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騎虎難下

 

 

接觸到覲疑惑的眼神塞西婭激動地說

 

切撒的屍體是我來到這個世界代替艾西絲以後才被拋進騎士團會議廳的路那斯和吉內被殺屍體被銷毀我收到致不語者的字條和高跟鞋等等這些都跟艾西絲無關啊!”

 

覲想了想:“你說過你懷疑那些都是蜥蜴幹的。”

 

沒錯但還是有不合理的地方亞森已證實蜥蜴是效忠於獨角獸聯盟的死士也即是說她是艾西絲創造出來的部下但是她並不知道我的內在已經變成了塞西婭呀照理說她應該會直接和我聯絡才對啊。”

 

也許她嘗試過和你聯絡但是你並沒意識到就像那一次在集市上她不是悄悄對你耳語了嗎?”

 

塞西婭仔細回想:“我記得當時她說的原話是:‘我替你炸毀了屍體可是你呢?’這種口氣可不像是在對聯盟領袖說話啊。”

 

覲低頭思忖:“這確實有點奇怪。”

 

塞西婭繼續說:“而且如果蜥蜴是艾西絲的部下那麼她一定知道艾西絲就是攝核魔為什麼還要特意寄寫有暗號的字條給艾西絲呢?”

 

覲點點頭若有所思地問:“所以你的結論是艾西絲並不是攝核魔?”

 

塞西婭舔了舔乾澀的嘴唇端起酒杯咕嘟咕嘟喝了幾大口隨後用力擦了擦嘴角

 

艾西絲絕對是攝核魔但是我懷疑攝核魔可能不止艾西絲一個。”

 

你的意思是有人在假借攝核魔的名義繼續艾西絲未完成的事?”

 

也不是沒這個可能。”塞西婭捏了捏有些發麻的臉頰又晃了晃腦袋輕聲嘀咕道,“只是那個人又是誰呢他知不知道我已經不是艾西絲了呢還有他在整個事件當中又是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呢?……對了會不會是那個煉金團團長琉薩?”

 

覲慢慢搖了搖頭:“不可能琉薩若是另一個攝核魔首先就不會在自己身上實驗始祖獸核他現在這個樣子恐怕也活不了多久了吧。”

 

塞西婭又仰頭喝了一口酒扶了扶暈眩的腦袋斷斷續續低吟:“也是他那副陰暗猥瑣的樣子確實也不像是能跟艾西絲並駕齊驅的人物可是又會是誰呢?”

 

那麼下一步的打算就是找出另一個攝核魔嗎?”

 

我不知道……”塞西婭煩躁地揉太陽穴,“我只知道只要我繼續留在這裏災難就會不斷發生克魯尼不是第一個因我而死的人也絕不會是最後一個……我是不是應該服從國王的安排乖乖嫁去其他國家比較好呢?”

 

她自言自語的話一出口便遭到了覲和穗繼異口同聲的否決:“不行!”

 

意識到對方的存在兩人互相瞪視了一眼各自扭開臉

 

覲沒好氣地看向塞西婭:“別說這種沒志氣的蠢話你現在確實有很多煩惱你也有很多選擇但是靠婚姻來逃避這一條絕對不在考慮範圍內!”

 

塞西婭的頭本就因為被酒精填滿而昏昏沉沉的這時候被他大聲一吼整個後腦勺都抽筋起來況且心情本就很差又受了不小的打擊幾股負面能量交織在一起令她頓時心頭火起

 

她抓過杯子將酒一飲而盡然後用力砸在桌上發出!”的一聲重響

 

沒志氣的蠢話……?”她醉醺醺地喊,“你懂什麼你知道我剛剛經歷了什麼嗎有一個對我憎恨到極點的人當著我的面割破喉嚨自殺還用他全身的血對我下了詛咒啊啊啊!……沒錯我也許確實很窩囊很沒用但我寧可像這樣當一個窩囊的塞西婭也不要當一個心理扭曲殺人如麻的艾西絲!”

