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靈魂出竅

 

 

亞森走後很長一段時間裏塞西婭和覲分坐在沙發兩端低垂著頭各自陷入如坐針氈般難熬的沉默

 

“……琉薩說的應該是真的。”不知過了多久塞西婭打破沉寂喃喃說,“艾西絲確實做得出那種事。”

 

你不瞭解艾西絲別這麼輕易下結論。”覲悶悶地低語

 

——又來了。”塞西婭仰天歎一口氣終於忍不住喊,“真搞不懂你就這麼喜歡艾西絲嗎喜歡到就算有那麼多那麼多的證據擺在你面前你還是選擇盲目地相信她?”

 

覲臉色不佳地向她瞪了一眼:“這跟喜歡不喜歡有什麼關係我只是覺得不可思議如果艾西絲真的跟這一系列案件有關的話我怎麼會這麼長時間以來一直渾然不知?”

 

有什麼不可思議的這說明艾西絲也是個實力派女演員啊要騙騙你還不是易如反掌。”

 

覲的臉色瞬間一黑

 

幹嘛這麼吃驚你一開始不是也被我偽裝的艾西絲騙了嗎我又不是在貶低你的智商只是說出事實而已。”

 

智商……?”覲簡直氣不打一處來,“現在看來你的性格和艾西絲真是天差地別我當時一定是腦子壞了才會被你騙過去。”

 

塞西婭反倒厚臉皮地笑了:“ 所以你現在相信我了吧?”

 

覲卻沉默著沒有回答

 

不會吧還是不肯相信我?”

 

覲側過頭用難以捉摸的眼神看著她:“我的相信對你來說很重要嗎?”

 

“……”塞西婭啞口無言這次輪到她沉默了由於猜不透他的用意她慌慌張張想了很多藉口可無論哪個聽上去都很莫名其妙而她本身又厭惡再對他說謊所以猶豫片刻之後她還是決定說實話

 

 當然很重要我在這個世界只能依靠你如果你都不相信我的話……我還能指望誰呢?”

 

說完心臟撲通撲通直跳一邊希望他不要察覺到她話中的深意一邊卻又偷偷抱著假如他什麼都沒發現的話似乎也很可惜的想法結果這矛盾的心態便通過她兩頰的膚色表現了出來

 

覲依舊不冷不熱地看著她換了另一種更生疏的語氣說

 

我明白了不管相信還是不相信我會再幫你最後一次。”

 

最後一次?”

 

塞西婭怔怔重複感覺自己臉上的血色正在迅速褪去胸口被堵住的壓抑感又湧了上來

 

怎麼你該不會認為我還會像之前那樣照顧你吧?”

 

?……我也沒有這麼想。”塞西婭低下頭咬住嘴唇

 

嘴上雖然這麼說腦中卻不自覺地閃過自己這一個多月來受他照顧的畫面結果發現——不論是從教堂爆炸事件中死裏逃生醉酒倒在他懷裏胡言亂語受到地牢刺激深更半夜哭著找他還是透過他的朋友學習法術她其實一直都在依賴著他……甚至於就在此刻她之所以會坐在他的房間裏也是因為想要尋求他的幫助

 

而現在他卻說這是他最後一次幫她了……

 

那就好。”覲沉聲說,“我也想把話說清楚既然你不是艾西絲我就沒有義務再照顧你了你已是成年人也不是特別笨應該能靠自己活下去吧?”

 

塞西婭咬住嘴唇努力維持平穩的吐息

 

他說得沒錯他們的確已經無法再保持以前的關係了這是她早已預料到的結果也是她說出自己的秘密所付出的代價

 

但是她前一秒才剛剛說過她在這個世上只能依靠他啊他是沒有聽懂她的意思還是明明聽懂了卻拒絕了她呢

 

那你所謂的最後一次幫忙……”她清了清嗓子悶悶地問,“是指什麼?”

 

等解決了這次事件後我會製造一次機會讓艾西絲永遠消失再給你一個全新的身份這樣你就能作為塞西婭繼續在這個世界生活下去了。”

 

塞西婭驚訝地抬起頭:“讓艾西絲永遠消失你在說什麼呀別開玩笑了……”

 

我不是在開玩笑。”覲十分嚴肅道,“這個決定不是臨時起意而是從三個月前就已開始籌畫了就算沒有你出現我可能還是會照計畫讓艾西絲消失。”

 

天哪你想殺了艾西絲?!”塞西婭捧著臉叫起來

 

覲立刻給了她一記白眼:“還說我你的智商呢?”

