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傳說狐妖貓妖和鼬鼠妖擁有共同的祖先那就是數千萬年前便已經誕生在世上的九尾至尊”,所以這些妖怪至今仍然保有許多相似之處,“尾數就是其中最顯著的一點

 

年老成精的雙尾貓又忠厚老實的三尾禿狸美豔高貴的七尾白狐乃至君臨妖怪世界享有極高聲譽的九尾至尊……人類通常習慣在這些妖怪的名字前加上尾數以此來劃分妖怪的等級因為無論是狐妖貓妖還是鼬鼠妖絕大部分的妖力都來自於尾巴,“尾數越多妖力就越強的理論基本上已經是大家公認的事實了所以這樣的劃分方法並非沒有道理

 

只是妖怪們會不會同意這個觀點那就不得而知了

 

以上不負責任的解釋摘自積雲島最新版的高中教科書八千妖概述》,撰寫人是一個以作風嚴謹而著稱的知名學者從最後一句注解來看的確是有夠嚴謹的

 

妃托著臉頰百無聊賴地側臥在暖被桌下一邊打哈欠一邊翻動書頁

 

這麼說來一條尾巴的鴉狐果然是……這個吧?”

 

她對著鴉狐豎起一根小指

 

鴉狐呆愣了片刻嘴上叼著的魚幹無聲地掉落突然俯下身抱著柔軟的大尾巴嚎啕大哭起來:“嗚嗚難道就因為我只有一條尾巴所以小姐打算拋棄我嗎?”

 

別緊張啦我只是在溫習功課而已。”

 

真的?”淚眼婆娑的鴉狐抬起頭,“小姐的功課和妖怪有關嗎?”

 

沒錯。”妃歎了口氣,“下個星期要考的科目是妖怪簡史真頭疼啊。”

 

鴉狐一聽立即拍著胸脯猛獻殷勤:“小姐這件小事就交給我鴉狐吧鴉狐雖然只有一尾但是論到對妖怪的瞭解還是比小姐多得多所以讓鴉狐代替你去考試怎麼樣?”

 

絕對不行!”妃想也不想斷然拒絕

 

為什麼?”

 

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就因為你知道真正的妖怪歷史才不能讓你代我去考試。”

 

人類目前所掌握的有關妖怪的知識大多是從民間傳說或遺跡文物中推測出來的既不能確定也無法證實只是由於流傳的人多了久而久之就變成了一種共識”。但是傳說終究只是傳說和真正的妖怪歷史一定相去甚遠

 

據她所知人類就已搞錯了好幾件事比如說獅天狗並不是一種兇殘的妖怪雪妖也並不是女的……所以讓知道真相的妖怪去答題恐怕反而會給出錯誤的答案吧那樣的後果她連想都不願想

 

還有一個學期就要從高中畢業了她可不希望由於最後時刻的掉以輕心在整頁都是高分記錄的成績手冊上留下一個不可磨滅的代表恥辱的紅色數字對於選擇繼續升學的高三生來說只要入學考合格就萬事大吉但是對她這種選擇直接踏入社會的學生來說成績手冊上的每一個數字都可能影響到她將來的工作

 

所以即便是如此可笑的科目也必須努力考出高分才行

 

電視機裏還在播放賺人熱淚的無聊偶像劇牆上的時鐘已經指向十一點神銀外出做法事還沒有回來妃決定不再等他一起溫習功課扭了扭僵硬的脖子就站起身拉開門向浴場走去

 

螟皇寺是整個積雲島最大的寺廟浴場也相當寬敞光是浴池就分露天浴池木桶浴池和浴缸等好幾種沖淋設施也非常齊全想必多年以前在螟家還是當地數一數二的大財主時代神銀的祖老爺為了顯示闊氣建造了這個豪華浴場並且還洋洋得意了好一陣子吧

 

不過他想不到的是溫泉的泉眼還沒有挖出來螟家就沒落了更想不到的是未來某一天這座露天浴池會被幾隻妖怪所霸佔……

 

!”

