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在心跳的彼端

 

 

風茄走後茂密的樹牆如被解除的幻覺一般煙消雲散阻隔在大叔和妃之間的障礙一消失雙方的身影便瞬間暴露在對方面前視線接觸時時間仿佛凍結了似的兩邊都沉默不語

 

看到妃突然出現在面前大叔的驚愕和慌亂並不比剛才見到風茄時少臉色反而更蒼白了好不容易才吐出一個字

 

“……?”

 

這種時候該擺出什麼樣的表情比較好呢妃在心裏問自己

 

答案是──怎樣都無所謂吧反正沒有誰會去關心她現在的表情何況就算刻意觀察也無法從她這張若無其事的臉上看出什麼端倪來她根本沒有什麼好擔心的吧

 

所以拜託了心臟別再亂跳了會被聽見的啊

 

眼看大叔就要向她走過來這時始終未曾開口完全被她遺忘的冬雪突然大聲說道

 

醜女是你說忘了帶作業簿我才勉為其難陪你回來拿的難道你又搞錯了是的話就直說別好像無頭蒼蠅一樣到處亂跑坦白承認你記錯了又會怎樣……洵大人原來你也在這裏啊。”

 

這麼說來你們是到我的清水居來找作業簿的?”仿佛大大松了一口氣大叔擦了擦額頭笑道,“可是妃的東西不可能掉落在我的房間裏啊。”

 

所以說是這個女人太笨了嘛連自己的東西都管不好還無故懷疑洵大人我剛要阻止她時大人你就出現了。”

 

說話時冬雪狠狠瞪了妃一眼心裏喊快配合我呀傻瓜別白白浪費我的演技

 

接收到冬雪的電波腦子一團亂的妃只好不假思索地喊回去:“要你管我是班上的幹部假如收到的作業簿就差我一本那多沒面子啊既然學校和我房間裏都找不到想來想去也只可能在大叔的房間裏嘛。”

 

社團的活動室呢你早上有去過吧。”

 

……對哦。”

 

妃厭煩地低下頭實在沒心情再演下去冬雪趁機以回學校繼續尋找為藉口拉著妃逃也似的離開了清水居只留下摸不著頭腦的大叔將信將疑地望著兩人的背影

 

剛才的事謝啦。”

 

被冬雪牽著手在山上走路妃渾渾噩噩地邁動腳步不知道冬雪要帶她到哪里去也不想知道只是一味地跟著走

 

冬雪冷淡地咕噥:“在這種事上向我道謝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那還真是抱歉我決定收回上面那句話。”

 

不准收!”

 

反正你多半也是為了你的洵大人才開口替我解圍的我們之間的關係可沒有友好到互相幫助的程度啊對吧?”

 

冬雪只有咬牙恨恨回答:“沒錯不巧被你說對了!”

 

妃呵呵地笑起來嘴上不甘示弱地跟冬雪你一句我一句心裏卻好像跟風茄一樣被挖了一個洞似的寒風從前後穿來穿去都快要忍不住打冷顫了

 

感覺真是怪怪的

 

好像直到現在才深刻意識到妖怪的世界離她多麼遙遠大叔風茄……以及其他所有的妖怪他們之間根本就沒有她這個人類插足的餘地原來是她太高估自己了自以為很接近自以為可以瞭解自以為被重視……實際上卻什麼都不懂的確人類算什麼呢人類短短幾十年的壽命對妖怪來說打一個哈欠就過去了與身俱來的差異早就決定了將來的命運所以她跟大叔根本不會有什麼交集吧既然她不可能變成妖怪大叔更不可能變成人那麼還是別想太多比較好乖乖過自己的生活不就夠了嗎

 

沒錯這個道理十分淺顯易懂她以前怎麼沒有發現呢她可是人類啊沒有必要為了一兩隻妖怪而自尋煩惱

 

 所以我早就跟你說了這是由獅天狗的天性決定的……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啊?”

 

回過神時才發現冬雪已經喋喋不休說了很久這只冷酷高傲的雪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囉嗦了

 

妃不耐煩地回答:“老實說沒有。”

 

我就知道害我像傻瓜一樣……”冬雪露出兇惡的目光氣憤地捂住肚子

 

你怎麼啦?”

