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最後一次輪回

 

 

某個晴朗的午後塞西婭昏昏沉沉地醒來揉了很長時間的眼睛才看清站在她床前的人是覲

 

他一定是趁她午睡期間進來的暗自觀察了她很久說不定為了確定她是艾西絲還是塞西婭還對她整個人進行了徹底大搜身……她不安地心想這個多疑而腹黑的傢伙是做得出這種事的

 

。”塞西婭坐起身壓著嗓子輕聲說

 

即便是極輕的氣聲在這間空蕩蕩的房間裏也顯得很清晰

 

“……。”覲淡淡回應紫色的眼睛微微眯起隨後又問了一句,“塞西婭?”

 

他現在已經能僅憑一個字就判斷出她是誰了嗎塞西婭心中有些詫異不過還是誠實地點了點頭

 

沒想到你還願意來見我我都以為你已經不想再和我說話了。”她彆扭地說

 

為什麼這樣認為?”

 

因為……”塞西婭聳聳肩故意賭氣說,“我從昏迷中醒來到現在已經過了九天了而這九天裏你一次都沒來我想這就足以說明你不願意見我吧。”

 

覲靜靜地搖了搖頭看著腳邊的一塊地毯花色仿佛那裏有什麼東西牢牢吸住他目光一樣

 

這幾天我去了一個較遠的地方直到昨天才聽說你起死回生的消息。”他嗓音低沉地說,“而且我對你還有未盡的責任不可能一輩子不見你我只是……還沒想好要用什麼樣的態度面對你。”

 

塞西婭想了想輕聲附和道:“說的也是我也一樣。”

 

覲指的或許是他不知道該怎樣面對一個明明已經死了卻又突然活過來的人但此刻塞西婭想的卻完全是另外一件事

 

她想起靈柩之間他對自己的告別之吻”,以及那一聲聲懊悔的啜泣胸口頓時湧起一股暖流不僅從脖子到耳根全都紅了連看著他的目光也變得難為情起來

 

覲看了她一眼她的臉色本來帶著病態的慘白眼圈微紅頭髮也因睡姿而全部攏向一側亂糟糟地垂在肩頭有種我見猶憐的嬌柔模樣可是這時她卻突然泛起一陣潮紅像是忽然被咳嗽憋紅了臉一樣再加上目光流轉處有種特別的女人味讓她更加顯得嫵媚動人起來

 

所以……”他轉開視線啞聲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那個時候我明明已經確認過你的呼吸和心跳你確實已經了啊。”

 

塞西婭因為不想提到太多有關艾西絲的事下意識就想編個理由隱瞞真相可猶豫良久最終還是說了實話:“是艾西絲用黑暗法術送我回來的。”

 

這話是什麼意思?”覲皺起眉認真起來,“難道你遇見了艾西絲她現在在哪里?”

 

她在我的世界裏過得很好你不用擔心。”塞西婭低垂下眼露出一個落寞的笑容,“總之我那個時候確實是死了我的靈魂回到了我原先所在的世界在那裏遇見了真正的艾西絲她出於某種原因答應要幫我最後一次於是我就被她送回到這個身體裏來了。”

 

覲當然不滿意她這種能省則省的回答正要眯起眼睛問個清楚時不經意瞥見了她嘴角的那抹苦澀追問的話便忽然說不出口了

 

塞西婭也察覺到了他的猶豫抿起嘴唇苦笑說:“其實很多事我自己也沒有想通等我哪天想明白了再告訴你吧。”

 

既然她已說得這麼誠懇覲也只能壓下滿腹疑問暫且作罷

 

反正……只要她還活著其他一切也不是那麼重要了

 

那麼你這幾天究竟去了哪里?”塞西婭轉換話題問道

 

覲愣了愣不自然地回答:“我去了海港。”

 

海港?”塞西婭疑惑地看著他,“難道你出海了?”

 

“……沒錯。”

 

塞西婭立刻不滿道:“那個時候我才剛沒多久吧你沒打算參加我的葬禮就算了居然還有心情出海去旅行?”

