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永恆死士

 

 

本以為終於說服覲了結果據理力爭了半天還是沒得到日記塞西婭氣得跑去地下餐廳猛吃了一頓直到日落後才拖著疲憊的腳步回到倉庫

 

進屋第一件事就是摘下斗篷狠狠甩在地上

 

可惡明明只要看一遍日記就可以知道艾西絲到底幹了什麼為什麼這麼頑固又這麼執迷不悟呢為什麼到了這種地步還要如此相信艾西絲到底有多喜歡她啊你這個腹黑戀童癖你沒救了啊!”

 

身後傳來一聲輕微的呻吟適時地打斷了她的情緒發洩她拾起斗篷悶悶不樂地向屋內走去

 

穗繼已提前變回了人形也穿上了乾淨的衣褲不過唇紋間留下的血痕卻暴露了他又吐了血的事實

 

還好嗎還是吃不下東西嗎?”塞西婭深吸一口氣平復情緒將穗繼慢慢扶到了床上

 

穗繼虛軟地半倚在床柱上搖了搖頭啞聲問:“出什麼事了覲又為難你了嗎?”

 

沒有。”塞西婭勉強笑了笑說,“他只是拼命想要保護艾西絲而已。”

 

穗繼默默觀察著她的表情:“你沒有告訴他你的心情嗎?”

 

塞西婭翻了個白眼沒好氣道:“別提了在那個戀童癖眼裏我的心情算什麼我現在才明白那個人對艾西絲的寵愛有多盲目為了她他大概什麼事都做得出來吧……

 

當然某種意義上說他也算是在保護我但是一想到我只是托這個身體的福才占了便宜心情就更不爽了跟艾西絲比起來我到底算什麼呢?”

 

意識到自己不知不覺說出了心聲塞西婭尷尬地抓了抓臉改口道

 

不過我可沒有在嫉妒艾西絲你不要誤會啊。”

 

“……”穗繼卻半張著嘴用一種狐疑的眼神盯著她

 

真的啦我可是女明星怎麼會隨隨便便喜歡上別人再說我對年紀小的男人也沒興趣!”

 

穗繼的眼睛瞪得更大了看著她的眼神也比之前更深邃突然他一手攬過她的肩膀將另一手的手指抵在唇前

 

——”

 

塞西婭順著他警覺的目光向門口看去卻什麼也沒看見正想好奇地問發生什麼事時穗繼從床沿一躍而起拉著她直奔廁所並果斷地將她推入暗門

 

隨即他自己也藏身進狹小的空間只留下一條縫屏息向外窺視

 

一片死寂之後幾聲零碎的腳步聲靠近了倉庫門口悄無聲息間——門被巧妙地打開了

 

躲在暗門後的塞西婭驚異地和穗繼對視一眼後者微微搖頭提醒她不要衝動塞西婭極力睜大眼睛想要從昏暗的光線中分辨出來者是誰卻只依稀看見三個作修士打扮的人魚貫而入每人臉上都蒙著黑布

 

蒙面人四下張望找不到人其中一個便摘去了黑布輕聲說:“看起來不在家啊。”

 

另一個問:“現在怎麼辦?”

 

為首的修士一身漆黑臉上蒙得嚴嚴實實只露出一雙憂鬱的眼睛他靜靜佇立看著壁爐中燃燒得劈啪作響的火苗又摸了摸床上的溫度喃喃自語道:“躲起來了嗎?……不過這樣也好我們就趁此機會作一番徹底搜查吉內的日記一定藏在這個房間裏。”

 

不知情的穗繼沒反應過來塞西婭卻已經從聲音聽出他是誰了

 

克魯尼這傢伙原來如此膽大包天居然敢在夜裏偷偷摸摸闖進艾西絲的房間可惜他找錯了地方日記根本不在她手裏他怎麼可能找得到

 

想著他們很快就會空手而歸塞西婭略微安心下來同時也向穗繼使了個安慰的眼色

 

然而很快她便意識到此刻不是安心的時候因為她有一樣很重要的物品藏在書架後方——

 

她自己的日記

 

雖說裏面並沒什麼殺人證據但卻記錄了從她來到這個世界第一天起的所有經歷包括偽裝成艾西絲的秘密攝核魔致不語者的字條翻譯大量始祖獸核和一床底的黑暗道具囚禁在地牢裏的前柯蘭族王子穗繼以及……顯示她來自另一個世界的證據