 

塞西婭這才想明白過來:“你的意思是你想讓艾西絲自由?”

 

覲認真地看了她一眼終於點點頭:“她本來也有這個念頭我只是想在她徹底失去信念之前為她做出更好的安排而已所以我不斷和各個派系各個階層的人打交道其中也包括薇特瑞公主……你上次撞見的那件事’,也算是其中一種交易。”

 

塞西婭回想起他和薇特瑞兩人光裸著上身的畫面立刻甩了甩頭心情沉重道

 

原來如此我不知道……原來你默默地為艾西絲做了這麼多事甚至連她的將來都已安排好了難怪你無法接受她突然變成另一個人更無法接受她其實就是攝核魔的事實……從這方面講我好像能理解你的心情了。”

 

覲卻打斷她:“你怎麼可能會理解?”

 

他的聲音中隱隱帶有怒意眉頭緊蹙不知是在對艾西絲還是對塞西婭生氣不過按照塞西婭的想法多半還是對她吧

 

假如她沒有出現她的靈魂沒有附在艾西絲身上就好了——這麼多天來她第一次產生自暴自棄的想法

 

說的也是呢。”她深吸一口氣聳聳肩說,“好吧那我也不多說了我就安心地期待你最後一次的幫助吧。”

 

只是理智上能接受的事情感卻似乎不太願意配合

 

她雖然用力點了點頭努力做出理解並尊重的表情心裏也確實說服了自己可眼眶卻莫名沉重一不小心滿溢的淚水便從一側臉頰滑到了下巴

 

覲正準備起身一瞬間僵住了

 

你覺得現在再演戲還會對我有用嗎?”

 

顯然不太管用呢。”塞西婭笑了笑吸吸鼻子平靜地擦了擦臉顫聲說,“別在意這只是因為我之前受驚過度現在放鬆下來之後不知不覺出現的生理反應跟你沒關係啦。”

 

說著她乾淨俐落地起身做出告辭的動作

 

那麼再見了。”

 

覲低頭看著她:“再見塞西婭。”

 

她細細體會著他第一次叫她名字的感覺正要向門口大步走去時覲突然叫住她:“等等。”

 

什麼?”她激動地轉身問

 

我還想問你最後一個問題除了我和柯蘭族王子之外還有誰知道你是塞西婭嗎比如亞森或者白內特?”

 

塞西婭露出失望之色緩緩放下緊張的肩膀搖搖頭:“沒有了只有你們兩個知道。”

 

覲面無表情地點點頭將她送出了門

 

 

 

——————

 

 

 

成熟的女人就是哪怕難過得快要死了第二天還是照常去工作沒有人知道她在想什麼也沒有人在乎除了她自己的世界像要塌下來一樣其他人的世界依舊如故

 

這句話塞西婭忘了從哪里聽來的但用來描述她此刻的心境真是再恰當不過

 

當然她也會安慰自己對已獨自生存了十多年的她來說只是少了一個人的照顧罷了絕對沒有到天塌下來的地步……若是傷心時還能冷靜自製頭腦清晰有條不紊到和平時沒兩樣那女人也就不是感性動物了

 

所以她允許自己偷偷哭一次哭完之後便擦幹眼淚抬頭挺胸地繼續做該做的事

 

才過了一天宮中便傳出了各種有關艾西絲的負面謠言塞西婭一路走向辦公廳的途中正好把這些謠言聽了個遍

 

最早散播的謠言指責艾西絲品行不端淫亂無度和覲團長亞森等人都有不正當男女關係這個謠言經過吟游詩人的添油加醋之後越傳越亂最近的版本甚至說艾西絲跟整個大龍分團的男人都有曖昧關係……塞西婭聽了只能冷笑

 

第二個謠言是艾西絲是一個邪惡的黑暗法師在自己的黑鴉堡裏養了一頭野獸從某種意義上說這倒也不算是謠言塞西婭暗想只是她的城堡裏住著的不是一頭野獸而是一位能化作白狼的王子

 

第三則是目前討論得最激烈的也是最引起人民憤慨的謠言——艾西絲用黑暗法術殺死了修道院裏一位無辜的修士

 

塞西婭很清楚散播這些謠言的人是誰他昨晚闖入黑鴉堡搜尋日記不成又沒能當場抓住塞西婭於是便用這種下三濫的招數想要借用輿論來威嚇她

 

對這些謠言塞西婭倒不是很在乎一來她自己問心無愧二來她也相信覲會替艾西絲擺平這些事所以儘管沿途一直被人指指點點她依然神態自若地昂首前行所有謠言她統統當作沒聽到

 

然而她的這種態度似乎激怒了一小部分人其中就有一個提著豎笛的年輕詩人按捺不住直接跳到了她面前

 

艾西絲小姐。”他摸摸鼻子不懷好意地上下打量塞西婭,“這一路上我唱了這麼多也累了你好歹也發表一下評論吧?”