 

覲沒好氣地瞥了她一眼:“我出海是為了工作跟你是死是活又沒關係。”

 

可是你看見我死了難道不難過嗎?”塞西婭故意表現出激動

 

雖然她早就親眼目睹他當時獨自悲痛的樣子但還是忍不住想知道他被當面質問時的反應

 

覲僵硬地扭開臉用他一貫冷漠的態度毫不留情地回答:“有什麼好難過的對我來說在得知你是塞西婭的時候艾西絲就已經死了再死一次死的也不過是一個空殼而已。”

 

什麼?”塞西婭馬上就忘了自己只是在考驗他的反應一時氣得說話都結巴起來了,“空殼所以你的意思是對你來說艾西絲的死是真死塞西婭的死就不值一提嗎?”

 

覲聳聳肩面無表情說:“是啊你跟我又非親非故我為什麼非得為你的死而難過呢?”

 

塞西婭頓時張開嘴氣得面紅耳赤但轉念一想又在心中狠狠地冷笑了一聲你這個超級大腹黑我讓你再裝

 

想到自己終於也有機會在他面前扳回一城了她忍不住暗自雀躍差點喜形於色

 

所以……”她裝模作樣地低咳一聲誘導般地問他,“當時你心裏一點感覺也沒有嗎?”

 

沒有。”覲神態自若

 

一點也沒有覺得對不起我嗎?”

 

當然沒有我完全沒有對不起你的地方。”覲問心無愧地說

 

那麼你肯定也沒有一邊哭著道歉一邊親吻我的額頭還不停地後悔對我提前說了再見對吧這種事肯定是不存在的對不對?”

 

看著塞西婭一臉壞笑的促狹樣覲的臉色頓時紅一陣白一陣神態極其狼狽

 

……”他動了動嘴唇目光心虛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塞西婭再也忍不住將頭埋在被子裏大笑起來一直笑到肚子上的傷口開始抽痛她才一邊皺眉一邊呻吟著從被子裏鑽出頭來

 

覲就像是遭遇人生奇恥大辱一般一動不動站在原地瞪她

 

好半天塞西婭才止住笑擦了擦眼淚:“其實我是親眼看到的……那個時候我變成了靈魂飄在半空所有人的反應我都看到了。”

 

她正得意忘形地準備將那段場景再詳細描述一遍時覲突然冷冷地丟來一句

 

其實我也看到了。”

 

塞西婭笑著問他:“你看到了什麼?”

 

你的日記。”

 

“……”塞西婭繼續維持著笑臉但就連她自己都覺得這笑容僵硬無比

 

突然她像是想起什麼似的抱住頭大喊:“啊啊我上次帶著我的日記去找你結果忘在你家了啊啊啊啊!”

 

沒錯是你自己的問題跟我無關。”覲立刻露出反敗為勝的表情

 

可是就算這樣你也不能隨隨便便偷看別人的日記啊!”

 

我看之前又不知道那是你的日記一本莫名其妙出現在我房間裏的記事本我當然要翻開來從頭到尾徹底審查一遍。”

 

從頭到尾徹底審查?……塞西婭的臉都快綠了

 

你看到了什麼內容?”

 

覲側了側頭擺出認真回憶的表情慢條斯理地復述道

 

那個叫覲-德普裏埃的人似乎有種奇怪的魅力每次和他對視時心臟都會怦怦直跳而他的腿好像也很長身材是我喜歡的類型眼睛好像也很好看只是他的表情太兇狠我沒敢仔細看……

 

哇哇哇哇——!!!住嘴住嘴!”塞西婭一頭埋進被子裏羞憤欲死,“我真是蠢到無以復加啊居然連續被別人看了兩次當初被穗繼發現時我就應該銷毀的啊!……”

 

哀嚎了半天覲卻沒有任何表示塞西婭也不好意思再忸怩了乾脆把頭探出被子厚臉皮地向他攤開手:“還給我!”

 

覲盯著她的手心若無其事道:“我已經處理掉了。”

 

塞西婭問:“什麼叫處理掉了?”

 

覲轉開臉眼神略微沉了沉:“我是在你了之後才看到這本日記的我當時想你既然已離開了這個世界應該也不希望這本日記上的秘密被人發現所以我就在出海時將你的日記投入海裏了。”

 

“……這樣啊原來已經沒有了啊。”塞西婭略微感到有些遺憾可轉念一想又覺得覲的選擇是對的有關她身世的文字記錄還是儘量不要留下來比較好

 

不過你為什麼會帶著我的日記出海呢?”想到這裏她狐疑地眯起眼

 

覲的表情略微僵硬了:“沒有為什麼。”

 

難道……你是因為太過傷心所以特意帶著我留下的遺物出海悼念我?”

