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SL民俗研究所所長

 

 

妃和大叔火速趕到妖研社活動室的時候教室的大門敞開裏面空無一人

 

明海明海你在哪里?”妃呼喚了兩聲也沒有回應

 

課桌上攤開的書本上留有一副小巧的金邊眼鏡鉛筆做的筆記正寫到一半地板上也並沒有打鬥或者掙扎過的痕跡看來是明海自己離開這間活動室的妃拿起這副眼鏡不安地向窗外瞥了一眼白色的薄紗窗簾後尾塚那陰森的爬藤觸手映入眼底沒來由地令她心驚肉跳

 

大叔我們去尾塚看一看吧。”

 

不等大叔答應妃率先沖下樓梯急切的腳步聲顯得有些慌亂

 

笨蛋明海明明交待過要她早點回家的為什麼還要到處亂跑該不會真的以為尾塚的儲物櫃有連接妖界的通道吧用尾椎骨想也知道那是胡扯啊

 

從教學大樓趕到尾塚幾乎只是幾秒鐘的事妃氣喘吁吁地停在破舊的樓前被眼前觸目驚心的畫面嚇得說不出話只見樓前廢棄的體操墊上直直躺著明海瘦弱的身體黑色的馬尾辮被割得七零八落半個身體沐浴在鮮血中肩膀和手臂的部分已經血肉模糊黏稠的液體爬過緊貼皮膚的夏季制服滴滴答答地滑落剩下的半邊裙裾在風中顫顫巍巍地搖擺……

 

明海!”

 

妃伸手將她扶起手指哆嗦地探了探鼻息還好只是昏過去了

 

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明海會遭到這種攻擊還是在這幢疑團重重的尾塚門前

 

她抬起頭冷不防瞥見一雙發光的眼睛正從二樓的窗戶向下瞪著她

 

濃密的波浪長髮一直垂到腰間腰部以下的身體連在一顆造型古怪的大樹上細長的手臂如同植物的藤蔓一般柔若無骨支撐著一張精緻美麗的臉蛋臉蛋的主人正用不知道是嘲笑還是憐憫的神情一眨不眨看著妃輕微的笑聲在靜夜裏格外刺耳

 

風茄小姐……”妃放下明海的身體厲聲質問道,“是你做的吧為什麼要傷害明海?”

 

刺耳的笑聲漸漸轉變成淒厲的哭聲風茄的表情卻依然沒變仿佛看好戲似的俯視樓下的舞臺。“────”哭聲愈來愈響妃強忍住想要捂起耳朵的衝動咬緊牙關不甘示弱地繼續瞪視風茄

 

雙方僵持不下誰也沒有移開一眼妃甚至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仿佛這樣做就會顯得她輸掉一樣

 

過了許久風茄才皺眉道:“奇怪為什麼我的哭聲對你無效?”

 

哭聲這是什麼意思

 

妃不經意想起那本遊腳僧妖島紀行中對風茄的說明,“擅長以淒厲的哭聲迷惑人心”,原來剛才風茄是想用這招來操控她的意識嗎可惡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沒有被迷惑但是她可是被大家叫作護神童子的龍丘妃啊怎麼可以被一個使用卑劣手段的妖怪所擺佈

 

對風茄的疑惑置若罔聞妃再次質問道:“回答我風茄小姐為什麼要對和你毫無關係的人類下這種毒手?”

 

風茄的眼睛微微眯起身體無聲地探出窗外三兩片樹葉抖落下來

 

誰叫她這麼晚還留在學校抵擋不住我的哭聲誘惑來到了這裏白白被妖力波及而受傷這也是她自己活該。”

 

活該?”妃氣憤道,“我不相信大叔曾經信賴的部下會講出這麼不負責任的話更何況風茄小姐在妖界還是一名醫生吧這麼做不會感到良心不安嗎難道你已經徹底墮落到連自己的尊嚴也捨棄了嗎?”