 

剛剛掀開更衣室外的門簾妃就被門口的人影嚇了一跳

 

冬雪光裸著上半身將一張還淌著水柱的臉慢慢轉向她

 

對妃來說美少年出浴來形容這樣的場景太過噁心不過事實上在不知其真面目的情況下估計大多數女生都會被他羞得面紅耳赤

 

僅從外貌上來說冬雪的確是個無可挑剔的美少年濕漉漉的淺藍色劉海底下有一雙眼角微微上吊的紅眼睛鼻樑端正嘴唇又小又薄整體看起來既纖細又清秀──但假如因此而給他冠上柔弱的頭銜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

 

在雙方面無表情對視了半晌之後妃終於忍不住打破沉默

 

在淑女面前若無其事地光著身體你這樣也太失禮了吧!”

 

跟目不轉睛盯著別人裸體看的傢伙比起來失禮的究竟是誰?”

 

那就快點把衣服穿上啦笨蛋現在是冬天誒居然還洗冷水澡光看到你就覺得手腳發冷。”妃抱著胳膊打了個寒顫

 

冬雪的頭上地冒出青筋面色陰沉地開口:“我就是討厭熱水覺得冷就別看醜女!”

 

對了她差點忘記了看起來和人類沒兩樣的冬雪其實是一隻活了兩千年的雪妖除了皮膚表面還有些體溫之外其餘部分都是冰冷的這樣的妖怪若是洗熱水澡大概會像夏日陽光下的雪糕一樣迅速融化掉吧

 

這樣想著妃一邊在腦子裏愉快地描繪冬雪融化的畫面一邊解下束頭髮的緞帶和髮夾連同外套和拖鞋一起放入竹籃裏正要解開衣領不經意發現冬雪還在另一邊慢吞吞地穿衣服眉頭便不客氣地皺起來

 

你怎麼還沒走啊?”

 

冬雪回頭瞥了她一眼低聲說:“洵大人……他還在裏面。”

 

我知道。”妃等了片刻繼續問道,“那又怎樣?”

 

那又怎樣你難道沒有聽過一句話叫作守株待兔?”

 

聽過啊。”

 

妃直勾勾地盯著冬雪冬雪也神色嚴峻地凝視著她目光中充滿了友善而體貼的警告電波……只是可惜的是另一端的接收器出了點問題妃仍然面無表情地佇立在原地

 

然後呢?”

 

然後你個頭啊你這個遲鈍的笨女人!”

 

誰遲鈍啦我知道大叔在裏面可是他向來喜歡泡大浴池而我只是去沖淋房我們根本碰不到面啊你到底還有什麼好囉嗦的?”

 

好像要比賽誰的眉頭皺得更厲害似的冬雪的臉上霎時出現極其惱怒的神色會讓他產生這種表情的理由妃從來也沒有搞懂過反正他就是脾氣暴躁誰知道他哪根神經又不對勁了

 

還未作好應戰準備冬雪已經走到她面前抓起竹籃丟到她懷裏一把將她往外推

 

你幹嘛啦!”

 

出去!”

 

為什麼?”

 

今天不准你洗澡!”

 

什麼?!”妃被他氣得頭頂冒煙,“你以為你是誰啊憑什麼不准我洗你這個莫名其妙的狐狸眼放開我今天我一定要好好糾正一下你那扭曲的人格!”

 

好啊來吧我們出去一較高下等洵大人洗完了你再回來洗。”冬雪說完拾起外套披在妃的肩頭順勢拉著她往外走

 

正在這時一句平靜的招呼聲打斷兩人爭執

 

喲呵冬雪你們在這裏幹什麼?”

 

大叔也就是冬雪口中的洵大人正從沖淋房的入口處向他們走過來銀色長髮上的水珠滴滴答答落在地板上形成一條蜿蜒的軌跡從外表上說如果用冷傲的白梅來形容冬雪的話那麼大叔就是燦爛的大波斯菊而從相互的關係來說如果大叔是百獸之王的話冬雪就是臣服於獅子的忠狗至於妃自己嘛應該是訓獸師之類的角色吧……

 

大叔一出現冬雪的高傲氣焰立刻大幅度收斂抓著妃的手也悄悄滑落下來

 

我們什麼也沒做啊。”妃若無其事地推開冬雪把牆上的浴巾遞給面前的大叔好奇地問,“大叔你今天沒有在露天浴池裏泡熱水嗎?”

