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灰色的自尊心

 

 

腦海中嗡嗡作響的噪音在不知不覺間遠去了

 

妃低低地呻吟了一聲從床上撐起上半身一邊撫摸著陣陣抽痛的後腦勺一邊茫然地環顧四周

 

奇怪明明記得剛才還在院子裏和冬雪聊天為什麼現在卻是躺在自己的房間裏呢而且頭上還腫了一個大包好像被誰海扁過一頓似的究竟是誰對她幹的好事冬雪嗎可惡終於露出妖怪本性了居然趁她睡著的時候偷偷報仇太小人了……

 

。”

 

就在她努力從混亂的記憶中尋找頭緒時有個聲音悄然響起一下子吸引了她的注意假想部分就到此為止了

 

大叔?”

 

十分意外地發現大叔半敞著衣襟盤腿坐在床前高大的身體遮擋住月光在她身上投下一個逐漸拉長的影子黑暗中一對炯炯有神的眼睛透著晶瑩的藍光目不轉睛地牢牢凝視她的臉恍惚間又聞到了近日不斷從隔壁飄過來的暗香只是此刻的香味已經稱不上是淡香了似乎還有一種濃烈的成分摻雜在裏面

 

果然是從大叔身上發出的只是這香味到底意味著什麼呢

 

……嚇我一跳你來這裏很久了嗎為什麼不出聲?”妃伸手想拉懸在床頭的繩子被大叔一把制止

 

別開燈。”

 

曖昧而含混的嗓音是她所不熟悉的大叔妃正預感到什麼想要切換到防禦姿態嘴唇突然被一個柔軟的東西堵住而後傳說中的的一聲在黑暗中猶如晴空霹靂一般在她耳邊炸響

 

!”

 

還沒有回過神身體就被推倒在被褥上隨即一個沉重的身軀迎面向她壓過來兩具身體接觸的一瞬間雙方同時深深吸一口氣

 

大大大大大大叔!”妃驚得雙目圓瞪

 

“……?”大叔的嘴唇似乎還在渴求著意亂情迷地漸漸下移

 

這這這這種狀況下不是該說!!!”

 

對不起可是冬雪告訴我……我突然就忍不住了……”

 

大大大大大叔有時間道歉不如先住手啊拜託你清醒一點啦!”頂著一張跟泡了三天的苦丁茶沒兩樣的綠臉妃萬分驚慌地抓住大叔的肩膀用力往外推雙腿也不甘心地奮力掙扎可是無論她怎樣抵抗大叔沉重的身體仍然像堵牆一樣紋絲不動灼熱而迷亂的吻不斷落在她的臉和脖子上

 

大叔……不對停手停下來啊!”

 

隨著一陣悉悉簌簌的摸索浴衣的帶子被解開了只覺胸前一涼上身頓時暴露在皎潔的月光下妃驚得倒吸一口涼氣感覺兩盞藍色的幽燈忽然閃了閃耳邊傳來更加急促的喘息聲

 

一瞬間羞憤交加拳打腳踢都無用她只能揪住大叔的後領一狠心對準他的肩頭用力咬了一口

 

放開我!”

 

……”

 

不要啊大叔!”用力尖叫了一聲她的聲音暗啞下來,“為什麼明明不應該是這樣的……”

 

再多的抵抗掙扎都不及她一聲輕微到不易察覺的哽咽有效大叔突然僵硬地停下動作將她的衣襟合攏一語不發地緩緩抬起頭——令妃震驚的是大叔居然是清醒的

 

我的身體狀況冬雪已經告訴你了吧?”

 

妃瞪大眼睛驚魂未定地盯視他的臉想要看清掩蓋在長髮之後的表情

 

大叔你知道你現在正在做什麼嗎?”

 

在妃眼裏擁有這樣淫靡的天性很奇怪嗎?”

 

先回答我大叔你究竟知不知道剛才對我做了些什麼?”

