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凝望半空

 

 

這怎麼可能呢

 

妃只覺得骨子裏的血涼了一大半好像背後有只冰冷的爪子正掐著她的脖子似的全身情不自禁哆嗦起來

 

奇怪他剛才明明還在樹下怎麼會一瞬間移動到她面前來呢用遲鈍的腦子想了一會兒才發覺自己問了個愚問題阿殺是個妖怪妖怪的行動力當然是無法用人類的常識估量的可惡她完全失算了

 

別過來再過來我就投河自盡了!”

 

這話並不單單是威脅假如鬼面阿殺繼續向她靠近的話她真的有可能會跳下去只是不知道靈魂會不會有溺死一說

 

己女你為什麼要逃永遠待在哥哥身邊不好嗎?”

 

阿殺又換上了笑面似乎打算硬的不行就來軟的可是妃偏偏是那種軟硬都不吃的特殊人種而且越是關鍵時刻越是保有理智到了現在這樣進退兩難的地步她也索性抱著豁出去的念頭一邊小心地在繩索上移動一邊坦然答道

 

我才不要跟你待在一起腦子會越來越糊塗動作也越來越遲鈍搞不好到最後連自己是誰都想不起來那樣和一具行屍走肉又有什麼分別?”

 

可是我以為這樣就能讓你忘記這些年來在人界遭受的痛苦重新過上無憂無慮的生活啊這難道不對嗎?”

 

何止是不對簡直是大錯特錯就算是為了己女著想也要先聽聽她的意見是遺忘過去還是保留回憶應該由她自己來選擇才對!”

 

我只是希望我們能夠回到從前……”

 

別傻了誰都不可能回到從前就算是妖怪也一樣過去的事已經過去光靠回憶是不可能過上無憂無慮的生活的連這點道理都想不明白你的思想境界和己女相比差得太遠了等你想通了再去找她吧!”

 

就算是在和阿殺據理力爭相互吼來吼去的時候妃也不忘努力在繩橋上 移動

 

繩橋由三根繩子組成兩高一低人可以踩在低的那根繩索上左右手各扶另外兩根繩索勉強保持平衡走慣了的人大概可以在這樣的橋上健步如飛吧可是對妃來說卻是不輸給極限運動的一種挑戰並且由於阿殺握著繩子的一端拼命搖晃她的身體也在半空中上下顛簸好像劃著不規則的顫音符稍有不慎就可能跌入萬丈深淵

 

回來己女!”

 

阿殺臉上的兩張面具瘋狂地來回交換位置一會兒是笑面一會兒是鬼面仿佛他的神經已經錯亂到連自己也不曉得該用什麼面具講話一樣

 

我說的話你到底有沒有聽懂啦憑你現在這副模樣別說是我就算是真正的己女也不會願意回到你身邊的自己在那邊好好反省一下!”

 

回來己女只要你肯回來我什麼都願意為你做回來啊!”

 

看來無論怎麼說你都是聽不懂了我可沒時間陪你繼續……!”

 

妃皺著眉頭嘀咕突然間一個不留神一腳踏空眼前一晃身體便斜斜蕩落下來只剩一隻左手還僥倖懸掛在繩索上

 

糟糕……

 

懸崖邊的阿殺見狀立即瘋狂搖動起繩索來同時好像嚴重的口吃患者一樣不停地念叨:“回來回來回來回來……”

 

別搖了真的會掉下去啊

 

這句話連想都沒想完身體就垂直下墜在半空淒慘地停留了片刻便噗通一聲掉進河裏

 

她想她上輩子大概是一個十惡不赦人神共憤的惡徒所以這輩子才會遭到如此多的報應吧

 

墜落的同時還能想這些有的沒的她的神經果然不在正常粗細範圍之內不過這樣一來也證明她還能夠思考換句話說她還活著就對了

 

在懸崖上聽到湍急的水流發出嘩嘩的響聲落下來之後才發現其實墜河也沒有想像中那麼危險而且很湊巧地除了臨危不亂之外她正好也十分擅長游泳所以拼命抱住一塊大石後她終於得以平安地爬到河岸上

 

!”