 

並不是你想多了不要一個人在那裏自作多情!”

 

可是我怎麼覺得你像是在越描越黑呢你的臉怎麼了為什麼有種奇怪的紅暈?”

 

我的臉很自然我也沒有特意悼念什麼就算有也不是為了你而是為了艾西絲!”

 

話一出口覲和塞西婭兩人都愣了愣隨即沉默了

 

塞西婭想起了在那個世界和艾西絲的對話心情頓時沉重了幾分覲看見她黯然的模樣也無法再繼續嘲弄她歎息道

 

所以……艾西絲真的是攝核魔?”

 

塞西婭不想擺出得理不饒人的樣子也不希望他受到更多打擊只是輕描淡寫地說:“我還沒來得及問艾西絲不過我猜多半是的要不然我也不會代替她躺在這裏。”

 

她本以為覲尚不死心還會提出更多其他的假設來為艾西絲辯護不過出乎她意料的是他卻皺著眉一聲不吭連平時一半的氣勢都沒有了

 

你要喝點什麼嗎?”覲忽然轉移話題問,“一杯溫水加兩勺蜂蜜?”

 

塞西婭窘迫地點點頭

 

原來他還記得她的嗜好啊……她滿心感動地接過他遞來的水杯卻發現那只是一杯普通的冷水

 

……是不是很習慣欺負比你弱小的生物啊?”

 

是啊。”覲大言不慚地抱起手臂隔了一會兒才冷哼,“別傻了腸子破掉的病人怎麼能喝那麼甜的東西?”

 

那你幹嘛要主動提議加蜂蜜的溫水啊塞西婭簡直欲哭無淚

 

不過鑒於他們彼此雙方都還有點尷尬她也不再計較這種小事一邊小口小口地喝著蜂蜜茶一邊偷偷瞥他

 

對了我把你叫來這裏其實是有一件事想拜託你……”

 

大約是感覺出她語氣的變化覲的臉色也凝重起來

 

我在聽。”

 

一聽見他恢復成公事公辦的職業性口吻塞西婭便下意識打起退堂鼓她之前似乎想得太簡單了覲絕不是個會被一時的氣氛或感情而左右思想的人他非常理性有原則有時候甚至是過於冷靜想要趁他放鬆的時候打亂他步調這種幼稚的行為最後的結果絕對會是自取其辱

 

比方說假如她在此刻老實告訴他:“我想回家去照顧柯蘭王子穗繼。”

 

他一定會狠狠教訓她:“你都已經死過一次了還有空擔心別人?!”

 

一想到類似的場景她就很孬種地退縮了

 

……我想出去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可是尤娜堅決不同意我在床上躺了這麼久身上都快長黴了!”她裝出楚楚可憐的模樣眨了眨眼睛問,“所以你能不能幫我偷偷溜出去?”

 

覲的反應就跟她預料的一樣他先是放鬆下來隨即疑惑地瞪眼

 

就這樣?”

 

是的就這樣。”塞西婭以誠懇的表情頻頻點頭

 

你特意把我叫來就是為了這種小事為什麼不拜託別人願意帶你偷溜出去的人遍地都是吧?”

 

塞西婭緊張地漲紅臉生怕被他發現她真正的目的急忙支支吾吾地說:“必須是你才行其他人都不可以!”

 

為什麼?”

 

因為……”她咬住下唇裝出難為情的樣子,“我就是覺得非你不可再說我也想見你一面……”

 

她聽見覲的呼吸聲略微急促了心中正要得意卻見他很快冷靜下來面無表情道

 

你以為我會相信你嗎?”

 

“……?”塞西婭傻眼

 

你是想快點回黑鴉堡去照顧那個柯蘭族前王子吧?”

 

什麼?!她都已經這樣在委屈自己賣萌撒嬌了為什麼這傢伙還是不上當不僅不上當還一眼就看穿了她的目的她究竟還有什麼事能瞞過他呀

 

算了我不指望你了就當我從沒拜託過你吧。”

 

惱羞成怒之下塞西婭氣鼓鼓地一把掀開毯子作勢要下床結果躺了七天的腿就像被煮爛的雞骨一樣綿軟無力她一個重心不穩便面朝下直挺挺倒了下去

 

覲發出了一聲含混的驚呼同時眼疾手快地接住她不滿地斥道:“笨蛋這就是我不想答應你的原因如果尤娜判斷你不能下床的話你就是不能下床沒有商量的餘地!”