 

塞西婭止住腳步沒什麼耐性地瞥了他一眼:“你的聲音還不錯但是吹笛子的水準太差編故事的能力也有待提高所以還請繼續加油。”

 

你說什麼?!”年輕詩人臉上掛不住一下子怒了

 

是你自己要我發表評論的我說了你怎麼又不滿意了呢?”

 

年輕詩人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我要你評論的不是我的歌而是那些謠言!”

 

塞西婭坦然看著他:“既然你也認為是謠言那還有什麼好評論的讓開別浪費我的時間。”

 

說完塞西婭抬頭正視前方當他不存在一樣和他擦肩而過

 

你這個傲慢的——啊啊啊!”他怒不可遏地揮出豎笛還沒碰到塞西婭的肩膀手腕便被一股突如其來的力量扭到背後疼得他眼淚直流

 

塞西婭錯愕地回頭只見亞森和白內特一個人攥著詩人的手另一人踩住他的腿將他狠狠摁倒在地

 

你沒事吧艾西絲?”白內特向塞西婭揚了揚手臉上帶著他一貫的柔和笑容

 

塞西婭也禁不住微笑道:“我怎麼會有事你以為我是誰?”

 

在白內特爽朗的笑聲中塞西婭看了眼亞森——他的氣色似乎比昨天更差了眼角帶著明顯的黑眼圈嘴唇乾裂泛白貓耳和貓尾也出現了大片灰毛當他翻起手掌時可以清晰地看見他手心處的黑色淤傷

 

她忍不住問:“亞森你還有在堅持吃藥嗎?”

 

亞森並沒有看她一眼只是以稀鬆平常的語氣說:“吃了。”

 

那為什麼情況沒有好轉你是不是應該再去找尤娜診斷一下配一些新藥?”

 

亞森不理睬她將仍在大罵不休的年輕詩人反手綁了起來交給白內特帶走隨後才正眼看向塞西婭

 

我的事我自己會處理你不用擔心而且現在這種風口浪尖上你恐怕也沒有多餘的心思來管我的事吧?”

 

塞西婭無話可說轉開臉淡淡問:“那個……你明明不相信我為什麼還要幫我呢?”

 

亞森臉上劃過轉瞬即逝的苦澀:“不論我相不相信你還是當年那個艾西絲不是嗎所以我也還是當年那個亞森。”

 

塞西婭像是被他的話燙到似的悄悄撫摸耳垂他的這番話說得不清不楚她明明應該聽不懂可不知為何她就是能感受到他心底的疼痛

 

但就算明白了又能怎樣呢

 

結果她也只有裝聾作啞默默地跟在他後面而亞森也不再多說什麼護送她慢慢走向大龍辦公廳

 

走到金字塔一樓的前廳處正好遇見了剛剛押著克魯尼進來的哈皮斯和其他兩名大龍分團成員

 

克魯尼穿了一身皺巴巴的黑尼長袍披著深灰斗篷兜帽鬆鬆垮垮地罩在頭上半邊劉海垂下來遮住了一隻眼睛另一隻眼則又青又腫紫紅的眼角處淌下一條血痕和嘴角的血跡混在了一起

 

見到艾西絲”,他頓時怒目圓瞪儘管很努力地想睜大眼睛卻也只是勉強撐開了一條縫而已

 

塞西婭冷冷地和他對視——應該說本來她或許是有點同情他的尤其是看見他很明顯被修理過的模樣之後……但是她此刻心裏也很煩躁想到最近一系列麻煩的事都是因這個人而起她也忍不住將厭煩和不屑等心情寫在了臉上

 

你把吉內的日記藏在哪里了?”可能傷到了喉嚨克魯尼的嗓音十分沙啞

 

總之不在我的房間裏這一點你心裏應該很清楚。”塞西婭諷刺道

 

