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吉內的日記

 

 

壁爐是整個倉庫裏塞西婭最喜歡的地方既可照明又能提供熱量而且靜靜地凝視火光也有助於緩解她的緊張情緒

 

所以往常每當她有煩心事時她就喜歡窩在壁爐邊在她的日記本上隨手塗寫有時記錄穗繼身上的變化有時則記錄一天中所發生的事所接觸的人自己的心情等而穗繼也知道當她做出這個舉動時就代表她不希望被打擾因此他總是很識趣地跑開直到她寫完了才回來

 

不過現在她既已無日記可寫於是自然而然地便開始和穗繼分享心事

 

也不知是從何時開始仿佛是不知不覺中他們之間的關係變了在她看來穗繼已不再是一個精神受創的囚犯也不是她飼養的寵物而是一個理智可靠的朋友大部分情況下她都很願意和他分享自己的秘密聽聽他的看法

 

你一開始就猜到了國王的意圖是嗎?”她邊說邊在壁爐裏添了一些柴火示意穗繼再靠近一些

 

穗繼慢慢走近在火爐另一邊盤腿坐下。“是的,”他靜靜回答,“你的喜訊一傳開就收到了皇室邀請太可疑了

 

這就是你阻止我去的原因嗎?”

 

“……現在看來不論去不去事情都會往這個方向發展。”

 

那現在我該怎麼辦就這樣乖乖嫁去國外嗎?”

 

不行!”穗繼瞪大眼睛難得地表現出激動的樣子胸前劇烈起伏

 

好啦我只是說說而已你知道我不會丟下你一個人的除非我死了。”

 

塞西婭溫柔地摸了摸他的白髮將他嚇得發青的臉埋進自己懷中他雖已不像一開始那樣愛哭也正在努力改掉一受驚就躲在牆角抱成一團的習慣但對她的關心和依賴感卻有增無減有時候她甚至覺得他有點人格分裂體內一半人格害怕著她另一半又極度依戀她

 

她不知這是好事還是壞事但目前為止並沒有值得她擔憂的地方

 

那麼就讓我們一起來想想辦法吧國王說他很快就會派宮廷畫家來給我畫肖像畫在那之前我能不能做些什麼呢?”

 

穗繼從她懷裏抬起頭看了眼她的胸口喃喃說:“首先恢復平胸。”

 

真的嗎?”塞西婭擠了擠胸部嘟起嘴有些戀戀不捨道,“好不容易做出這種效果的呀放棄會不會太可惜了?”

 

被穗繼用堅定的眼光盯著她掙扎了幾秒最終還是順從地拆除了豐胸道具:“好吧平胸就平胸!”

 

還有頭髮。”穗繼又提議,“你的紅發太醒目了放進畫像裏很容易引起他國王子的注意。”

 

那就染黑吧。”塞西婭忍痛說,“不過我可不願意剪成短髮哦。”

 

只有修女才會剪短染黑就夠了。”穗繼再次打量她搖頭說,“你的臉不行。”

 

塞西婭抽了抽嘴角自嘲道:“啊啊抱歉哪我這張臉就是這麼不討人喜歡啊。”

 

我的意思是你的臉太可愛必須想辦法把你變得醜一點。”

 

原來你的計策是把我整醜啊。”塞西婭訝異道,“我還以為你只是想把我偽裝成另外一個人呢……不過這確實是個好方法。”

 

於是接下來的時間他們便一個勁地想著該怎樣把艾西絲的肖像畫變醜其方法包括描粗眉貼皺紋擠大小眼畫一臉麻子在牙齒上塗黑莓果醬等等……穗繼面不改色地說著把塞西婭逗得肚子都笑疼了

 

不過這也不是萬全之策就算你的畫像醜得史無前例還是一樣有人願意看在豐厚嫁妝的份上聯姻這個方法只能擋掉一部分以貌取人的貴族而已。”穗繼擔憂地說

 

塞西婭轉了轉眼珠提議道:“故意放出不利於艾西絲的流言怎樣?”

