……”

 

一瞬間,她感覺修奇的手指握緊了一下,隨後慢慢放開了。

 

不要!棲春在心裏喊,不要再逃避了!修奇!

 

就在她沮喪得快要放棄時,那只手又重回她身邊。只不過,這次並沒有牽手,而是緊緊擁住了她的肩膀,將她整個人攬進了溫暖的臂彎裏。

 

“走吧,我們還是在一起比較好。”隨後,他低聲說出了這句話。

 

“嗯……嗯!”棲春感動得說不出話,只是在他懷裏反復點頭。雖然她也知道,這句話很可能是指兩個人一起出去,但是此時此刻,她寧可將它誤解成另一種意思。

 

————

 

“主人!”

 

一看見棲春從房裏走出來,愛狄俄斯便從螢幕前抬起頭,雖然手上忙得不可開交,口中仍焦急地詢問:“您沒受傷吧?”

 

“我還好,可是發生什麼事了?飛船壞了嗎?”

 

“鄙人正在尋找原因,請稍等。”

 

棲春看了看四周。由於啟用了備用電源的關係,這裏仍然燈火通明。

 

這個約二十平米左右的房間,乍看之下好像只是個普通的咖啡吧,可實際上卻擁有操控所有基地和飛行器設備的總控制室,又是愛狄俄斯唯一能夠自由行動的空間,因此可以稱得上是整個中央基地的核心。

 

咖啡吧有三扇門,分別通向“伊甸園”、“亞當之間”和“該隱之間”。這時其他兩扇門也開了,同伴們魚貫走了出來。

 

“哦呀,究竟是誰打擾我和羅切斯特愉快的床上時間?”桔慵懶地靠在牆上,一邊說一邊用手梳理銀色的長髮。

 

“不要用這種會令人誤解的說法,你想半夜死在夢裏嗎?海綿體!”羅切斯特只穿了條長褲,露出線條清晰的精壯上身,茶色的皮膚跟桔蒼白的臉色形成鮮明反差。

 

“這次可不關我的事,若是真有誤會也是你自己造成的……對不對,小春?”桔笑著看向棲春。

 

羅切斯特猛地回頭,瞥見棲春也在場,連忙回房間穿起上衣才重新出來。

 

棲春有些同情羅切斯特。他明明是個比風紀股長還要嚴肅自律的狼人,堪稱劍與正義的化身,可是自從不小心攤上桔這個風流無止境的吸血鬼之後,就被莫名地蒙上了一層墮落的陰影。以至於現在看他那張正直的臉,也覺得稍稍不正經起來了。

 

羅切斯特要是知道了,一定會氣得吐血吧……但願這個星期內他能夠抵擋住桔的荷爾蒙。

 

櫻樹和賽連是最後走出房間的。他們兩個雖然都是碧骸,可是氣場卻有著天壤之別。賽連看起來像小孩,冰冷的眼神卻足以凍得人起一身雞皮疙瘩,而櫻樹的外形是18歲的陽光少年,卻像柿子一樣又軟又好捏。

 

這時,櫻樹穿著那條連身小丑睡衣,哈欠連天地走過來。

 

“哈呼……怎麼了?為什麼地板在晃動?”

 

說完,他突然像是清醒過來似地,吃驚地指著同伴:“不、不會吧?難道說……是你們之中的某兩個人在做少兒不宜的激烈運動嗎?是小春跟修奇,還是羅切斯特跟桔?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哪一對我都不要啊啊啊啊!”

 

砰!咚!嘣!

 

在他還沒來得及想像糟糕畫面之前,羅切斯特和桔已經把他拖到牆角,摩拳擦掌準備施以暴刑了。

 

“小雞,你不說話沒人會當你啞巴的。”羅切斯特露出狼耳朵和尖獠牙,虎視眈眈地瞪著縮成一團的櫻樹。

 

桔伸出鋒利的指甲,點起櫻樹的下巴,陰沉地笑道:“被誤會跟羅切斯特做【嘟——】的事倒也算了,可是前面那句是什麼呀?你說小春和修奇怎麼了?”

 

羅切斯特一聽,頓時爆出青筋。

 

“喂!什麼叫我跟你【嘟——】倒也算了,這種誹謗名譽的事怎麼可以算了,你搞錯重點了吧?”

 

“哦呀,原來劍與正義的化身也會說【嘟——】這種話啊,你進步了呢。”

 

“你!……混賬!我只是在重複你的話!”