 

你先回答我。”

 

妃停頓了片刻坦白說:“沒錯我都知道了的確是很奇怪很討厭啊!”

 

而且最重要的是侵犯未成年少女可是犯罪啊

 

“……什麼嘛就算是騙我的也好稍微否認一下啦。”大叔垂下頭仿佛受到一擊重創似的以虛弱的聲音咕噥,“都怪冬雪那個傢伙害我以為這次或許有希望結果一衝動就……現在叫我怎麼停下來……”

 

大叔我聽不清楚你在說什麼不過既然已經清醒了可不可以先放開我?”

 

不料大叔卻面如死灰地搖搖頭拼命抱緊她:“不行如果我現在放手的話依照妃的脾氣永遠都不可能再理我了。”

 

這是什麼邏輯現在不放手的話我更不可能原諒大叔啊你到底有沒有意識到這件事有多嚴重!?”

 

意識到了我已經騎虎難下所以……乾脆造成既成事實吧。”似乎是破罐子破摔了大叔害怕到極點反而膽大起來將手探到浴衣底下雙眼迷蒙地湊近她,“……我想要你。”

 

下一刻一根球棒砸中了他的後腦勺

 

大叔捂著頭滾了兩圈跪倒在一旁

 

妃氣喘吁吁地站起來一手舉球棒另一手狼狽地揪住淩亂的浴衣以惡鬼般的黑暗表情瞪視他

 

好啦好啦不要生氣我知道錯了。”大叔正襟危坐好像犯錯的小狗一樣可憐兮兮地垂下腦袋

 

看在他總算還沒完全失去理智的份上妃勉強咽下怒氣丟下球棒低低地命令:“變成小獅天狗。”

 

大叔有些尷尬地抓了抓臉聽話地按妃的要求變成妖形可變身之後反而更尷尬了……

 

妃瞥了一眼小獅天狗光溜溜的下身頓時驚得面紅耳赤扭開臉結結巴巴喊:“快變回來!”

 

心中哀叫嗚啊啊啊啊……看到了不該看的畫面

 

一時間兩人都有些不知所措雙方彆扭了好長一段時間氣氛才漸漸緩和妃用枕頭將床褥隔成兩部分讓大叔坐在一頭自己在另一頭盤腿沒好氣地咕噥

 

現在大叔可不可以解釋一下突然這麼做的理由?”

 

大叔不自然地抓過被子蓋在身上有些耍無賴地鼓起嘴:“我都說了這是天性嘛妃真是不解風情……”

 

什麼妃正要反駁卻被他打斷

 

其實不需要解釋妃也早就知道我的心意了吧?”銀色的長髮如絲般垂在枕邊大叔抬眼看她神情變得認真起來

 

妖怪都是單純又固執的笨蛋一旦認定了喜歡的物件就會傾其所有不擇手段以求能夠留在她或他身邊正因為如此妖怪當中一見鍾情的情況非常多我也是其中之一只不過我愛上的是一個人類罷了你或許不知道但我的確是在見到你的第一天起就已經下定決心所以才會編造獅天狗詛咒的謊言千方百計想要接近你希望能得到你的感情這樣的心情以前從未有過三千年來不管抱過多少女人有過多少親密的行為都無法在我心裏留下太多痕跡而妃……你卻能輕而易舉地駐紮在我心底……”

 

大叔抓過妃的手摸向自己的左胸微皺起眉喃喃道

 

這裏每一天每一刻都想著妃想著你的眼睛嘴唇身體我想要你的一切……可是我知道你討厭這樣的行為所以這半年來我不斷告訴自己要忍耐總有一天你會對我敞開心扉然而妃對我的態度卻始終若即若離不冷也不熱我既沒有讀心術也不瞭解女人的想法對於自己在妃心中佔據何種位置完全摸不著頭腦所以我一直都不敢有更進一步的舉動就連現在也完全猜不透妃在想什麼如果妃不明確表示的話我恐怕永遠也不會懂啊。”