 

最後這句話妃也只是一時衝動說出來洩憤而已卻沒料到風茄霎時失去冷靜臉色大變飄在空中的樹葉突然改變方向對準妃的身體襲去

 

!”

 

樹葉擊在大叔寬大的袖子上袖子後的臉佈滿陰霾大叔終於出聲說:“風茄住手吧妃說得一點沒錯這不像是你會做出的事。”

 

不像是我會做出的事別說得你好像有多瞭解似的!”風茄似乎惱羞成怒地高聲叫道,“最沒資格教訓我的就是你看看我這副身體看看這原本應該是心臟的地方填滿了什麼東西!”

 

在她拉開衣襟的同時妃聽到大叔的喉間發出一陣顫音隨即吐出一個輕微到幾乎聽不見的詞

 

妖屍氣……”

 

沒錯這幢大樓地下埋藏了無數妖怪的屍體這就是為什麼我會呆在這裏的原因妖怪一旦死去肉體會在一瞬間化成骨灰大部分的妖力隨之灰飛煙滅但是也會有一小部分的妖力以妖屍氣的形態留存下來我就是靠這些妖屍氣才活到現在。”看到大叔憐憫的表情風茄更加歇斯底里地叫起來扭曲的臉孔看不出是在哭還是在笑,“看見了嗎為了繼續苟延殘喘地活在這個世上我不得不用妖屍氣來補充妖力這種骯髒的腐臭的我以往最最厭惡的東西現在居然成了我身體的一部分別說是我的尊嚴就連這個肉體都已經被我捨棄了啊洵大人要不是你遲遲不肯把殛妖水給我我會落魄到這種地步嗎?”

 

妃悄悄看了大叔一眼發現他又露出了那種難過得無以復加的眼神碧藍的玻璃珠裏充滿哀傷仿佛深邃的海底她黯然心想大叔和風茄小姐果然關係匪淺

 

風茄我上次沒有說清楚很抱歉令你還心存期待。”大叔頓了頓仿佛十分不忍地緩緩說道,“我現在就明確地告訴你吧我是無論如何都不會把殛妖水給你的。”

 

風茄不敢置信地呆了一陣眼眶裏反射出點點晶瑩的淚光

 

即使我快死了你也不願意用殛妖水救我?”

 

我會救你。”大叔看著她,“但不是用殛妖水。”

 

不可能……不可能……”

 

就在這時明海微弱的呻吟聲吸引了妃的注意不能再耽擱下去了妃擔心假如再不對明海的傷勢作處理的話她恐怕會有生命危險急忙喝止他們之間的對話拜託大叔將她們載到最近的地方醫院

 

大叔和風茄對視一眼垂下頭靜默了一會兒變身為妖形獅天狗張開雙翅銀色的翅膀撲扇著揚起狂風細長的犄角在月光下熠熠生輝獅天狗蹬了蹬腳爪從嘴中發出陣陣含糊不清的低喃聲空氣中仿佛有千百個妖怪齊聲附和似的回聲越傳越遠漸漸消失在天際

 

―――

 

明海醒來時天已濛濛亮傷後的虛弱感以及醫院裏特有的藥水味令她一時搞不清自己身在何處微微睜開眼睛向四周張望一縷初晨的曙光斜射進窗戶照在一張熟睡的臉龐上明海戴上眼鏡定睛一看內心不由發出歡喜的驚呼

 

我這不是在做夢吧雖然夢裏經常都有妃殿出現沒錯啦但是如此近距離看到妃殿的睡臉這還是第一次耶看看這筆直而優雅的發絲長而細密的睫毛形狀優美的挺鼻實在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的紅潤嘴唇……這個夢未免也太真實了吧?”