 

抹去臉上的水珠抬頭一看阿殺的面具還在山崖邊緣俯視著她空洞詭異的目光仿佛仍在她眼前盤旋只是聲音已經聽不到了

 

從那副焦急又無可奈何的樣子來看他應該不會飛吧而且他是人偶一碰到水恐怕就會變殘廢太好了總算暫時擺脫了這只難纏的妖怪那麼接下來要考慮的問題就是……

 

誰來告訴她一個人類應該怎麼從妖界回到人界啊

 

彷徨不安並沒有困擾她多久就看到不遠處的河岸上站著一個人影說是其實只是一個大致像人類的身體輪廓罷了要說在妖界除了她之外還有別的人類她自己就第一個不相信

 

這個人──姑且就稱呼他為人吧有著一頭長度和大叔不相上下光澤卻相去甚遠的白色長髮身穿跟阿殺的華麗著裝非常類似的殷紅和服一手拿著折疊起的扇子另一手則輕扶身邊的樹木正若有所思地佇立于河邊專注地凝視滔滔河水

 

他在河邊幹什麼呢妃好奇地想該不會是想投河自殺吧

 

對不起請等一下……”妃不假思索走上去拉住他寬鬆的長袖喊,“拜託在自殺之前先幫我一個忙吧!”

 

白髮男子聞言緩緩轉頭面向妃由於上半邊臉戴了一個白色的面罩下半邊臉又用扇子遮住妃看不見他的長相心裏頓時一沉

 

怎麼又來一個戴面具的莫非他也是皇宮裏的舞師嗎他和阿殺是什麼關係

 

與此同時對方顯然也在面罩底下用意味深長的目光打量她

 

你找吾有什麼事?”

 

……其實也……”妃皺著眉頭凝視這個白髮男子猶豫著要不要把真相告訴他

 

。”

 

從白髮男子的口中發出一聲略感訝異的低呼妃順著他的視線回頭不看還好一看嚇了一跳原來阿殺並未就此甘休而是攀上梅樹奮力搖擺轉瞬之間大量的紅色花瓣從山上飄落下來幻化成無數蝶妖蛾妖蜂妖之類的小妖怪沿著河岸一路向她追過來

 

空氣中仿佛還能聽見阿殺喋喋不休的聲音:“回來……回來……”

 

說得高尚一點可以是執著和鍥而不捨說難聽一點就是──你到底還有完沒完啊啊啊啊啊啊這樣死纏爛打太難看了啦

 

咬了咬牙妃抓起白髮男子的胳膊拖著他邊逃邊喊:“抱歉都是我拖累了你害你自殺都不得安寧……不過反正你本來也是要自殺的臨死前做點好事也沒什麼關係就當是為下輩子積德對不對?”

 

“……?”

 

什麼也不要說了先跟我一起逃吧。”

 

說完妃便朝著一個方向不顧一切地奔跑被她拖住手臂的白髮男子也一言不發跟隨在她身後只是他的姿勢不像跑步倒更像是在飄

 

紅色的小妖怪成群結隊追趕上來在妃的頭頂振翅盤旋發出不同音頻的鳴叫聲還不時想要俯衝下來叮咬她的皮膚對白髮男子卻是視而不見妃不厭其煩地揮手驅趕小妖怪卻源源不斷從後方湧來仿佛一朵巨大的紅色雲團飛快地向她逼近她感覺自己就好像大浪來襲前奮力爬行的小寄居蟹那般渺小無助

 

再這麼下去的話肯定會沒命無奈之下妃只好抱著試試看的心理向身後的白髮男子求助:“對不起請問……”

 

?”白髮男子輕聲應道

 

你有沒有辦法對付這些煩人的蟲子?”

 

。”

 

那可不可以麻煩你幫我驅趕一下?”

 

可以。”白髮男子頓了頓說,“要全部驅趕嗎?”

 

……是的。”

 

妃有點哭笑不得地想這不是廢話嘛你難道是嬰兒嗎不會稍微觀察一下目前的形勢還有既然懂得驅趕小妖怪的方法為什麼不早說還害她的脖子上被咬了那麼多口也不知道會不會中什麼奇怪的毒……不過這番話在心裏想想就好對救命恩人如此出言不遜的話就未免太失禮了

 

白髮男子遵照妃的請求打開扇子對著空中輕輕一扇轉眼之間妖怪們便四下退散消失得一乾二淨

 

妃停下腳步目瞪口呆地望瞭望天空又看了眼白髮男子一時不知該說什麼好

 

謝謝你救了我。”

 

。”

 

白髮男子也停下來依然用扇子擋著臉和妃相互對視過了半晌雙方同時在心裏嘀咕一聲奇怪的傢伙

 

吾有些累了可以坐下來休息一下嗎?”