 

指尖碰觸到大叔結實的胸部妃耳邊霎時轟然巨響一陣暈眩襲來嚇得她慌忙縮回手動了動嘴唇想開口話到了嘴邊又臨陣退縮了

 

之前還向冬雪抱怨過懷疑曾交往過八百女友的大叔不是真心的然而現在才知道她錯了錯得離譜……在感情方面她還相當幼稚和笨拙相較于大叔的真誠和執著她所付出的真心實在少得可憐意識到這一點後她突然有種難以形容的罪惡感總覺得憑自己這樣膚淺的感情沒有立場和資格接受大叔如此深情的表白

 

至少現在不行……妖怪的這種全心全意不摻半分虛假的感情她承受不起而且她也沒有做好被大叔擁抱的準備

 

但另一方面她又隱隱不安她和大叔之間的問題似乎已經不能再拖了若此刻再繼續敷衍大叔就太可憐了她也不希望這樣傷害他

 

怎麼辦有沒有什麼兩全其美的方法呢

 

遲遲等不到她的回答大叔垂下眼睛難過地歎了一聲:“這麼長時間的沉默是代表妃不可能接受我嗎?”

 

我只是在思考該怎麼回答。”妃被逼無奈煩悶地抓抓頭為難道,“大叔你也知道比起妖怪來人類的心思比較複雜這種事……”

 

不需要想太多只要回答我一個問題。”大叔的聲音顯得有點緊張,“喜歡……還是不喜歡我只要知道這個就夠了。”

 

終於這個時刻還是來臨了雖然比想像得要早但也許可以以此為契機實現跟冬雪的約定想到這裏妃小心地抬頭看了大叔一眼努力克服羞赧的心理掙扎了半天才下定決心囁嚅道

 

我想我是喜歡大叔的。”

 

真的?”大叔驚喜地瞪大眼下意識就要越過枕頭,“那麼——”

 

但是,”妃急忙補充,“就算我喜歡大叔這種事也是要按照一定順序慢慢來才行。”

 

什麼順序?”

 

大致上就是先寫信表達情意加深彼此的瞭解然後開始交往約會吃飯牽手逛街之類的。”

 

大叔還沉浸在美妙的喜悅中似懂非懂地問:“那總共需要多久?”

 

一年左右。”

 

什麼還要一年?!”

 

大叔目瞪口呆瞬間趴倒在被子上有氣無力地哀歎:“你真是太高估我的忍耐能力了一年我絕對會死……還是說你其實是在敷衍我?”

 

可是這是人類交往的標準流程啊!”

 

但我是妖怪我等不了那麼久。”大叔突然翻身起來壓住妃的肩膀強迫她正視自己的眼睛,“從夏天一直忍耐到現在已經是極限了而且我也不想再等了!”

 

……”妃嚇得結結巴巴起來,“那麼拜託再等十天等大叔的發情期過去我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真的我發誓!”

 

大叔歎了口氣如從幸福雲端墜入穀底一下子垂頭喪氣起來:“你果然是在敷衍我。”

 

不是的相信我再給我點時間。”妃紅著臉竭力辯解,“大叔你根本不瞭解我不希望在這種情況下隨隨便便和你發生關係啊!”

 

不瞭解的人是你。”大叔的眼睛透著難以言喻的急切,“我說了今晚我的忍耐已經到達極限了隨時都有可能失去控制我固然不希望傷害妃但卻更不希望隨隨便便找個女人做出背叛妃的事啊!”

 

妃驚詫地看了眼大叔不敢相信地問

 

所以大叔的意思是假如我不答應的話就只有兩種方法一是強迫我二是去找其他女人?”

 

“……”大叔低下頭以隱忍的口吻說,“。”

 

沒有第三種方法了?”

 

沒有了。”

 

這就是大叔最後的答案嗎?”妃暗自捏拳氣得全身發抖,“……好吧既然這是大叔自己的選擇我也無話可說大叔就去找別的女人發洩獸欲吧!”