 

要不要摸一下看看呢反正這是她的夢隨便怎麼做也沒關係決定了就稍微摸一下好了

 

可惡啊心跳加速害得她手都發抖起來

 

手指漸漸接近妃光滑的臉頰明海咕嘟一聲吞了吞口水剛要摸下去指尖卻觸到一個涼涼的東西濕漉漉的感覺嚇得她急忙縮回手

 

眼淚?”原來這並不是她的夢啊真正在做夢的是妃殿才對

 

可是究竟是什麼樣的夢境會令如此堅強的妃殿落淚呢正在發揮驚人的想像力做各種各樣離奇揣測的明海突然聽到從妃口中傳出含糊的囈語

 

大叔……”

 

這個稱謂該不會是……明海的腦中霎時出現四個大寫的黑體字不倫之戀!“哐鐺一聲砸得她兩眼冒金星

 

不會吧妃殿原來你愛上了有婦之夫平日裝得那麼堅強卻只能在夢中暗自流淚嗎明海被自己的臆想感動得熱淚盈眶不能自已忍不住伸手想替妃擦去眼淚

 

這時妃悠然轉醒打了個哈欠:“明海你已經醒了嗎?”

 

……”明海的手尷尬地停在半空中露出好像猥瑣中年人似的訕笑,“是啊我感到好多了這裏是哪里我是誰發生了什麼事?”

 

妃怔怔地看著她:“這裏是醫院你不記得了嗎?”

 

我應該記得什麼嗎?”明海抬眼看著天花板疑惑地自言自語直到這時她才想到對啊明明應該是在妖研社活動室整理資料的她怎麼會莫名其妙跑到醫院裏來的呢而且身上還受了傷這傷……

 

對了我想起來了!”明海一本正經舉起手指神情嚴肅道,“妃殿我在尾塚的玻璃窗後看到了我們的保健室老師啊就是她襲擊我的用一根不知道什麼材料做的鞭子抽我的手臂然後我就痛昏過去了。”

 

對不起啊明海。”

 

妃殿為什麼要跟我對不起?”

 

其實對不起你的人不是我啦。”妃苦笑了笑,“不過那個傷害你的人也有她的苦衷而且你的傷口也並不深很快就會痊癒了不如就把這件事忘掉吧。”

 

明海順從地點頭:“既然妃殿這麼說我當然不會再去追究什麼就當作是被瘋狗咬了一口好了但救了我的人是妃殿吧這份恩情我說什麼都不會忘記的。”

 

說救了你也不至於……”

 

你不用瞞我!”明海用沒有受傷的手緊緊握住妃的肩膀笑容滿面道,“妃殿肯定是我的救命恩人因為我還隱約記得喲我當時可是在空中飄呢雖然看不到模樣也聽不到聲音不過一定是某只妖怪把我背到這所醫院來的對不對?”

 

你這種動物般敏銳的第六感究竟是從哪里來的呀明海

 

妃只得無奈地點點頭:“妖怪的事要保密哦。”

 

明海擠擠眼睛:“那當然了這是我和妃殿之間的小。”

 

看到明海眼裏閃爍著異常耀眼的的星光妃感到自己瞬間被凍成了一尊風雪中的地藏王菩薩僵硬地笑了笑便要夾著尾巴逃走:“……那麼我回學校去了你就在這裏安心養傷吧。”

 

走到門口時明海叫住了她

 

對了妃殿我還有一件事想告訴你。”

 

什麼?”

 

明海托著下巴做出努力回想的表情:“其實昨天晚上在尾塚的二樓除了保健室老師之外我還看到一個人影。”

 

―――

 

早晨第二節是數學課妃頂著兩個黑眼圈和一頭未加梳理的長髮疲憊地趕到教室剛踏進教室大門就被罰到黑板前來做題一邊演算複雜的方程式一邊心不在焉地望著窗外還時不時向最後一排的冬雪投去若有所思的目光這一連串的舉動遭來數學老師的強烈不滿斥責聲頻頻響起

 

不要東張西望龍丘妃同學這裏沒有答案可以給你偷看警告你哦要是這道題解答不出來的話就罰你放學後到我的辦公室來……”

 

妃放下粉筆拍了拍手說:“做完了。”

 

……”老師盯著黑板上的答案尷尬道,“做得很好你可以下去了。”

 

在一片女生們仰慕的讚歎聲中妃頭皮發麻地走回座位將背包地一聲丟在地上隨即趴上課桌把臉埋在手臂裏

 

冬雪的目光集中在她身上

 

你的衣服上有血腥味。”

 

那是明海的血。”妃從衣服底下發出悶悶的聲音,“昨晚她被風茄小姐攻擊了。”

 

你還好吧?”

