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花匠和蝴蝶

 

 

黎明天邊泛起一抹魚肚白陽光迅速取代黑夜勢力以漣漪一般的輻射狀將微光撒向石蝶山的山巔草葉上的凝露隨之消散風中的氣味漸漸變了

 

鼬鼠地下王國的一間更衣室裏妖怪少主八尾半以及人類少女妃站在屏風兩側正有一搭沒一搭地小聲交談著其中一方由於危機解除顯得神清氣爽另一方則是一臉極度不滿卻又無處發洩的鬱悶神色

 

那個說到母親大人她以前是飛車党的首領。”

 

?”妃懷疑自己聽錯了,“你是說一隻戴黑色墨鏡綁白色頭帶騎著摩托車在公路上賓士的……鼬鼠嗎?”

 

拜託請不要在腦海裏胡亂想像這樣很失禮耶母親大人的人形可是當年赫赫有名的超級美女看看我和佑吉哥哥就知道順便一提她當年有個很美的外號叫作黃昏玫瑰’,因為她總是在黃昏出現並且急速飛馳的時候車尾的燈光很像一朵綻放的野玫瑰對了你想聽聽母親大人最風光的那段往事嗎?”

 

抱歉我完全沒興趣!”

 

妃想也不想斬釘截鐵地拒絕

 

她幹嘛要跑來這種地方聽一隻黃昏臭鼬的風流往事還有這小鬼從剛才起開口閉口都是母親大人”,該不會是有戀母情結吧為了保護母親所以想變成男子漢之類的別開玩笑了到底誰才是幼稚園小朋友啊

 

八尾半卻絲毫不介意繼續自說自話

 

我講了這麼多只是想告訴你母親大人對化妝打扮那一套很有心得哦。”

 

那個……飛車黨和化妝之間有什麼必然聯繫嗎?”

 

總而言之請別再拒絕母親大人想為你打扮的這番好意就當是為了我吧。”

 

什麼總而言之誰要為了你討好飛車党的大姐大可惡槽點太多都吐不過來了最重要的是我幹嘛要為了非親非故的你去嫁給一隻妖怪啊!”

 

真是的。”八尾半嘟起嘴又用氣了他奶聲奶氣的嗓音,“之前不是已經達成協議了嗎?”

 

有嗎我只是要你暫時收留我幾天作為回報我替你請求妖皇子解除封印而已。”

 

說到這個……”八尾半眨了眨眼突然站起來環顧四周確定沒人在旁邊偷聽之後貓著腰湊近屏風小聲說,“妃小姐我忘記告訴你了事情仍然照原計劃進行哦剛才我只是不想引起母親大人的疑心才故意把你說成替罪羊。”

 

真的?”妃半信半疑地從屏風後探出腦袋,“那麼冬雪呢你們不是為了脅迫我把他當作人質囚禁起來了嗎?”

 

才沒有呢他只是在另一間房間休息而已毒氣的效果至少需要十個小時才會消退。”

 

在看到八尾半肯定的眼神之後妃這才放心地吐了口氣臉上的鬱悶之色一掃而空:“早說嘛剛才是我誤會你了對不起。”

 

妃小姐特意道歉的話我就傷腦筋了……其實我心底裏還是希望你能嫁到皇宮去呢。”

 

那就另當別論了。”

 

妃從屏風後頭走出來伸手捋了捋烏黑的長髮架勢十足地低頭俯視八尾半:“有時間想那些不切實際的事情還不如快點帶我去見妖皇子早點把他打發掉我才可以安心休息啦。”

 

……”八尾半目不轉睛盯著妃微微皺起眉頭,“不過在那之前可不可以麻煩你先把衣服穿整齊?”

 

聽他這麼一說妃低頭審視自己的確雖然顏色搭配和剪裁方面無可挑剔不過就像八尾半所說的那樣怎麼看都像是沒有穿戴齊整的感覺就連對穿著從不敏感的自己也覺得有哪里不對勁

 

果然是穿法上有問題嗎

 

這件由黃昏玫瑰精心挑選的淡紫十二單裏外加起來共有七層之多顏色以純白淡紫和深紅為主大振袖從肩膀處到袖口逐漸由紫色向紅色過渡衣襟呈紅白兩色下擺的裝飾花紋呈梅花狀腰帶也配以相同的花色環繞腰間於前胸打結然後在身後拖出兩條長長的飄帶

 

作為土生土長的積雲島居民妃對於這種古代盛裝也不至於完全沒常識但真正穿在身上還是第一次可想而知她根本不可能穿得來看著這身亂七八糟的衣服她耐著性子幾度在穿衣鏡前調整最後還是以失敗告終不得不舉手投降疲憊地坐倒在地

 

算了就這樣吧。”

 

半眯著眼睛妃有氣無力地把頭靠在椅子上接過八尾半遞過來的茶剛喝了一口……

 

──!!”