 

?”

 

趁大叔困惑之際妃用力推開他僵直的身體揪著領口沖出房間

 

一出門便撞見一個人影

 

正打算不辭而別的冬雪此刻正心情複雜地徘徊在房間門口忽然間看到妃踉踉蹌蹌地奪門而出吃驚之下他顧不得多想上前一把將她扶住

 

……沒事吧?”

 

妃卻揮開他的手表情堅決地抬頭在空中大聲喊起來

 

八點五我知道你在附近出來吧我有話告訴你!”

 

漆黑的夜空中漸漸浮現出一簇毛茸茸的尾巴隨即一個紫色的小腦袋從蜷縮著的身體裏鑽出來一時間懸在半空中等待回覆的八尾半被丟在一邊不明狀況的冬雪以及追出來跪在門檻上狼狽不堪的大叔全都豎起耳朵各自懷著不同的心情卻又不約而同地將視線投在妃的身上

 

我改變主意了。”妃兩眼冒火握著拳頭對八尾半說,“我決定離開螟皇寺跟你去見妖皇子!”

 

―――

 

速戰速決

 

淩晨2一隻體型巨大的紫色鼬鼠載著一名長髮少女飛奔在連接白柳村和石蝶村的平坦公路上

 

有的時候妃也很懷疑自己超乎常人的行動力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不過照今天晚上的特殊情況來看根本容不得她多作考慮要說她是落荒而逃也好,“憤怒出離也罷怎樣都行反正只要能暫時從大叔身邊逃開一切都無所謂

 

只是前一刻發生的事印象實在太深刻了以至於在寒冷的夜晚被冷風無情蹂躪的臉頰仍然燙得可以用來做鐵板燒

 

如果她的記憶沒出錯的話剛才大叔向她表白了沒有保留沒有猶豫也沒有令人反感的花言巧語只是認真地一字一句訴說自己的心意那麼直接而又赤裸裸的求愛……天哪妖怪果然是單細胞生物

 

而另一方面她這個彆扭孤僻又不坦率的複雜生物竟也回應了大叔的表白對她來說完全可列入平生不可思議事件的前三名了

 

……臉上的鐵板更燙了

 

可惜的是大叔給了她錯誤的答案交了一份零分考卷想到大叔的答案裏還有找別的女人的選項她的心情頓時又冷卻下來

 

這算什麼威脅她嗎想找其他女人好啊儘管去找啊誰稀罕啦

 

這位表情千變萬化的醜女拜託你趕快確定一種好不好旁人看得很累誒。”

 

還在內心掙扎的時候冷不防聽到一個譏諷的聲音妃頓時漲紅臉

 

冬雪?”她抬頭瞪他,“你什麼時候跟上來的?”

 

冬雪沒有回答目不轉睛盯著前方腳下好像忍者一樣時不時地點地蹬起一跳一跳的果然跟他的妖形很符合倒是在妃屁股底下充當坐騎的八尾半插嘴道:“從一開始就一直跟在後面啊你沒有發現嗎?”

 

妃揮手扇風讓自己發燙的臉頰冷卻下來重新調整心情面向冬雪

 

你來幹什麼?”

 

冬雪輕聲說:“回去吧洵大人一定很擔心你。”

 

現在不要跟我提到大叔倒是你冬雪我有點在意之前你所說的決定到底是指什麼?”

 

話一出口就看見冬雪臉色一暗皺起眉一副極度鬱悶的表情

 

別問了我的運氣太差了好不容易下定決心沒想到事情卻變成這個樣子。”

 

難道是我害的嗎?”

 

不是你還會是誰?”冬雪低聲嘀咕,“還以為這次終於能夠徹底死心了……只要剛才你們進展順利的話我或許可以……”

 

不可能順利的啦。”妃想也不想便打斷他,“我給過大叔機會了可是你說的考驗方法行不通大叔他根本是在用下半身思考嘛我的心情正處在發情期的野獸是不會明白的所以我決定暫時避開大叔讓他的頭腦和下半身都好好冷靜一下!”

