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初嘗苦果 First Defeat

 

 

 

千年後的3013年,由於全球平均氣溫上升25度,西西伯利亞平原的氣候和地貌發生顯著變化,原來的湖泊形成森林,而極寒凍土帶則演變成了肥沃的草原。不知是有意還是巧合,中央基地正巧位於這片廣袤無限的草原地下。

 

鑒於此處風光旖旎,氣候宜人,愛狄俄斯和棲春商量之後,決定將PETIT飛船停靠在基地頂層的開放式平臺上。雖然失去地面掩護增加了風險係數,但在行動方面卻非常便利,這樣一來,棲春和櫻樹就能隨時去戶外練習飛行術,羅切斯特也能隨心所欲地捕捉小動物以滿足他海量的胃口。

 

然而事實證明了,這一決定是錯誤的。

 

棲春做夢也沒想到,在這個人類已被毀滅、如死一般沉寂的未來世界中,他們竟然還會遭到襲擊!

 

“小心,主人!”

 

愛狄俄斯緊緊盯著螢幕,眼看又有一發轟擊炮擊中了飛船,忍不住為棲春捏一把汗。

 

“啊啊啊——”棲春發出膽顫心驚的叫聲,眯起一隻眼睛,雖然自身並未感到疼痛,卻十分心疼飛船。

 

她並不是不想躲避,只是光是啟動飛船這一點就已讓她傷透了腦筋。好不容易操縱飛船離開西西伯利亞平原後,她還要在實踐中學習怎樣保持平衡、調整方向和速度等等,實在無暇顧及其他,因此對於尾隨他們而來的敵人炮彈,只有瞪著螢幕乾著急的份。

 

可是她也明白,這樣下去不行!她反復在腦海裏提醒自己,一定要振作,因為現在能改變危險局面的人只有她了。

 

“愛狄俄斯,可以檢查一下飛船的受損情況嗎?”

 

在下一發炮彈襲來之前的17秒間隔中,她抽空問道。

 

愛狄俄斯連忙切換螢幕,飛快地按鍵。

 

“是,飛船共有六處受損,整體受損率為35%。其中黃色警報為左後翼六分之一防禦罩及服務艙的資源合成設備,目前還沒有紅色警報。詳細資料鄙人正在向您的大腦傳輸,您也可以自己查看。”

 

“我知道了,謝謝你。”

 

沒有紅色警報,就說明飛船還未遭到嚴重的打擊吧?棲春稍微松了口氣,可是現在重要的是,必須防止飛船進一步受創。很顯然,目前最有效的防守就是進攻,那麼她是不是也要向對方發射炮彈呢?

 

想到要用武器襲擊別人,她一時猶豫了。

 

“愛狄俄斯,PETIT號上有什麼防禦設施嗎?”

 

“很遺憾,系統尚不完善,我們的防禦等級按金屬來劃分只有銅級,無法抵擋鐳射脈衝以上的武器攻擊。”

 

“這樣啊……”

 

又一陣攻擊襲來,棲春腦中的資料顯示,飛船受損點變成了七個。

 

“但是,主人,我們的武器卻是白金級別的!”愛狄俄斯以十分自豪的眼神看向棲春,一副只要她下令他就可以立即全力以赴的模樣。

 

“可是這樣好嗎?我們用白金級別的武器去攻擊對方,萬一他們是人類,萬一只是一場誤會……”

 

一旁被冷落多時的同伴,這個時候紛紛忍不住跳出來。

 

羅切斯特最受不了挑釁,氣得磨牙道:“小鬼,你要看清形勢,我們現在不是進攻而是反擊啊!”

 

桔也難得正經地點頭說:“我瞭解你不想輕易成為加害者的心情,不過小春,現在我們可是正當防衛哦,你就放心大膽地去做吧。”

 

“嗯嗯!”櫻樹握起拳頭,兩眼放光,“不要忘記你是這個世界上最厲害的電腦哦!給他們一點厲害瞧瞧吧,小春!”

 

棲春不禁心跳加速,又轉頭看向修奇。

 

修奇認真地望著她的眼睛,輕輕點了點頭:“加油!”

 

棲春挺起背脊,忽然從心底生出無窮的力量。

 

在一切都未知的情況下,她不知道自己有多大能力,也無法預見會造成怎樣的後果,她唯一清楚的就是,有一群值得信賴的夥伴在身後支持她,而這正是她勇氣的源泉!

 

“愛狄俄斯,把所有武器的使用說明書輸入我大腦吧。”

 

“是!主人!”愛狄俄斯滿臉驚喜,振奮地舉起資料線,“為了方便操作,請讓鄙人也連上您的電腦吧?”