 

所以對這個世界來說她的日記所帶來的震撼恐怕比吉內的日記還要大她所揭露的秘密將會掀起更劇烈的軒然大波對她本來就堪憂的前景造成更大的衝擊而這是她絕對不願見到的

 

一想到這裏她便情不自禁吞了吞口水緊張地握住了穗繼的手

 

三人在屋內翻箱倒櫃時她的眼睛始終盯著書架十幾分鐘的煎熬之後終於還是被他們搜到了書架

 

其中一人很快找到了筆記本覺得可疑將其交給了克魯尼而克魯尼也不放過任何細節就著最近的燭光便翻閱起來

 

塞西婭一顆心頓時提到了嗓子眼心跳也猛烈加速

 

慌亂中身旁的穗繼突然拱起背露出獠牙一瞬間變化成獸形沖出了暗門

 

嗚啊啊啊啊!”修士們猶如被雷電劈中一般四散驚逃,“有狼房間裏有頭狼啊!”

 

克魯尼嚇得丟下本子一把抄起撥火棍顫顫巍巍地擋在胸前

 

別怕宮中不可能有狼這一定是黑暗法術製造出的幻覺是艾西絲……艾西絲就在這個房間裏!”

 

壯了壯膽他一邊揮舞撥火棍一邊蹲下身摸索筆記本雖說還沒來得及看清裏面的文字但就憑剛才艾西絲製造混亂的時機他便隱約猜到這本筆記本一定非同小可找不到吉內的日記的話得到艾西絲的筆記本也算是沒有白來一趟

 

然而就在手剛觸及筆記本時他的後腦勺突然被猛踢了一腳

 

忍痛回頭只見一道嬌小的影子跨過他的頭迅速躥出房門

 

 

 

——————

 

 

 

 

等等站住!”

 

聽見身後傳來黑衣修士們笨拙的叫喊聲塞西婭一頭栽進路邊的灌木叢貓下腰躲在一片繡球花後竭力控制住呼吸

 

她的腦袋仍然不太清醒如鼓的心跳砸得胸腔疼痛不已吸入肺中的濃郁花香令她作嘔有一刻甚至還產生了自己曾經在同一個地方被追殺的即視感

 

也許是艾西絲的記憶讓她產生了幻覺

 

看著三個修士漸漸遠離的背影塞西婭抱著自己的日記從灌木中站起她想試著分析一下目前的狀況讓頭腦冷靜下來可惜沒能做到等她回過神時雙腳已經不自覺地走進了騎士團的住宿區

 

意識到自己的第一反應又是依賴那個人”,她立刻心頭火起忍不住狠狠掐了掐手背感受到疼痛的同時在心中質問自己究竟還要不要臉

 

答案是她要她的羞恥感還沒死所以還沒走到覲的別墅門口她就果斷調頭匆匆按原路返回

 

走著走著卻漸漸發覺不對勁——除了她自己之外身後還有一個腳步聲離她忽近忽遠時快時慢卻始終沒有拉開距離

 

一陣不好的感覺襲上心頭她全身的寒毛都豎了起來……稍稍停頓了片刻她突然向著有燈光的方向拔腿狂奔起來

 

……”

 

第二個音還沒發出來便有一雙手從後方捂住了她的嘴塞西婭大驚之下不顧三七二十一對準手指便狠命咬了下去

 

——!”

 

聽見身後傳來不滿的呻吟聲塞西婭猛地回頭看清對方的面貌後氣得大喊:“原來是你?!你在這裏幹什麼?”

 

覲皺著眉用力甩了甩被咬疼的手指看也不看她低哼:“這個問題應該由我來問吧?”

 

塞西婭一時語塞急喘了幾口氣後僵硬道:“你先回答我。”

 

這裏是我的住所有個女人鬼鬼祟祟地在門前走動我當然不能置之不理你呢?”