 

什麼樣的流言?”

 

皇室不是都很看重女人的生育能力嗎就說艾西絲早年在地牢裏長期受到濕寒侵襲導致終身不孕如何?”

 

穗繼搖頭:“你已被證實來了初潮就代表你有生育能力而且你還這麼年輕沒有人會相信這種流言的。”

 

那就只有裝病了對了我可以裝瘋賣傻我對自己的演技很有自信。”

 

這也不失為一個方法但是自我毀滅的代價未免太大了而且也不是長久之計總不能一輩子都裝瘋賣傻吧?”

 

塞西婭仰頭歎了口氣一時也想不出更多主意了

 

她打了個哈欠準備早點休息就在這時穗繼突然做出了古怪的舉動他四肢著地背部拱起一瞬間變為狼形從寬大的襯衣褲裏鑽了出來

 

穗繼……”

 

白狼擋在塞西婭面前豎起耳朵全身戒備地瞪著門口塞西婭也瞬間警惕起來匆匆從壁爐裏挑起一根點燃的木柴小心翼翼地走到門邊

 

不多久一陣馬蹄聲由遠及近而且數量似乎還不少的樣子塞西婭急忙向穗繼使了個顏色讓他在屋子裏留守自己則悄悄打開門躡手躡腳貼著牆跑到前院

 

剛一探出頭便嚇了她一大跳——不知不覺間黑鴉堡的門前竟然來了十幾個騎兵每個人手中都握著一根火把雖然稱不上燈火通明但照亮整個黑鴉堡卻算是綽綽有餘了

 

塞西婭正下意識想躲回倉庫裏忽聽其中一個騎兵友善地向她喊了一聲

 

艾西絲別緊張是我。”

 

塞西婭聞聲驚愕地望向馬上的男子這才發現原來他是白內特他策馬來到她面前翻身下馬顧不上寒暄便急切地問:“艾西絲你有沒有見到克魯尼或是其他任何可疑的人?”

 

塞西婭吃驚地搖頭:“克魯尼怎麼了他不是被哈皮斯關押起來了嗎?”

 

白內特憂心忡忡地看看四周低聲說:“問題就在這裏本來克魯尼應該是被關在牢裏的可是今天晚上哈皮斯卻將他帶了出來。”

 

為什麼?”

 

哈皮斯那傢伙似乎還在為你被刺傷的事而深深自責一直都想懲罰克魯尼可是克魯尼偏偏死不認罪所以剛才他偷偷將克魯尼帶到我們的辦公廳對他動用了私刑。”

 

塞西婭腦中浮現出哈皮斯習慣性摸他光頭的憨厚模樣一時很難和動用私刑這個詞聯繫起來她擔心地問:“結果呢?”

 

結果……”白內特咬了咬嘴唇歎道,“哈皮斯遭到了一批蒙面人的暗算被打昏在審訊室裏等他醒來時克魯尼和那群同夥早已逃之夭夭了哈皮斯立刻趕來通知了我和覲團長我們擔心他會跑來找你的麻煩所以連夜出動了騎兵隊前來守衛黑鴉堡。”

 

塞西婭不安地環顧四周正要說些什麼時忽聽遠處傳來覲的一聲怒喝

 

克魯尼你已經無路可逃了你的死罪已在所難免但假如你還珍惜你那些同伴的性命的話就快站出來束手就擒否則不止是你自己就連他們也會陪你一起遭受火刑!”