 

被你氣得胃痛!”

 

妖怪也有胃嗎?”

 

怎麼你瞧不起妖怪嗎?”

 

我可沒這麼說。”妃逕自走到冬雪前面摸著胸口喃喃道,“只是剛好我也胃痛該不會是你傳染給我的吧?”

 

―――

 

晴朗的夜空中黯淡的星光微微閃爍已經是滿月了月亮果然如傳說中那樣大如銀盤有種越來越接近地面的錯覺

 

不知道這樣的夜晚會不會有狼人出現妃閑極無聊握著筆的手指有節奏地敲擊桌子在厚厚一疊白紙上戳下一個又一個黑點此刻學校裏應該只剩下值班的警衛和留宿的老師如果一起變成狼人沖進來的話……

 

哇嗚──”這時活動室的大門忽然開了妃驚恐地回頭不是吧真的有狼人

 

走進來的卻是眼鏡美女明海看見妃後立即停止狼吼綻開驚喜的笑臉:“哎呀妃殿你還沒回去呀。”

 

拜託不要嚇人啦。”

 

嘻嘻只是覺得這樣的夜晚沒有狼人出現怪可惜的。”明海走過來左右張望說,“你的那位酷酷美少年跟班呢這幾天怎麼沒有如影隨形地陪在你身邊?”

 

不曉得冬雪聽到這種形容會不會再次胃痛

 

大概是那次除妖行動時被尾塚的妖怪嚇昏了從此再也不敢接近我了吧。”妃隨口胡說道

 

事實上既然確定風茄是沖著大叔的銀盒子來的冬雪就沒有義務繼續待在她身邊來上學也只是順便監視保健室而已所以此刻他不在這裏也是理所當然的

 

嘖嘖平凡人是不會懂的這正是妃殿獨有的魅力呢。”明海用崇拜的眼神望著妃,“那麼你呢妃殿你最近很反常哦每天都來參加社團活動不說還總是留到最後一個走有什麼特別的理由嗎?”

 

怦咚妃心跳不規律手中的筆掉了下來神情變得很奇怪

 

這個嘛……”妃虛笑道,“好歹我也是妖研社的名譽社長兩年都沒來參加過活動實在有點說不過去所以想在高中的最後一年為社團做點貢獻嘛。”

 

良心發現了嗎?”

 

也可以這麼說。”

 

太好了這樣一來我就能經常和妃殿單獨相處了!”

 

我可不想和你單獨相處啊百合

 

為了轉移話題妃指著明海懷裏捧著的書問道:“剛才找資料去了嗎辛苦你了這本是什麼書?”

 

明海攤開手那是一本半舊不新青紫色封面的硬皮書書名為遊腳僧妖島紀行》,正面的方框裏繪有一隻騰雲駕霧的山鬼底下還有注明內附不完全妖怪圖鑒

 

很奇怪吧?”明海略帶得意地說,“我們積雲島以妖怪出名圖書館裏的完全妖怪圖鑒隨手一抓就是一大把可我卻偏偏挑中了這本特意標注了不完全的書想知道為什麼嗎?”

 

不想知道。”

 

妃趴在桌上興趣缺缺地搖頭:“反正這些所謂的妖怪圖鑒不是把妖怪的雕像作電腦處理拿來騙人就是完全胡編亂造一點可信度都沒有。”

 

可是這本書真的與眾不同耶不論是文字描述還是繪圖都很合我的口味我敢確定目前看過的妖怪書籍中只有它才是真的!”

 

只要合你的口味就是真的嗎

 

不信妃殿可以自己看看啦。”

 

在明海的百般央求下妃只好打開書隨手翻到倒數幾頁雖說是隨手卻下意識翻到自己想看的詞條為了掩飾臉上的不自在妃用力咳嗽兩聲緩緩將詞條內容讀出來

 

獅天狗推算年齡3100),也稱雷天狗天狗族類中至高權力的典型代表擁有強大的雷系妖力以捕食雌性妖怪為生身形高大本性兇猛妖形為銀色的獨角獅身上長有藍色閃電條紋以及一對可幫助高空飛行的羽翅在一定程度上被賦予神明的色彩其本身曾為天界統帥後因觸犯天規被迫墜如人界以結界隱藏行蹤……”