 

奇怪你應該問明海好不好才對吧?”

 

那個女人是死是活關我什麼事!”冬雪擺出一貫的冷酷腔調看了眼窗外口氣涼颼颼地說,“昨天……洵大人回到螟皇寺時對我的態度怪怪的。”

 

事情好像很微妙地穿幫了……”

 

你和洵大人之間發生了什麼嗎大人看起來心情很不好啊。”

 

那是因為擔心風茄的關係大叔雖然裝作袖手旁觀的樣子其實心裏的難過並不亞於風茄不過這種事不容她一個外人多加置喙詳細說明又太麻煩了所以妃選擇保持緘默繼續一動不動趴在桌上

 

見妃沒有否認冬雪表情複雜地對她看了兩眼一時間有點不知所措果然發生了什麼吧會是什麼呢是什麼呢……他為什麼要這樣在意啊

 

冬雪有件事想問你。”

 

冷不防聽見妃的聲音冬雪回過神問道:“什麼事?”

 

殛妖水到底是什麼東西?”

 

冬雪沉默了一會兒回答:“這個我沒有權力告訴你你也不需要知道。”

 

是因為我是人類所以才不能告訴我嗎?”

 

這和你是不是人類沒有關係殛妖水是相當危險的毒藥即使在妖界也屬於最高機密你知道得越少就越安全洵大人是為你好才下令不准告訴你。”

 

那麼有沒有可能……”妃抬起頭看著冬雪,“在這世上有除我以外的人類知道它的存在?”

 

不可能。”冬雪回答得斬釘截鐵

 

妃低頭從書包裏拿出一本青紫色封面的舊書一邊翻書一邊向冬雪湊過去雙方的臉靠得如此之近令冬雪不禁回想起在儲物櫃的那一幕臉上也不由自主泛紅起來

 

看看這行字且不說文字解釋是否正確會知道殛妖水的存在並且還把它堂而皇之歸類為妖怪這件事本身就很奇怪吧?”

 

……”

 

冬雪你的眼睛在看哪里啊?”

 

囉嗦!”冬雪急忙將視線從妃的脖子移開為了掩飾失態他隨口掰道,“我是妖怪人類的文字對我來說太難了。”

 

這倒也是你是個連蟑螂螳螂都分不清的傢伙。”妃歎了一口氣說,“早知道你這麼靠不住我就直接問大叔了。”

 

那你幹嘛還來問我?!”

 

這回由於聲音過大全班同學同時轉過頭看向他們妃捂住耳朵無奈地等著講臺上的老師向她開炮為什麼每次冬雪惹了麻煩都要她來承擔責任呢真是太不公平了啊

 

可預料中的斥責沒有到來取而代之的卻是一通臨時廣播

 

請三年A班的龍丘妃同學現在到校長室來一趟重複一遍請三年A班的龍丘妃同學現在到校長室來一趟……”

 

校長室現在妃錯愕地睜大眼睛接受全班同學同情的目光之餘還給他們一個茫然不知所措的眼神

 

想破頭也想不出會有什麼重大理由把她叫到校長室該不會是有人舉報尾塚門前那一攤血跡所以員警將她作為第一目擊者傳訊去錄口供吧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她該怎麼說明呢向警方撒謊太膽大包天了可是又不能直說犯人是妖怪……就算說出來也沒人信吧

 

雖然不情不願妃還是乖乖來到校長室禮貌地敲了敲門得到允許後才走了進去

 

