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繁花飛散的時候

 

 

滿肚子滿肚子的怨氣無處發洩猶如被鎖在悶熱又狹窄的房間裏一般心情愈來愈煩躁真想用球棒將視野裏所有的東西統統砸光或者端起AK47一陣瘋狂掃射……就算是這樣也難消她滿腔的鬱悶之氣必須使用遊戲中的Save&Load大法回到今年暑假的第一天換句話說就是還沒有認識任何妖怪的時候這樣一來時空和命運就會改變她現在就會坐在教室裏安靜地演算方程式而不是以靈魂的狀態待在這個不曉得該怎麼形容的鬼地方

 

真是的她的身上難道有一個專門吸收倒楣和不幸的噩運裝置嗎

 

不過現在抱怨這些也無濟於事還不如把腦細胞用來思考如何逃跑好在目前生理上沒有什麼不適所謂的靈魂狀態其實跟平常也沒什麼兩樣……

 

對了她曾經也有過一次靈魂被拉進妖界的經歷似乎人類的靈魂進入妖界還可以保持原形記得那時候她被帶入的地方是禦審殿的地牢多虧了風茄小姐為她指引回家的路她才得以平安地回到螟皇寺但是如今風茄小姐已經不在了她還能順利逃離妖界嗎

 

己女你醒了?”

 

聽到聲音裝睡中的妃悄悄將眼睛睜開一條縫縫裏出現了一張發笑的面具笑面阿殺正以輕鬆的步調向她走來

 

還認得我嗎我是哥哥這幾百年來一直都在找你啊己女我好想你。”

 

妃從床上坐起抿了抿嘴角感覺怨氣在無形當中又積聚起來這樣糟糕的情緒下她當然說不出什麼好聽的話一開口便是冷言冷語

 

我可一點也不想你啊妖怪因為我根本就不認識你。”

 

你把我忘記了嗎己女我的氣味我的聲音還有我們曾經在一起的快樂回憶你全都忘記了嗎?”

 

阿殺小心翼翼地半跪在妃腳邊停在空中的雙手由於激動而微微發抖但是在一張笑容詭異的面具襯托下顯得有點滑稽

 

妃狐疑地盯著他指著自己的臉說:“別再叫我己女了啦你難道看不出來嗎仔細看看我這張臉啊你搞錯對象了啦!”

 

笑面底下發出了一聲輕微的歎息沉默了許久才低聲道:“對不起你會變成這樣都是哥哥的錯可是無論你的長相變得如何你都是我的妹妹啊。”

 

我不是這個意思啦你再睜大眼睛看看我根本就……”

 

別擔心己女我現在已經和從前大不相同了以前的我是個犯了錯只會在一旁發抖眼睜睜看著妹妹替自己受罰卻連一聲都不敢吭的懦夫但現在不同了我是皇宮裏地位最高的首席舞師我有足夠的力量保護你從現在開始我會全心全意照顧你請一流的鑄模師為你打造身體讓你變得和以前一樣漂亮也會安排你進入皇宮過上無憂無慮的生活只要在我力所能及的範圍內你的任何願望我都能幫你實現……所以己女給我一次機會讓哥哥好好補償你吧!”

 

說這番話的時候他曾有幾次哽咽到接不下去並且說完以後面具的下方變得濕漉漉的透明的液體順著脖子淌進內襯衣的領口

 

看到他這副模樣妃皺起眉頭嘴唇張了又合一時左右為難起來這下該怎麼辦她最不擅長應付這樣的場面了本來以為他會是一個兇殘霸道又性情無常的惡妖沒想到卻只是個疼愛妹妹並且深深自責的哥哥罷了害她本想要狠狠臭駡一頓的心情也煙消雲散反而動了惻隱之心

 

我說啊妖怪。”她歎了口氣,“我也不是不能理解你的心情只是你真的搞錯物件了這番話你應該親口對己女說。”

 

阿殺不明所以地昂起臉:“這番話我只想對你說。”

 

對我說沒用啦。”

 

為什麼你不想原諒哥哥嗎?”