 

“好,那麼你插這裏。”棲春捏住左耳耳廓。

 

愛狄俄斯連上的第一件事,便是將所有武器一一陳列在棲春腦海,並驕傲地拉出一副圖片,熱情激昂道:

 

“主人,鄙人推薦使用這台美國製造的名叫‘七天使聚光’的壓縮立方格結構高能化米諾夫斯基粒子武器,只要使用得當,融合正負米諾夫斯基粒子而得到高品質MEGA粒子團,便能一瞬間發射出等同于普通光束武器十倍的力量哦!”

 

“呃……”棲春聽得雲裏霧裏,“那大概是多大的力量呢?”

 

“擊碎一兩個月球應該沒問題。”

 

“你、你在開什麼玩笑啊!愛狄俄斯,你想當宇宙通緝犯嗎?”

 

“怎麼了?那您想使用什麼武器呢?”

 

“嗯這個嘛,比如說,麻醉槍啊毒氣導彈什麼的?”

 

“……您才在開玩笑吧?那種東西不是用來殺蟑螂蚊子的嗎?對付敵人一定要用最強的武器才行啊,主人!”

 

棲春的頭上滑下黑線:“愛狄俄斯,你什麼時候變成戰爭狂人了啊?”

 

羅切斯特插嘴:“他一直都是變態武器狂,你沒發現嗎?不過話說回來,我這次也傾向於使用‘七天使聚光’,反正我們是理直氣壯的一方,要玩就玩大一點。”

 

他別有用意地摸了摸下巴,棲春好像看到他眼中有什麼在閃爍。而後,她也在其他同伴的眼看到了相似的目光。

 

“喂喂,你們這些好戰分子,要是出了問題我可不管啊。”

 

“沒關係,上吧,小春!”

 

無奈之下,棲春只能硬著頭皮打開“七天使聚光”的武器說明書,對著敵方的轟擊炮喃喃自語:

 

“好吧……那麼,不管你們是何方神聖,現在就讓你們嘗嘗非人類混合集團的超級大反擊吧!”

 

————

 

棲春第一次清楚地意識到,那99%的超級電腦是真實存在的,並且在愛狄俄斯的輔助下,她還可以直接與超級電腦進行資料交流。

 

很難說清楚他們究竟是用什麼方式在溝通,因為那感覺早已超出了語言範圍。勉強形容的話,就好像電腦不斷地跳出一個個對話方塊,以此來向棲春詢問意見,而棲春則通過點擊各種選項來回答問題。聽上去簡單,但事實上處理速度卻是人類大腦的億萬倍,所以當棲春完成所有準備工作時,時間其實只過了30秒。

 

棲春總算明白了愛狄俄斯曾經擔憂的事。

 

超級電腦擁有如此龐大的資料庫,又有超乎尋常的運算能力,這個世上恐怕沒有它做不到的事吧?倘若有人想利用它圖謀不軌的話,後果確實不堪設想。

 

遺憾的是,她本身也無法完全操控它。這台超級電腦對目前的她來說,更像是一筆巨大的財富,而不是身體的一部分。也難怪愛狄俄斯會幾次三番提醒她鍛煉精神力,也許有了精神力之後,她才能真正地擁有這台超級電腦吧。

 

“對不起,愛狄俄斯……”她在心中歉然說,如果我能早點意識到這點就好了。

 

愛狄俄斯在腦中回應:“現在也並不遲呢,主人。至少您已經開始用精神跟我對話了。”

 

“啊……真的呢,不知不覺就這樣跟你說話了。”

 

但棲春卻沒發現,這也代表連接狀態時愛狄俄斯可以輕易讀出她的所有心理活動。只是此時此刻她一心只想著怎樣拯救飛船,無心顧及其他。

 

“希望現在學習不會太遲。我要發射粒子武器了,做好準備,愛狄俄斯。”

 

“是!主人!”

 

“七天使聚光”發射的一瞬間,釋放出大量粒子團,仿佛真有七位天使同時降臨一般,在飛船後五百米內出現了刺眼到無法直視的亮度飽和空間。雖然不會真的被強光照到,棲春還是下意識閉上了眼,幾乎在同時,遠處傳來了一聲低沉的悶響。

 

“怎、怎麼了?發射了嗎?打中了嗎?”櫻樹扶著門框,緊張地問。

 

由於聽不見棲春和愛狄俄斯之間的交流,同伴們均是一副關心的神情。

 

“嗯,我想應該是打中了吧。”棲春瞄了一眼資料,七天使聚光的命中準確率是79%

 

愛狄俄斯急忙慎重地將一系列資料記錄下來,以填補幾乎空白的武器資料庫。

 

“這麼說起來,攻擊好像真的停止了。”羅切斯特仰著頭等待了一會兒,沒有再聽見飛船的震動聲,不禁讚歎道,“幹得真不賴啊,小鬼。”

 

“嘿嘿。”棲春靦腆地摸摸頭。

 

“可是,有點奇怪呢……”桔若有所思地看著窗外。

 

“怎麼了?”棲春一邊和超級電腦對話,一邊分出精力看向桔。

 

“好像有個東西從刺眼的光團裏飛出來了,小春,你知道那是什麼嗎?”

