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妖皇子妃

 

 

小姐洵大人冬雪大人。”

 

隔天清晨在香噴噴的早茶時間橘紅色的下級妖怪鴉狐在房間的正中央擺出端坐的姿勢畢恭畢敬地向上述三位大人點頭行禮雖說他是整個螟皇寺公認的頭號無用家臣這種時候看起來倒還蠻有架勢的

 

請允許小的鄭重向各位介紹這位少爺名叫八尾半是石蝶村鼬鼠妖族的下任族長也是我從前服侍過的主人因為出生的時候就擁有強大的妖力尾數離九尾至尊只差半尾所以才取名為八尾半這次事出突然八尾半少爺連夜趕來尋求我的幫助卻不小心驚擾到小姐真的是萬分抱歉但是我可以發誓八尾半少爺對小姐並無惡意所以請大家看在我鴉狐的面子上放他一馬吧。”

 

話完鴉狐對著身後的屏風搖了搖它的大尾巴示意八尾半出來

 

於是這位年幼的少主便一手搭著屏風另一手捂著嘴怯生生地以人形出現在大家面前

 

見到八尾半的第一眼妃差點脫口而出:“正太郎……”幸好及時忍住了

 

會有這種反應當然不是她的錯因為面前這個紫發的小男孩長了一副無人能及的正太面孔渾身散發著快來欺負我呀的危險氣息這種感覺就像是看到剛下過雪的地面忍不住在上面留下腳印一樣實在是叫人歎為觀止

 

如果換作是其他女性十有八九會被激發出強烈的母性本能不過對象是妃的話那就猶如穿了防彈衣一樣免疫了經驗和直覺告訴她跟美形的妖怪牽扯在一起總沒什麼好事所以這次她決定遵循自己的低調原則盡可能保持沉默

 

謝謝你鴉狐。”八尾半走到大家面前正襟危坐目光小心翼翼地從每個人的臉上飄過最後停留在妃身上若有所思地眨了眨眼睛

 

嘴裏叼著餅乾的妃停下動作感到一絲莫名的寒意

 

昨天晚上真是失禮了對不起我會好好補償你們的。”跟夜裏的狼狽樣子相比現在的他顯得鎮定多了不過聲音中仍然充滿了乳臭未乾的味道不曉得是不是鼬鼠妖怪的普遍特徵

 

不必了早點離開就是最好的補償。”

 

這種冷冷的腔調不用想也知道是從冬雪嘴裏發出的直譯過來的話就是快滾吧三個字只不過礙于大叔在場他不能隨心所欲地放話罷了

 

八尾半圓圓的大眼睛裏突然有光芒一閃

 

你是誰?”

 

冬雪露出不耐煩的表情:“我是誰你不需要知道。”

 

那麼你的身高和體重是多少?”

 

關你什麼事?”

 

你也是妖怪吧你的妖形是什麼?”

 

驀地冬雪的額頭上爆出一個醒目的青筋

 

哎呀不妙已經處在爆發的邊緣了……想歸想妃依然用事不關己的眼神看著冬雪伸手又拿了一塊餅乾仿佛商量好的一樣大叔也若無其事地端起茶眯起眼睛吹了吹氣

 

幸好還有鴉狐這個家臣可以為八尾半答疑解惑室內的溫度不至於下降得太快除了他本身並不知道的冬雪的妖形之外其他一切都如實告訴了八尾半聽了他的解釋之後八尾半沉默了一會兒繼續用他那個與眾不同的嗓音說道

 

原來你就是冬雪啊我聽說過你可是傳說中你應該是女的呀女扮男裝嗎?”

 

一陣強風吹過冬雪的臉龐

 

妃同情地想這麼不怕死的問法真是勇氣可嘉

 

我說啊你這個小鬼……”冬雪猶如一尊沐浴在烈火中的青銅塑像似的殺氣騰騰地站起來剛要開口只見八尾半依然巋然不動吐出一句迄今為止最勁爆的發言

 

那麼冬雪你有沒有興趣當一回新娘?”