剛一進門長沙發上原本坐著的人立刻站起身微微致意顯出對她十分尊重的樣子搞得妃也一下子緊張起來

 

這個人一身尋常僧侶打扮頭上戴著與肩同寬的斗笠身上是一件青黑色的僧衣脖子間掛著紅色佛珠腳底則十分規矩地穿著傳統草鞋從高瘦的體型和手背上的皮膚來看這位僧侶還非常年輕只是臉部被斗笠遮擋無法看清相貌

 

這人是誰把她叫來校長室的人就是他嗎

 

正疑惑之際校長十分客氣地互相介紹說:“這位是SL民俗研究所所長笙先生……這就是我們三年級的學生龍丘妃。”

 

妃心裏吃了一驚這位就是鼎鼎大名的SL研究所所長

 

笙先生於是摘下斗笠向妃點頭致意微微笑了笑說:“我姓笙。”

 

斗笠底下的臉孔果然非常年輕大約只有二十七八歲黑色板寸下的五官十分清秀俊逸眉宇之間露出一股難以形容的靈氣妃心想真不愧是出家修行的僧侶眼睛既清澈又明亮笑容也溫和大方給人十分舒服的印象再過十年神銀大概也會長成這副模樣吧

 

你好我叫龍丘妃。”

 

在兩人相互打量的時候校長已悄悄退出門外僧侶將斗笠放在沙發的中央隔出兩個座位然後才攤開手請妃坐下來面對她扯開話題

 

我的樣子讓你很吃驚嗎?”

 

是啊。”妃直言不諱地回答,“總以為研究鄉土民俗的學者都是半隻腳踏進棺材的老頭子沒想到你這麼年輕。”

 

僧侶聽了發出爽朗的大笑

 

妃小姐真有趣那麼我就開門見山直說吧其實妃小姐的大名我早有耳聞只因我是個帶發修行的遊腳僧常年居無定所一直無緣見面令我深感遺憾這次正巧回到我的研究所聽聞你所在的白柳村高中要舉行學園文化祭活動而妖研社的活動又被安排在尾塚我對此非常感興趣所以便打算前來參觀妃小姐應該也在參觀名單上看到我的名字了吧?”

 

妃點點頭說:“正因為名單裏有所長這樣的大人物我和妖研社的成員才這樣絞盡腦汁苦思冥想就是為了要安排一次不會令諸位參觀者失望的活動所長就是為了這件事才來找我的嗎?”

 

我來是另有其事。”僧侶專注地凝視妃的眼睛說道,“不過在此之前有件事想跟妃小姐確認一下。”

 

什麼?”

 

聽說妃小姐擁有能看見妖怪的陰陽眼這是真的嗎?”

 

妃猶豫了一會兒才回答:“雖然不太想承認不過確實是這樣沒錯……”

 

我能夠測試一下嗎?”

 

在妃疑惑不解時僧侶笑了笑從胸口摸出一個巴掌大小的透明玻璃球遞到妃面前

 

在這枚玻璃球中裝有一隻小妖怪假如你真的擁有陰陽眼的話應該很容易就能看到它吧你能為我簡單描述一下它的外形嗎?”

 

妃狐疑地看了僧侶一眼不明白他為什麼要做這種無聊的測試不過她還是照他說的話做仔細觀察妖怪的外表:“……紅黑相間的皮毛一對尖耳朵四隻肉爪兩條粗長的尾巴叫聲像貓……這只小妖怪是貓又吧?”