 

大叔把浴巾裹在頭上只露出兩隻碧藍的玻璃眼珠邊走邊淡笑著說道:“這個嘛我覺得偶爾衝衝冷水也不錯。”

 

也不錯

 

這個回答讓妃大為奇怪平時最愛泡溫泉的大叔居然會去沖淋房洗冷水澡未免太可疑了

 

盯著大叔寬厚的背影妃又躊躇地問道:“大叔午夜劇場快要開始囉要叫冥婆婆準備夜宵嗎?”

 

從毛巾裏傳出大叔含糊不清的回答:“不用了今天我不想看。”

 

可是今天要播的是愛的路上你我他最後大結局哦大叔不是一直很喜歡這部連續劇嗎?”

 

大叔僵了僵動作一瞬間定格了似乎做了一番長久而劇烈的思想鬥爭後他終於還是選擇放棄情緒低落地嗚咽道:“我突然不喜歡了……”

 

有問題

 

妃心裏愈加肯定起來大叔的行為那麼反常一定有事瞞著她

 

沒辦法只有使出百試百靈的殺手鐧了

 

大叔~~

 

妃伸出手從背後握住他濕漉漉的長髮以無限溫柔的眼神凝視他湊到耳邊輕聲說:“大叔你的頭髮那麼濕讓我來幫你吹幹吧。”

 

好不容易下定了決心的大叔頃刻間又僵硬成化石手中的毛巾啪嗒一聲落在地板上

 

……”

 

什麼事?”

 

猶豫了許久大叔才低垂著腦袋轉過身用既惋惜又無可奈何的聲音囁嚅

 

從現在開始算起……大約二十天半個月之內……請你不要接近我。”

 

妃瞪大眼睛先是認真地觀察大叔的表情隨即又突然皺緊眉頭十分不悅地把頭扭到一旁冷哼一聲:“為什麼?!”

 

 

 

第一章 臉紅心跳症候群

 

 

 

什麼你支支吾吾地想要告訴我什麼呀大叔他生病了嗎?”

 

房間裏妃仍然在為剛才大叔說的話耿耿於懷臉色十分難看地盤腿坐在地上雙臂也固執地交錯在胸前指尖頻繁點動

 

坐在她正對面的冬雪臉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可是他仍然克制自己盡可能平靜而冷淡地開口說話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這樣沒錯……”

 

妃用冰涼的目光掃了冬雪一眼

 

某種哪種?”

 

冬雪避開她咄咄逼人的目光側過頭斷斷續續說:“大概就是……那種……之類的意思……”

 

到底是什麼意思嘛!”妃急道,“把話說清楚你的喉嚨被布丁堵住了嗎?”

 

布丁是什麼東西?”

 

不要轉移話題!”

 

吵死了洵大人叮囑過我不准洩漏半個字的尤其是不能告訴你我現在坐在這裏等於已經違背大人的命令了。”

 

既然如此那就乾脆違背到底吧。”

 

!”冬雪被氣得啞口無言

 

妃一把將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冬雪我們是彼此坦誠相待沒有秘密的吵架夥伴吧所以你應該站在我這一邊才對啊。”

 

“……”冬雪垂下眼睛扶額歎息

 

誰是你的吵架夥伴啊臭女人聽了就有氣

 

而且剛才在浴室裏你不是為了警告我才特意留下來的嗎這樣做的理由總可以告訴我吧不然的話我就直接去質問大叔囉。”

 

行了!”冬雪打斷她不情不願地哼道,“我告訴你就是了。”

 

簡單來說洵大人的身體最近有點不同尋常……當遇到女性特別是自己中意的女人時就會無法抑制地產生一系列諸如體溫升高心跳加速持續性精神亢奮等等症狀因為大人說他不想在一切還未明朗的情況下做出傷害那個人類女人的事所以才會刻意和那個人類女人保持距離就這樣明白了?”

 

一長串發言說完雙方都不約而同地沉默了

 

花了大約十秒的時間妃終於恍然大悟臉頰也從适才的鐵青瞬間轉變成緋紅色

 

也就是說……大叔現在是處於……發情期囉?”

 

她結結巴巴的語調使得對面的冬雪也禁不住尷尬起來:“你這個傢伙不要這麼直接地說出來啦!”

 

可是太奇怪了大叔是一隻妖怪耶!”

 

這是獅天狗特有的天性並不是每個妖怪都有這種天性的。”

 

是這樣嗎你沒有這種天性嗎?”

 

我沒有!”