 

塞西婭這時捂著肚子開始皺著眉呻吟跌疼的其實不是傷口而是兩條腿但不知為何她的襯衣下擺卻多出一灘血跡在白色衣料上格外醒目

 

覲小心翼翼將她抱上床一看床上也有一灘血當即臉色大變

 

你躺著別動我去叫尤娜。”走到門口時他又不放心地回頭威脅道,“如果你敢偷偷逃走我今晚就讓整個皇宮都知道你不是艾西絲!”

 

……”塞西婭縮了縮脖子剛覺得這是個逃跑的好機會被他這樣一威脅又猶豫了

 

沒過多久覲便趕回來了跟在其後的是尤娜白內特和亞森塞西婭還懵懂地無法適應這麼快的變化尤娜已經非常專業地擦拭手指戴起手套然後掀開了她的被子

 

剛掀開一秒她又急忙放了下去回頭瞪向床幔外的三個大男人:“你們還愣在這裏幹嘛?”

 

……?”白內特呆呆地張了張嘴,“這還用問嗎當然是擔心艾西絲的傷勢所以想留下來幫忙啊出什麼事了?”

 

尤娜冷靜地回答:“老實說沒什麼大事艾西絲的傷口沒有裂開。”

 

白內特困惑地問:“你確定嗎那為什麼地上有這麼多血?”

 

覲很嚴肅地指出:“床上也有。”

 

白內特大驚失色:“什麼那豈不是一直在流血艾西絲你現在感覺怎麼樣傷口很疼嗎?”

 

塞西婭稀裏糊塗地看著他們搖搖頭:“好像不疼就是感覺肚子有點餓。”她又轉而問尤娜:“我的傷口真的沒問題嗎?”

 

“…………”尤娜無奈地扶額好半天才重新抬起頭隱晦地向這四個無知的笨蛋解釋,“艾西絲的傷口沒有流血流血的是其他地方!”

 

話音剛落一片寂靜

 

身為過來人的塞西婭瞬間懂了原來是艾西絲這個十五歲的身體來初潮了

 

白內特和亞森卻仍不明白亞森還焦急地追問:“其他地方究竟是什麼地方你說清楚啊!”

 

幸好覲也聽懂了總算在話題還不至於太尷尬之前及時將白內特和亞森兩人丟出了房間……而他自己卻正大光明地留下來站在一旁盯著塞西婭猛看結果也被尤娜相當不留情面地掃地出門了

 

真是的男人怎麼一個個都那麼遲鈍稍微機靈一點會死嗎?”尤娜關上門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塞西婭笑著揶揄她:“你所說的遲鈍男人之中也包括你的白內特哦。”

 

他更不用提了他是遲鈍界的帝王。”

 

聽起來你好像有諸多抱怨呢和那樣遲鈍的人在一起也挺辛苦的吧?”

 

尤娜紅著臉斜睨了塞西婭一眼:“我錯了我不該跟你討論這話題的你太冷靜太理智總是讓我忘了你還只是個孩子。”

 

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塞西婭指指身上的血跡擠擠眼,“從今天開始。”

 

尤娜一臉拿她沒辦法:“那就讓我來好好教導你身為女人該做的事吧首先我要替你找點棉花和軟布來……”

 

塞西婭輕輕笑了起來

 

一邊聽著尤娜絮絮叨叨又不厭其煩的解釋一邊看向緊張兮兮守候在門外的覲白內特和亞森剛來到這個世界時的那種溫暖又一次湧上了心頭……

 

這一次她的死亡”,令她看清了許多東西心中有一種無法表達的感動讓她禁不住再次提醒自己要珍惜這些曾為她擔憂為她哭泣的人

 

如果艾西絲沒有騙她這真的是她最後一次輪回的話她希望自己能好好把握機會做出正確的選擇

 

 

 

————

 

 

 

 

七天之後塞西婭終於獲准回到了黑鴉堡她拒絕了騎士團要為她特別增設守衛的提議也暫時不考慮搬離這裏換新居為的就是盡可能守住穗繼的秘密

 

倉庫大門並不像她想像的那樣緊閉而是微微開著一條縫她有些慌張地推開了門沖著屋內大叫了一聲

 

穗繼!”

