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這樣就足夠了……

 

 

開什麼玩笑!”

 

這句話似乎已經變成了妃的口頭禪

 

如果可能的話她也想選擇更高雅一點的表達方法不過很遺憾在聽到八尾半那個荒謬的決定之後她實在找不出第二句話來形容自己的心情

 

八尾半卻完全沒有開玩笑的意思雖說他來找鴉狐的最初目的並不是妃只是希望透過那只閱美人無數的好色妖怪來尋找替身罷了不過在妃劈頭蓋臉痛駡他一頓之後他突然醒悟到唯有妃才是整個鼬鼠妖族的救星借用他的原話來說就是:“不論外表還是內在妃小姐都是妖皇子妃的最佳人選找遍整個妖界和人界都不可能再有女人能超越她了。”

 

基於這個理由他決定在螟皇寺住下來直到妃肯點頭答應為止

 

不要擅自做這種決定啊!”妃抬起曲線優美的長腿堵在八尾半的房門口雙臂交叉抱在胸口聲音裏帶著從北極飄來的冷空氣

 

聽著八點五你要住在這裏是沒問題想住到什麼時候就住到什麼時候若是想找我談心訴苦之類的我也不會拒絕只是不要指望我會答應你那種荒唐的要求。”

 

為什麼?”八尾半抱著厚厚一疊棉被因為被妃堵住門口而不得不停下腳步吃力地從棉被後露出一張無辜的臉,“妖皇子殿下可是當今妖界地位最高力量最強的妖怪耶。”

 

夠了這句話你已經跟我重複一百遍了。”妃嘖嘴,“就算他在你們妖怪眼裏是世上最偉大的男人也不代表我就因此要嫁給他吧?”

 

沒有要你真的嫁給他只是假扮新娘演一場戲而已。”

 

抱歉我沒有心情陪你演戲要演你自己演。”

 

聽出妃語調裏的譏諷八尾半嚴詞抗議:“我是雄的!”

 

我怎麼沒聽說?”

 

很快就會分化的!”

 

那麼在那之前你就以雌性的身份去會一會你們的妖皇子殿下吧。”

 

妃放下長腿挪開一步順便揮了揮手以示談話結束在離開之前還不忘惡毒地補充一句

 

當然了你也可以找冬雪代替你我是絕對不會有異議的反正兔子和老鼠本來是一家嘛。”

 

―――

 

在那之後一連幾天妃的日子簡直苦不堪言一方面要高度警惕地提防大叔夜襲另一方面又要打起精神應付八尾半的窮追不捨再加上冬雪對她的態度也出奇地冷淡一點也沒有身為吵架夥伴的自覺到了最後妃感覺自己就好像漂浮在茫茫大海上的一塊木板似的孤立無援明明是一月的寒冷天氣心情卻像遭遇夏季梅雨一樣煩悶

 

夜深了微弱的月光灑進屋內妃以匍匐的姿勢趴在被褥上睡意缺缺地撐著腦袋發呆窗外有不知名的鳥在低鳴聲音好似三味線演奏的清幽小調偶爾也夾雜著哀怨的野貓嘶喊聲以及偷吃供品被冥婆婆追趕的呼喝聲若是平常的她絕對不會去注意這些有的沒的可是這天的夜晚到處彌漫了一種與往日不同的氣息令她隱隱覺得不安好像大事臨頭那般心神不寧

 

而且是她多心了嗎隔壁大叔的房間似乎飄來一股淡淡的香味

 

一種陌生卻又令人在意的暗香時有時無時近時遠當她意識到並不是錯覺的時候香味已經幾乎充滿整個房間了

 

看來又是一個無眠之夜妃起身揉揉酸澀的眼睛心想大叔究竟在搞什麼呀

 

開門想出去透透氣倒是有一個身影出乎她的意料只見冬雪背對著門坐在院子的樹底下安靜得好像一尊地藏菩薩不過兩手卻在草地上來回擺動不曉得在做什麼

 

狐狸眼這麼晚了你在這裏幹嘛?”

 

她的音量並不足以在夜裏嚇到人冬雪猶豫了一下頭也不回地回答

 

和你無關。”

 

就知道從他嘴裏聽不到像樣的答案妃做出張望的樣子看了看自己的房門假裝大驚小怪道:“哎呀該不會是因為之前我拜託你的關係所以你現在特意守在門口保護我?”

 

少自作多情了真噁心你以為你是誰啊?……妃做好被吐槽的心理準備

 

想不到冬雪非但沒有否認還順著她的話補充說:“是啊而且這已經是第五天了你沒有察覺到嗎?”