 

我說啊……”冬雪的手抖了抖,“別人在認真說話的時候你能不能稍微……”

 

不好意思那你到底為什麼要跟來是大叔的命令嗎?”

 

其實我現在可以按照自己的意願行動了當然這並不代表我會背叛洵大人只是事已至此我無法袖手旁觀所以我會暫時代替洵大人保護你直到……直到……”

 

我並不需要保護啊,”妃眨了眨眼睛滿不在乎地看著他,“只是普通的離家出走而已。”

 

“……”冬雪的手抖得更厲害了

 

拜託稍微體會一下別人話中的含義會死啊醜女為什麼會遲鈍到這種地步……算了反正很快就要分別了什麼都不知道的話對彼此都好這樣想著冬雪無奈地長歎一口氣決定從此再也不提

 

不過話說回來冬雪你能像這樣陪在我身邊我其實有點高興。”妃的話題一轉立刻引起冬雪警覺

 

為什麼?”

 

這個嘛雖然你是個脾氣和嘴巴都很差勁的妖怪對待人類也不夠友善但是卻給我一種可靠的感覺有你在的話我會比較安心尤其是現在這種時候……不要瞪我這些話並沒有在諷刺你是發自肺腑的心聲哦。”

 

而且……”妃補充道一回頭對上冬雪慌張的眼神

 

而且?”

 

該怎麼說呢。”妃喃喃道,“這些天來我總覺得你神秘兮兮的好像會突然從大家面前消失然後到很遙遠的地方去一樣……”

 

噗通噗通冬雪悄悄捂著胃

 

不過幸好你並沒有真的打算離開是我的第六感探測天線壞掉了。”妃看著他笑道,“那麼在我離家出走的這幾天就拜託你陪我一下吧?”

 

魔女

 

腦中浮現出這兩個字冬雪扭開臉沉默了片刻剛想要說些什麼卻聽底下的八尾半突然喊道

 

恕我打個岔雪男妃小姐我們到了哦。”

 

妃聞言抬頭張望恍惚中驚覺眼前有什麼在閃光明亮卻並不刺眼的光芒幾乎照亮了整個天邊定睛一看原來是傳說中的青蛙燈從石蝶山的山路入口處起每隔幾步臺階便有一對兩腮發光的青蛙好像領路人似的恭候在狹窄的山路兩側見到來人便鼓起腮幫瞪大眼睛安靜又詭異地看著路中央的行人同時散發出朦朧的黃色燈光假如此刻從遠處眺望這座山的話景象一定蔚為大觀只是不曉得這些青蛙燈是否也和妖怪一樣只有擁有陰陽眼的人才看得到想到這裏妃忍不住伸手去摸離她最近的青蛙腦袋

 

冰冷的觸感很真實微微蠕動的樣子也不像偽造出來的看來傳說中專門迎接貴客的青蛙燈其實也是妖怪的一種吧不過它們怎麼知道她和八尾半會深夜來訪呢

 

這時候的八尾半已經化成人形依然是百分百的正太模樣只是頭上頂著一個大包眼眶裏隱約含著淚水

 

雪男幹嘛打我你高興過頭以至於神經錯亂了嗎?”

 

不准叫我雪男還有不准偷聽我們說話!”

 

其實後半句才是重點吧對不起我已經聽到了而且大致上都瞭解了依我看現在的局面對你很有利啊你應該感激我才對。”八尾半眨了眨無辜的大眼睛繼續說著觸摸逆鱗的話,“聽說你從一出生起就不斷被人拋棄像是中了什麼萬年詛咒一樣好可憐呐不過現在正是打破宿命的大好時機哦我可以幫你如果你不介意的話……”

 

囉嗦我很介意!”

 

好痛!”