 

…………”

 

看了一眼妃手足無措的樣子冬雪慢慢站起身步履沉重地向房門走去同時丟下幾句冷冰冰的話

 

總之該說的我全說了聽不聽由你順便再告訴你一件事關於洵大人的身體狀況鴉狐和冥婆婆都知道這半個月內即便聽到了什麼或者看到了什麼他們也不會出手救你所以夜晚的時候……就請你好自為之吧。”

 

什麼?”妃不假思索地一下子拉住冬雪的衣袖大聲喊,“等一下什麼叫作夜晚的時候好自為之’,說些我聽得懂的話啦……”

 

冬雪轉頭和她四目相對許久才淡淡說道:“那麼需要我為你詳細描述夜間可能發生的事嗎從你現在的表情看來應該不需要我多此一舉了吧你明明就聽得懂我說的話對不對?”

 

被看穿心思的妃窘迫地低下頭卻依然不肯放他走

 

那麼你呢冬雪你會來救我嗎?”

 

冬雪火大地瞪著她大聲吼道:“不要對著我露出這種困惑又害羞的表情啊醜女你找錯撒嬌物件了吧看清楚我可不是洵大人啊!”

 

誰在害羞啦?”妃沉下臉抓住自己的衣襟顫抖著說,“這可是關係到我貞操的大問題啊。”

 

這和我有什麼關係?!

 

本想順勢吼出這句話的冬雪在看到妃全身散發出的求助信號後不得不把話吞回肚子裏重新在她對面坐下來只是眼睛卻再也沒有抬起來正對過妃的目光臉上也因為劉海的遮蓋幾乎看不出表情

 

過了好久他才用陰沉的嗓音喃喃說道:“我看也差不多該開始交往了吧。”

 

這句突如其來的話令妃耳邊一陣燥熱

 

你說誰……跟誰交往?”

 

冬雪一字一句回答:“和洵大人。”

 

妃不敢置信地看向他:“你在胡說些什麼呀?”

 

難道我說錯了嗎洵大人很在乎你而你也喜歡他你們兩個根本就是兩情相悅所以走到一起也是天經地義的事吧你們人類所謂的交往不就是這個意思麼?”

 

才沒有你說得那麼簡單呢!”妃潛意識裏的掙扎脫口而出,“我是人類而大叔是妖怪……”

 

冬雪立即冷淡地打斷說:“妖怪又怎麼樣妖怪和人類結合的事歷史上也有很多先例還是說你心底裏瞧不起妖怪?”

 

是你瞧不起人類才對吧!”妃不理會他的瞪視繼續回到剛才的話題,“你知道我在意的不是那種事我只是無法想像如何跟一個壽命是我幾百倍的妖怪共同生活。”

 

這個你不用擔心只要變成妖怪你的壽命也會像我們一樣長。”

 

不是壽命的問題啦你是不會明白的最重要的是……”妃欲言又止一臉煩惱地咬住手指鼓起腮幫小聲嘟噥,“大叔曾經有過那麼多女人平時又那麼不正經我怎麼知道風流成性的他對我究竟有多認真萬一……”

 

萬一什麼你在懷疑洵大人的感情?”冬雪挑了挑眉頭猛然站起來瞪著妃大喝,“你是白癡嗎?!”

 

嚇了一跳的妃下意識用手臂遮在額前

 

以前有過女人的事並不是大人的錯啊作為一個人類你根本沒有機會接觸到大人長達三千年的過去大人也當然沒有義務為了一個還沒出現的女人克制自己的欲望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懂嗎到了現在還為這點小事耿耿於懷你的腦子裏到底在想什麼呀?”

 

臭妖怪話雖然沒錯可是有必要用這樣大的嗓門吼出來嗎而且那些女人的數量可是高達858個耶這種比她這輩子見過的人口總數還多的數字未免也太多了吧

 

沉吟了片刻妃不悅地皺起眉頭:“可是我就是不甘心嘛也有像你這種兩千年也不曾有過女人的妖怪啊。”

 

冬雪暴起青筋:“怎樣你是想羞辱我嗎?”

 

我是認真的我欣賞感情專一的人。”妃抬頭看著他正色道

 

“……”冬雪動了動嘴唇紅著臉轉身把背對著她喃喃道,“就算如此又怎樣你會因此就喜歡上我嗎?”