 

倉庫裏寂靜無聲只有她的聲音回蕩在上空

 

她急不可耐地又叫了幾聲同時奔向廁所後的暗門趴在臺階口向下張望不知過了多久才從地下室傳來一聲微弱的喘息聲隨即兩隻螢光綠色的眼睛從黑暗中浮了出來

 

塞西婭!!”化身白狼的穗繼猛地撲進塞西婭的懷中快速搖動尾巴眼中似有淚光

 

穗繼穗繼!”塞西婭也心疼地抱緊他一邊撫摸他的腦袋一邊上下檢查他的身體,“對不起我回來得太晚了你沒事吧一定很餓了吧?”

 

穗繼搖頭用相當虛弱的聲音說:“我以為你死了……”

 

我的確死過一次不過現在已經沒事了詳細經過等下再慢慢告訴你吧。”塞西婭向他笑了笑

 

穗繼的依賴和關心讓她產生一種奇妙的感覺他明明以為她死了卻仍然守在這裏等她回來他究竟是以什麼樣的心境熬過這段時間的呢他又為什麼會如此執著地在這裏等她呢這一瞬間她忽然對他產生強烈的感情甚至有種他已成為她家人的錯覺

 

家人啊而且還是艾西絲的仇敵這樣真的沒問題嗎?……她在心裏自嘲她不是人類只是從艾西絲身上分離出來的執念而已可是在這個世界她竟然也有了朋友和家人這是多麼諷刺卻又多麼令她驕傲啊

 

如果沒有三個月的輪回該有多好啊。”她禁不住說出了心聲

 

什麼……?”穗繼已變回人形默默穿上衣服走到她面前

 

沒什麼。”塞西婭抬眼打量他

 

他比之前更瘦了筋脈和骨骼在慘白的皮膚下清晰可見下巴和肘部尖得可怕腹部甚至是凹下去的見他連走路都略有不穩的樣子塞西婭擔憂地連連歎氣

 

她揮開桌上的雜物將帶回來的食物一一擺開然後拉著穗繼坐下替他裝了滿滿一盤羊肉和青豆泥

 

不管怎樣努力吃一點吧等你吃完我們再試試看還有沒有什麼別的方法可以讓你不吐血。”

 

穗繼卻沒有留心聽她說話而是用力嗅了嗅她的氣味困惑地說:“塞西婭你身上的血腥味很重。”

 

聞得出來嗎?”

 

穗繼怔怔地點頭:“好像是從你的下半身傳出來的你是不是受了……”

 

重傷兩個字還沒說出口塞西婭便用力拍了下他的肩膀紅著臉笑駡:“討厭別當著女人的面說出來啦!”

 

她本是開玩笑卻令穗繼受到了巨大的驚嚇要不是被她拉著他差一點又要躲到牆角裏抱縮成一團了

 

對不起我不是有意想嚇你的。”這下塞西婭不敢再開玩笑了她抱歉地歎了一聲將他拉回到身邊反復而耐心地安撫他直到他平靜下來為止

 

然後她又擺出一副長輩的架勢一板一眼地開始給穗繼上起了青少年生理衛生課從專業角度告訴他她此刻正在經歷的生理變化

 

沒想到穗繼在這方面卻並不陌生

 

我知道我的皇家教師曾經教過我。”他微微紅著臉說

 

塞西婭看著他靦腆的側臉這才意識到他是個王子的事實而王子的啟蒙教育通常都很早他或許心理年齡有些落後精神也不太穩定但他卻絕不是傻子

 

穗繼皺著眉看了她一眼憂心忡忡道:“但是塞西婭這不是一件好事。”

 

你是說來初潮不是好事為什麼晉升為成熟的女人不好嗎?”塞西婭不以為然地說身體的成熟意味著美麗自信前凸後翹光彩照人……這有什麼不好的

 

穗繼卻緩緩搖頭表情顯得很憂鬱

 

這意味著你可以嫁人了。”

 

塞西婭看著他目瞪口呆

 

她第一次意識到也許……穗繼比她想像的還要聰明得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燃聿 的頭像
燃聿

燃聿的移動城堡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