 

白內特見狀十分配合地從騎兵隊伍中拉出幾個雙手被反綁的蒙面黑衣人往他們每人頭上倒了油然後舉起火把湊近他們

 

塞西婭被這一幕嚇得倒吸一口氣白內特連忙向她使了個眼色示意她不要聲張塞西婭這才反應過來這可能只是威嚇的手段他們並不是真的要在她的家門口把人活活燒死……

 

我數到三你若還不出來的話我就點火了!”覲邊喊邊騎著馬在周圍繞圈

 

走近黑鴉堡時塞西婭終於看清了覲的樣子他穿著黑色夜行服手臂和小腿上綁著皮甲頭髮被風吹得亂糟糟的有一部分還被汗水沾濕貼在了額前她從沒見過他如此慌亂的樣子

 

——!”

 

覲大喊了一聲轉頭時忽然看見了塞西婭他頓時臉色鐵青地向她做了個手勢你出來幹什麼?!快躲進屋裏去

 

——!”

 

塞西婭有些不放心地看了白內特一眼順從地慢慢往後退她一邊膽戰心驚地等待著覲口中喊出”,一邊又暗中期待克魯尼能及時出現避免兩名修士被當場燒死的慘狀這一刻仿佛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靜止不動等待著下一個打破僵局的契機

 

然而時間一分一秒流逝塞西婭漸漸感到困惑了

 

她不明白的是為什麼一瞬間所有騎兵全都齊刷刷向她的方向瞪過來而且表情如此凝重呢為什麼覲遲遲不喊出”,而白內特的表情就像是見到鬼一樣呢

 

躲開!!!”直到覲沖著她一聲怒吼她才意識到自己的背後可能有麻煩了

 

果然才剛這麼一想一隻顫抖的胳膊便從後方圈住了她的腰而另一側一把冰涼的匕首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劇烈的喘息聲傳入她的耳朵她打了個冷顫哆嗦著低喃

 

克魯尼……”

 

腦中突然炸開一般轟然作響之前和艾西絲的對話再一次湧了上來一陣寒意爬過她的背脊她不由自主產生了悲觀的念頭

 

難道她又要死了這一次的輪回她終究還是無法逃過被詛咒的命運嗎她沒有好好珍惜艾西絲給她的這最後一次機會嗎可是時間實在太短她根本還沒來得及做好準備啊

 

她無暇傷感也顧不上害怕此刻腦中唯一的想法就是阻止自己的死亡所以不等覲開口她便強裝鎮定和他交談起來

 

克魯尼聽我說你搞錯了我並不是你的敵人如果你肯放開我的話我保證我會開誠佈公地把我的一切秘密告訴你我不會欺騙你你也不會受到懲罰在這件事上我們誰都沒有錯所以……先放開我好嗎?”

 

OnjemasteSalu sala amouyisaly Onjemaste!”

 

出乎她的意料克魯尼卻像是全然沒聽見她的自白突然開始念起她聽不懂的語言

 

他念得飛快語調非常獨特聲音大起大落像是在唱遠古土著部落祭祀時的咒語

 

塞西婭還想嘗試著跟他交談卻完全被他的念咒聲覆蓋住了她的心中有種越來越不祥的預感克魯尼明明非常恨她卻沒有一刀將她斃命說明他的恨已遠遠超越了普通程度達到了殺死她也無法解恨的地步而他的咒語中反復出現艾西絲薩羅曼廷等字眼也代表他正在進行的這件事跟她有密切的關係——

 

換句話說他在詛咒她

 

沒錯他一定是在用修士特有的方式詛咒艾西絲這個魔女

 

眼見覲和白內特正準備向自己步步逼近塞西婭立刻憂慮地大喊:“別過來!”