 

拜託妃無語地抬頭看天她從頭到腳到底哪一點像她妹妹啦

 

想到什麼妃突然表情怪異地皺了皺眉伸出兩根手指在他眼前晃動:“這是幾?”

 

“……什麼意思?”阿殺喃喃問

 

那個恕我冒昧你的眼睛是不是看不見?”

 

本來只是試探沒想到他卻十分乾脆地承認:“沒錯自從你離開妖界以後我的身體狀況愈來愈差幾乎到瀕臨死亡的地步後來雖然治好了病雙眼卻再也看不見了。”

 

這麼說來在她眼前的居然是個瞎子妖怪妃將信將疑地問:“可是……你卻說你是皇宮的舞師……”

 

雙目失明並不影響跳舞啊再說我在失明之前就已經把舞蹈全部記下了完全沒有妨礙。”

 

為了測試他是否真的失明妃悄悄從床頭放下一隻腳將重心慢慢前移嘗試站起來卻聽阿殺呵呵笑道:“己女沒有用的眼睛雖然看不見可是我的聽力和嗅覺非常靈敏所以你別想偷偷從我身邊溜走還是乖一點待在哥哥身邊吧。”

 

這樣不是反而更糟糕嗎妃無奈地扶額決心跟他做個交易但她必須先坦白身份

 

既然你看不見那麼就只好由我來告訴你了。”妃鄭重其事看著他,“聽著我不是你的己女我的名字叫妃是一個陰差陽錯被你帶到妖界來的普通人類己女依附在我的玩具人偶上和我相處了很多年但我也是最近才知道她是妖怪並從她口中聽到了有關你的事情看在你們手足情深的份上我願意幫你找到己女勸她回到你身邊來不過前提是你要放我回人界這樣我才有辦法替你傳話你說這個建議怎麼樣?”

 

別開玩笑了!”

 

就知道他會這麼說……為什麼妖怪個個都那麼執迷不悟呢什麼時候也讓她遇見一兩個稍微有點理性的妖怪吧

 

妃無可奈何地捂住頭:“你看我現在這副落魄的樣子我可是好端端地從人類變成靈魂了誒哪里有心情跟你開玩笑啊我才要拜託你認真一點呢。”

 

要認真是嗎?”

 

阿殺的聲音突然變得沙啞鬼面嗖的一聲從後腦勺換到臉上來妃的腦海剛浮現大事不妙四個字領口就被一雙有力的大手緊緊揪住隨即鬼面阿殺震耳欲聾的聲音震得她腦袋嗡嗡直響

 

你剛才說的都是真的嗎如果你不是己女的話我就把你的靈魂一片一片撕下來三分之一磨成粉末拿去喂河童三分之一縫起來做窗簾還有三分之一丟到人界去做孤魂野鬼你說這個建議怎麼樣?”

 

好狠……

 

而且就算不是這樣她的脖子也快要被這個雙重人格的妖怪給掐斷了這種時候根本由不得她慢慢考慮所以她只好從善如流勉強從喉嚨裏擠出氣若遊絲的話

 

放開我哥哥我是己女我是己女啊……”

 

己女真的是你太好了我終於見到你了!”

 

什麼真的是我明明是被你逼的

 

鬼面阿殺狠狠擁抱了妃一下然後在她背後用力拍了一掌拍得她差點口吐鮮血不支倒地

 

我不要鬼面哥哥我要笑面哥哥啊!”妃哭喪著臉哀叫

 

笑面阿殺立刻又回來了

 

己女……己女……”他也抱了抱妃只是力道控制得非常小心極盡溫柔地摸了摸她的頭髮將她的腦袋靠在自己胸前,“我的己女告訴哥哥你現在最想要的是什麼?”