 

身後一片沉寂妃不但沒有回答連一聲歎息都沒有發出時間靜悄悄地流逝冬雪看著窗外樹上飄下的落葉面無表情地吐了口氣然後又重新走回到妃跟前緩緩蹲下身體專注地凝視她的臉

 

妃眨了眨眼睛:“你這樣看著我幹什麼?”

 

我正在做一個艱難的決定。”

 

什麼決定?”

 

冬雪移開目光言不由衷道

 

聽好了醜女現在在你的眼前有個考驗洵大人的好機會假如這半個月內大人在不找其他女人的同時也能夠忍住不對你出手的話就正式開始跟大人交往怎麼樣?”

 

妃一時啞口無言

 

這個考驗的內容簡直太奇怪了這又不是在演午夜十二點的成人劇場難道就沒有其他更好的方法了嗎對於已經有過一次戀愛失敗經驗的她來說要以那種事來決定再次戀愛實在是太悲哀了啊

 

她為什麼會喜歡上那樣的大叔呢

 

不過仔細想想冬雪的話也不是沒道理那麼好色的大叔如果在發情期也能忍得住的話的確是值得一信而且她也確實到了該坦白面對自己心情的時候了既然如此不如就照冬雪說的以這件事作為一個契機吧

 

 好吧就照你說的。”

 

考慮過後妃猶豫地點了點頭

 

那麼,”冬雪低聲道,“到時候我也會把我的決定告訴你。”

 

他就這樣用讓人難以捉摸的表情好像有些不舍似的深深看了她一眼然後頭也不回地踏出房間用紙門迅速阻擋住她所發出的兩束疑惑的目光

 

和冬雪達成交往的口頭約定正好是半夜十二點他走了以後妃才真正意識到自己目前的處境越想越難以保持鎮定到最後整個腦袋幾乎呈現癱瘓狀態

 

天哪她也太天真了什麼考驗啊交往啊那些都不重要啦目前最迫切需要面對的是正處於發情中的大叔好不好拜託他才是最大的敵人啦都怪冬雪那個笨蛋害她連這麼嚴重的事都忘了

 

怎麼辦如果大叔真的失去理智闖進她房間來怎麼辦冷靜下來想想平時即便是頭腦清醒大叔都會有百分之八十的概率偷溜進來那麼現在毫無疑問地這個概率會上升成百分之百換句話說指望大叔在這半個月內不進她房間根本是不現實的

 

結果還是要靠她自己嗎

 

咬了咬嘴唇下定決心妃從櫃子裏找出球棒和防狼噴劑藏在被褥的夾層裏又在床的四周均勻地灑下整整一罐鹽在門邊掛上兩串白色符紙並在繩子中間系上風鈴做完這一系列防範措施之後她才稍微安心地躺上床闔上眼努力將注意力集中在聽覺上

 

夜深了除了時鐘的滴答聲之外一片寂靜妃輾轉反側毫無睡意

 

忍了許久她還是從被褥上彈起來唉聲歎氣地抱著腦袋可惡這樣根本沒法睡嘛如此提心吊膽地過半個月她就算不死也變乾屍了必須想個辦法才行

 

就在煩惱之際只聽門上的風鈴發出輕微的響動妃立刻像受驚的松鼠一樣躲回被窩透過被子的縫隙向外張望心如鼓捶

 

噗通噗通

 

風鈴聲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紙門打開時的滑動聲──“哢嚓”。

 

是誰進來了不僅絲毫不受符紙的影響還如此冷靜地摘下鈴鐺從容開門然後輕輕跨過門檻在地板上留下四個圓圓的小爪印……能做到這樣的除了大叔還會有誰

 

不要慌張妃深吸一口氣在心裏告誡自己她已經做好了萬全措施同時伸手摸向被褥底下悄悄捏住兩樣武器暗中決定只要大叔一走近她的枕邊她就立即行動

 

來了聽到腳步聲越來越近妃繃緊神經然而對方的行動卻大大出乎她的意料一眨眼工夫像是有什麼東西碰觸到了她的腳尖隨即小腿附近的空氣一冷被子被飛快地掀開一個溫熱而毛茸茸的東西鑽了進來開始沿著她的大腿慢慢往上爬

 

妃臉上一紅滿身的雞皮疙瘩全部爆起慌亂之下忘記了球棒也忘記了防狼噴劑只是出於本能使盡全身的力氣放聲尖叫:“不要啊啊啊──!!!”