 

真的假的突然這麼說倒叫妃有點不知所措起來為什麼不像平常一樣挖苦她呢

 

那個……冬雪你到底在幹什麼?”妃將信將疑地問

 

直到這時冬雪才緩緩回過頭意味深長地瞥了她一眼

 

我所操縱的雪除了可以變成武器地圖之外還可以作為一種感知的媒介。”他向妃解釋道同時挪動身體讓妃得以親眼目睹他尚未完成的工作

 

躺在地上的是一尊長約五寸的透明雕像有著流線形向上盤旋的基座和棱角分明的基身風格截然不同卻又相得益彰所調繪的圖案雖然看不出是什麼不過其精細程度絕對可以媲美世上任何一個冰雕大師的傑作令妃看得瞠目結舌

 

好厲害……”

 

用這些雪做成具有特定意義的符石再注入我的妖力就可以擁有感知的力量。”

 

冬雪說著一手把雕像豎立起來另一手在空中一揮雪花便迅速集中到雕像上在最頂端凝聚成一塊扁平的晶石經過冬雪稍作加工便成了一面光滑透亮的鏡子看起來這應該就是他所謂的媒介

 

妃好奇地看著無法映照出她臉的鏡子:“你想用它來感知什麼?”

 

我的同族。”

 

同族妃一頭霧水地將目光轉移到他身上:“你是指你成為雪妖之前的親人嗎可是你不是已經被他們拋棄了……對不起。”

 

沒關係。”

 

破天荒地這只壞脾氣的雪妖居然沒有發火

 

都已經過去那麼久了我早就忘記了。”他平靜地凝視鏡子五官秀挺的側臉看起來比平時還要陰鬱

 

妃有理由相信他這番話說得有多麼違心明明就是因為被家人拋棄了才會墮落成雪妖這麼悲慘的事怎麼可能會忘記呢真是愛死撐

 

那麼你感知到你的同族之後想要做什麼?”

 

冬雪的表情有一瞬間的凝固身體突然向後一倒靠在樹幹上恢復成平常慣用的嘲諷語氣:“怎麼醜女一個人在房間裏害怕得睡不著所以來找我閒聊嗎?”

 

誰害怕了我只是想出來吹吹風而已。”

 

說得沒錯像你這種比猛禽還要兇悍的女人世界上應該不存在讓你害怕的東西才對所以你肯定不會在被子底下偷藏暗器的對不對?”

 

“……”

 

當然更不會失眠了對不對?”

 

──兩支箭同時正中靶心妃一時窘迫得無言以對,“地把頭扭到一邊可惡敏銳的觀察力真是絲毫沒有退步不僅如此還被他輕描淡寫地把話題帶過了究竟是什麼時候學會這種敷衍本領的不過話說回來原本她也不愛刨根問底既然他不想說那就順其自然吧

 

冬雪今晚的月亮很美啊你不覺得應該找點什麼來應應景嗎?”

 

你是說酒嗎?”

 

我還未成年不能喝酒。”

 

那你指的是什麼敢說要我吹笛子的話我現在就殺了你。”

 

被你看出來了?”妃嘴角掛著一絲賊笑好像報復得逞的小學生一樣眼裏滿是捉弄的笑意,“那麼換一個來下場大雪怎麼樣這你總可以辦得到吧。”

 

等了半天也沒聽到回應妃轉過頭一看冬雪正倉促地移開視線

 

奇怪的女人平常總是板著臉孔原來你也會笑嘛。”他小聲嘟噥,“而且這種時候女人一般不都是會喜歡賞花或者歌舞什麼的嗎哪有人會希望下雪啊又冷又濕看起來也不像白天那麼乾淨……”

 

沒辦法我就是喜歡雪嘛。”

 

冬雪的嗓音更低了:“所以說你真的很奇怪你確定你是女人嗎?”

 

不用多囉嗦了叫你下就下。”

 

不下為什麼我要聽你的?”

 

真小氣!”

 

妃咕噥著丟下這一句萬分掃興地想要站起來就在這時有一片雪花飄到了她的鼻尖上抬頭一看晴朗的夜空依然是月明星稀既不見一絲烏雲也沒有起風的跡象然而視野裏卻有無數細小絨球猶如四月裏的櫻花一樣無聲地緩緩飄落下來

 

口是心非的傢伙妃心滿意足地抿起嘴角靜靜地欣賞月色下的雪景不經意地瞥了眼那個彆扭的傢伙發現他居然像正常人一樣微笑起來臉上也浮現淡淡的興奮神色不知道在高興什麼……不過一察覺到妃詫異的視線他迅速收起笑容彆扭地把頭轉向暗處

 

說起來真奇妙呢,”妃重新在冬雪旁邊坐下感慨地說道,“我還是第一次和一隻妖怪單獨在夜晚賞月。”

 

是啊我也是第一次跟一隻又笨又醜的生物如此合得來。”

 

你說話就非得這麼惹人生氣嗎狐狸眼?”