 

當妃欣賞完青蛙燈回過頭時八尾半的頭頂已經鼓起了一串由大到小如同疊羅漢般的腫包眼底也一片汪洋在冬雪淩厲的目光瞪視下他一個字也不敢多說匆匆忙忙走上臺階攤開手向妃示意

 

妃小姐請讓我為你帶路父親母親以及我的族人就在這座山的山頂。”

 

雖說是在寒冷的深夜攀登石蝶山卻比想像中還要輕鬆理由當然是──有一隻很好用的妖怪在身邊冬雪伸手挽起她的腰輕輕一扛兩人就飄了起來轉眼之間隨著冷風從耳邊呼嘯而過山下的景色被遠遠地拋在身後無論是從速度安全還是爽快感上來說人類發明的交通工具都望塵莫及

 

快到山頂的時候妃透過冬雪顛簸的肩膀前後張望忽然間有個驚人的發現之所以說驚人是因為其實她什麼也沒發現換句話說石蝶山的山巔上除了泥土和雜草之外空無一物

 

這時她才思考起來所謂鼬鼠妖族的住所該不會只是一個大地洞吧像是那種內壁摸起來滑膩膩冷冰冰覆蓋著充滿黴菌和不知道什麼危險物質的水並且還散發難聞氣味假如不小心讓傷口沾到一點的話七日之內必定毒發身亡之類的……不是吧真的要她到那種噁心的地洞裏去……扮演新娘?!

 

看到她的表情八尾半露出苦笑

 

妃小姐你的頭腦裏好像在幻想一些很失禮的事哦我們鼬鼠妖雖然不是上級妖怪可是至少也進化了好幾萬年請不要把我們和昆蟲類相提並論好嗎?”

 

?”妃愣了愣,“可是我沒有看到任何像樣的建築物啊。”

 

在這裏啦。”八尾半嘟起饅頭臉指著他面前的一塊圓石說,“請按一下上面的機關。”

 

原來是這樣。”

 

妃應道從冬雪的肩膀上滑下來

 

這塊毫不起眼的石頭上有一個用黑色墨水畫的叉妃小心翼翼地伸手摸了摸筆劃交叉處石頭上便開出一朵花來

 

這個花是?”

 

哎呀我記錯了。”八尾半撓了撓頭指著另一塊稍大一些的石頭說,“是那個。”

 

妃將信將疑又再次按了按石頭上的叉這回長出的是一把雨傘

 

一陣冷風吹過妃和冬雪同時以陰沉的眼神看著八尾半:“連自己的家也不知道怎麼進去你真的是鼬鼠妖怪的下任族長嗎?”

 

這個我的能力被封印了嘛感應不出來啊。”八尾半一急之下手忙腳亂地在石頭堆裏尋找起來,“是這塊石頭嗎大蒜?……那麼是這塊東洋刀臭掉的襪子蜥蜴尾巴?……蛋包飯?”

 

最後在虎視眈眈的目光下八尾半戰戰兢兢轉過頭對妃微笑道:“要吃嗎?”

 

誰要吃啊現在是吃蛋包飯的時候嗎別賣萌了快點把入口找出來啦冷死了不過有拉麵的話我倒是想吃。”

 

笨蛋。”冬雪冷哼道,“這種破石頭裏長出來的東西你也敢吃?”

 

我又不像你只要吃草就可以飽。”

 

青筋凸起。“你說什麼?”

 

——”

 

忽然間感覺到面前有異常聲響妃警惕地把食指放在嘴唇上同時將手抵在冬雪胸前阻止他的行動

 

有沒有聽見什麼聲音?”

 

冬雪立即操控飛舞的雪片在周圍捕捉可疑物體雪花一點一點在空中擴散開來又慢慢向某個位置靠近仿佛是夜間聚集在光源處的飛蛾似的逐漸勾勒出一個巨大物體的輪廓來

 

從方正的輪廓看那顯然是一扇門只是呈現透明狀態沒人看得到罷了此時門的另一邊響起一串猛烈的敲打聲,“!”隨即一個氣喘吁吁的女高音興奮地叫道

 

兒子是你回來了嗎快點進來已經沒有時間了!”

