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聯姻

 

 

塞西婭深吸一口氣縮緊小腹向身後的穗繼點了點頭

 

穗繼便抓住緊縛帶使足力氣拼命勒她的腰直到塞西婭憋紅了臉大聲求饒他才停止用力快速打上繩結

 

……天殺的束腰是想要……要我的老命嗎?”塞西婭扶著床柱氣喘吁吁道緊束的腹部讓她呼吸受阻連一句話都說不完整

 

相比之下之前的男裝打扮是多麼輕鬆簡單啊直到此刻她才明白這個時代的女性是多麼不容易過去的她簡直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多穿幾次就會習慣的。”穗繼看著鏡中的她輕聲說,“你的腰很細其實不束也可以穿得下這條裙子要我幫你松一點嗎?”

 

這樣就好。”塞西婭堅持道,“我不是去吃飯聊天而是去戰鬥的我必須保持最好的形象!”

 

穗繼俯身幫她系上裙撐和長筒襪的緞帶然後為她披上淡粉紅色高級禮服禮服的內襯是絲綢的裙擺打了褶皺用銀色絲帶鑲邊不論是材質精緻度還是舒適度都屬上乘

 

他系完背後複雜的系帶撫平她的背部然後走到她的正面禮服的領口開得太低以至於大部分胸脯都裸露在外他愣愣地盯著那片粉嫩的肌膚臉頰不自覺泛起紅暈

 

怎麼樣?”塞西婭看看鏡中的自己又看看他的表情不安地問

 

……很美。”穗繼垂下眼睛老實回答,“只是胸前還需要一點點美化。”

 

塞西婭明白他的意思自嘲地笑道:“你覺得我的胸部太小對吧?”

 

不是這個意思。”

 

沒關係你說得對因為我也是這麼想的只是這副身體實在太瘦了要擠出事業線沒那麼容易連我這個自封的女明星都束手無策呢。”

 

穗繼默默打量她的身體想了想說:“我的姐姐當年也很瘦可是她穿禮服時一點也看不出是平胸我曾經見過她的秘訣’,也許你也可以試試看……”

 

他支支吾吾地還沒說完塞西婭便握住他的雙手兩眼放光:“什麼秘訣快告訴我!”

 

五分鐘後塞西婭看著自己飽滿圓潤精巧可愛的胸型忍不住得意地在鏡子前轉圈同時對穗繼的秘訣大加讚賞有個王子當幕後參謀真是好啊

 

接著她為自己挽了個古典優雅的宴會髮型戴上珍珠發網和其餘首飾然後化了個簡單的淡妝

 

這身禮服對年幼的她來說有些過於華麗了若是再化濃妝的話就會顯得世故傲慢以至令人討厭她不希望自己給人的印象是這樣的她想塑造的是一個含苞待放介於成熟和青澀之間的少女形象既有剛剛邁向成熟的女性魅力又保有孩子般的可愛和純真……所以淡淡的妝點就已足夠了

 

最後穿上灰鼠皮高跟鞋用一根細銀鏈綁住斗篷後她對著鏡子練習了一遍開場白向穗繼握拳做了個我去戰鬥了的姿勢然後便坐上了前往宮殿的馬車

 

二月的天氣很糟這天也不例外淅淅瀝瀝的雨從早到晚下個不停似乎為整個皇宮蒙上了一層灰影也沖淡了節日的氣氛

 

塞西婭在車夫勞巴的攙扶下走出馬車小心地用寬大的兜帽遮住頭髮而後在舉著提燈的侍從引領下走進了金碧輝煌的宮殿門廊

 

燭火通明的用餐室裏皇室成員基本已就座了

 

塞西婭第一眼便看到了薇特瑞公主她依舊打扮得十分招搖穿了一件以蕾絲和珠寶點綴的鵝黃色禮服淡得發白的金髮盤在腦後頭上插滿發飾臉上的妝容輕佻妖媚

 

她坐在長桌的一側在她右手邊的是一位約莫五十歲的中年貴婦穿著深綠色的長袍和奇怪的毛皮領五官清秀看得出年輕時是個美人她的裝束雖不醒目但從她端莊嚴肅的神情看她應該就是王后了

 

而長桌的另一側坐著另兩位皇室成員

 

薇特瑞對面的是她的哥哥被稱為弗葉的白化病王子他似乎做了一番精心打扮除了固定髮型和刮胡修面之外他那一身深藍色的禮服套裝也十分帥氣勾勒出他高大挺拔的身形且和他淺藍色的眼珠非常相配