 

當然可以。”妃立刻回答

 

看到白髮男子提了提厚重的衣裳慢吞吞在河岸的石頭上坐下妃也長籲一口氣彎下腰來想要絞一絞濕漉漉的衣服下擺直到這時她才發現一件很不妙的事那就是……拜剛才墜河所賜她的全身都濕透了因此身體的幾處關鍵部位也在透明的浴衣下一覽無餘……

 

真是太丟人了

 

她狼狽地抬眼卻見石頭上的白髮男子不知何時已經脫下了鮮豔的華服伸手遞到她面前同時有意把頭歪向另一邊安靜地望著遠處的風景好像根本沒有注意到她的存在

 

妃窘迫地接下來披在肩膀上

 

沒有想到這只妖怪還是位體貼的正人君子

 

“……謝謝。”

 

。”

 

這時白髮男子的臉轉了過來:“吾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問吧。”妃心想問完以後換她問

 

你和那只銀毛獅子是什麼關係為何身上有它的氣味?”

 

銀毛獅子是指……大叔嗎想來想去也只可能是大叔了可是她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如果可能的話她也很想搞明白自己和大叔究竟是什麼關係

 

 見她遲遲不答白髮男子淡淡地問:“是第859個嗎?”

 

不是!”這個回答一定要斬釘截鐵

 

吾明白了。”

 

你到底是明白了什麼呀妃不覺微微臉紅

 

白髮男子又若無其事地問:“那麼你要吾幫你什麼?”

 

妃愣了愣立刻恢復自然的表情向他簡略說明她的遭遇當然旁枝末節都略去不說只說重點:“……總之事情就是這樣我希望能儘快回到人界。”

 

你是人類?”

 

妃怔怔地點頭不明白他為何要多此一問難道她看起來不像人類嗎還是說如果是人類他就不願意幫忙

 

你可以幫我回到人界嗎?”

 

可以。”

 

是不是有什麼交換條件?”

 

。”

 

果然是有條件的妃心底免不了一陣失望妖怪果然是妖怪從來不肯做吃虧的事本來還想說好不容易碰到一個善良的好妖怪卻也不例外地要求她做出回報有句話叫作天下烏鴉一般黑”,大概就是形容這種情況吧

 

那麼你想要我為你做什麼呢?”

 

白髮男子卻緘默了一會兒喃喃道:“等吾想到了以後再說。”

 

然後就在妃一頭霧水還搞不清狀況的時候白髮男子從一邊的耳朵上摘下一枚耳環用扇子對著耳環輕輕一扇耳環就變成了一片足有兩公尺那麼長的白色羽毛緩緩飄落在妃的跟前

 

給你坐著它就能回到人界。”

 

真的嗎妃將信將疑地看著這根羽毛暗自心想雖說羽毛這種東西勉強也可以算作是飛行工具不過好像不是這麼用的吧它真的可以把她帶回人界嗎她真的……可以相信這個妖怪嗎

 

。”

 

什麼?”

 

白髮男子仰頭看了看天色低聲說:“暴風雨快要來了。”

 

你的意思是再不快點的話萬一下起暴雨來這片羽毛就沒辦法把我帶回人界了?”

 

白髮男子點了點頭扶著妃坐上羽毛

 

真的非常感謝你。”這一次妃由衷地向他道謝除了感激之詞似乎也說不出其他的話來,“我叫龍丘妃你叫什麼名字?”

 

“……。”

 

我記住了。”雖然是個奇怪的傢伙就連名字都很怪不過卻出乎意料地有副好心腸如果所有的妖怪都像他這樣的話世界就美好了突然想到什麼妃又補充了一句:“不可以再自殺了哦你還要留著性命繼續幫助像我這樣不幸流落到妖界的人類呢。”

 

“……”

 

在葵的妖術作用下白色羽毛載著妃輕飄飄地向上浮動羽毛的頂端長出許多毛茸茸的片狀物體似乎是要為她遮擋寒風而羽毛的根部則向內彎曲形成兩個類似扶手一樣的把柄讓她不至於因為速度太快而從羽毛上摔落下去

 

做完這一切之後葵才略微向妃點頭示意她可以飛了

 

妃於是掉轉身子穩穩地坐在羽毛中間只聽他在身後輕輕問了句:“還會再見面嗎?”