 

八尾半渾圓的肉包臉一瞬間被嚇成骷髏

 

母母母母母親大人……”

 

哎喲再叫一萬遍也沒用妖皇子殿下馬上就要大駕光臨了你已經沒有退路啦雖然按照你父親的期望一直叫了你那麼多年兒子’,不過我終究還是希望有個女兒現在終於能夠如願以償了哦呵呵呵呵呵呵……來吧乖乖讓我來幫你梳妝打扮吧!”

 

八尾半瑟瑟發抖驚恐之餘還不忘找人墊背摸索了一陣抓到妃的手之後便很不講義氣地將她往門上一推

 

這位小姐是我找來的替身她願意為了我們鼬鼠妖族的利益嫁給妖皇子殿下!”

 

蝦米整個身體撞在一堵無形牆上的妃一時目瞪口呆

 

八點五你不是說只是演一場戲嗎?”

 

可是我沒想到妖皇子殿下本尊會親自到人界來啊對不起。”

 

等等現在才想到道歉未免太不負責任了吧交易取消我要回去了!”

 

慢著!”一隻碩大無比的黑色鼬鼠氣勢洶洶地破門而出綠色的雙眼在月光下閃閃發亮不過在看清妃的模樣時生氣的表情突然轉變成眉開眼笑

 

哦呵呵呵呵我看到了哦兒子你的眼光真不賴那麼就由你來代替我的兩個兒子變成全妖界最美麗的新娘吧!”

 

母鼬鼠奸笑著順勢就要把爪子伸向妃不料卻被一片薄冰阻擋住不知不覺間冬雪已經站在妃的面前舉起雙手製造了一堵冰牆臉上的表情也跟那片冰一樣冷犀利的目光直瞪對方的眼睛

 

八尾半的母親立即收斂笑容傲慢地昂起頭

 

討厭閒雜人士快點閃開!”

 

你才是閒雜人士吧沒聽到這個女人說她不願意嗎?”

 

不好意思年輕人我的耳朵聽不懂不願意這三個字為了你的生命安全著想還是乖乖退開比較好呢。”

 

是嗎真遺憾啊死老太婆我也從來聽不懂威脅想要帶走這個女人先打贏我再說吧。”

 

冬雪抖了抖額頭上的劉海露出鮮紅的第三只眼同時嘴角浮現顯而易見的冷笑正要使出最拿手的冰刃突然聽到一串奇特的聲響

 

──”

 

只見母鼬鼠背轉身體揚起兩條粗壯的尾巴撅起被白色絨毛覆蓋的臀部一股氣體筆直噴在冬雪頭上

 

!”冬雪急忙捂住臉呻吟著向後倒去

 

不明所以的妃急忙扶住冬雪的肩膀一臉擔憂地叫道:“可惡的妖怪你到底對冬雪做了什麼他居然哭了?”

 

我才沒有哭只是……”冬雪四肢顫抖地俯倒在地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低喃,“好臭實在太臭了渾身的力氣都沒了……”

 

妃的臉上一下子佈滿黑線

 

難道說八尾半的母親是一隻臭鼬絕對是臭鼬沒錯幸好冬雪站在她面前做了擋箭牌她的鼻子才得以倖免於難可憐的冬雪從他生不如死的表情看來那個臭味肯定非同一般而且一時半會兒還消散不去實在是太可憐了呀

 

不過現在可不是哀悼隊友的時候假如冬雪這個強勁的戰鬥力不在了的話接下來最有可能發生的事是什麼呢

 

嗚哇哇哇!!”

 

可想而知當然是輕而易舉地被母鼬鼠抓進老巢囉……懸在半空中的妃此時禁不住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看來她身上的噩運吸收裝置又開始啟動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燃聿 的頭像
燃聿

燃聿的移動城堡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