 

坐在白化病王子左側的則是一個塞西婭從沒見過的小女孩大約七八歲的模樣也是一頭淺色金髮瞳孔淺得發白

 

塞西婭沒聽說弗葉王子和薇特瑞公主還有個妹妹不過從生理遺傳角度很容易推測出這個女孩多半是最小的公主只是令她疑惑的是王后卻沒有這樣的白化病特徵她的膚色紅潤眼珠很深頭髮也是深褐色的

 

難道是遺傳了國王的特徵嗎

 

對了說起來……國王怎麼不在這裏

 

艾西絲小姐駕到!”

 

隨著侍從的一聲通報用餐室裏的四人同時停止談話靜靜地向門口望過來

 

塞西婭立刻深吸一口氣昂首迎接他們打探的目光

 

薇特瑞王后和小公主均默不作聲用古怪而陰鬱的眼神將她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然後裝作沒看見她的樣子又相互交談起來

 

塞西婭暗自翻了翻白眼她之前在心中模擬了無數次她們可能會有的反應也早已想好了相應的對策卻沒想到她們只是選擇了最簡單的隱形人戰術”,害她那麼多精彩的應對招數全無用武之地……真是的敵人這麼弱害她都覺得無聊起來了

 

不過房間裏的這些人自然不會知道她在想什麼而她表現出的楚楚可憐的模樣也將她的氣勢削減到了最低她放心地想沒有人會在這時候認真把她當對手一切尚在她的掌握中

 

只有弗葉王子的行動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他竟然起身離席禮貌地領著她走向長桌一端的座位還很體貼地替她拉開椅子待她坐定後才在她的身旁慢慢坐下

 

他凝視她的眼神中也像是多了一些訊息

 

塞西婭防備地看著他心中納悶這傢伙究竟在打什麼主意

 

面前的餐桌上放著兩隻透明的大酒瓶瓶中的液體金黃清透看起來似乎是相當高級的好酒

 

弗葉王子將一隻純銀酒杯移到塞西婭面前為她斟了一杯金色的酒以他慣有的冷漠表情打量她

 

這身禮服還滿意嗎?”

 

塞西婭打定主意不在這宴席上吃任何食物喝任何飲料所以對他倒的酒擺出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但是他的話倒是讓她有些詫異

 

難道送我這些禮物的人是你?”

 

弗葉王子微微揚眉表示默認

 

雖然我認為最適合你的應該是黑色不過在這種場合下我們也不能太隨心所欲不是嗎?”

 

誰說我適合黑色誰准許你跟我合稱我們?……塞西婭不悅地心想淡淡回答:“多謝關心我可以接受粉紅色。”

 

弗葉王子還想再說什麼突然被對面的薇特瑞打斷她蠻橫地沖塞西婭瞪眼大喊:“別這樣沒禮貌地在一旁竊竊私語不像話在勾引男人之前不知道應該先向王后陛下問候一聲嗎?”

 

塞西婭看也不看她一眼氣定神閑地面向弗葉王子繼續上一個話題:“不過我不喜歡這雙鞋子的顏色。”

 

我還以為灰色和玫瑰粉會是絕配呢。”弗葉王子也配合她說,“那你喜歡什麼顏色的鞋子?”

 

純金色的怎樣?”塞西婭故意笑道

 

這倒不像是你會說的話。”弗葉王子也勾起唇角淡淡一笑

 

住嘴住嘴哥哥你為什麼……”薇特瑞急得拍桌一不小心將酒杯打翻了金色的酒潑在她鵝黃色的禮服上氣得她大發雷霆

 

我就說不應該請她來吃飯嘛她明明不是我們家的人憑什麼跟我們在一張桌子上平起平坐跟這種人在一起我還怎麼吃得下飯啊!”

 

那就去吃屎吧塞西婭在心裏腹誹

 

她看見王后和弗葉王子的臉色都不怎麼好看一時還以為他們是想替薇特瑞打抱不平於是暗中做好迎擊的準備可惜她猜錯了他們看的並不是她而是正從門口走進來的人

 

國王陛下駕到!”

