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新的方向 New Selection

  

哭累了,棲春從羅切斯特懷裏抬起頭,發現面前的毛皮一片濕答答。

 

“啊……”她呆呆地摸了摸,小聲嘟囔,“對不起,弄濕了。”

 

“你還好意思講?臭小鬼!”羅切斯特瞪著她,額頭爆出青筋,“你知道你哭了多久嗎?我的毛可不是用來給你擦鼻涕的呀!”

 

“可是,摸起來真的好舒服哦……”棲春再次將臉貼在他身上,慵懶地撫摸油光鋥亮的黑毛。

 

“那當然,我的血統可是很高貴的。”羅切斯特自言自語地哼道。

 

“就好像有一年耶誕節爸爸給我買的毛皮圍巾一樣。”

 

“喂!我咬你囉!”

 

羅切斯特故作兇狠地揮舞狼爪將她推開。

 

棲春好笑地扯了扯嘴角,輕聲對他說了句“謝謝”,不過羅切斯特卻裝作沒聽見,兀自低頭梳理毛皮。

 

不多時,櫻樹抱著一堆食物風塵僕僕地回到山洞,嘩啦啦一聲將所有東西全部倒在棲春面前,一臉想要得到誇獎的表情。

 

“快看快看,我找到很多你們兩個可以吃的食物哦!”

 

“你指的是——”羅切斯特用爪子捏起一條蛞蝓,不客氣地問,“這個?”

 

“嗯嗯。”櫻樹有些得意地點點頭,又拎起一隻肥大的蜥蜴,將它遞到棲春面前,“還有這個!”

 

棲春無語地看著蜥蜴,額頭滑下黑線。

 

“我說小雞……”羅切斯特低著頭,兩隻狼爪暗暗蓄力,隨後猛然間撲向櫻樹,將他重重摁到在地。

 

“你是故意的吧!想嘲笑狼人的胃嗎?這就是你所謂的‘為我做牛做馬’嗎?你就是這樣報答救命恩人的嗎?”

 

“哇哇哇!我什麼都不知道啊,難道這些食物有問題?”

 

“不然你先吃兩口給我看看?”

 

“可、可是……你們的食物不就是動物的屍體嗎?為什麼兔子可以吃,蜥蜴就不行呢?”櫻樹既委屈又困惑地看著羅切斯特,突然恍然大悟道,“啊,我明白了!是要先把它們弄死對吧?”

 

說時遲那時快,他“啪”的一下把蜥蜴甩在地上,一拳將其擊斃,隨即笑容燦爛地看向羅切斯特和棲春:

 

“喏,現在可以吃了,請。”

 

“請你個頭啊!”

 

“嗚啊啊啊——住手,我反對暴力啊啊啊!”

 

看著他們兩個在地上鬧成一團,棲春只覺又好笑又拿他們沒辦法。不過托他們的福,心情終於平靜了下來,感覺就好像體內有什麼東西退潮了一般。與此相反,饑餓感卻洶湧而來,數天來滴水未進的她,現在簡直能吞下一頭牛了。

 

“好吧!那我就不客氣了,櫻樹。”

 

說著,棲春笑了笑,抓起被櫻樹砸死的蜥蜴,若無其事地放在火上烤起來。

 

羅切斯特扭過臉來瞪她:“你不會真的想吃那種東西吧?!”

 

“有什麼關係,我餓了嘛,而且蜥蜴又沒有毒。”

 

櫻樹也不安地勸道:“小春,你其實不必勉強啦……”

 

“沒有勉強哦。”棲春揚起嘴角,向兩人露出平和的笑容,“我只是想快點恢復體力,好好振作起來。畢竟接下來還有很多事要做,現在可不是悠哉地挑食的時候呢。”

 

櫻樹和羅切斯特對視一眼,均對她的改變感到十分詫異。

 

不過有幹勁總不是件壞事,對膽小而被動的棲春來說尤其難得。因此兩人雖然嘴上不說,眼神卻不約而同變得柔和起來。

 

“啊,對了。”羅切斯特突然想起什麼,說,“也要找到那個海綿體才行呢。”