 

覲臉色不佳地瞪了她一眼平靜道:“你醉了別說了。”

 

為什麼我不能說憑什麼你讓我別說我就不能說了?!”塞西婭其實一半清醒一半糊塗但內心的怨氣實在是憋得太久了她再也不想忍了於是便趁著這股酒勁一古腦統統宣洩了出來

 

說來說去都是你的錯為什麼那麼多證據擺在你的面前你卻還要一意孤行地袒護艾西絲呢她也看過日記了她所做的那些人體實驗是多麼邪惡陰暗多麼喪心病狂的變態到簡直都無法用語言來形容啊你是真的從心底裏相信她是無辜的還是故意說那些話來氣我?”

 

覲第一次被她如此直接地當面質問表情也跟著沉重起來

 

事到如今我也無法再相信她是無辜的了……你說得沒錯她確實犯下了天理難容的罪行。”

 

呵呵那也就是說你是存心想氣我囉?”

 

覲無奈地搖頭:“我不是存心想氣你我說這一切是為了艾西絲也不是在說謊。”

 

所以說我就是不懂為什麼你的道德觀也扭曲了嗎?”

 

覲露出為難的表情咬牙道:“我必須承認我對艾西絲會走上這條極端的黑暗之路也負有一定程度的責任是我沒有在她還有挽救餘地的時候及時對她做出正確的引導……雖然我很理解你現在的憤怒但是相信我艾西絲的身世非常可憐她也曾是一個天真善良的女孩儘管無數次被黑暗信仰誘入歧途但是她的心中其實仍然有光明……”

 

可是這還是不能成為她墮落的藉口也不能掩蓋她是個殺人犯的事實啊!”塞西婭氣得打斷他

 

“……”覲垂下頭沉默了很長一段時間才長歎一口氣說,“是的你說得沒錯我不該以此為藉口好吧我為我之前所有偏袒艾西絲的話向你道歉在這件事上你贏了我無話可說今後我也不會再替艾西絲辯護了。”

 

塞西婭用力喘了兩口氣虛脫地跌坐在椅子上心中仍然很鬱悶

 

她根本不是為了想爭個輸贏才花這麼多力氣跟他據理力爭的他為什麼就是不明白呢不過既然他都已經讓步了她也沒辦法再多說什麼只能繼續喝酒生悶氣

 

在覲還沒來得及阻止她之前她快速奪過裝酒的皮袋子對著瓶口直接大口大口喝起來

 

這下她真的醉了……

 

扔下皮袋子的時候她便搖搖晃晃地趴在桌上連頭都抬不起來了

 

……你這個可惡的混蛋沒良心的腹黑霸道抖S木頭木腦的頑固家長你明知道我喜歡你卻還是這樣狠心對我一會兒冰冷得像陌生人一會兒又溫柔到讓我產生錯覺而我就像個傻瓜一樣心情因為你的態度而起起伏伏你真是太…………太可惡了……”

 

她越說越覺得自己太委屈越委屈就越傷心結果索性捂著臉放聲痛哭把一旁的覲驚得目瞪口呆

 

他一面因她的表白而狼狽不堪一面又被她的嚎啕大哭嚇得驚慌失措一時間也忘記了自己本應堅持的原則下意識便將她拉過來擁在懷裏

 

沒料到塞西婭卻狠狠推開了他毫不領情地大喊:“我才不要你這種虛假的關心我已經死心了既然看不起我的感情就別再對我溫柔了從現在開始我發誓我不會再依賴你你也不用再管我的死活你那個所謂最後一次的幫忙’,我也不要了我們就趁此機會把話說清楚吧!”