 

整桌的人立刻畢恭畢敬地起身椅子發出一連串挪動聲連一向跋扈的薇特瑞都顧不得發火匆匆用餐巾擦去胸口的酒漬咬住嘴唇垂首站立

 

塞西婭也下意識站起來屏息打量這位體型驚人的國王

 

他看起來就像一顆渾圓的肉球腰圍大約有常人的三倍粗胳膊和腿卻瘦得不成比例就像插在肉球上的竹簽一樣……因為體型太過怪異塞西婭簡直無法直視他不過她還是細心地注意到了這位元國王也沒有白化病特徵他那稀疏的頭髮是深金色的

 

陛下。”她儘量顯出不是第一次見到國王的樣子離開座位屈膝向他行了一禮

 

國王蹣跚地走來臉上堆滿笑容:“艾西絲各位這又不是什麼正式場合只是普通的家庭聚餐而已大家沒必要這麼拘束都坐下吧!”

 

眾人紛紛入座只有塞西婭被叫到了國王身邊趁她不知所措時國王抓住她的手放在唇下語氣親昵地說:“聽說你初次來月事了身體還好吧?”

 

一陣頭皮發麻塞西婭吞咽了一下隱忍地點點頭

 

那就好那就好。”國王兩眼眯成一條縫揮手把小公主趕到對角的座位上然後強迫塞西婭在他身旁坐下

 

塞西婭壓抑過快的心跳倉皇地跌坐在椅子上發現自己被夾在了弗葉王子和國王中間而對面三位元女性則全部對她怒目而視

 

上第一道菜時國王突然提出要為她畫一幅肖像畫

 

就當是我慶祝你成人的第一份賀禮吧我會請宮中最好的畫家來為你作畫的。”他撫了撫她的臉頰意味深長地笑道,“必須是阿爾方索才行要不然就可惜了這麼一張漂亮的臉蛋了。”

 

塞西婭躲開他的手指心中厭惡還未來得及開口對面的薇特瑞早已表現出赤裸裸的妒忌

 

阿爾方索?”她怒道,“他可是全國最貴的畫家啊我還沒有讓他給我畫過肖像畫呢!”

 

國王皺了皺他圓鼓鼓的鼻頭:“親愛的你已經有太多畫像了而艾西絲連一張都沒有呢。”

 

可他們都不是阿爾方索畫的我也想要他的親筆肖像畫啊我都還沒有的東西憑什麼要給這個賤女人——”

 

安靜。”身旁的王后冷聲阻止她輕輕握住她的手,“不用擔心你的父王自有安排。”

 

她的語氣雖帶斥責但盯著塞西婭的眼神卻明顯不善而且似乎話中有話塞西婭用膝蓋想都知道這個女人的頭腦比薇特瑞聰明得多而且城府極深

 

她也不甘示弱地面向國王故作靦腆地說:“多謝陛下既然是這麼名貴的畫像我會掛在房間裏好好欣賞的。”

 

我可沒說要給你哦。”

 

?”塞西婭怔了怔她的肖像畫不給她還要給誰

 

國王將肉塊塞進嘴裏肉汁順著肥膩的雙下巴淌進脖子上的餐巾他隨手擦了擦嘴慢條斯理地看向她:“艾西絲自從我把你從地牢救出來至今也有五年了我一直都把你當作親生女兒一樣對待雖然還沒有給你任何爵位頭銜但在我這個國王心裏你早已是我的繼承人之一了。”

 

呵呵看這話說得多漂亮塞西婭心裏嗤之以鼻他若真的把她當女兒就不會放任薇特瑞逼她穿男裝處處刁難她羞辱她了

 

是的多謝陛下。”她面帶感激地說

 

所以我想要在你成年之際把你收為我的養女並賜予你薩羅曼廷女公爵的封號及領地你認為怎麼樣?”

 

什麼養女

 

塞西婭吃驚地瞪大眼一時間懷疑自己聽錯了不是迫害或算計她反而收她為養女還給與她爵位和領地這到底是在演哪一出戲

 

不止是她在座的其他人也個個目瞪口呆連一向沉著的弗葉王子都狐疑地眯起了眼睛

 

國王倒是相當輕鬆聳了聳肩說:“當然就算我再怎麼疼愛女兒她們也總有一天要出嫁的艾西絲你也不例外不過我可以向你保證我只會把你的肖像畫給和我們有邦交關係的王國大使而且我也會為你準備一筆豐厚的嫁妝絕對不會讓你受委屈的……”

 

聽他悠哉地說了半天塞西婭終於搞清了他的意圖不禁惱火起來這只老奸巨猾的狐狸原來他是在打這樣的算盤

 