 

咳咳……”妃和大叔同時被嗆到

 

八尾半的笑容沒有持續多久就感覺頭頂上好像有一個影子緩緩向他接近抬頭一看居然是一個碩大無比的冰鐮刀晶瑩剔透的刀刃上閃著刺眼的寒光沿著刀柄一路往下看渾身殺氣的雪妖正用暗黑魔王的表情一步一步向他逼近同時從牙縫裏擠出地獄般的顫音

 

~~~~我可以砍死他嗎~~~~?”

 

這樣不好吧他還只是個小孩子啦。”大叔急忙出來打圓場擺出他招牌式的燦爛微笑和顏悅色地對八尾半說,“放心吧冬雪不會殺你的我們已經接受你的道歉了不過呢有件事我必須提醒你那就是下次千萬不可以再鑽進這個姐姐的被窩裏明白嗎?”

 

為什麼?”

 

因為那是只有我才可以做的事啊。”大叔的鼻子高高翹起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

 

聽到這個理由八尾半像是吃了一驚目光在妃和大叔之間轉了片刻隨即展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來:“怎麼可能嘛奇怪的肌肉大叔。”

 

大叔的笑臉刹那間為之一暗

 

 

奇怪的肌肉大叔

 

冬雪!”大叔義正詞嚴地喝道,“動手吧我准許你殺了他!”

 

遵命!”

 

!”妃哭笑不得地跳起來終於還是忍不住插手進來,“你們兩個給我適可而止吧看看你們把人家嚇成什麼樣子了他只是個小孩子啊。”

 

從八尾半瑟瑟發抖的模樣看來恐怕連他自己都不曉得怎麼會一下子得罪了兩隻這麼恐怖的妖怪不過從剛才發生的事看來坦白說她不認為大叔和冬雪的心智比這個孩子成熟多少擁有這樣的笨蛋家臣讓她這個本來想置身事外的人都覺得臉上無光

 

為了安撫受驚的小鼬鼠妃走到他面前伸手將他抱到懷裏當場有幾道灼熱的視線貫穿了妃的後背其中尤以大叔的最為強烈不過她採取無視的態度繼續抱著八尾半走到窗臺前

 

好了別理他們有什麼話直接跟我說吧。”

 

八尾半抬起頭濕漉漉的大眼睛裏星光閃閃:“謝謝你大姐姐你比陰沉的雪男哥哥和奇怪的肌肉大叔理智多了我從來沒見過像你這樣既美麗又成熟的人類女性很高興能認識你。”

 

妃張開口愣了一會兒喃喃說:“沒想到這個孩子還挺誠實的。”

 

身後傳來冬雪發出的噪音:“白癡女這麼明顯的假話你也相信。”

 

為什麼?”妃一邊摸著八尾半的頭一邊反駁,“八點五說得很對啊。”

 

八點五是誰?”八尾半瞥她一眼

 

就是你啊八尾半換算成數字不就是八點五嗎我覺得八點五這個名字更適合你。”

 

八尾半垂下頭無奈地歎了口氣,“真失望雖然長得是不錯可是腦筋有點問題你難道有給人起名的癖好嗎該不會也給玩具和寵物起名字了吧你是幼稚園小朋友嗎?”

 

“……”曾經給人偶大叔以及冬雪起過名字的妃完全找不出反駁的話來

 

房間裏一片肅靜沉默了半晌妃起身說:“大叔冬雪我改變主意了還是殺了他吧。”

 

大叔和冬雪的嘴角不約而同浮現出危險的笑容

 

若干分鐘後滿頭是包的八尾半終於屈服于暴君們的淫威之下調整語氣和姿態重新跪坐在大家面前不過他十分委屈地補充了一句:“這又不是我的錯誰叫你們把我當成小孩子我其實已經有兩千歲了。”

 