 

……”塞西婭頓了頓不自在地說,“我在散步。”

 

~~覲面無表情地上下打量她,“散步散得這麼狼狽的人我還是第一次見到。”

 

塞西婭尷尬地捋了捋散亂的頭髮擦擦汗濕的額頭和脖子低頭咕噥:“跟你沒關係。”

 

覲盯著她看了一會又看了看她懷裏抱著的東西用頭指了指自己的房門說:“不管怎樣進去說吧。”

 

我又沒什麼事要跟你商量我說了我是來散步的!”

 

覲卻不由分說強行把她拉進屋子

 

直到他鎖上門塞西婭還在憤怒地掙扎表示抗議他只能拎起她的一條腿冷冷道:“你要繼續散步是你的事但是這個身體是艾西絲的我必須負責。”

 

塞西婭頓時沒了聲音呆愣地低頭看自己的腳方才匆匆忙忙逃出倉庫她根本沒時間穿靴子所以此刻兩隻腳底都沾滿了泥被覲捧著的那條小腿上還有幾道被荊棘割出的血痕

 

呵呵我就在想你怎麼會大發善心主動關心我原來說到底還是心疼這副身體啊。”塞西婭嘲諷道心中不但沒有感動反而越發火大起來

 

覲沒好氣地瞪她:“你自己不也會疼嗎?”

 

怎麼會呢我這種皮糙肉厚的老女人早就習慣各種傷害了這種程度的傷我根本就……”說到這裏覲突然捏住傷口痛得她整張臉皺成一團,“!!”

 

這難道也是演技?”覲白了她一眼慢慢放下她的腿扶著她在椅子上坐下

 

隨後他取來了藥箱就像上一次那樣默默替她包紮傷口

 

腳底傳來藥物浸潤的酥麻感讓塞西婭心底有些惶恐她扭著脖子儘量不去注意覲的動作不聽不看不想……但臉頰好像還是不爭氣地充血了

 

上次明明很安分的心臟這一回卻跳得驚天動地

 

她悄悄做了一個深呼吸剛想換個姿勢身下突然傳來他低沉的嗓音:“是不是差不多該告訴我了?”

 

啊嚇死我了!”被結結實實打了個措手不及塞西婭拍著胸口瞪他,“……告訴你什麼?”

 

覲也睜大眼被她的反應搞得莫名其妙:“當然是你來找我商量的事還有你會光著腳半夜離家的原因。”

 

塞西婭抿起嘴唇吞吞吐吐:“這個……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只是有人闖進我的倉庫想要偷東西而已。”

 

小偷?”覲將用完的繃帶重新卷好疑惑道,“你那裏居然還有值得被偷的東西?”

 

塞西婭抽抽嘴角苦笑:“那不是一般的東西是吉內的日記好像克魯尼認為是我偷了騎士團的物證所以晚上帶了人過來搜查……”

 

話還沒完繃帶便滾落到了地上覲面色鐵青地站起身

 

你這笨蛋為什麼不早說?”

 

你凶什麼凶嘛我本來不想說是你逼我的。”

 

拖了這麼久才說已經夠蠢了若是還抱著我不問你就不說的心態那就真是蠢到沒救了!”

 

覲說完便從牆上抓起一把佩劍臉色陰沉地向門口走去

 

等等你去哪里?”塞西婭隱隱覺得不安,“現在這個時候他們大概早就已經走遠了。”

 

就算躲進修道院我也要把他們抓回來。”

 

可是那幾個人明知我可能在家還是如此明目張膽地闖進來顯然根本不怕受罰他們一開始的目的就是想把事情鬧大吧你現在出去豈不是正中他們下懷?”

 

我知道。”覲背對她語氣沉重道,“但也不能因此就姑息他們讓你有家也不敢回……”

 

聽著他低啞的聲音塞西婭動容地皺了皺眉黯然歎息:“可這樣一來……艾西絲的秘密恐怕真的會被一個一個放大了攤開在世人眼前成為人們閒言碎語的對象這樣你也無所謂嗎?”

 

覲咬著牙一動不動地佇立原地靜靜思考了許久還是選擇拉開了門

 

門外卻站著一個人

 

亞森?”覲面露訝異,“你怎麼會在這裏?”