 

棲春用飛船系統中的探測眼向外看了看,只一眼,頓時面色慘白。

 

“愛、愛狄俄斯!”她嚇得大叫。

 

愛狄俄斯通過精神傳輸語言:“是,鄙人也看見了,請冷靜。為了節省時間,從現在開始鄙人將在這個精神世界和您對話,請您務必冷靜地聽鄙人說。”

 

“好、好的。”棲春惶恐地答應。

 

“事情恐怕比我們想像得糟糕,主人,我們太低估敵人的實力了。”

 

“怎麼回事?”

 

“敵方擁有非常先進的粒子反射裝置,能夠在遭受粒子武器攻擊的一瞬間,將70%的能量轉化為次級能量波返還給攻擊者。”

 

“也就是說,剛才向我們飛船襲擊過來的,是反彈回來的‘七天使聚光‘?!“

 

“是的,雖然只是70%的能量,但對於防禦只有銅級的我們來說,無疑是一次致命的打擊。”

 

“什麼?!對不起,愛狄俄斯,都怪我沒有事先確認。”

 

“不,這是鄙人的失職,鄙人會盡最大努力來挽回損失。”

 

“你要怎麼做?”

 

說到這裏,愛狄俄斯停頓了片刻,才緩緩道:“鄙人可能不得不暫時與您分別了,主人。”

 

“咦?”

 

“但是鄙人相信,是您的話,一定可以再次找到鄙人的。”

 

“等等!愛狄俄斯!”棲春慌亂地大叫,“不要啊,我不能沒有你啊,愛狄俄斯!”

 

“好好保重自己,主人,然後請儘快找到鄙人……拜託了,鄙人會在意識的最深處等待您……”

 

意識突然中斷了。棲春猛地回過神,發現愛狄俄斯已啟動了緊急按鈕,飛船在十分勉強的狀態下急速轉道向下疾馳。同時,咖啡吧一頭的安全門開啟了。

 

門後是三條漆黑狹長的甬道,正是棲春等人最初走過的三岔路。

 

然而經過改造,此時的三岔路彼端已不再是荒蕪的白色空間,而是直接通向飛船唯一的後備返回艙。當初只是因為棲春搞不清飛船的構造,愛狄俄斯才特意將結構簡化,想不到此刻反而派上了用場。

 

不知是不是愛狄俄斯也對其他人下了指示,只見同伴們個個神情戒備,雖然緊張,卻仍井然有序地做著逃生準備。

 

就在棲春不知所措之際,修奇迅速拔下了連接在她脖子和耳朵後的資料線,一把將她橫抱起來,沖進了其中一條甬道內。

 

“不……”

 

棲春還沒來得及伸手,身後的安全門便關上了,黑暗頓時將她和修奇包圍。

 

確認所有人都已進入返回艙內,愛狄俄斯開啟了緊急逃逸動力裝置,隨後改變自己的形態,將自己牢牢鎖在黑匣中。

 

三個艙室層層脫出,最後只剩下裝載棲春和五位同伴的返回艙,如同子彈一般急速射向地面。

 

次級能量波的輻射圈終於掃中了飛船最末端的船艙,仿佛一頭光獸張開巨大的嘴巴,一口將艙體吞噬進光圈內。

 

緊接著,愛狄俄斯所在的設備艙也難以倖免,瞬間消失在能量波中。

 

強光在眼前爆裂的最後一秒,棲春看清了返回艙內的景象。

 

羅切斯特化成狼形站在最前方,後頸的鬃毛根根豎起,並想方設法膨脹身體,以保護身後的同伴。賽連懸浮在空中,臉上露出少見的關懷,兩手分別拽著他的兩個徒弟櫻樹和桔,似乎做好了搭救他們的準備。

 

而在棲春身後,修奇緊緊抱住她,高大的身軀幾乎將她整個人完全罩住。

 

棲春蜷縮在他懷裏克制不住地顫抖,恐懼的同時,眼角滑下了悔恨的淚水。

 

大家,對不起……

 

都是因為我太無能,才讓大家這麼辛苦……對不起,都是我的錯,原諒我啊,羅切斯特,桔,櫻樹,賽連,修奇……還有,愛狄俄斯!