 

覲仍然抓著她的手不放皺緊眉嚴肅地看著她:“我沒有任何看不起你的意思我只是……還需要時間適應這個擁有艾西絲外表的你。”

 

意識到自己有些說漏了嘴他的神情變得尷尬起來

 

我才不信我再也不會相信你了!”塞西婭傷心得再也聽不進他的話借著酒勁用力掙脫他的手一離開桌子便晃晃悠悠地走向火爐邊的穗繼

 

見她這副跌跌撞撞的樣子穗繼急忙站起身想要將她攙扶到床邊卻被她一個突如其來的熊抱撲倒在地上

 

相比之下還是我的穗繼比較好穗繼從來不會罵我一直都對我很溫柔全心全意相信著我又擁有天才般聰明的頭腦這才是我理想中的能夠陪伴在我左右的人。”

 

說完她抓起穗繼的臉稀裏糊塗地便吻上了他的嘴唇不僅唇貼著唇還張開嘴將舌頭伸進他口中勾了一勾

 

穗繼霎時滿面通紅不知所措地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塞西婭吻夠了才費力地抬起頭豁出去一般嚷道:“沒錯我決定了我要和穗繼兩個人一起逃出皇宮找一個美麗的世外桃源然後幸福地生活一輩子——”

 

!”還沒說完她的後腦勺便吃了一記拳頭她眼前一黑便一聲不吭昏死過去了

 

然後覲一把將她攔腰抱起倒轉身體扛在肩上同時向穗繼投去不友善的一瞥

 

穗繼也立刻站起不甘示弱地回瞪他

 

她醉了為了安全起見今天晚上我要把她帶走。”覲冷冰冰地丟下一句話便轉身帶著塞西婭向門口走去

 

背後傳來穗繼平靜而有力的聲音

 

-德普裏埃不要再傷害她了若是再利用她對你的感情而傷害她最終後悔的會是你。”

 

這是我和她之間的事輪不到你來管。”覲沒有停下腳步冷漠地說

 

今天之前或許是但今天之後一切就難說了……”

 

覲咬了咬牙重重踢開倉庫的門扛著塞西婭頭也不回地大步離去

 

 

 

————

 

 

 

 

塞西婭醒來時覺得自己的腦袋裏好像有一千隻螞蟻在爬

 

雖然口乾舌燥全身酥軟頭腦也不是十分清醒但是出乎意料地心情卻有一種前所未有的輕鬆

 

真的是因為酒的功勞嗎她迷迷糊糊地想一邊動作笨拙地從床上爬起說起來她昨天究竟是什麼時候睡著的呢為什麼完全沒印象了連睡著之前做了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手腳並用地挪到床沿時她抬起頭忽然注意到房間裏還有一個人——不知從何時開始覲就坐在床對面的那張踩腳凳上一眨不眨地看著她

 

咕嘟……塞西婭吞了吞口水不由地緊張起來

 

你怎麼會在這裏?”

 

覲面無表情地看著她:“再說一遍?”

 

塞西婭環顧四周識趣地改口重新問:“我怎麼會在你的房間裏?”

 

覲露出這還差不多的表情回答道:“你不記得了你昨天喝得爛醉如泥是我把你扛回來的。”

 

……是這樣啊。”塞西婭坐在床沿發呆

 

你真的不記得了?”覲嚴肅地看著她語氣中有股淡淡的慍怒

 

……不記得了。”塞西婭尷尬地將手抵在脖子上無奈地搖了搖頭

 

她依稀想起昨天夜裏好像趁著酒意對他說了許多大膽的話惹得他非常不快但具體說了什麼她卻無論如何也想不起來了經驗教訓告訴他此刻重提舊事絕對不是明智的選擇所以她連忙扯開話題問道

 

對了克魯尼的事處理得怎麼樣了?”

 

覲臉色略有緩和平靜地說:“這你不用擔心白內特和哈皮斯會處理的。”

 

塞西婭點點頭客氣地說:“昨天晚上謝謝你了多虧了你的酒讓我忘記了許多事今天醒來果然心裏輕鬆了不少。”

 

……”覲沒好氣地嘀咕,“該忘記的事沒忘不該忘的卻就這麼忘了。”

 

什麼?”