 

不知是夜晚光線的關係還是他的錯覺此時亞森的面貌有種說不出的詭異

 

他的貓耳和貓尾又顯露出來而且不同於以往的純黑毛色中似乎摻雜了一些灰白色

 

團長我有些事想找你商量……”亞森低著頭像是打著哆嗦一般輕顫道,“也不知道是不是該告訴你但是我實在找不到其他人可以……”

 

他緩緩抬起頭意外地看見了屋內的塞西婭眼神頓時凝住了

 

覲仰頭歎了一聲自知一時半會是解釋不清了只能放下佩劍側身讓亞森進屋

 

塞西婭正暗自為覲擔憂卻見他倉促折返還帶回了亞森一時也愣住了

 

亞森……?”感覺到四周彌漫著尷尬的氣氛塞西婭吞了吞口水做好被亞森劈頭質問的準備

 

然而亞森卻顯得異常冷靜對於她出現在這裏的原因也不感興趣

 

正好我也有話想對艾西絲說既然你們都在這裏那就省得我說兩遍了。”

 

塞西婭倍感意外地和覲交換了一個眼神

 

亞森變了……

 

以前她能很明顯地感受到他的情緒變化可是此刻他卻像是一尊石像般心如止水甚至於他的語氣眼神表情也完全變樣了她疑惑地想明明早上見到他時他還是個血氣方剛衝動暴躁的少年怎麼才短短一天就變成另外一個人了

 

儘管亞森不介意塞西婭還是簡短地說明了自己在覲房間裏的原因並不是擔心亞森誤會只是她自己覺得難為情而已……為了不讓自己顯得那麼依賴覲她還故意強調自己是無意間走進了這片騎士團住宿區域而覲也是無意中看見了她才讓她進屋療傷的

 

亞森聽完沒有發表任何意見只是視線不停在兩人的臉上徘徊——這讓塞西婭覺得更狼狽了

 

對了你今早也說過有事想問我,”她急忙轉移話題,“究竟是什麼事?”

 

這時亞森的表情才發生些許變化

 

他默默在一張靠背椅坐下垂下頭兩隻手肘支撐在膝蓋上

 

昨天……蜥蜴來找我了。”他輕聲說

 

蜥蜴?”聽見這似乎不陌生的名字覲和塞西婭都警覺起來

 

亞森點點頭:“她是個能變幻成蜥蜴的半獸女人蜥蜴是她的外號你們聽說過嗎?”

 

塞西婭瞪大眼睛。“我知道她曾經救過我……”說到一半她轉而看向覲,“雖然我因為某種原因謊稱她威脅我不過那時她確實從野豬手裏救過我一命。”

 

覲暫且不理會她的謊言問亞森:“她來找你幹什麼?”

 

她聲稱她所在的一個名叫獨角獸聯盟的半獸組織想要邀請我加盟。”亞森邊說邊從袖袋裏摸出一枚刻有金色尖角的徽章往覲的方向輕輕一拋

 

覲伸手在空中接住若有所思地看著徽章:“獨角獸聯盟……從沒聽過這個名字。”

 

我之前也沒有但是那個組織的導師你一定不陌生。”

 

覲立即抬眼:“?”

 

亞森看著他神情嚴肅地回答:“琉薩。”

 

煉金團的那位琉薩?”覲一臉震驚,“他竟然也變成半獸了?”

 

我一開始看見他的時候也很驚訝該怎麼說呢……”亞森低頭喃喃道,“你們還記得琉薩是從何時開始長髮遮面的嗎一年前一年半前或許他就是從那時開始感染獸核的吧。”

 

聽到這裏塞西婭忍不住問:“感染獸核和長髮遮面有什麼關係他的容貌起了變化嗎?”

 

豈止是起了變化……”亞森回憶那張可怖的臉至今仍然背脊發冷,“他的面部已重度腐爛幾乎沒有一處完好的皮膚了。”

 

難怪在那次騎士團大會上看見他時我就本能地覺得討厭。”塞西婭抖了抖手臂上的雞皮疙瘩又露出疑惑的神情,“可是我還是不明白這跟感染獸核有什麼關係同樣是半獸你的臉就沒什麼問題啊。”

 

亞森像是受驚一般摸了摸自己的臉眼中閃過恐慌

 

覲直直盯著他問:“還是說琉薩已經墮落成大龍了?”