誰都知道,“艾西絲最近的狀況有些不穩定頻頻惹事風波不斷原本相安無事的兩大種族也逐漸暗潮洶湧大有暴風雨前夕的味道這些流言一定也傳入了國王耳裏

 

所以這只肥胖的老狐狸便開始採取措施了

 

他的對策就是收她為養女然後將她以弗葉公主的身份嫁去他國這樣一來可以賺得好名聲二來又可以斷了薩羅曼廷人復辟的念頭從此擺脫她這個麻煩的前皇女三來還可以順便鞏固和別國的邦交關係——這簡直就是一石三鳥的絕妙好主意啊

 

若不是她身處事件的中心她幾乎都要為這只老狐狸拍手喝彩了

 

但從她的立場來說這卻不啻是場災難

 

她不能任事情這樣發展下去就算不為了艾西絲為了她自己她也不能嫁到其他國家去她放不下穗繼事到如今也放不下覲何況還有白內特亞森和尤娜等朋友她不想失去他們……

 

她臉色不佳神情緊繃地看著面前一絲未動的湯碟正猶豫要怎麼開口拒絕時薇特瑞又非常及時地跑出來替她分散眾人的注意

 

居然要收她為養女居然讓她比我早出嫁還是以公主的身份?!!你們到底有沒有把我這個正統公主放在眼裏啊!!”薇特瑞氣得聲音發抖

 

她不顧母親的阻攔憤然抓起酒杯向塞西婭擲去塞西婭頭一偏身後的牆壁發出一聲沉重的金屬撞擊聲清澈的酒流到了她的椅子腳下

 

太好了塞西婭心想這個膚淺的女人發作得正是時候不僅替她爭取了時間還當面丟給國王一顆炸彈簡直幫了她的大忙呢

 

果然國王的臉色變得很難堪

 

現在不是你插嘴的時候。”國王以哄小孩的口吻說,“我會替你安排婚事的但眼下我們必須優先為艾西絲考慮。”

 

為什麼憑什麼?!”薇特瑞繼續歇斯底里大吼仿佛不鬧出一個結果來決不甘休

 

國王和王后極力安撫她那顆愚笨的腦袋卻死活領會不了他們的用意不僅如此他們越是阻止她她就越以為他們在維護艾西絲好像一瞬間天下所有人都站在了她的對立面一樣令她傷心地嚎啕大哭起來

 

塞西婭暗自恥笑國王和王后做到這份上也真是夠鬱悶的明明兩人都是聰明人女兒卻沒有繼承到他們的頭腦結果破壞了他們完美的計畫還在一個外人面前丟盡了顏面

 

艾西絲……”國王狼狽地看向塞西婭,“總之我會派阿爾方索去見你也會提供你合適的禮服若你還有什麼需要也可以儘管告訴我今天的晚餐就到這裏吧!”

 

好的陛下。”塞西婭立刻起身行禮這個提議正合她意

 

我送你。”左手邊的弗葉王子丟下餐巾也跟著站起來

 

塞西婭下意識要拒絕可是他看著她的眼神不容置疑她馬上明白了他有話想對她說而且跟剛才國王的決定有關

 

艾西絲我送你。”他又一字一句重複了一遍

 

好吧也許聽一聽他的見解也無妨……抱著這樣的想法她默默跟隨他走出了用餐室

 

天空仍下著小雨空氣中隱隱帶著青草香雨滴的落地聲淨化了四周的些微嘈雜將雨夜襯托得更靜了弗葉王子沒有披斗篷就這樣走在雨中背後映襯著燭光闌珊的宮殿微卷的金髮散發朦朧的霧氣他那淡得發白的眼睛則筆直看著前方仿佛能夠從這片迷霧中看透真實一樣

 

塞西婭也摘下了帽兜深吸一口新鮮空氣靜靜地和他並肩走著

 

他的步子很大走得很快她因而跟得很吃力她這才注意到他的個子真的很高大約比覲和白內特還要高出半個頭

 

她想起了那次在休息室裏被他威脅的情景當時背脊發涼的恐懼感猶在再加上猜不透他此刻想對她說什麼她決定先保持沉默

 

許久弗葉王子終於開口了:“聽說你最後還是偷偷去學了光明法術?”