 

沒什麼!”覲隱忍地低聲說隔了一會兒又問,“……對了你昨天提起國王安排你遠嫁他國具體是怎麼回事?”

 

塞西婭於是把那天皇室晚餐的經過一五一十說了出來

 

覲邊聽邊分析道:“薩羅曼廷女公爵這是以前艾西絲姑媽的頭銜這個國家歷來只有30個貴族頭銜對現在的你來說已經是很慷慨的封爵了。”

 

塞西婭不喜歡他這種帶有官腔的說法嘲諷道

 

是嗎所以我應該感激涕零磕頭謝恩然後歡天喜地地把自己嫁出去嗎?”

 

我可沒有這麼說。”覲沉默了一會兒有些不自然地說,“畢竟我也不希望你離開這裏。”

 

是嗎我還以為你巴不得我快點消失呢。”

 

如果我希望你消失你就真的會消失嗎?”

 

塞西婭瞥了他一眼感覺他在試探自己的心意故意冷淡地回答:“不會我要努力留下來為了穗繼。”

 

為了他?”覲立刻哼了一聲嗓音也變了

 

是啊。”塞西婭一副理所當然的口吻,“穗繼離不開我我也不忍心丟下他。”

 

呵呵看樣子你們會永遠生活在一起了前皇女和前王子這倒是一對絕配的組合!”

 

我只是想在他能夠獨立之前盡可能幫他而已而且我在這裏本來就無親無故如果不是為了他我又需要為誰留下來呢?”

 

覲的臉色突然變得很難看但他仍然試圖表現出滿不在乎的樣子:“我是不是該提醒你穗繼跟你也非親非故?”

 

塞西婭背對著他整理了一下衣服口中輕喃:“過去或許是但現在我們之間已經有關係了。”

 

一瞬間手腕被用力抓住她驚慌地轉身看見了覲眼底的震驚和不解

 

你是認真的?”

 

塞西婭嚇了一跳困惑地看著他:“什麼是認真的?”

 

你真的想和穗繼一起逃離皇宮你以為這個方法行得通嗎你們真的以為你們在一起能幸福?”覲急切地一口氣連說好幾句氣得臉也發青了,“你實在是太天真了!”

 

塞西婭本想搖頭否認可是見他難得露出這樣心急如焚的激動表情她又改變主意決定暫且聽一聽他的說辭

 

 

這樣不行嗎?”她試探地問,“如果我去告訴國王陛下我有了喜歡的人了我想要嫁給他所以就不能嫁到其他國家去了這樣也不行嗎?”

 

覲的臉僵了僵十分不自然地回答:“……你是薩羅曼廷皇女偉大的帝王沃瓦德一世的直系孫女擁有這片大陸最古老最純正的皇室血脈你真的以為你能夠按自己的心意嫁給喜歡的人嗎?”

 

塞西婭皺起眉疑惑地問:“這是什麼意思?”

 

皇室的女性是無法替自己決定婚姻的地位越高越是如此而你的血脈又是那麼珍貴你的丈夫絕不可以是普通人國王不會允許這個國家的子民也不會允許的。”

 

他的聲音越來越低沉情緒也沒有剛才那麼激動仿佛自己也被自己說出的事實打擊到了一樣

 

雖知他說得是正確的塞西婭還是生起氣來:“我自己的婚姻關別人什麼事?”

 

重要的不是你的婚姻而是你的兒子一個擁有薩羅曼廷血脈的皇子將有可能給這個國家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所以這個皇子的父親也就特別需要精挑細選——”

 

仿佛突然意識到塞西婭的憤懣和不滿覲的話音戛然而止

 

這麼說來我就非要遠嫁他國了沒有其他辦法了?”