 

棲春頓時愣住了:“誒?桔不見了嗎?”                                      

 

櫻樹也想起什麼,喃喃道:“還有賽連老師。”

 

“啊!對了,還有賽連啊……”

 

棲春沉下臉,望著火光中逐漸變得焦黃的蜥蜴,若有所思地輕喃。

 

再次聯繫上愛狄俄斯,已經是兩天后的事了。

 

三個怪物女像是察覺到桔不在,向棲春等人做了類似告別的姿勢後便離開了。

 

修奇自那之後變得更加沉默起來。但也許是明確了自己對棲春應採取的態度,因此言行舉止反而比從前自然了。棲春卻沒辦法做到像他那麼從容,只能儘量避免和他接觸,心裏暗自祈禱時間可以治癒一切。

 

她相信,現在令她牽掛的只有下落不明的桔和賽連了。

 

“主人?您在聽嗎?”

 

“啊……對不起,愛狄俄斯,你繼續說。”棲春回過神,重新集中注意力傾聽精神世界裏的對話。

 

愛狄俄斯卻擔心起主人的身體來:

 

“身上的傷還在痛嗎?您有照鄙人的方法仔細處理過傷口嗎?”

 

“嗯,已經不流血了,放心吧。”

 

“可是這次的傷需要相當長的恢復期,這段時間恐怕會很難熬啊……”愛狄俄斯歎息起來,“您真的不考慮讓狼人為您治療嗎?”

 

“那當然了,這次的傷口是在胸口和肚子上耶,我怎麼好意思讓羅切斯特舔那種地方啊?”

 

“就當作是給醫生治療也不行嗎?”

 

“不行,絕--不行!”

 

愛狄俄斯只能無奈地放棄:“好吧,那麼只能請主人儘快將鄙人接回到您身邊,由鄙人親自為您醫治。”

 

“不行,愛狄俄斯也不能看我的身體。”

 

“誒?鄙人也不行嗎?”愛狄俄斯像是受到嚴重打擊似地,聲音顯得很沮喪。

 

“呃……我不是信不過你啦,愛狄俄斯,只是你的外表也是男生,我會難為情的呀。”

 

“若是這個理由的話,請不必擔心,鄙人可以為您變成女人。”

 

“嚇???女版愛狄俄斯嗎?難、難以想像……”

 

“喂,拜託您不要在腦中做出各種獵奇的幻想,鄙人能夠看得到啊。”

 

“嗚啊啊,停不下來了,我不要愛狄俄斯變成人妖啊!”

 

“……主人,您還是忘了鄙人剛才的話吧。”

 

愛狄俄斯無力地歎了一聲,回到正題:“繼續剛才的話題,主人,能麻煩您連接到中央基地的主控制臺上嗎?”

 

棲春恢復嚴肅,略作思考後回答:“我想應該可以,但是需要愛狄俄斯的幫助。”

 

“好的,那麼事不宜遲,請您現在就付諸行動。”

 

“可是聯繫上中央基地以後,你要幹什麼呢? PETIT號已經完全被毀了吧?”

 

愛狄俄斯不答反問:“主人,您知道PETIT在法語中的意思吧。”

 

“嗯,是指小的東西。”

 

“那麼您有沒有想過,既然有小的,是不是也應該有大的呢?”

 

“咦?”棲春突然驚喜地瞪大眼睛,“難道說,中央基地裏還有一艘更厲害的GRAND號飛船?”

 

她本來滿懷期待,可是下一刻便被愛狄俄斯潑了一盆冷水:

 

“不,並沒有。”

 

……你是在耍我嗎?愛狄俄斯?棲春的額頭根根黑線。

 

“但是,您可以製造一艘啊,主人。”

 

驀地,棲春的表情凝結,話也結結巴巴起來:“你……你是說,由我來……製造一艘反物質飛船?”

 

“是的。”

 

“怎麼可能?”