妃小小吃了一驚正太的形象在刹那間幻滅了什麼嘛原來已經是成年妖怪了還在那邊裝可愛而且居然還成功騙過了在場的所有觀眾真是了不起不過也許更了不起的是他那顆努力扮演正太的心吧

 

好了該說正事了你來這裏到底有什麼目的又希望鴉狐怎麼幫你?”大叔兩手收攏在袖子裏懶洋洋地靠在茶几邊,“為了慎重起見容我事先提醒你一下鴉狐現在的主人可是妃哦所以無論你希望鴉狐替你幹什麼都必須得到妃的同意才行。”

 

這個我明白。”八尾半倒是十分乾脆地回答,“而且事實上能幫到我的人並不是鴉狐而是這位妃小姐。”

 

?”

 

從剛才看到八尾半的眼神起她就知道准沒好事現在看來果不其然

 

那個……冬雪我們該上學去了。”趁話題還沒有繼續深入下去妃仰頭一口氣將茶飲盡對冬雪招了招手匆忙向門外走去

 

 等一下妃小姐這件事關係到整個鼬鼠妖族的生死存亡請你先聽我說完然後再決定幫還是不幫這樣總可以了吧?”

 

妃猶豫地停下腳步:“八點五你是不是搞錯了我可是個人類哦除了能看到你們之外我根本沒有任何能力你要我怎麼幫你?”

 

那個事情是這樣的……”

 

在八尾半細聲細氣地講述事情經過時妃以半敷衍半好奇的心情坐了下來順帶一提在就座之前她猶豫再三最後還是坐在了冬雪旁邊原因就是大叔看她的眼神從剛才起那兩道無法忽略的視線就不停地在她身上徘徊即使大叔試圖用喝茶來掩蓋她仍然能感受到那當中的溫度

 

拜託大叔快點恢復正常吧

 

不知為何心情突然有點沉重

 

八尾半的發言才剛起了個頭在場觀眾就大致猜出了他的來意除了妃自己她心不在焉地擺弄茶杯思維系統以極慢的速度處理著聲音中得到的資訊

 

根據八尾半的說法鼬鼠妖族是現今少數幾個繼承了遠古無性血統的妖怪族群未成年以前身體沒有任何性別特徵只有在成年後遇到心儀的物件時才會自然而然性別分化獲得可以繁衍後代的能力

 

以人類的眼光來看這種生理現象似乎很難理解不過大叔和冬雪卻一副早有耳聞的表情大概在妖界這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吧

 

這麼說來八尾半分化了沒有呢

 

還沒有。”前男僕鴉狐十分八卦地在一旁插嘴道,“不過因為從出生起就被視為整個家族的繼承者一直被當作雄性撫養長大所以大家都稱他為八尾半少爺’,而且少爺本身也十分希望自己會分化為雄性。”

 

是嗎妃的目光不自覺飄到八尾半身上原來是性別不明啊難怪會散發出那種氣息

 

八尾半不理會她諷刺的目光繼續他的話題

 

鼬鼠妖族的現任族長名叫緋爪膝下共有兩個子嗣其中較年幼的就是八尾半而年長的那位名叫佑吉由於天生體弱多病無法承擔統領族群的重任加上長了一副花容月貌就自然而然地被當作了雌性

 

這個鴉狐知道!”一說到美女鴉狐的眼神霎時變成花癡狀嘴角也仿佛有什麼東西流下來,“佑吉小姐的美貌就算在妖界也相當出名她可是足以和禦審殿的風茄小姐以及珊瑚宮殿的鯨公主並駕齊驅的三大美女之一呢鴉狐也曾經很迷戀佑吉小姐不過可惜……”

 

可惜什麼?”

 

妃瞪著鴉狐以他這副德行如果說是因為得不到佑吉小姐的垂愛而遺憾的話那真是一點也不值得同情啊

 

沒想到回答她的卻是八尾半:“可惜的是佑吉在三年前因為愛上了一個女子而分化成雄性結果姐姐變成了哥哥……”

 

是這樣嗎?”妃仍然是無動於衷的口氣

 