 

————

 

天空下著瓢潑大雨。

 

修奇閉著眼睛,感覺身體正急速墜落。冰冷的雨滴砸在脆弱的皮膚上,引起鑽心般的疼痛。

 

這份似曾相識的痛楚,漸漸將他的思緒帶回到了過去……

 

那一天,天空也下著大雨,他就如同動物一樣趴在坑底,四肢扭曲著。

 

皮鞭一次又一次抽過來,他發出低沉的呻吟,使勁全力想要挪動身體,結果卻只是微微動了動手指。

 

“站起來,你這只懶鬼!”身形佝僂的紅發老人站在坑外,居高臨下地瞪著他,一邊抽鞭子一邊大喝道。

 

他仍然趴著,每遭受一次鞭打,身體便急劇痙攣。

 

“快給我站起來,去吃掉那些傢伙的能量,快吃啊!”

 

他艱難地抬頭,看向四周成堆成堆的怪物屍體。

 

這些怪物是他的主人——也就是這位紅發老人用特殊方法合成的。起先只是用一些小動物和蛇蠍製造出合成獸,之後引入了墮落吸血鬼“德夢”的基因,再經過不斷繁殖培育,終於製造出了比德夢更醜陋、也更危險的合成怪物。

 

若說實驗到此為止也就罷了,可這位紅發老人並不因此而滿足,他很快發現了一種比合成更方便有效的方法。

 

他將這些合成怪物丟進一個封閉的大坑裏,令它們自相殘殺,當最後只剩下一個怪物時,他便逼迫它吞噬掉其他同胞的屍體,以此來吸取能量。

 

用此方法,經過長達20年的反復煉製之後,紅發老人最終得到了他滿意的“蠱”。他把蠱從坑底釋放出來,給了它一副人類的身軀,並將它命名為“德米高德(Demi-god),意即——半人半神。

 

半神嗎……呵……修奇蜷縮成一團,在心中苦笑。這種合成生物,也能叫作神嗎?

 

融合了數不盡的蛇蠍毒物、飛禽走獸、德夢、甚至是人……這樣的身體,根本就是來自地獄的怪物啊!

 

“喂,德米高德,你沒有聽見我的話嗎?”

 

紅發老人怒氣衝衝地向他大吼:“我可不是為了讓你偷懶,才給你這副人類身體的啊!要不是你說只要滿足你這一個要求,你就會終生服從我,我才不會給你這種光鮮的外表呢,看了就叫人作嘔!”

 

修奇低喃道:“我不是德米高德……”

 

“你這怪物不是德米高德,還會是誰?”

 

“我不是怪物,我是人類……”

 

“哈哈!”紅發老人發起狠來,越加用力地抽打他,“你以為你身體裏融合了幾個人類,你就能變成人類嗎?別做夢了!給我站起來,去吃掉你的同類,快去吃啊!”

 

修奇的臉上現出絕望的神色,掙扎過後,緩緩爬起來。

 

“對,就要像這樣才行!你的回答呢?德米高德?”

 

“是。”

 

“我教過你什麼來著?再給我像樣地回答一遍!”

 

“是……我的主人,萊麻大人。”

 

名為萊麻的紅發老人滿足地笑起來,然而下一刻,笑意便悄然從嘴角消失了。

 

修奇神不知鬼不覺地來到了他的面前,用一雙抑鬱而深邃的藍綠色眼睛凝望著他。

 

“你、你想幹什麼?德米高德!”

 

修奇慢慢抬起污穢不堪的手掌,對準萊麻的臉。寒冷徹骨的滂沱大雨澆注在他頭頂,轉而從眼角滑落進他的嘴中,分不清是雨水還是淚水,只知道那份又苦又鹹澀的滋味,他將終身難忘……

 

“不要做蠢事啊!德米高德,現在這個世上已經沒有多少活的生物了,要是殺了我的話,你就會變成孤零零一個,那份寂寞將會比死亡更痛苦啊!”

 

“再見了,萊麻。”

 

“不!不要!啊啊啊啊啊——”

 

噗通……修奇丟下萊麻的屍體,跪倒在血泊中,雙手掩面。長久的沉默之後,發出撕心裂肺的呼喊:

 

“我不是德米高德!我不是德米高德!我不是德米高德啊!!”

 

……

 

“修奇!你醒醒啊,修奇!”

 

猛地從噩夢中驚醒,修奇呆然看向視野中的少女。棲春眼角通紅,聲音哽咽,但看見他清醒的那一刻,還是露出了無以倫比的美麗笑容。

 

真美啊……能看見這樣的笑容,真是太好了……

 

各種情感交織在一起,修奇再也忍耐不住,動容地伸出手,顫抖著將棲春的身體拉近。隨後將臉埋在她胸前,壓抑而克制地哭泣起來。

 

“我是……修奇-瑪斯特謝爾。”

 

棲春先是一驚,隨後默默地抱住他的頭,溫柔地在他耳邊說:“我知道啊,你是修奇,我一直都知道。”

 

修奇閉上眼全身鬆懈,仿佛要將長久以來的苦悶全部發洩出來似地,發出了更深沉的哭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燃聿 的頭像
燃聿

燃聿的移動城堡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