 

覲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塞西婭又突然抬起頭眼中重新燃起希望

 

對了還有一個人可以幫我他說過如果我實在找不到阻止聯姻計畫的方法他還有一張最後的王牌。”

 

是誰?”覲喃喃問

 

白化病王子。”塞西婭露出一個充滿信心的微笑繞開他徑直向大門走去,“我現在就去找他。”

 

直到她關上門覲還是一臉不明所以

 

白化病王子……又是誰啊?!”

 

 

 

————

 

 

 

 

塞西婭很快找到了她的御用車夫一路駛向宮殿向傳令官提出了覲見的請求

 

長廊的貴族們用看外星人一樣的眼神上下打量她塞西婭毫不介意但當僕人將她領至一間會議廳門口時她卻猛然心跳加快呼吸也亂到無法控制了

 

殿下艾西絲小姐來了。”

 

僕人打開了厚重的大門向弗葉王子深鞠一躬一邊倒退著走回去一邊示意塞西婭進屋

 

塞西婭壯著膽子昂首挺胸走進來身後的關門聲把她嚇了一跳但她還是硬撐著抬起頭直視弗葉王子空洞的眼睛

 

我來懇請你使用最後的王牌。”她開門見山地說

 

弗葉王子放下手中的書摘下單眼眼鏡若有所思地望著她:“才這麼幾天你就已試過所有的方法了?”

 

我不想再浪費時間了我需要一個百分百穩妥讓我絕對不會離開皇宮的方法。”

 

弗葉王子低頭沉默了片刻再次向她確認:“這是你最後的決定?”

 

是的。”塞西婭堅定地回答

 

不管付出什麼代價?”

 

“……?”塞西婭張了張嘴前一秒還很堅定的表情瞬間垮了聲音也不自信起來,“會有什麼樣的代價你該不會想說只要我變成一具屍體我就不會離開皇宮了吧?”

 

弗葉王子斜睨她一眼:“看來在你眼裏我還真是個可怕的人呢。”

 

那不然還會有什麼樣的代價?”塞西婭提心吊膽地和他保持距離

 

他慢慢走近她作勢要對她伸出手她心中一驚下意識躲開了

 

弗葉王子的手僵在半空

 

放心吧我不會動你一根頭髮的艾西絲。”他無奈地歎了一聲轉身向門口走去,“跟我來吧我們一起去見國王陛下。”

 

塞西婭不明白他究竟在打什麼主意可想來想去他似乎也不能拿她怎麼樣這麼多年來艾西絲和他都相安無事他也不可能等到現在才來害她吧

 

這樣想著心裏略微踏實了一些於是她匆匆跟了上去

 

當他們來到宮殿後方的御花園時國王正在訓練他的獵犬四個僕人端著盤子守在一邊而不遠處的遮陽傘下薇特瑞公主正獨自抱著膝蓋生悶氣

 

“……我還是不明白你為什麼要這樣幫一個外人難道你眼裏已經沒有我這個女兒了嗎?”

 

她咬著牙自以為是地說一抬眼看見哥哥和艾西絲的身影她那張蒼白的臉頓時燒了起來

 

啊哈現在這個外人已經放肆到不請自來了要是再不管管她下次她說不定就直接踩到我們頭上來了啊!”

 

塞西婭看也不看她她的感官早已自帶遮罩功能無論她怎麼吵怎麼罵她都當她不存在而且值得欣慰的是弗葉王子目前是站在她這一邊的他替她把所有惡毒的瞪視都擋了回去

 

父王我和艾西絲有事想和你商量。”他看向火冒三丈的妹妹,“薇特瑞你能不能回避一下?”