 

我想要回家……

 

可她當然不能提這種要求萬一鬼面哥哥再出來教訓她一頓她大概真的要變成孤魂野鬼了於是她想也沒多想隨口瞎說了一個

 

我想看哥哥跳舞。”

 

阿殺撫摸她的手倏然停了下來

 

怎麼了?”妃問,“不能跳給我看嗎?”

 

當然不是只是……有點回想起了從前。”阿殺像是自言自語地嘀咕起來,“那個時候己女也經常拉著我的袖子纏著我說要我跳舞呢雖然已經是一百年以前的事了卻仍然歷歷在目……現在我終於又能跳舞給你看了真是太好了。”

 

沉默片刻妃問了個看似無關緊要的問題:“跳舞的時候是笑面哥哥居多呢還是鬼面哥哥居多?”

 

這可說不定但兩者都是我啊只因為在舞蹈中經常一人分飾兩角久而久之就養成了戴什麼面具說什麼話的性格。”阿殺輕笑,“不過己女為什麼要提到這個?”

 

沒什麼。”

 

這還用問嗎當然是為了偷偷進行她賭上人類尊嚴的逃跑計畫啊事先打聽一下鬼面哥哥出場的機會多不多也好進行下一步的安排只是沒料到阿殺已經將兩張面具練到收放自如的地步這下可不好辦呢

 

己女。”阿殺溫柔的聲音又響起

 

?”

 

你要想看我跳舞的話明天晚上就到皇宮來吧。”

 

皇宮我一個小小的人……小小的魂有可能進得了傳說中以神秘和隱蔽著稱的妖界皇宮嗎?”

 

怎麼不可能?‘仕手之神唯一的妹妹想要進皇宮看哥哥跳舞就算是妖皇子殿下也無法阻攔更何況殿下對當年懲罰錯對象的事也十分內疚聽到你重返妖界的消息他一定會很高興的。”

 

……怎麼辦到底要不要去呢妖界的皇宮不知道是什麼模樣老實說她還蠻好奇的但是皇宮裏肯定有不少妖怪它們可不像阿殺一樣雙目失明很有可能會立即識破她人類的身份到時候皇宮的衛兵全員出動再想要逃跑就比登天還難了

 

想到這裏妃裝作十分惋惜地拒絕說:“多謝哥哥的好意可我現在這個模樣去見殿下未免過於失禮而且那個地方會勾起我傷心的回憶所以進皇宮的事我看還是算了吧。”

 

“……這樣啊。”

 

阿殺算是被說服了略微點了點頭然後若有所思地側過臉就在妃以為談話已經到此結束的時候他又開口說道:“己女你在這裏等我我馬上就回來。”

 

趁著阿殺離開房間的機會妃將四周做了番仔細的打量自她的靈魂在妖界恢復意識以來她就沒有踏出過這房間一步當然除了阿殺以外也沒遇見過任何妖怪所以此處到底是哪里她至今還毫無頭緒房間的格局有點類似于傳統的榻榻米和室相當簡潔寬敞該有的擺設一應俱全從這點來看妖怪的生活大概和人類十分接近不知最早是妖怪將自己的文明傳給了人類呢還是從人類那裏竊取了知識成果總之這些問題並不在她的考慮範圍之內她要做的只是尋求逃脫的方法而已

 

剛想試著移動拉門時阿殺的笑面忽地出現在眼皮底下嚇得她立刻停下動作回到原位阿殺所謂的馬上回來真的只有一眨眼的工夫在這期間他已經換上了一套鮮豔奢華的表演服裝妃在驚訝之餘目光不由自主被他這身裝扮所吸引

 

淡紫和深紅交錯的華服上印著複雜而瑣碎的圖案金絲銀線編織出耀眼色澤頭頂的華冠掛著琳琅滿目的珠寶更是極盡奢侈之能事一時看得她眼花繚亂唯有臉上和腦後依然是兩張形成鮮明對比的笑面和鬼面以微弱的力道提醒她眼前這個舞師是把她擄到妖界來的元兇

 

怎麼回事剛才一刹那間好像有種被迷惑了的感覺……

 

己女跟我來吧。”

 

阿殺對妃伸出一隻手語氣淡淡地說

 

真不知什麼原因在妃自己也滿腦子疑惑的情況下居然情不自禁地握住了他的手乖巧地跟隨在他身後

 

一出房間她便如置身於茫茫雪地中頓失方向感回頭一看原先的房門也漸漸隱藏在白霧之後視野範圍內除了阿殺的背影之外什麼都看不見

 

阿殺……笑面哥哥我們現在要去哪里?”