 

哎呀說得真是對極了尤其是這一句,“以捕食雌性妖怪為生”……大叔你還可以再風流一點沒關係

 

不過話說回來這個詞條的解釋未免太准了吧連大叔來到人界也知道那不過是幾個月前才發生的事啊再看看底下的手繪彩圖和大叔的獅天狗形態簡直毫無區別這真的只是巧合嗎

 

風茄推算年齡2600),亦稱愛欲之果罕見的植物系妖怪妖形多變大多以樹木形態生存主體部分為人形擅長以淒厲的哭聲迷惑人心重視愛情勝於一切……”

 

冥香推算年齡5500),通稱八爪草植物系妖怪擁有八條無限伸長的觸鬚妖力低下曾經因犯下重罪被天界通緝被迫逃往人界……”

 

每讀到一個熟悉的名字妃的驚訝就增加一分詞條的解釋越接近真實心中的疑惑和不安就越是強烈

 

本來以為書名和附注只是出版商的噱頭罷了完全手冊百科全書鋪天蓋地的時候反其道而行之刻意用不完全的字眼標新立異類似的手段早就見怪不怪了可沒想到這本書列出的資料居然是真的

 

不可能啊明明是只有妖怪才知道的事為什麼作者會知道呢難道說作者是妖怪還是像她一樣具有陰陽眼的人類

 

對了查一下殛妖水記得大叔曾經說過這是個非常危險的東西所以即使在妖界也屬於重大機密知道它存在的妖怪屈指可數假如連它也能查得到的話……

 

妃按照字母順序快速翻到中間視線剛觸及到三個字立刻瞪大眼睛殛妖水推算年齡未知)……

 

明海這本書能借我看幾天嗎?”

 

當然可以想看多少天都沒問題。”明海得意忘形地笑起來,“我就說這本書與眾不同沒錯吧我的眼光一向很准呢。”

 

是啊就人類來說你的直覺真是敏銳得叫人嫉妒啊。”

 

妃合上書認真看了一眼作者的姓名

 

笙淩……好奇怪的名字這個遊腳僧究竟是什麼人呢

 

和明海道別後妃沿著山間小路走下坡由於緯度的關係積雲島早晚溫差並不大涼爽的微風在耳畔劃過遠處皎潔的月光和商店街的燈火連成一片四周寂靜無聲

 

看看手錶時針已經指向九點這個時候螟皇寺的諸位都在幹什麼呢妃邊走邊想冥婆婆想必已經做好晚飯大家正圍坐在一起觀看九點檔娛樂節目吧真是的明明是一群妖怪卻比人類還熱衷於那些無聊又惡俗的搞笑節目時間太多了嗎一般只有晉升無望的平庸上班族才會為了逃避現實而拿它來打發時間吧……

 

不過她自己又何嘗不是在逃避現實呢

 

已經是第五天了雖然大叔沒有察覺到什麼不對勁可總不能每次都以社團活動作為晚歸的藉口呀而且只要問問神銀的話事情馬上就會穿幫那樣冬雪的立場也會變得不妙真是傷腦筋啊

 

就在妃使勁搖晃腦袋的時候路邊樹葉發出簌簌的響聲有個淺淺的身影在灌木中若隱若現

 

妃注視了一會兒便扭頭繼續走路邊走邊說:“別躲了我看見你了不是都告訴你不用再保護我了嘛為什麼還要到學校來又是大叔對你下達的命令?”

 

影子不回答只是靜悄悄地跟上來

 

算了你來得正好我剛碰到一件很奇怪的事想聽聽你的意見……你為什麼不說話冬雪?”