 

“為何不可能?”那一端的愛狄俄斯似乎輕笑了起來,“您總是會忘記,您是世界上最厲害的超級電腦這件事呢。事實上只要您願意,別說是反物質飛船,就算是重新創造出一個地球也並非難事啊。”

 

最後一句肯定是在開玩笑吧?!棲春倒吸一口氣,無論如何也不敢相信。

 

可是冷靜下來仔細一想,又覺得好像製造飛船並非完全不可能。

 

首先,她可以輕易地在資料庫中找到飛船建築圖和所需的材料清單。其次,中央基地的地下有足夠大的空間可以用來進行作業。最後製造零部件的技術也不用擔心,她的資料庫中有的是豐富的經驗和最優化的製作流程。只是……要到哪里去找大量的技術工人呢?

 

“這一點,您也不必擔心。”

 

聽到她內心活動的愛狄俄斯從容不迫地說。“您不是還有幾位同伴嗎?”

 

“你是說羅切斯特他們嗎?可是他們又不是技術工,對人類的科技也不怎麼瞭解吧。”

 

“您可以教他們啊。”

 

“誒?!愛狄俄斯,有的時候你的想法真的很可怕——你要我去教狼人和吸血鬼怎麼造飛船嗎?”

 

沒錯。他們由於自身種族的優勢,對力量的把握非常精准,又擁有超越人類的五感和足夠聰明的頭腦,若是調教得當,將會是一批非常優秀的技術工人。”

 

“咚!”

 

那一端愛狄俄斯剛剛說完,這一頭的棲春就已擺出了一個失意體前屈的姿勢。

 

非常優秀的技術工人……這算是一種讚美之詞嗎?她的腦海中不禁浮現出兩個身穿工作服、頭戴安全帽、手持鐵鍬和手電筒的狼人和吸血鬼。

 

這、這是何等地破壞形象啊,根本就像是在政治課本上給名人畫上阿凡提的鬍子一樣嘛!

 

愛狄俄斯,不是我說你,你總有一天會被狼人和吸血鬼兩大陣營合夥幹掉的啊……

 

可是,又沒有反駁的餘地。

 

畢竟在這樣一個物資匱乏的未來時代,很難再找出比狼人和吸血鬼更具優勢的勞動力了。

 

所以……難道真的要……

 

“唉!”棲春一臉苦相地靠在牆上,不知不覺脫離精神世界,發出了一聲突兀的歎息。

 

羅切斯特、櫻樹和修奇同時向她看去。

 

“怎麼了?”櫻樹走近他問,“你和愛狄俄斯想出什麼好方法嗎?”

 

“有是有啦……”

 

“那還等什麼?”羅切斯特催促道,“快點說出來啊。”

 

棲春猶豫不決地舔了舔嘴唇,將他們一個一個看過來,隨即突然雙手合十,閉緊眼睛硬著頭皮大聲央求道:

 

“拜託你們!請跟我一起製造飛船吧!”

 

“………………”

 

————

 

與此同時,遠在地球另一端的新西蘭島上。

 

狹長的海岸邊唯一一座富麗堂皇的宮殿內,桔在柔軟的絲綢床墊上愕然驚醒。

 

眯了眯眼睛,他掀開淩亂的白色長髮,仔細打量陌生的房間。

 

“醒了?”一個猶如笛聲般幽雅的中性嗓音在門後響起。

 

桔警惕地抬頭,同時身體迅速彈起,可是不知被什麼東西擋住了似地,掙扎之後又被迫跌回床上。

 

“沒有用的,那張床上設了結界。”笛聲般的嗓音再次說道。

 

桔略微想了想,便不再抵抗,反而氣定神閑地靠在枕頭上,以一貫的輕浮口吻笑道:

 

“哦呀哦呀,這個房間充滿曖昧氣息,我還以為有什麼豔遇了呢,原來只是遇到了老朋友啊。”

 

對方似乎也笑了笑。不多久,從薄如紙紗的門後走出了一位五官端正的高個子美女。

 

與聲音一樣,她的臉上也有種漂亮卻不妖媚的中性美,長長的銀髮綁成麻花辮垂在腦後,略顯過寬的額頭中央掛著一枚紅色的墜飾。皮膚很白,隱約可見皮下血管。

 

“果然是你,奇美拉。”桔依然保持笑容,嘴角卻興趣索然地微抿。

 

“什麼時候猜到是我的呢?”