那很好啊世上又多了一個美少年還是妖怪可以叱吒人界一萬年耶有機會的話她倒是很想一睹他的芳姿

 

你不懂嗎這是家族的恥辱啊!”

 

說這話的時候八尾半稚氣的臉上突然出現既惋惜又懊惱的神情就好像位高權重的官僚階級說起自己那不爭氣的浪蕩兒子似的只有在這種時候妃才真的相信他確實是已經活了兩千年的成年妖怪

 

佑吉是公認的美人又得到妖界皇宮的青睞這曾經是我們鼬鼠妖族最引以為傲的事與其說將他作為雌性撫養長大還不如說是將他視為未來的妖皇子妃來培養。”

 

……妖皇子妃?”

 

哦哦聽起來好像很了不得的樣子

 

沒錯按照約定佑吉本來應該在今年的第一個月圓之日以准皇子妃的高貴身份入住皇宮……可是沒想到卻發生了那樣的事。”

 

八尾半雙手抱胸說著說著表情凝重起來

 

確定分化為雄性之後為了挽回家族的名譽也曾經試過以妖術將佑吉變回雌性但是佑吉心意已決不僅不知悔改還執意要離開家族完全不顧及家族兩千多年的養育之恩迫不得已只能將他暫時囚禁起來。”

 

……等一下聽到這裏妃忽然有種想插嘴的衝動可是又不知該說什麼總覺得有個地方令她聽得很不舒服就是一種令人十分厭惡的感覺

 

當年闖下的大禍終於到了要承擔後果的時候和妖皇子的婚約一拖再拖如今已經到達極限了假如再不想辦法找個替身的話恐怕整個鼬鼠妖族都會受到牽連這樣的後果實在不堪設想可是族裏終日人心惶惶父親又被嚇糊塗了尋找替身的任務就落在了我頭上無奈之下我只能……”

 

八尾半的聲音卡在喉嚨裏像是不願再說下去了妃卻不留情面地替他說完

 

無奈之下你只能把責任推卸給其他人嗎?”

 

……說什麼?”

 

假如我分析得沒錯的話你父親的意思其實是希望你分化成雌性代替佑吉去嫁給妖皇子對不對?”

 

仿佛被妃的言語刺傷了似的八尾半漲紅了臉

 

你怎麼知道?”

 

看來我是猜對了。”妃擺出一副冷淡的面孔,“想也知道假如我是你父親的話面對既成的事實第一個想到的不會是別人恰是你這個尚未分化長得秀色可餐又正處適婚年齡的兒子’。”

 

最後這個詞故意拖長了音誰都聽得出來她話中的含義

 

八尾半好像被丟入油鍋一樣渾身發出滋滋的響聲。“……是又怎麼樣?”用惱羞成怒來形容此刻他的表情真是再適合不過,“你認為我有錯嗎錯的是佑吉啊都是他不知廉恥地擅自分化為雄性我才會陷入如此尷尬的境地啊!”

 

那麼為什麼佑吉非得成為雌性嫁給妖皇子而你又為什麼能夠成為雄性當下任族長呢這是誰規定的?”

 

冷冷發話的同時妃恍然想道剛才那股厭惡的感覺終於找到緣由了

 

八尾半動了動嘴唇一時答不上來大概有生以來第一次有人膽敢如此質疑他的地位令他受到了嚴重的打擊以至於連自己也開始懷疑起來不過出於與身俱來的驕傲感他故作冷靜道

 

別說笑了。”

 

誰在跟你說笑?”

 

我可是八尾半啊離九尾至尊只差半尾啊!”

 

……”妃從鼻子裏發出若有似無的嘲笑,“我說啊八點五你難道從來都沒有想過嗎你出生的時候就有八條半尾巴現在還是只有八條半兩千年來一點長進也沒有不覺得羞愧嗎?”

 

“……!”

 

還有佑吉是你的哥哥吧說到自己的兄長時可以用如此無禮的態度嗎你以往受到的究竟是何種教育啊!”

 

“……”

 