 

就在這時忽然——克魯尼狠狠推開了她用力將匕首刺進了自己的腹部嘴角迸出了一抹淒苦的微笑

 

我以我的鮮血……”他握著刀柄虛弱艱難卻又無比傲慢地開口說

 

詛咒薩羅曼廷皇室最後的血脈……”

 

隨後拔出匕首又快速猛紮了自己兩下鮮血迸出但用力卻絲毫沒有減少

 

望光明之神的榮耀毀滅世間一切邪惡……”

 

他的身子已經痙攣到直不起來了兩條腿以奇怪的姿勢僵立著然而嘴角的微笑卻在無限擴大看著塞西婭的眼神也變得神聖起來

 

到那個時候人們自然會瞭解事情的真相……而真相……也自然會證明我的清白。”

 

最後一次克魯尼將匕首深深推進了自己的喉嚨

 

噴湧而出的鮮血濺了塞西婭一臉

 

噗通塞西婭聽見了克魯尼直挺挺倒在地上的聲音感覺像被人狠狠扇了一耳光臉頰火辣辣地疼看著他最後那雙仍在瞪視自己的眼珠和嘴角那抹詭異的微笑再摸摸自己臉上的血她再也支撐不住重重跪倒在地捂住嘴發出淒厲的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騎兵走了很長一段時間房間裏仍然維持著寂靜無聲的緊繃狀態

 

塞西婭獨自趴在餐桌旁將臉埋在臂彎裏除了偶爾幾下抽噎之外其他時間均一動不動

 

恢復成人形的穗繼本想走上前安慰她可鑒於覲始終坐在塞西婭一側並時不時以冰冷的眼光瞪向自己他實在找不到上前的勇氣於是只能躲在火爐邊抱著膝蓋蜷縮成一團

 

不知過了多久覲起身走出倉庫回來時手中多了一隻深紅色的大皮袋他取出乾淨的杯子從皮袋子中倒出橙紅色的酒然後將酒杯推到塞西婭面前戳了戳她的肩膀

 

喝了吧忘了今晚的事好好睡一覺明天你就會感覺好多了。”

 

塞西婭緩緩抬起頭用兩隻紅通通的眼睛看了他一眼搖了搖頭

 

不用了我不太會喝酒你知道的……而且我也不想忘記。”

 

覲眯起眼睛她受的打擊比他想像的還要大可是某種程度上他也不是不能理解她的心情如果她真的對自己的清白問心無愧就不會有這麼強的負罪感可事實上她偏偏知道艾西絲的那些罪行這樣一來她就再也無法將自己當作單純的受害者來看待了

 

沒關係喝吧。”覲低聲說,“今晚我會在這裏陪你的。”

 

塞西婭盯著酒看了幾眼忽然起身踉踉蹌蹌地走到床邊從枕頭底下抽出一本封面呈草灰色的手抄本

 

你在幹什麼?”覲不禁皺眉問

 

塞西婭又重新坐回到他身邊像是夢囈般自言自語:“這是……吉內留下的日記克魯尼就是看了這個才落得今天這樣淒慘的下場……”

 

所以我問你你現在打算幹什麼?”

 

自從你把這本日記給了我之後我就一直藏在枕頭底下既沒勇氣看又不敢輕易銷毀就這樣一直抱著逃避的心態拖延著……可是現在我已不能再逃避了我想要親眼看一看揭露艾西絲罪行的證據。”

 

她端起酒杯呡了一口酒深吸一口氣做好萬全的心理準備後便毅然翻開了第一頁

 

還沒看清第一行字頁面就被覲的大手擋住了他沒有看她臉上現出隱隱擔憂的神色

 

……?”

 

還是不要看了。”

 

我要看!”塞西婭十分堅持道,“只有真正瞭解艾西絲在這個世界所扮演的角色之後我才能好好做出決定。”

 

什麼決定?”覲皺緊眉頭像是有不好的預感

 

塞西婭抿抿嘴什麼也沒說只是用眼神指了指他的手覲見再也阻止不了她只能不情不願地移開手黯然站起身給自己也倒了杯酒

 

終於塞西婭懷著前所未有的沉重心情將注意力集中在日記上

 

第一頁上的字跡非常工整均勻的灰色墨水力透紙背漂亮的大寫花體字母宛如印刷體看得出謄寫者的教養不凡書寫的內容似乎是修道院的戒律和規章沒有她預想中的名字也沒有觸目驚心的字眼