 

“不用害羞啊,男人說這種話又沒什麼了不起的,我還會說【嘟——】和【嘟——】還有【嘟——】……”

 

櫻樹迷茫地看著他們兩個,搞不清狀況地插嘴說:“難道,真的是因為你們兩個【嘟——】了,地板才會搖晃嗎?”

 

“……”羅切斯特和桔同時僵住。

 

下一秒,櫻樹的慘叫傳遍整個中央基地。

 

棲春有些於心不忍地在一旁喊:“住、住手,不要使用暴力啊!”

 

不過比起櫻樹受傷,她更擔心羅切斯特和桔的生命安全……因為不管怎麼說,他們口中的那只“小雞”,可是淩駕於所有生物之上的純種吸血鬼啊!

 

棲春的阻攔稍微起了點作用,桔和羅切斯特一人一手搭在櫻樹那顆雞窩般的紅色腦袋上,分別擺出“今天心情好饒你一命”的表情。不過真正將櫻樹從水深火熱中拯救出來的卻是愛狄俄斯。

 

“主人,鄙人找到原因了——是敵襲。”

 

棲春和眾夥伴還沉浸在輕鬆悠閒的氣氛裏,一時沒明白愛狄俄斯的意思。

 

“敵襲?那是什麼東西?”棲春問。

 

“在座標N63°53'E87°58'約距離此處2000米的高空,有兩台DXX轟擊炮裝置正在以每分鐘3.5發的速度襲擊我們的PETIT號飛船。”

 

“誒?!!”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吃了一驚。

 

棲春緊張地走向愛狄俄斯所在的總控制臺,果然,螢幕三點鐘方向有兩個巨大的亮點,正在連續不斷地向圓心發射小光點。每有光點射進圓心,飛船便會劇烈震動。

 

“很抱歉,由於安全防禦系統過於老舊,鄙人花了不少時間才找到原因。”愛狄俄斯垂首站在一旁,等待棲春指示,“現在該怎麼辦?”

 

“這……你問我我也不知道啊。”棲春焦急道,“總之,先連接上我的電腦再說吧。”

 

“是,主人。”

 

愛狄俄斯將早已準備好的USB線插入棲春後頸,趁此時機,棲春爭分奪秒地跟他商議起來。

 

“愛狄俄斯,我們為什麼會遭到襲擊?”       

 

“目前還不清楚,主人。”

 

“依你的看法,襲擊我們的是誰?是血族嗎?是千年後誕生的新種族嗎?還是外星人?”

 

棲春心裏暗想,假如只是前者的話,他們還能仗著賽連和櫻樹的碧骸身份有恃無恐,但如果是後面兩種,她就完全不知該怎麼應對了。

 

愛狄俄斯卻搖頭:“鄙人認為,上述三者的可能性都不大。”

 

“啊,是嗎?那你覺得會是誰?”

 

愛狄俄斯還沒回答,其餘同伴已經明白了他的言下之意。

 

“是人類吧?”羅切斯特走上來,“愛狄俄斯說過,那個什麼冰之計畫的基地一共有五個,除我們之外,應該還有別的基地的人類存活下來了。”

 

“你是說,其他基地的人類在襲擊我們?”棲春不敢置信地看著他,“可是為什麼?大家都是人類的倖存者,為什麼要自相殘殺?”

 

“我們這邊可沒有人類哦,小春。”桔提醒道。

 

“但他們不一定會知道啊。”

 

“也許他們也有一台超級電腦,對我們每個人的資料都瞭若指掌吧。”

 

“這不可能。”愛狄俄斯斷然說,“像主人這樣先進的超級電腦,這個世界上絕對不可能有第二台。”

 

“為什麼你能這麼確定?”

 

“鄙人不知……但是鄙人非常確定。”像是在發誓一般,愛狄俄斯的眼中透出不容置疑的神情。

 

轟隆——又是一陣地動山搖,所有人同時一個趔趄。賽連和桔乾脆利用吸血鬼的能力飛了起來,懸浮在半空。

 

“現在不是討論這些的時候,先讓飛船離開基地吧。”修奇向棲春建議。

 

“嗯,好……”

 

答應是答應了,棲春心裏卻完全沒自信。雖說已不是第一次駕駛,但該怎麼開、要開往哪里、又要怎麼躲避襲擊,這些事她根本毫無頭緒。

 

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她深吸一口氣,排除腦中所有雜念,開始集中精神駕駛飛船。

 

第一個目標,就設為“離開敵人的襲擊範圍”吧——她沒什麼把握地在腦中下了這樣的指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燃聿 的頭像
燃聿

燃聿的移動城堡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