 

哥哥我為什麼不能聽?”薇特瑞委屈地大叫一直以來她對這個哥哥都帶著又敬畏又依賴的感情他也總是對她寵愛有加可最近他卻變冷淡了反倒跟艾西絲親近起來這叫她怎麼受得了

 

國王似乎敏銳地察覺出什麼拉下臉命令薇特瑞:“聽話你先下去。”

 

薇特瑞憋了滿肚子的氣可是看父親的臉色氣氛好像又很凝重她僵持半天才不情不願地將屁股從椅子上抬起

 

不聽就不聽有什麼了不起了!”她狠狠瞪了塞西婭一眼氣鼓鼓地甩袖離去

 

等她走遠了國王把僕人和獵犬也打發了下去然後將他肥胖的身體挪到躺椅上:“好了說吧。”

 

弗葉王子的眼中閃過一絲猶豫但他很快握住塞西婭的手鄭重地宣佈

 

父王我想向你坦白我和艾西絲其實是一對戀人我們已經在神面前相互發過誓了所以我誠摯地在此懇求你不要把她從我身邊奪走。”

 

聽他臉不紅心不跳地說完國王和塞西婭的眼珠同時瞪了出來

 

什麼跟什麼……這就是他最後的王牌

 

塞西婭下意識抽回手驚訝地抬頭瞪他卻被他強硬地牽了回去他的眼神傳達出別拆穿我的資訊

 

好吧塞西婭即刻心領神會任由他牽著手還特意裝出羞赧的樣子

 

是的對不起一直瞞著陛下但我們心中也是有諸多顧慮……”

 

再怎麼說她也是個演技派這種程度的表演是難不倒她的

 

國王一聲不吭目光在他們之間來回穿梭像是在揣測這件事的可信度他不怎麼瞭解艾西絲但對自己的兒子卻不陌生在他的印象中宮中至今從未傳出過有關王子的桃色緋聞如果不是隱蔽工作做得太好那就是他們另有所圖了

 

在神面前發過誓了呀。”國王漫不經心地說,“可是你們信仰的不是同一個神吧?”

 

弗葉王子立刻接道:“艾西絲已經為了我皈依光明了為此我十分感動。”說著還特意深情款款地看了她一眼

 

塞西婭暗自抽嘴角胡說八道他當時明明氣得臉都黑了還嚴厲地要求她堅持黑暗信仰……看來這傢伙也是演技派呢

 

於是她也不甘示弱溫柔地看向他:“為了你我什麼都願意做放棄信仰算什麼。”

 

國王挑了挑兩條禿禿的眉毛狐疑地盯著兒子若說艾西絲勾引他還好理解畢竟背後的利益太多了王位權勢金錢還有他本身出類拔萃的條件但兒子會選擇艾西絲的理由就有些讓人捉摸不透了

 

艾西絲體弱年幼沒有家族靠山也沒有財產光憑姿色不可能吸引成熟理性的兒子她唯一的優勢就是那身古老神秘的薩羅曼廷血脈以及對獸核完全免疫的體質可這也只在與別國聯姻時才會體現出來所以他才想將她以養女的身份嫁出去

 

但是把她嫁給他自己唯一的兒子讓薩羅曼廷的血脈重新回到皇室統治中來休想門也沒有

 

哈哈!”他摸了摸肥胖的雙下巴故作輕鬆地笑道,“你們一定是在跟我開玩笑吧我知道你們之間有些兄妹之情等我把艾西絲收為養女後這種感情還會更加濃厚但是讓你們兩個結婚這是不是太荒唐了?”

 

塞西婭聳肩:“我們沒說要結婚……”

 

我想要娶艾西絲為王妃。”弗葉王子鄭重說

 

塞西婭的眼珠又一次瞪了出來

 

等等這是不是演得太過了?……正這麼想時弗葉王子朝她低下頭擁住她的肩膀吻住她的嘴唇

 

他竟然還把舌頭伸了進來——塞西婭猛地推開他慌張地用手背掩住嘴

 

弗葉王子默默看了她一眼面不改色地對國王說:“我們不是在開玩笑這也一點不荒唐我是認真地在向父王提出請求。”

 

之後的話塞西婭一個字也沒聽進去她只是一個勁地瞪著弗葉王子的背影瞠目結舌

 

為什麼……事情居然演變成這個樣子了

 

————第三集 輪迴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燃聿 的頭像
燃聿

燃聿的移動城堡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