口口聲聲說整個家族都以佑吉為榮可是你們有真正考慮過他的感受嗎什麼叫不知廉恥地擅自分化’,你的哥哥要性別分化難道還要全民投票通過不成他的人生由他自己負責既然已經決定為了所愛的女人成為雄性那麼誰都沒有資格指責他包括你而自稱是下任族長的你現在正是挺身而出的時候與其在這邊唉聲歎氣為找不到替身而煩惱還不如乾脆向妖皇子坦白以求獲得原諒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懂嗎還是說你已經無能到只能依靠犧牲哥哥的幸福來保證全族的平安?”

 

犀利的話語就如同尖銳的長矛似的一根根筆直向八尾半刺過去在他身上戳出不下一百個窟窿可憐的八尾半一瞬間面如死灰半天說不出話來

 

哎呀好像說得太過分了妃暗自咬著舌頭這才想起自己的低調原則不曉得被她拋到宇宙的哪個角落去了衝動是魔鬼啊

 

不過她並不感到後悔因為這番話一點都沒說錯

 

也許……”

 

一陣長到令人尷尬的沉默過後八尾半才重新開口語調中夾雜著難過的啜泣

 

也許你說得對我的確不是下任族長的唯一人選其實我早就意識到了可是我是個膽小鬼始終都不敢去面對這個問題更不敢在同伴面前示弱好像那樣做的話我的存在就變得沒有意義一樣。”

 

他的表情又恢復到最初那種楚楚可憐的樣子這個轉變來得太快令妃有點措手不及

 

可是……可是你也誤會我了兩千年來不管我如何努力始終都無法長出那最後半尾這並不是因為我的資質不夠而是我的能力被皇宮封印了的關係我之所以期盼佑吉早日出嫁一方面也是出於這個考慮覺得只要佑吉成為妖皇子妃妖皇子殿下或許就會解除我身上的封印……因為太想獲得足以保護整個家族的能力所以我才會這樣心急啊可惡是我錯了嗎?”

 

八尾半十分屈辱地咬著牙拼命忍住噙在眼中的淚水這種表情由他來演繹更是增添了一絲令人悸動的效果

 

妃立刻做了個深呼吸想借此來抵擋耀眼的正太光輝可惜卻晚了一步一隻手已經不聽指揮地伸向了八尾半的臉頰替他擦幹眼淚另一隻手也幾乎在同時輕輕搭在了他的頭頂紫色毛髮的觸感如絲綢般柔軟光滑讓她一個不小心就多摸了幾下

 

好了八點五別難過了這並不全都是你的錯。”

 

不知不覺中就連聲音也出奇地溫柔起來聽得大叔冬雪和鴉狐不約而同瞪直眼睛一致露出抗議的眼神

 

八尾半眨了眨濕漉漉的眼眸試圖從六道如鐳射掃射般的目光中分析自己的立場原來是這麼回事啊……一旦領悟了真諦之後他便露出一臉無辜的表情環視屋子一周在眾目睽睽之下安然投入妃溫暖的懷抱

 

妃小姐我要為剛才的事道歉你是第一個對我坦率說出真實想法當頭一棒將我敲醒的人我不但不感謝你的逆耳忠言反而對你發脾氣我真是差勁。”

 

以妃的個性而言假如對方出言不遜她鐵定會反唇相譏不過當對方認真悔改之後她也絕對會在第一時刻自我反省而現在正是這種情形

 

我剛才也說得太過分了對不起。”

 

這樣說來你現在願意幫助我了嗎?”

 

讓我們一起來想辦法吧。”

 

太好了那麼就請你代替佑吉嫁給妖皇子殿下吧。”

 

……”妃輕輕回答突然瞥到八尾半奸計得逞的表情失聲叫道,“?!!!!”

創作者介紹

燃聿的移動城堡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