 

等了等還是沒反應妃疑惑地回頭突然被一隻大手捂住眼睛嚇得倒吸一口冷氣:“──”但也只慌張了一秒她立刻做出完美的反擊身體一矮腰部一轉線條優美的長腿便猛地掃向對方的下顎骨……只不過對方的速度更勝一籌這記有力的踢腿被他的另一隻手輕鬆抵擋

 

這個反應真不錯不過我可不是跟蹤狂哦。”一個略帶笑意的聲音說道,“看清楚是我啦。”

 

……大叔?”妃尷尬地倒退一步

 

天哪為什麼會在這裏碰到大叔啊妃的臉頰頓時發燙起來真慶倖現在不是白天以至於大叔看不清她臉上的表情

 

被嚇到了嗎對不起啦我是代替冬雪來接你的。”大叔笑著伸出手,“這麼晚一個人走夜路即使是妃也會害怕吧坐在我的背上飛回去就省事多了。”

 

聽到他這樣說妃才稍稍平靜下來想起自己為什麼會一個人走夜路的原因妃沒有伸手只是用意味深長的眼神看了大叔一會兒移開臉拒絕說:“不用了。”

 

為什麼?”

 

普通人看不見大叔的妖怪形態會以為我是飛天女鬼啊。”

 

說的也是那麼冬雪平時是怎麼把你帶回家的?”

 

用扛的。”

 

用扛的?”大叔呐呐地問,“你希望我也這麼做嗎我倒是不介意啦不過……”

 

我可沒這麼說我們走回去就可以了。”妃逕自向前走,“再說冬雪是冬雪大叔是大叔啊。”

 

……是嗎?”大叔看著妃的側臉不確定她這麼說有什麼用意,“對了剛才你說遇到了奇怪的事想聽聽冬雪的看法究竟是什麼事?”

 

沒什麼重要的事大叔不需要知道。”

 

可以跟冬雪講卻不能讓我知道嗎真冷淡呐……你最近好像和冬雪走得很近……”

 

是大叔讓他來保護我的走得近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妃繼續面無表情向山下走大叔卻停下腳步望著妃的背影沉默了好一會兒才緩緩地開口

 

我在想啊你這幾天都很晚回來會不會是在故意躲著我呢?”

 

怦咚問題終於來了妃捂著胸口竭力保持鎮定天曉得她現在的臉上有沒有紅一陣白一陣

 

怎麼會是因為社團有事我才留下來幫忙的難道冬雪沒有跟你彙報嗎?”

 

沒有他什麼都沒有告訴我所以我才打算親口問你。”

 

聲音幾乎從耳畔發出來妃忐忑不安地轉頭大叔的臉上顯露少有的嚴峻往日隨和而溫柔的表情完全看不見了妃剛意識到這一點赫然發現眼前一片陰霾大叔高大的身體冷不防向她壓了過來她驚慌失措地後退腳下一個趔趄便失去平衡向後倒。“──”

 

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會倒在大叔結實的臂彎裏此時大叔的手正用力攬住她的腰身體向前傾而她自己則仰面躺倒不得不吃力地抓住大叔的袖子以維持平衡銀色的長髮垂落在她的臉頰上那對藍色的玻璃眼珠離她僅有十公分的距離一時間所有的感官都失靈了似的唯一能聽見的就只有大叔的心跳和呼吸聲

 

被強烈到無法忽略的目光包圍著妃禁不住渾身燥熱

 

慢著大叔這樣的姿勢……未免也太曖昧了吧快放手啦

 

大叔卻似乎一點也沒有放手的意思反倒愈加湊近她的臉視線轉而在她的嘴唇邊徘徊聲音也低低的充滿了誘惑的味道

 

你有過接吻的經驗嗎?”

 

你在說啥?!她的眼睛瞪得有如銅鈴

 

還是沒有呢?”大叔又一次問道

 

沒有……又怎麼樣?”

 

想和我試試看嗎?”

 

……”妃不敢置信地看著他那副風茄和大叔親昵的畫面不知不覺浮現在眼前霎時只聽腦海中有個宛如岩漿奔騰的聲音猛烈衝擊著纖細到快要斷裂的神經她情不自禁咬緊牙根一怒之下抬腳狠狠踢向大叔的胸膛

 

我真是看錯你了混蛋大叔你把我當成什麼了我可不是那種吃不到糖就鬧彆扭的小孩子啊!”

 

被踢中心窩的大叔晃了晃身體漸漸鬆開手終於神情沮喪地垂下頭

 

你果然看到了那一幕。”

 

就算沒看到我也不會任著大叔這樣胡來呀!”

 

那麼說真的看到了?”

 

妃胸口起伏不平咬牙反問:“看到又怎樣?”