 

叫了之後才想到冬雪的警告這些天無論聽到什麼聲音螟皇寺的妖怪都不會來救她心裏頓時涼了半截怎麼辦誰來阻止這個色狼大叔啊

 

慌亂的掙扎中兩條人影赫然出現在門口房間的燈光霎時為之一亮大叔和冬雪同時用焦急的口吻喝道:“醜女),出什麼事了?”

 

太好了這種時候見到他們兩個妃不禁由衷地感歎幸好在她身邊還有兩個妖怪可以倚靠冬雪真不愧是她的好夥伴而大叔也……大叔……

 

大叔你怎麼是從門外進來的?” 妃用顫抖的食指指著門

 

等一下那麼說來此時此刻躲在她被子裏的……究竟是誰

 

因為被詭異的氣氛嚇得面無人色妃僵著脖子慢慢將頭轉向自己的身體

 

不許動!”

 

忽然間一個稚氣到不像話的威脅聲從被子底下響起隨即鑽出一隻圓嘟嘟的小動物來

 

妃呆了呆長喘一口氣捂著臉累趴在床上

 

什麼啊原來是這麼小只的妖怪……從外形看來它好像一隻鼬鼠通體紫色的絨毛又軟又密還長了兩隻軟軟的大耳朵和一堆毛茸茸的尾巴

 

為什麼要說一堆呢因為數量太多以至於一眼望過去根本數不清到底有多少條相對於它那個纖細的身體來說尾巴佔據了大部分比重怎麼看覺得不協調不過現在不是關心這些的時候問題是這只妖怪到底是從哪兒冒出來的

 

鼬鼠妖怪這時踮起腳把爪子搭在妃的脖子上然後睜著兩隻無辜的大眼睛用輕柔又稚嫩的嗓音向門口威脅道:“不准過來再過來我就要對這個女人不客氣了。”

 

……宛如吃奶一般的溫言軟語好沒威懾力

 

在場被威脅的三人同時滑下一滴冷汗

 

不要緊吧?”問話的是大叔語氣聽上去好像十分關切

 

鼬鼠妖怪稍稍加重爪子的力道提高嗓音說:“現在是不要緊可是接下來我可不敢保證她會沒事哦。”

 

我問的是你你不要緊吧?”

 

?”小妖怪迷茫地回頭想看一眼它的人質結果看到的卻是一張被黑煙和怒火籠罩的鬼臉。“哇啊!”

 

趁它驚慌失措之際妃翻身躍起掄起一腳就把它踩在腳底雙手抱胸氣勢十足地從齒間擠出質問的字眼:“臭老鼠偷偷摸摸進我房間不說居然還敢鑽進我被窩你是活得不耐煩了吧?”

 

被妃光溜溜的腳丫踩住腦袋的鼬鼠妖怪一邊手腳亂動地掙扎一邊奶聲奶氣地叫:“救命!”

 

誰都救不了你的命覺悟吧!”

 

嗚嗚……”驚嚇過度的妖怪可憐兮兮地用紫色小爪子抱住腦袋閉緊雙眼認命地等待女王陛下執行死刑

 

你也不要這麼聽話吧……妃歎息地摸摸自己的臉頰她的表情真的有那麼可怕嗎算了看在他沒做什麼壞事的份上暫且放過他吧

 

正要移開腳丫只聽頭頂上一個詫異的聲音伴隨著一陣翅膀撲動聲傳了下來

 

哎呀這不是八尾半少爺嗎?”鴉狐邊說邊停在妃的肩膀上一臉輕鬆地加入到緊張的局勢中來,“八尾半少爺你還記得我麼我是鴉狐啊。”

 

話音剛落紫色的鼬鼠妖怪好像看到神仙下凡一般推開妃的光腳丫一把飛撲到鴉狐身上抓住他放聲大哭

 

鴉狐我終於見到你了太好了快救救我。”

 

喂喂這種時候哭也太卑鄙了她才是真正的被害者好不好真是傷腦筋妃沒好氣地看著它們上演這出感人的重逢戲碼心裏忿忿不平無意中對上大叔的目光她才猛然意識到似乎另一個更大的危機已暫時解除了……無論如何真是可喜可賀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燃聿 的頭像
燃聿

燃聿的移動城堡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