就算不是你也是被你們騎士團的某個人藏起來了!”克魯尼聲嘶力竭地吼道,“全是腐敗全是陰謀沒救了你們都沒救了這個國家也沒救了!——”

 

吼到中途被哈皮斯一拳擊中肚子他吃痛地彎下腰猛然大咳起來

 

哈皮斯以歉然的口吻向塞西婭打招呼說

 

不好意思啊艾西絲小姐聽說昨天夜裏這傢伙又給你添麻煩了這是我的疏忽真是對不起啊……”

 

他的最後一個字還卡在喉嚨裏沒發出聲突然克魯尼的斗篷在他面前飛起擋住了他的視線

 

他愣愣地鬆開手揮開晃動的斗篷再次抬眼時克魯尼的雙手緊握著某樣東西鋒利的尖刃閃爍明晃晃的白光他霎時震驚地張大嘴

 

艾西絲小姐!!小心!!”

 

——

 

塞西婭感覺腹部發出了一道奇怪的聲音她下意識想低頭看一眼卻被克魯尼的手掐住了喉嚨她不得不昂著頭盯著克魯尼的眼睛

 

這是一雙絕望到極點的眼睛寫盡了悲涼苦痛孤寂和死心

 

然後慢三拍的劇烈疼痛席捲了她的全部意識

 

她發出了痛苦的呻吟

 

去死吧艾西絲!”克魯尼拔出匕首還想再刺一刀時哈皮斯眼明手快地及時阻止了他

 

塞西婭倒在地上抱住受傷的肚子視野模糊起來

 

她看見克魯尼被一大群聞聲趕來的大龍團成員制服跪在人群中向天伸出雙手發瘋一樣大聲慘叫……她也看見亞森和哈皮斯臉色慘白地撲在她身上兩人不約而同按住她的腹部幫她止血……恍惚中她聽見很多人叫她的名字說著安慰她的話要她堅持要她振作……

 

可惜這些聲音中沒有覲

 

她知道他不在因為他的聲音很好辨識她就算閉著眼睛坐在一間人聲嘈雜的大廳裏也能在很短時間內聽出他所在的方位

 

對了……原來她一直在注意他她比自己想像得還要在乎他

 

她喜歡他喜歡這個名叫覲的男人

 

只是現在承認了又有什麼用呢

 

 

 

————

 

 

 

艾西絲死了

 

還沒來得為自己辯解沒來得及向所有人澄清謠言便死在了一個瘋狂的修士手裏

 

雖然她被及時地抬到金字塔的隔離室進行緊急治療卻由於失血過多搶救無力最終還是停止了呼吸之後噩耗以比謠言還要快十倍的速度瞬間席捲了整個弗葉王國

 

薩羅曼廷子民集體陷入巨大的悲痛而反對艾西絲的弗葉人卻歡呼最後一個邪教徒終於死了信仰黑暗的薩羅曼廷人再也無法崛起了

 

於是頃刻間這個國家的人們自動分裂成了兩派一派人仍信奉黑暗力量懷抱失望暗飲著苦酒默默哀悼薩羅曼廷皇族血脈的消亡另一派人則以光明傳承者自居穿上弗葉民族服飾帶著勝利者的姿態興高采烈地在廣場上舉行慶祝儀式

 

一個前朝皇女的死亡仿佛是一根導火索將這個國家積怨已久深層而根本性的矛盾一瞬間引爆了……

 

看著這戲劇性的一幕塞西婭心中感慨萬千

 

嚴格說來她此刻並非塞西婭”,最多只能算是一個擁有自我意識的靈魂”。雖然無法再對這個世界產生任何影響但出於某種理由她這個靈魂卻並沒有立刻離開這個世界她以肉眼無法捕獲的透明形態漂浮在半空中看著地上人們的反應包括所有她認識的不認識的喜歡她的和不喜歡她的人……也拜這次死亡所賜讓她對這些人有了比從前更多更深的感悟

 

白內特和尤娜是這些人中哭得最傷心的他們是真的喜歡艾西絲像對待親妹妹一樣疼愛她兩個人自從得知艾西絲被刺之後就再也沒離開過她身邊始終握著她的手呼喚她的名字要她堅持下去當艾西絲停止呼吸時兩人當即癱倒在床沿抱著她的屍體大哭連在場的大夫都為之動容

 

而亞森沒有哭

 