 

你也沒好到哪里去吧醜女。”他居然又笑了

 

妃用略微詫異的目光上下打量冬雪不可思議這一點也不像他更不可思議的是他明明是一個脾氣暴躁既兇狠又冷酷的妖怪為什麼此刻會給她一種很安心的感覺呢這種感覺甚至抵消了她之前的煩躁和害怕使她得以平靜下來

 

由於大叔的關係她似乎從來沒有關心過冬雪現在回想起來每次當她有困難時冬雪總是和大叔同時出現可是她卻只注意到大叔而忽略了冬雪的存在甚至還對他冷嘲熱諷的態度極其惡劣……好像真的是挺委屈他的

 

照理說在她這種差別對待下他早就應該疏遠她或者乾脆用絕對零度凍殺她了可事實上他卻反而時常出現在她身邊一次又一次出手幫她長久以來也總是做著暗中保護她卻不聲張的事

 

這麼說來也許他還是個挺溫柔的傢伙吧只是嘴不要這麼毒就好了然後對她的稱呼也要改掉不要總叫她醜女醜女偶爾也叫一次她的名字……如果能再試著少用狐狸眼瞪人那就更完美了……那樣的話和這只妖怪做一輩子的朋友似乎也沒什麼不好……

 

……不妙心情一放鬆眼皮就跟著沉重起來幾天來睡眠不足造成的疲憊好像一下子全湧上來了

 

狐狸眼。”

 

?”

 

拜託再下一場雪。”

 

真麻煩你究竟把我成當什麼了啊?”

 

冬雪抬起頭看了看天空一臉不情不願的樣子不過抱怨歸抱怨他還是乖乖照妃的話做了安靜又蒼涼的雪花再一次飄落下來的時候他感覺到肩頭一沉有個溫暖小巧並且散發淡淡洗髮水香味的東西的一聲倒在他身上側頭一看發現那個東西居然是妃的腦袋驚得他頓時慌張起來

 

……”

 

輕輕叫了幾聲沒有反應

 

醜女?”

 

還是沒有反應

 

睡著了嗎……?”

 

耳邊傳來均勻的呼吸聲他面紅耳赤急忙將頭轉到另一邊脖子以尷尬的角度硬直著掙扎了好一會兒他在緊張和慌亂中竭力克制呼吸的頻率挺直背脊調整姿勢一邊避開視線接觸一邊小心翼翼地伸手扶住妃的手臂盡可能自然地輕輕將她的身體推開

 

然而或許是手勁太大咻的一聲妃的身體又軟綿綿地向另一頭倒去情急之下他只能整個撲上去張開雙臂試圖在她倒地前接住她的腦袋

 

正在這時樹後傳來一聲十分刻意的咳嗽一個高大的身影在冬雪的眼皮底下微微一晃

 

洵大人!”

 

意識到自己和妃之間的曖昧姿勢冬雪心裏一驚動作遲疑了半秒妃的後腦勺便重重落地不偏不倚敲在一塊石頭上連哼都沒來得及哼一聲便從昏睡直接進入昏死狀態

 

……”冬雪匆忙瞥了妃一眼又不安地看向面無表情的大叔臉上紅一陣白一陣在昏暗的月色下顯得異常尷尬

 

晚上好冬雪你們好像玩得很愉快?”

 

說話內容聽起來很輕鬆口氣卻完全不是那麼回事大叔甚至看也不看冬雪一眼從他身邊擦肩而過彎下腰將失去意識的妃抱起來

 

大人請你不要誤會事情並不是你想像得那樣我們只是在……”

 

冬雪急忙抬起頭辯解一心想要向上司澄清誤會然而視線卻不由自主飄向另一邊以至於連話都忘記接下去一時間滿眼都是妃的影子──她懸在空中的裸足浴衣底下的白淨皮膚她被一隻大手托住的雙腿被緊緊摟住的纖腰被健壯的手臂所包圍的胸部和肩膀以及……微微張開的前一刻還喃喃叫著他名字的嘴唇

 

可惡胃又開始抽痛了

 

你們只是在?”

 

大叔淡淡的聲音飄過來激得冬雪打了個寒顫

 

“……對不起大人。”

 

咬了咬牙思忖良久冬雪還是放棄為自己辯駁俯身跪在大叔面前默默地將頭低垂在他的腳尖前這句道歉所包涵的意思雙方似乎都心照不宣所以一時間沒人開口說話好像都被這尷尬的氣氛湮沒了似的

 

將妃抱回自己的房間之後大叔若有所思地踱出門來緩緩走到樹下冬雪仍然一動不動地伏在原地直到大叔的一聲歎息打破沉默他才敢稍稍抬起頭來

 

該怎麼說呢其實我早就隱約感覺出來了我雖然在很多方面都相當隨便可是卻也沒遲鈍到那種地步……”大叔歪著頭做了個無奈的表情仰面靠在樹幹上歎了口氣,“果然喜歡上妃了吧?”