 

“啊……大概從被你拖進水裏的時候就想到了吧。畢竟像你這樣的怪力女,世界上也很難找出第二個了。”

 

“哼。”奇美拉扯了扯嘴角,“對於不在你狩獵範圍內的女人,你說話還真是不客氣呢。”

 

桔換了個姿勢,雙手抱胸:“為什麼把我帶到這裏來?”

 

“不用這麼急著進入正題,我們有一千多年沒見了,好歹也應該先敘敍舊、虛偽地寒暄幾句才對吧?”

 

桔直勾勾地盯住她的眼睛看了一會兒,突然綻放出迷人的笑容,攤開雙手做出擁抱的姿勢:

 

“好啊,要敍舊的話,就來我的懷裏吧。我已經有很久沒釋放了,正好想找個女人溫存一下呢。”

 

奇美拉瞪了他一眼,冷冷斥道:“下流。”

 

桔噗嗤笑出來。

 

奇美拉察覺到他在開玩笑,隱隱露出懊惱的神色。她輕輕開口:“你看到我……不覺得奇怪嗎?”

 

“奇怪什麼?”

 

“我身為魅藍,卻一直活到了今天。”

 

桔若無其事聳肩:“有什麼好奇怪的,我不是也活下來了嗎?我們彼此應該都做了相同的事吧。”

 

奇美拉略微點頭,桔沒有理解她問話的用意,但她也不想再解釋。

 

“當初,我選擇了位於查塔姆群島的南方基地,你應該是去了俄羅斯的中央基地吧?”她問。

 

“沒錯。”桔的眼中浮現出回憶往事的神情。

 

“然後,我們都活下來了……”奇美拉發出一聲感慨。

 

“現在可以進入正題了嗎?”桔微笑地看著她,“你是怎麼找到我的?”

 

“你在非洲沼澤裏不是遇到過一些黑色的甲蟲嗎?那是一種叫作黑銀蟲的兵器,體內裝有電子眼,當時我正在螢幕旁監視你們,恰好看到了你。”

 

桔的表情開始沉重:“你是說,那些蟲子跟你有關?”

 

奇美拉凝視他的臉,半晌,搖頭說:“我只是受雇於人,下令襲擊你們的不是我。”

 

桔的臉色緩和下來。因為他知道奇美拉不會對他撒謊。

 

“不是你,那是誰呢?”

 

奇美拉猶豫了片刻,皺眉道:“我不能說。”

 

“那麼你為什麼單單把我帶到這種地方?也是‘那個人’下的命令嗎?”

 

“不是,我只是想救你。”奇美拉坦白地說。

 

“哦……原來如此。”桔垂下眼睛,發出意味深長的聲音,“這麼說來,這裏是你的房間?”

 

“怎麼可能?”奇美拉微怒地抿嘴,斜眼瞪他,“我怎麼會蠢到把你這個放蕩的男人安頓在我房間?!”

 

桔看著她窘迫的表情,輕笑道:“是嗎?我倒是覺得,你其實心裏一直盼望著在我面前寬衣解帶呢……”

 

“無恥!”

 

奇美拉轉頭就走。

 

“等等,奇美拉。”桔收斂不正經的模樣,認真地叫住她,“對不起,我還有問題想問你。”

 

奇美拉頓住腳,卻沒有回頭:“你是想問,那個叫棲春的少女怎麼樣了吧?”

 

“這是我想問的第一個問題。”桔坦然地說。

 

“很遺憾,她恐怕已經死了。”

 

“……”一瞬間,桔瞪大眼睛,眉頭緊鎖,“什麼叫恐怕?”