 

是的。”塞西婭冷靜地回答,“不過不是偷偷我是正大光明跟一個法師學的。”

 

弗葉王子沉了沉臉又說:“你也無視我的勸告和覲越走越近了?”

 

塞西婭很想說一句關你什麼事”,不過出於禮貌她還是溫和地回答:“是的他是我們大龍團的團長我沒有理由排斥他。”

 

“……真的?”弗葉王子慢慢回頭用一種極其迷惑的眼神看著她,“你是認真的?”

 

是啊有什麼問題嗎?”

 

弗葉王子皺起眉用銳利的眼神上下掃視了她一遍意味深長地說:“你知道艾西絲我不希望你嫁到其他國家去。”

 

我怎麼會知道?”塞西婭反問

 

你是真的不懂還是在裝傻?!”

 

塞西婭聽出他聲音中的慍怒試探著問:“你認為呢?”

 

弗葉王子低頭扶額無奈地歎道:“我不知道以前我還有自信能讀懂你但最近我卻越來越不確定了……你就像是突然換了個人一樣。”

 

這話是什麼意思?”塞西婭下意識放慢腳步跟他錯開了一段距離

 

她沒想到竟然連這個白化病王子都能感覺出她的變化這是否代表從前的艾西絲跟他之間有著某種親密的關係

 

不知是所謂的改信聖光還是你長大成人的緣故我不清楚但是我可以確定的是你變了。”

 

你也變了。”塞西婭壯著膽子說,“你變得比以前囉嗦了。”

 

你以為我是自願跟你說這麼多廢話的嗎?”弗葉王子有些無奈道,“我只是希望我們之間的合作能夠順利進行下去。”

 

什麼合作塞西婭差點脫口而出但她終究還是忍住了她必須沉住氣耐心地等待他自己主動提起

 

總之阻止這次聯姻別離開這裏。”他低沉而堅決地說

 

塞西婭嘲諷道:“怎麼阻止提出聯姻的可是你的父親這個國家的國王!”

 

想辦法。”弗葉王子給了一個陰鬱的眼神,“不論是什麼手段哪怕是黑暗法術我都不在乎只要能確保你繼續留在皇宮就好。”

 

“……所以你是把這個爛攤子丟給我了?”塞西婭生氣道,“既然你這麼希望我留下為什麼你不去說服國王取消聯姻你親自出馬的效果可比我好多了。”

 

如果我能做得到我會做的。”他咬咬牙悶聲說,“只是把你嫁去他國的好處實在太多就算是我也找不出什麼反對的理由事到如今我能做的也就只剩一件事了。”

 

什麼?”

 

那是我最後的王牌。”弗葉王子瞥了她一眼堅定地說,“除非你用盡各種方法仍然阻止不了這場婚姻否則我是不會輕易使用的。”

 

隨後他走向車夫塞給他幾枚錢幣然後打開了馬車門示意她跟著他一起上車

 

不用了謝謝。”塞西婭卻婉拒道,“我想走回去。”

 

弗葉王子愣住了扶著車門緩緩回頭看向她:“看這雨勢會下一整晚你確定要走回去嗎?”

 

反正自己有御用車夫勞巴塞西婭很篤定地說:“我想多呼吸一些新鮮空氣順便思考一下今後的打算。”

 

弗葉王子皺起眉神情顯得很尷尬:“我可以理解為你厭惡跟我合作厭惡到連跟我同坐一輛馬車都不願意了嗎?”

 

塞西婭聳了聳肩冷淡地回答:“你總不至於認為我很喜歡你們一家人吧?”

 

這話可不公平我從沒把自己歸入那一家人也從不引以為傲。”

 

塞西婭不太明白他話中的涵義……他不是王儲嗎堂堂一個王位繼承人為什麼不能歸入弗葉家族難道他是在暗示什麼

 

然而當她想再進一步打探時弗葉王子已轉身步入馬車帶著悶悶不樂的表情揚長而去

 

塞西婭撇了撇嘴覺得自己似乎說得有些過分了卻並不後悔正如她所說的她討厭這一家人也懼怕這位弗葉王子她最不想做的事就是與這一家人打交道

 

不過有一件事他卻說對了她必須儘快找到阻止聯姻的方法畢竟她也不想離開這個國家至少在這方面他們兩人的願望是一致

 

 

只是有什麼方法可以阻止一場政治婚姻呢看來她又得向穗繼好好討教一番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燃聿 的頭像
燃聿

燃聿的移動城堡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