 

……他還不是大龍。”亞森咬著嘴唇猶豫很久才緩緩說,“他之所以有那些特徵是因為……他體內的獸核不是普通獸核而是始祖獸核。”

 

覲和塞西婭聞言同時一驚兩人對視一眼都露出事情越來越不妙的凝重神色

 

始祖獸核?”塞西婭困難地咽了咽乾澀的喉嚨,“真的嗎?”

 

總之琉薩是這樣告訴我的傳說在幾千年前出現了一批最古老的始祖半獸他們金色的血液凝聚成的結晶就是始祖獸核因為始祖半獸的數量是有限的而這種血液的結晶也沒有途徑延續和製造所以當始祖半獸死後這些始祖獸核也被埋藏了起來之後受到感染的半獸所擁有的都只是普通獸核而已然而有一天始祖獸核卻忽然重新回到了世上而且還產生了突破性的變化那就是——它能夠與極少數的人類完美地結合產生出一種結合人類和半獸優點的新型物種獨角獸聯盟將這種人稱為永恆死士’。”

 

覲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而琉薩自己就成了這樣的永恆死士?”

 

亞森搖頭:“他失敗了……所以他的臉才會潰爛身體各方面也退化了。”

 

塞西婭咬住手指心底發怵倒不是因為想像的畫面令她作嘔而是亞森這麼說的時候眼中有種無法掩飾的恐懼而這種恐懼也傳染給了她

 

若不是事先知道擁有薩羅曼廷皇族血脈的艾西絲是不會被獸核感染的話她此刻一定也會聯想到自己滿臉腐爛的樣子甚至會崩潰得抱頭大哭也說不定……畢竟她可是和滿滿一花瓶的始祖獸核共同生活了一個多月啊

 

覲突然想到什麼繼續問道:“那麼獨角獸聯盟為什麼想要邀請你加入呢你體內的獸核並不是始祖獸核啊。”

 

獨角獸聯盟裏的成員也並不都是永恆死士應該說他們非常想要製造出大量永恆死士但可惜始祖獸核和人類的結合率非常低到目前為止也就只成功了幾例而已蜥蜴就是其中之一。”

 

塞西婭問:“她是永恆死士她的能力很強嗎?”

 

是的很強而且還在以無法估量的速度成長。”亞森回答,“至於他們想拉攏我的原因並沒有直接告訴我但我猜可能跟我目前在騎士團的職位有關吧。”

 

我明白了原來他們想讓你當間諜啊。”

 

亞森不置可否地聳聳肩說:“我當然不可能答應所以他們就放我回來了。”

 

這一瞬間覲眯起眼睛露出狐疑的眼神不過猶豫之後什麼都沒說

 

塞西婭想了想點頭道:“我大致明白你說的這件事了不過我對始祖獸核也不太瞭解你想跟我商量什麼呢?”

 

真的嗎?”亞森忽然抬起眼無比認真地盯著塞西婭

 

塞西婭有點莫名其妙:“什麼真的?”

 

對不起艾西絲我並不是想懷疑你只是……”亞森咬緊牙根顯出痛苦的神色,“你能給我一句肯定的答復告訴我你真的對始祖獸核完全不瞭解嗎?”

 

塞西婭張大嘴吃驚地看了覲一眼見他暗中點頭她才重新看向亞森怯生生地回答

 

是啊怎麼了?”

 

亞森將視線從她臉上移開苦惱地用雙手揉搓頭髮:“我不知道……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了我曾經是那麼相信你可是現在卻不確定了……我還是想要相信你的要不然我也不會對你和盤托出但是……我心裏知道有許多地方都無法解釋一定有哪里不對了啊!!”

 

等等……”塞西婭臉色大變地從椅子上跳起來走上去拉開亞森的手目光誠懇地看著他,“到底發生了什麼告訴我琉薩還對你說了什麼關於艾……關於的秘密嗎?”

 

亞森驚愕地看著她:“你怎麼知道?”

 

別管我怎麼知道的既然想相信我的話就快告訴我吧!”

 

亞森眼神空洞地盯了她半晌仿佛中了催眠術又仿佛萬念俱灰一般遲鈍而滯澀地說出了事情的經過

 

琉薩說你是獨角獸聯盟的創始人也是你……發現了製造永恆死士的方法那就是——用黑暗法術將始祖獸核植入人類體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燃聿 的頭像
燃聿

燃聿的移動城堡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