 

肯定不會了妃在心裏苦笑除非再次發生靈魂出殼這樣倒楣的事否則她是絕對不可能再跑到妖界這種鬼地方來了

 

不過出於禮貌她還是婉轉地回答了救命恩人的問題:“這個……大概吧。”概率估計是在百萬分之一到百萬分之二之間

 

―――

 

告別了白髮妖怪葵之後妃乘坐著羽毛晃晃悠悠地往天邊飛去此時大約是中午太陽正當頭暖烘烘的陽光照在身上令她感到既安心又平靜照這樣下去大概用不了多久她就可以回到人界了吧

 

不經意地她思考起一個問題剛才被葵驅趕走的那些蝶妖蜂妖和蛾妖後來跑到哪里去了呢

 

她真的不是故意要去想它們只是偶然地不小心地讓它們在腦海裏浮現了一下結果一轉動頭部就看到它們真的成群結隊地出現在了她身後

 

……她應該沒有把想像變成現實的神奇力量吧如果有的話她也不會走到如此狼狽不堪的地步但是為什麼好像心想事成一樣小妖怪們真的追過來了呢

 

紅色的小妖怪撲扇著翅膀嗡嗡嗡嗡的聲音層層疊疊覆蓋在一起預示著它們數量之龐大明明剛才還是萬里無雲的大晴天頃刻間便猶如烏雲密佈

 

怎麼阿殺還不肯死心嗎

 

妃咬了咬嘴唇迅速將那件華麗的外衣穿在身上在腰間牢牢綁了個結然後從羽毛上摘下一根軟硬適中的羽枝當作皮鞭用力在空中甩了甩眼神淩厲地瞪著這些妖怪們隨時準備迎戰

 

妖怪們雖然在羽毛的四周徘徊卻始終不敢俯衝下來接近妃的身體這令她感到稍許得意不過觀察了一段時間之後她才發現原來它們害怕的並不是她的鞭子而是她身上披著的這件衣服

 

是葵在衣服上施加了額外的妖術嗎

 

無論答案是什麼它們現在應該傷不了她這樣想著她又慢慢坐回原位

 

剛一坐穩面前便出現一張倒轉過來的鬼面長長的獠牙底下傳出一個嘶啞的聲音

 

己女跟我回去!”

 

哇啊!”

 

大驚失色之下她將手中的羽枝狠命抽出去可惜擊在面具上只發出了輕微的一聲”。她急忙把羽枝丟掉又從身上解下葵的衣服用力向他丟出去

 

阿殺抓起衣服在空中翻了個跟頭落在一個長了一對黑色翅膀的龐然大物身上看樣子本身不會飛的他是借助了那個龐然大物才追上她的

 

這個氣味是……你是從哪里得到這件衣服的?”

 

關你什麼事!”

 

“……”鬼面阿殺停頓了片刻突然換成了笑面阿殺傷感地歎息,“己女不要再胡鬧了跟哥哥回家吧我已經想通了今後無論我想幹什麼都會事先經過你的同意如果你不願意的話我絕對不會強迫你這樣你應該就沒話說了吧?”

 

妃想也不想就冷哼道:“說得好聽明明現在就在強迫我。”

 

那是因為我已經失去過你一次不想再失去一次了呀!”

 

是嗎那你剛才把我從繩橋上搖晃下來讓我差點溺死在河裏這該怎麼解釋?”

 

對不起我剛才一時失控請你原諒我吧。”阿殺語氣誠懇地說同時向妃遞出一隻手,“己女把手給我。”

 

又來了又想用這一招來迷惑她嗎妃急忙蹲下身子拼命捂住耳朵阻止阿殺的聲音鑽入她的腦子

 

己女……己女……”

 

不要不要啊千萬不能被迷惑啊

 

就在她察覺到自己的意識逐漸模糊之際空中猛然出現一道閃光隨後一個悶雷接踵而至,“轟隆隆──”,將她一下子震醒過來

 

這個雷聲莫非是……大叔來了

 

她驚喜地抬起頭正要大喊出聲卻發現天空中降下了瓢潑大雨雨滴掉進她的眼裏順著眼眶臉頰和下巴一路滑進領口

 

原來只是空歡喜一場大叔沒有來來的是一次無情的暴風雨

創作者介紹

燃聿的移動城堡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