 

去我以前練習舞蹈的地方。”

 

走了大約十分鐘白霧終於散去眼前的景象也由原先的蒼白變得鮮明生動起來根據人類的常識妃隱約感覺此處似乎是山頂一棵枝葉茂盛的參天古梅樹斜斜地生在懸崖邊緣老幹虯勁樹根深紮在地底新枝卻臨空向外伸展一片片綠葉被風吹散緩緩飄落懸崖下湍急的河流中便出現點點綠影山上和山下的景致交相呼應形成了一副奇特的畫面

 

雖然梅樹並沒有開花阿殺也並沒有翩然起舞妃卻在心底發出由衷的感歎好美的景色

 

感歎完才發覺不對勁她又不是來欣賞美景的為什麼心情沒來由地鬆懈下來了呢

 

盛裝打扮的阿殺放開她的手獨自走向梅樹不等她回過神舞蹈已經開始了

 

直到這時妃才明白他被稱作仕手之神的原因眼前這個擔任皇宮舞師的妖怪一舉手一投足都完美得不可思議連完全不懂欣賞舞姿的她都有一種捨不得眨眼的感覺更令她瞠目的是──舞入高潮在扇子揮舞的一刹那鮮紅的梅花突然滿樹怒放繁花落葉漫天飄落在空中渲染出一片絢爛的殷紅……

 

好可怕的魅力和震撼力

 

除了這句感歎之外詞窮的她實在想不出更貼切的辭藻來形容自己的感受等她迷迷糊糊回過神時天空已幾乎被黑夜籠罩眼睛也乾澀得刺痛難忍不知不覺間她就這樣看著阿殺的舞蹈過了一整天

 

己女我們該回去了。”

 

悄無聲息地阿殺走到她身邊將披蓋的頭巾裹在她頭上重新牽起她的手

 

哥哥……”

 

她又一次不假思索地握住這只手站起身亦步亦趨地跟隨阿殺回到原先的房間

 

己女喜歡哥哥的舞蹈嗎?”

 

最喜歡了。”

 

那麼明天繼續跳給你看吧這是我為你編的舞也只為你一個人跳。”

 

第二天醒來時阿殺已經早早等候在妃的床邊身上換了一套更加華麗耀眼的服裝同樣對著懵懂的妃伸出一隻手:“己女跟我來吧。”於是妃的手又不聽使喚地搭了上去隨他來到懸崖的紅梅樹下阿殺的舞百看不厭一天又這麼悠閒地過去夜半時分妃再次隨著阿殺回到屋內疲倦地闔眼入睡

 

接連好幾天妃就這麼跟著阿殺早出晚歸大部分時間都深深沉醉在他的舞蹈中不可自拔只有夜晚入睡前的幾分鐘和早晨清醒時的片刻才能稍許回復一點理智

 

相同的情況一直持續了九天到了第十天的黎明妃突然間驚醒過來回想起這些天來如夢似幻的糊塗日子禁不住嚇出一身冷汗

 

……這到底是怎麼了她自認不是一個悲秋傷春多愁善感的人不會如此輕易被打動也明明已經下定決心要實施逃跑計畫為什麼會無法抗拒阿殺的舞蹈呢

 

一定是中了他的妖術除此之外沒有別的解釋了

 

記得她被帶入妖界之前己女曾在耳邊警告過她務必在十天之內回到人界不然後果不堪設想可現在已經是第十天再不快點想辦法破除他的妖術她的意識恐怕就要徹底淪陷在妖界了

 