 

可是越往後字跡便越潦草墨水深淺不一有好幾頁還被打翻的墨汁弄髒了

 

然後在第十頁的地方抄寫突然中斷了第十一頁一片空白

 

再翻開到下一頁時手抄本儼然已成了吉內傾吐內心秘密的日記本

 

花月12

今天赫赫有名的皇女艾西絲小姐竟然要求單獨見我受寵若驚但是她說的話卻讓我很迷惑我聽不懂

 

花月28

艾西絲小姐把我哥哥還有一位騎士團的大人聚在一起告訴了我們一個驚人的消息我今晚一定睡不著了

 

牧月21

我學習了一些黑暗法術諸神在上我有罪可是和艾西絲小姐在一起很愉快

 

獲月1

我答應了艾西絲小姐的要求願意配合她做一個實驗我已不會再動搖了艾西絲小姐的心願就是我的心願她是我的一切

 

獲月3

今天先用一隻動物做了實驗成果不太理想艾西絲小姐很生氣她從幾年前起就一直在努力鑽研這項技術可是到現在還是沒有很大的突破她說最大的原因就是沒有實驗品

 

獲月11

開始用大量人類做實驗

 

熱月22

我看到了……成堆成堆的屍體

艾西絲小姐說那些人太沒用了她需要的是聰明健康和強壯的年輕男性如果是像哥哥那樣的美男子就更好了於是哥哥自告奮勇擔任下一次實驗對象艾西絲小姐對他大加讚揚讓我有點嫉妒

 

熱月28

哥哥被成功植入了始祖獸核實驗成功了我越來越嫉妒了

 

果月2

我想成為艾西絲小姐的永恆死士

我想成為艾西絲小姐的永恆死士

我想成為艾西絲小姐的永恆死士

我想成為艾西絲小姐的永恆死士!!

 

果月10

我和路那斯也得到了始祖獸核我終於有資格成為死士了祈禱我能夠成功艾西絲小姐的笑容是多麼美啊若是真的成功的話我就能每天看到她的笑容了

 

果月15

為了成為正式修士我要去暗室靜修七天明天是我淨化之前最後一次與艾西絲小姐見面

聽說哥哥的身體惡化了他失敗了……活該我很期待自己的成果

 

果月16

今天沒有見到艾西絲小姐

我的身體好像有些不對勁……

 

果月17

我的身體很燙我的臉像是要融化了一樣

 

果月20

對不起艾西絲小姐我好像也失敗了……

 

 

——!!”

 

塞西婭猛地合上手抄本將一排手指放進嘴裏狠狠咬住體內的五臟六腑像是被擰成一團般絞痛起來

 

這是吉內留下的最後一篇日記之後的發展她已經知道了吉內進入了修道院的靜修室獸核發作他變成了某種動物逃離了眾人的視野然後半個月後他被發現死在了墓地的機關之下

 

吉內切撒路那斯乃至幾年前被發現的屍體都是艾西絲的實驗物件並且無一例外地全都失敗了所以偷走他們屍體的理由也很明顯了就是為了要回收始祖獸核以便重新利用再製造新的死士

 

因為艾西絲的終極目標就是成為女王所以她需要一支部隊一支由永恆死士組成的強大部隊

 

但是為什麼一個還未成年的小女孩會走上這樣一條陰暗可怕泯滅人性的道路呢為了達成自己的目標她究竟做了多少次實驗殺了多少人又有多少人成功了呢

 

她扶著疼痛不已的頭一時沮喪地閉上眼睛

 

……等等她想到什麼猛地睜開眼跳起來自己毫無意識倒令對面的覲吃了一驚

 

怎麼了?”

 

不對有一個地方不對勁……”塞西婭六神無主地捂著嘴喃喃自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燃聿 的頭像
燃聿

燃聿的移動城堡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