 

真沒想到冬雪居然會為了袒護你而對我撒謊……”大叔喃喃說道,“既然看到了為什麼要裝作不知道還故意躲著我?”

 

妃的臉頰又不受控制地發燙起來為了掩飾心虛她鼓起勇氣正對大叔的眼睛竭力使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冷酷無情

 

因為那是你和風茄小姐之間的事和我沒有關係我早就說過我是個人類不想插手管妖怪的閒事所以就算看見了也故意站得遠遠的不聞不問明哲保身這才是我一貫的做法還有啊大叔不要太自以為是了我沒有故意躲著你更沒有這個必要假如以為我是因為發現了你從前的風流韻事而暗自賭氣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

 

大叔低聲道看著妃的目光變得迷離起來:“我並沒有這麼以為只不過如果妃真的在生悶氣的話我會有點高興因為這至少代表你會在意我的事。”

 

誰會在意啊別開玩笑了!”

 

所以我是說如果。”

 

沒有這種如果’!我和大叔不過才認識了兩個多月而已我完全不瞭解大叔大叔也完全不瞭解我彼此之間根本連朋友也談不上我又怎麼可能會去在意大叔到底曾經有過多少女人呢?!……”

 

剛剛還在黯然神傷的大叔仿佛看見希望曙光似的抬起頭

 

?”

 

不是啦妃急忙咬住舌頭完蛋了自掘墳墓……

 

858。”

 

858個什麼?”

 

雌性妖怪也就是人類所說的女人。”大叔露出一臉坦然的微笑,“既然妃想知道直接問我不就好了嘛我並不打算刻意隱瞞啊。”

 

“……”石化了的妃茫然地看著大叔好像在看一個冥王星來的外星人似的動了動嘴唇想說些什麼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不過你放心自從認識妃之後我的眼裏就只容得下妃一個人了即便有再多美麗的女性出現在我面前我也沒有任何感覺。”

 

大叔你究竟在說什麼外星語啊

 

說起來這還是第一次吧?”大叔用寬大的手掌摩挲頭髮眼中有一絲不易察覺的難為情嘴角忍不住上揚,“妃第一次主動關心我的事我很高興呢。”

 

很高興是吧

 

事實上我一直都在努力瞭解妃的想法也一直像這樣站在你面前期待妃來瞭解我。”大叔收斂笑容誠懇而認真地凝視妃的眼睛,“我喜歡的事我討厭的事引以為傲的事深以為恥的事包括我曾經交往過的女人我身為妖怪的天性還有風茄和我之間的過往……只要開口問我所有的一切我都可以毫無保留地告訴你。”

 

大叔……”

 

所以我希望妃能夠再依賴我一點向我撒嬌對我任性。”

 

大叔啊……”

 

不要什麼事都找冬雪談心我會吃醋哦。”

 

夠了大叔!”

 

妃的耳光打在大叔的左半邊臉上,“的一聲既響亮又清脆淡紅色的指印明顯地在皮膚表面凸了起來

 

你這個沒有節操的妖怪厚顏無恥也要有個限度吧!”

 

大叔捂著臉頰一頭霧水地佇立在原地。“……?”

 

妃壓抑怒火一字一句說道冰冷的語氣似乎把周圍的空氣也凍結了:“大叔本來以為你只是單純的好色而已沒想到居然如此恬不知恥很抱歉我們的認知水準相差了兩億光年我們根本不是同一世界的生物沒有共同語言我為曾經對大叔抱有一絲好感而感到羞愧所以從現在開始重新來過吧。”

 

重新來過……是什麼意思?”

 

我會把大叔當作妖怪朋友一樣來關心。”妃說,“但是除此之外別指望會有更近一步的關係!”

 

大叔仍然摸不著頭腦用無辜的眼神看著妃但就算想不明白個中原因也能從妃的表情和語氣中聽出事態的嚴重究竟是怎麼了他說錯了什麼話嗎

 

就在這時忽然聽到從學校方向傳來一陣驚恐的呼救聲

 

救命啊──”

 

妃動了動脖子瞪大眼睛是明海的聲音難道她出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燃聿 的頭像
燃聿

燃聿的移動城堡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