 

“我透過電子眼看到,她當時被一頭怪物擊穿了身體,倒在了雨中。那種程度的傷勢,若不及時治療的話……不,應該說那種地方不可能有足夠的醫療設備進行手術,所以我判斷她應該是死了。”

 

桔一言不發,若有所思地慢慢向後靠到枕頭上。

 

不可能。

 

棲春的身體跟普通人類不同,再加上有修奇和羅切斯特在她身邊,她不可能會死。

 

只是……還是無法避免地會為她擔心。就算沒有性命之虞,她還是會渡過一段難熬的日子,可惜這種時候自己居然不能陪在她身邊……

 

“那其他人呢?他們都沒事吧?”

 

奇美拉又開始邁步,邊走邊說:“其他人就跟我無關了,你何不等他們來了自己問他們呢?”

 

“他們會來這裏嗎?”桔詫異地問。

 

“誰知道呢,這恐怕要看你在他們心中的地位如何了。”

 

奇美拉丟下一句曖昧不明的話,離開了房間。

 

————

 

三天之後,根據愛狄俄斯的指引,棲春一行人找到了距離沼澤山洞最近的落腳點。

 

那是位於蘇丹共和國國境內,一片廣闊無垠的沙漠中的一幢高聳建築物。歷經千年仍屹立不倒,是附近一帶外觀最完整的建築,且由於氣候乾燥,內部的一部分設施得以保存了下來。

 

只是蘇丹離赤道不遠,本就十分炎熱,在全球氣溫升高的31世紀就更加熱得像火爐一樣,把棲春和三位同伴烤得個個汗流浹背。

 

每個人都意識到,現在的處境相當不妙。

 

棲春的傷勢說不上惡化,卻也不見好轉,從沼澤轉移到沙漠來已經經歷了一路顛簸,現在無論如何不能再隨便移動她了。

 

然而,高溫卻很不利於病人的康復,說不定還會染上致命的惡疾,所以蘇丹也不是久留之地。

 

唯一能給他們帶來希望的GRAND飛船也不是一時半會就能製造出來的,愛狄俄斯又在離他們相當遠的蒙巴薩海灘,桔和賽連更是消失得連一點線索也沒留下……

 

該怎麼度過這個難關呢?

 

羅切斯特、櫻樹和修奇心中浮現出相同的問題。

 

差不多就在這時,一封突如其來的信箋使得本就嚴重的局面雪上加霜。

 

那是一封沒有郵戳、沒有位址、正反兩面全部都是空白的普通平信。在千年後的未來還能收到這樣一封“原始”的信件,就某種程度而言就像是一種惡作劇,可是看著信的眾人卻沒有一絲玩笑的心情。

 

信的內容是用法文寫的。

 

大致內容是:你似乎已經學會了巫術,一個月前的約定時限將至,我會在南方基地等你。若是不來,你應該知道會有什麼後果吧?

 

雖然沒有落款,但不用說,這封信是寫給棲春的。寄信人正是霸佔棲夏身體的純血之王“傑歐瓦”。

 

只是,信中提到的南方基地,讓棲春心中有種揮之不去的憂慮感。她想起三位怪物女曾經提到過的“南方”,總覺得無法忽略兩者之間的關聯。

 

難道說,這次她們收到的襲擊,跟傑歐瓦有關?

 

不,應該不是他,他不會做出這種自降身價的事……

 

可是在這種節骨眼收到他的信,真的只是巧合嗎?

 

傑歐瓦是怎麼知道她學會巫術的呢?她到底要不要去?又該怎麼去呢?

 

一堆問題擺在眼前,棲春不知所措地耷拉下腦袋,然而下一刻又振作起來,發出好像賭氣般的聲音。

 

“哼,去就去!管它是南方基地還是什麼基地,反正不可能會有比現在更糟糕的情況了,我奉陪到底就是!我一定要傑歐瓦看看,我已經不再是一個月前的那個我了!”

 

看見她仿佛拼命證明什麼似地,咬著牙偽裝堅強,修奇悄悄離開人群,黯然地獨自走出門外。

 

在那個神秘又危險的南方基地,迎接他們的會是什麼呢?

 

無論如何,他要做的只有一件事。

 

那就是——守護她。

 

 

————魔鬼紳士錄03 《7日的告白》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燃聿 的頭像
燃聿

燃聿的移動城堡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