雖然沒哭他的臉色卻比死人還難看仿佛那一刻在床上死去的是他而不是艾西絲一樣他原本就憔悴的臉上完全是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眼神空洞木然嘴角塌陷身體半曲著靠在牆上而也許這才是他哭泣的方式吧……

 

塞西婭既心疼又內疚她並不討厭這個少年假如能夠借此機會讓他徹底斷了對艾西絲的思慕重新振作起來的話那對他來說反而是件好事

 

而遠在黑鴉堡的穗繼也輾轉聽到了艾西絲的死訊他起初木然呆愣無法理解這個噩耗帶給他的影響可當他明白他雖然永遠逃開了艾西絲的折磨卻也永遠無法再見到塞西婭時那種哀傷而矛盾的痛苦令他蜷縮成一團像個孩子一樣慟哭起來……

 

塞西婭看著這樣的他也流淚了但同時又很欣慰經過這麼多天的努力她終於打破了穗繼的心牆與他建立了一種特別的友誼只可惜她還沒來得及體會這份友誼成果他們就天人永隔了

 

不過她也並不擔心穗繼她知道他內心並不缺少智慧和勇氣就算只有他一個他也能堅強地活下去

 

而後塞西婭又陸陸續續觀察了很多人有些人心口如一正直而誠實有些人卻兩面三刀人前人後判若兩人這些都是在她還扮演艾西絲時所看不到的

 

只是直到艾西絲的遺體被蒙上白布灑上香油戴上飾品她還是沒有觀察到她最想看的那個人的表情

 

她突然想起了地縛靈的說法也許她遲遲無法離開這個世界就是因為還沒有和他作最後的告別吧

 

她開始往更高的上空漂浮俯視整個弗葉王國一寸一寸地尋找覲的蹤跡卻哪里都找不到他而當她再次回到停放艾西絲遺體的房間時卻赫然發現了他的身影

 

原來他一直沒有走遠在艾西絲彌留之際他背貼著牆佇立門外被隱藏在一大群前來為艾西絲祈禱的人之中而在艾西絲的遺體處理完畢後他趕走了所有人親手將艾西絲放進棺木中然後把自己和她兩人單獨關在了靈柩之間裏

 

四周寂靜無聲仿佛整個世界都靜止了

 

塞西婭悄悄降落在覲的身後心情沉重地看著他的背影

 

他低著頭像尊塑像一般一動不動

 

不知過了多久他的肩膀開始微小的顫動慢慢地延伸至手臂手指乃至全身

 

塞西婭的心一瞬間揪了起來剛才她明明那麼想看到他的表情可是此刻她卻連走到他面前看他一眼的勇氣也沒有了……光只是想像他的悲痛她就有種想要從背後抱緊他的衝動

 

終於覲的口中發出了含混不清的低喃

 

對不起……”

 

一聽到他的聲音塞西婭便忍不住捂住嘴開始小聲抽泣

 

對不起我沒有保護好你艾西絲我也沒有保護好你塞西婭……是我辜負了你的期待。”

 

塞西婭睜開淚眼驚得目瞪口呆

 

他剛剛說了什麼?“塞西婭”?他的這番話不僅是對艾西絲同時也是對塞西婭說的他的心裏難道還有她的存在

 

覲頹喪地跪倒在棺木前掀開白布將臉埋在遺體的胸口然後雖然相當僵硬卻也十分虔誠地上前親吻了左側臉頰……右側臉頰……最後停留在她的額上

 

他挺起身眼淚落了棺木上他的聲音哽咽了:“事情不該是這樣的啊!!我確實說了再見可我並不是真的想告別啊!……可惡那時候為什麼偏偏要說再見呢?”

 

塞西婭淚如雨下忍不住在他身後大叫

 

我也不想說再見我沒有死我還在這裏拜託你回頭看我一眼啊

 

可惜沒有用覲完全聽不見她的聲音

 

她又不甘心地飄到艾西絲的屍體上方不斷向下衝刺拼命想要將自己的靈魂撞進這個身體裏一次又一次想要阻止他的眼淚想要和他見面想要回到和他說再見之前的那一刻!!!

 

可無論她怎麼努力無論她的願望有多強烈她終究還是沒能起死回生

 

她終於深深明白她已經死了的事實而當覲慢慢合上棺蓋時她更是絕望地意識到就算是她的靈魂也無法留在這個世界上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燃聿 的頭像
燃聿

燃聿的移動城堡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