 

說得一點不錯。”僧侶像是很滿意地點點頭將玻璃球收到懷裏,“我們果然是同一類人不瞞你說其實我也有一雙和妃小姐相同的眼睛能看到妖怪的妖形。”

 

真的妃半信半疑地重新將他打量一番原來擁有這種能力的人類不止她一個啊不過話說回來待她回答完才坦白說他也有陰陽眼這麼做是不是太狡猾了如此明顯地試探究竟有何居心

 

僧侶仿佛看穿她的心思微笑著將話題繼續下去

 

坦白說我並非是本地人只因對積雲島的妖怪非常感興趣才在這座島上成立了民俗研究所但由於人手有限研究成果甚微連續好幾年都沒有實質性的進展再加上除了我之外其他的研究人員都無法看到妖怪大部分研究都面臨被迫中止的危險可以說目前的處境岌岌可危而如今在看到妃小姐的能力之後我又重新燃起了希望一個人的努力終究有限而兩個都有陰陽眼的人共同努力的話就會產生無限的可能性因此我和所有的研究人員都非常希望妃小姐能夠加入我們的行列為本島的妖怪研究事業貢獻一份力量……”

 

還沒聽完僧侶的長篇大論妃就失去耐心什麼嘛原來是來挖角的假如她真的像他所說的想為什麼研究事業貢獻力量的話還會丟下妖研社社長的職責溜之大吉嗎社團活動兩年加起來才參加了兩次除了文化祭之外其他活動一律逃班這樣對妖怪超級沒興趣的她怎麼可能會乖乖去做研究

 

拜託你所長別異想天開了啦

 

“……怎麼樣妃小姐?”

 

妃的意識被僧侶勉強拉了回來她努力做出猶豫不決的表情支吾地說著連她自己也不信的話:“可是我生性膽小很害怕和妖怪接觸對妖怪也完全不瞭解……”

 

沒關係妃小姐能看到妖怪就是對我們最大的幫助再說從你身上附著的妖氣來看你似乎經常與妖怪接觸但氣色卻依然這麼好說明你並非自己想像得那麼簡單。”

 

妖氣妃心虛地想這個僧侶好厲害

 

妃小姐我並沒有強迫你的意思只是希望能得到你的幫助當然囉我會付你相當可觀的打工薪水而且只須在有空的時候來就可以了。”僧侶微微抿了抿嘴角露出意味深長的表情,“妃小姐請原諒我曾調查過你的身世你父母都已不在目前也沒有屬於自己的住所現在又已是高中三年級面臨升學或就業的問題……多少也該為自己的將來作一番打算了吧?”

 

妃咬住下唇變了變臉色

 

相信我我們SL研究所會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僧侶微笑著將談話告一段落站起身向妃遞上名片

 

我的名字叫笙淩上面有研究所的位址和電話那麼期待妃小姐的答覆告辭。”

 

說完僧侶重新戴上斗笠像來時一樣微微一鞠躬轉身離開房間

 

“……還說沒有強迫的意思那麼調查身世是怎麼回事和妖怪打交道已經夠辛苦了還要去做研究饒了我吧!”妃自言自語嘀咕情緒瞬間低落順手就要將名片丟進垃圾筒可是在瞥到那兩個字的時候忽然又刹住手上的動作

 

笙淩

 

這不是那本遊腳僧妖島紀行的作者嗎難道他就是那個遊腳僧

 

等等妃急忙追出門外不留神撞到了守候在外邊的冬雪冬雪揚了揚眉毛冷嘲熱諷地說

 

我倒不知道原來你生性膽小還很害怕和妖怪接觸啊。”

 

偷聽人家的談話真沒禮貌。”妃丟給他一個大白眼四下尋找僧侶的身影不料狹長的走廊上卻早已空無一人。“沒想到走得那麼快……冬雪你有沒有注意到剛才走出來的那位僧侶?”

 

沒有。”冬雪不屑道,“我為什麼要去注意一個和尚我告訴你妖怪最討厭的就是和尚了!”

 

我只是想問你他是人類還是妖怪啦。”

 

人類。”

 

你確定?”

 

怎麼你敢懷疑我的判斷嗎?”

 

這就奇怪了呀妃低頭思忖冬雪沒必要對她說謊那麼自相矛盾的問題根源一定就出在笙淩身上他是個人類可他卻知道殛妖水的存在──他究竟是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燃聿 的頭像
燃聿

燃聿的移動城堡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