開什麼玩笑怎麼可以讓這種蠢事發生

 

快仔細想想阿殺每天都對她做了哪些事又是在其中哪件事之後她的整個人開始不受控制的是舞蹈嗎扇子嗎紅梅花瓣嗎……應該是更早在她出這個房門之前發生的事

 

究竟是什麼呢快想起來啊

 

己女跟我來吧。”

 

是這句話嗎還是碰觸到她手指的動作又或者兩者都是這種惟有兩個暗示相結合才能發揮作用的妖術她不是沒有聽到過只是現在根本無法證明阿殺使用的究竟是哪一種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在那之後她的意識就開始模糊並且情況一天比一天嚴重

 

怎麼辦已經是最後一天了如果還不快點採取行動的話……

 

吱呀──”

 

就在她絞盡腦汁苦想對策之時門開了笑面阿殺溫柔的聲音傳來

 

己女我知道你醒了對不對?”

 

糟糕沒時間仔細想了她的精神馬上就會被這個妖怪控制然後逐漸失去自我失去思考能力最後永遠以一個靈魂的狀態迷失在妖界……

 

和前幾日一樣阿殺慢慢走向床頭妃心裏明白他就快要說出那句話了

 

己女……”

 

就在他抬起手的一刹那──

 

妃搶在他前面主動伸手一把攥緊他的手腕口中喊道:“哥哥我今天不想看你跳舞!”

 

阿殺的反應先是愣了愣不知所措地呆立片刻隨即輕輕把她從床上拉了起來柔聲道:“你在說什麼傻話呀己女我為你編的舞還沒有跳完呢。”

 

可是哥哥……”

 

己女跟我來吧。”

 

魔咒最終還是如期而至妃只略微掙扎了兩下便露出了往日那種縹緲迷茫的神情順從地頜首答應:“哥哥。”

 

一直到了懸崖邊阿殺才放開妃的手在他鬆手的那一刻從妃的手上掉下一根緞帶發出輕微的落地聲但是由於被妃的咳嗽聲所掩蓋他並未留意到仍然一步不停地緩緩踱向那棵古梅樹

 

對著阿殺的背影妃暗中做了個松了口氣的表情

 

好險幸好剛才急中生智及時從床上扯下幾條綢布纏繞在手上並且由於她另外一隻手拼命挽住阿殺手臂的關係使得他將注意力集中在臂彎處而忽略了自己其實並沒有真正握住她的手這個事實

 

無論如何妖術被解開了妃有史以來第一次以清醒的頭腦打量山頂這片景色懸崖仍然是懸崖紅梅樹也仍然是紅梅樹唯一不同的是梅樹後方有一條粗繩搭成的橋樑呈下垂的半月形一直延伸到河的對岸

 

在到處都是茫茫白霧的妖界當中也許這座繩橋就是她唯一的出路了抱著這樣的想法妃開始一步一步謹慎地向懸崖移動

 

阿殺的舞蹈還是那麼美輪美奐精湛到叫人歎為觀止可是此時此刻的她已經再也不會被他的舞姿所迷惑了

 

抱歉了妖怪感謝你這麼多天來的照顧也多謝你讓我欣賞到如此美妙的舞蹈但是現在我必須要跟你說再見……應該不會再見了。”

 

這番心聲聽起來有點無情但是身為人類的她實在沒有多餘的同情心可以施捨給妖怪趁著阿殺將扇子高舉過頭擺出一個優美姿勢的時機她的右腳猛然一蹬身體飛快地穿過梅樹的另一側徑直奔向繩橋

 

成功了她成功逃離殺生偶的控制了

 

眼見阿殺還在梅樹下跳舞她放下心來剛一回頭一張青色的鬼面赫然阻擋在她面前

 

哇啊啊啊──”

 

己女你想上哪里去啊?”

創作者介紹

燃聿的移動城堡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