 

“……”

 

紅暈宛如渲染的水彩一般在冬雪臉上蔓延開來

 

想否認嗎?”

 

冬雪頓了頓低聲回答:“抱歉我不想否認。”

 

真大膽在我面前也敢如此直言不諱。”

 

不敢……”

 

開玩笑的不要當真。”大叔微笑著擺擺手目光仍然若有所思地凝視著天空,“沒想到事情居然發展成這個樣子感覺歷史好像又重演了一樣當年我和白楓以及風茄之間似乎也有著這樣不明不白的情愫只是當時的我無法理解罷了不過現在我終於能夠體會他們倆當時的心情了希望這一次我不會做出令自己後悔的事。”

 

聽不出他話中的含義冬雪疑惑不解地抬起頭

 

你難道沒有想過嗎冬雪我已經不再是妖界禦審殿的殿主了我們之間上級和下級的關係也早就不復存在了一直以來你似乎相當在意我的身份一切都以我的利益出發可是你其實並不需要這麼介意我不喜歡懷疑和猜忌更不喜歡自己被蒙在鼓裏所以我想趁這個機會跟你把話說清楚。”大叔坦然地笑了笑說道,“從現在開始你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意光明正大地和我較量當然我也如此我會很慎重地把你視為競爭對手這樣一來我們今後的關係可能就會變成……”

 

洵大人!”

 

大叔的最後一個詞還沒出口就被冬雪大聲打斷只見他好像偏頭痛發作似的捂著額頭表情非常痛苦:“請不要再說了大人假如由大人口中說出那種言辭的話我會羞愧至死的。”

 

冬雪你還不懂嗎我們在說的事和立場問題無關有關的只是你的感情……”

 

我很抱歉!”冬雪再次打斷他因為情緒太過激動不僅渾身發抖就連聲音都起伏不定,“擅自對大人所鍾愛的女人有了感情並且還在不知不覺中越陷越深對此我真的非常抱歉可是我從來沒有做過對不起大人的事大人所擔心的三角關係根本就沒有發生過去沒有現在沒有將來也絕對不會有所以請不要拿白楓和風茄的事和我作比較我也從來都沒有想過要介入大人和妃之間我可以發誓!”

 

大叔皺著眉聽他說完不解地問

 

那麼你的意思是要永遠像現在這樣隱藏自己的感情嗎在還沒有嘗試讓對方瞭解你的心意之前就打算放棄了嗎?”

 

……”冬雪以極其微弱的聲音道,“我嘗試過了。”

 

結果怎麼樣?”

 

在還沒有得到答覆之前那個女人就……”青筋冒起咬牙,“忘記了。”

 

哎呀。”大叔頗不自在地摸摸臉頰一時不知說什麼好這樣傷害自尊的事冬雪都能忍受看來他果真已經陷得很深了呢

 

洵大人請不用再顧慮我的感受其實我早就有覺悟了並且也已經下定了決心。”看到大叔一臉憂慮的表情冬雪俯下身低低地磕頭平靜地開口,“雖然比預計得要早不過既然談話已經進行到這個地步我就乾脆趁這個機會向大人提出來吧──請大人允許我辭退禦審殿第一侍衛長的工作從此離開螟皇寺。”

 

聽到這個決定大叔吃了一驚:“離開?”

 

。”

 

你想要去哪里?”

 

這個……我還沒有決定不過我會尋找我的同族試著回到家族中去。”

 

你要離開多久?”

 

事實上我不準備回來了。”

 

這樣啊……那什麼時候動身?”

 

只要大人點頭同意我現在就可以上路。”

 

不等妃醒過來向她道別嗎?”

 

冬雪愣了愣情不自禁向妃的房間瞥了一眼又看了看滿地的積雪啞聲回答道:“不用了我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話要對她說而且……這樣就已經足夠了。”

 

是嗎?”大叔無奈地垂下肩想不出可以挽留他的方法,“好吧既然你心意已決我也沒有阻攔你的理由只是有一點希望你不是因為顧慮到我才做出這樣的決定假如你想故意犧牲自己的幸福來成全我的話我不僅不會感謝你反而會輕視你啊冬雪。”

 

幸福嗎

 

放心吧並不是這個原因。”冬雪淡淡地苦笑,“大人你難道沒有發現嗎那個女人的視線始終都停留在大人身上從來沒有認真向我看上一眼啊……”

 

聽到冬雪的低語大叔一臉詫異地轉過身不自覺發出一聲驚噫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燃聿 的頭像
燃聿

燃聿的移動城堡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