 

只聽一聲淒慘的哀號嚇得妃立即把茶噴出來

 

抬頭一看滿身皮毛油光發亮的黃昏玫瑰正張牙舞爪地從門外沖進來在看到她淒慘的裝扮成果之後渾身顫抖了一陣舉起一隻黑色的爪子邊哭邊捶地

 

天哪這麼高貴不可侵犯的紫色十二單居然被你穿成這副德行傳出去叫我的臉往哪里擱啊!”

 

什麼嘛有這麼嚴重嗎妃紅著臉把視線移開只不過稍微穿歪了一點不需要嚎啕大哭吧

 

而且髮型不成體統妝也幾乎沒有化!”黃昏玫瑰抽噎著抬起臉綠色的眼裏濕漉漉一片,“女兒你這樣笨拙會嫁不出去的。”

 

“……冷靜點我不是你的女兒。”

 

事到如今你已經和我的女兒沒有分別了只是想不到我的女兒我們家族引以為傲的妖皇子妃居然連衣服都不會穿化妝技巧也拙劣得可以這麼多年你到底是怎麼活下來的啊?”

 

囉嗦我不是照樣活得好好的嘛而且我要事先聲明是八點五他百般求我我才勉為其難到這裏來替你們鼬鼠妖族解圍的我可沒有義務為了你們去學習古典女性傳統禮儀哦……”

 

別動把頭抬高一點。”

 

黃昏玫瑰卻對妃這番底氣不足的聲明置若罔聞用指尖掂起她的下巴稍稍觀察片刻便打開化妝盒飛快地擺弄起她的臉來妃雖然心裏對飛車党老大的化妝品位嚴重質疑卻不由得被她這股氣勢震懾住一來想要信守對八尾半的承諾二來也生怕像冬雪一樣遭到毒氣攻擊──這個才是重點所以一時之間她並沒有反抗只是像人偶一般跪坐在地上任憑這只我行我素的妖怪對她的臉和頭髮徹底大改造

 

這樣應該可以了。”

 

半小時之後黃昏玫瑰停下動作滿意地點點頭妃作勢就要起身卻被她厲聲喝住

 

等一下把衣服通通脫掉從頭來過先穿白小袖系上紅裙然後是單衣……不是這件是深紫色的那件啦然後是深紅的五衣粉紅的表著淡紫色的唐衣最後在身後系上白裳……這還差不多。”

 

原來十二單是這樣穿的呀妃一臉呆愣面對自己不擅長的事物時表現得異常乖巧待她意識到自己應該稍稍生氣時鼬鼠的爪子已經輕輕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這樣不是很漂亮嗎?”將妃推到試衣鏡前黃昏玫瑰逐漸放柔語調在她耳邊輕聲說,“我呀一直很期待能有個女兒可以跟我分享這樣的事一起梳頭一起試衣一起談論女人之間的秘密……可是偏偏兩個孩子全都死也不肯當雌性害我這個母親一點表現的機會也沒有所以現在能夠從你身上實現我的夢想我感到很快樂呢。”

 

看著鏡中煥然一新的自己妃的臉漸漸紅起來

 

真狡猾突然說出這樣溫柔的話讓人想生氣都無從生起

 

不過所謂的母親真的是這麼美好的一種存在嗎她似乎無法體會只要一想到這個陌生的稱呼黑暗的記憶之門就會打開生理上的噁心感也會第一時間湧上來令她感到極度不舒服

 

怎麼了表情變得這樣可怕肚子痛嗎?”

 

只是突然想起了不愉快的事……”

 

八尾半和黃昏玫瑰面面相覷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一陣清脆的鈴聲侍女通報

 

夫人少爺妖皇子殿下駕到。”

 

聽到消息妃和八尾半同時抬頭相互交換了一個眼色

 

解除封印的事就拜託你了妃小姐!”八尾半的目光傳達了這樣的資訊

 

而妃也同樣回給他一個肯定的眼神:“善後工作就看你的了八點五不過要是真的讓婚禮成功舉行的話……你就主動去切腹吧!”

 

―――

 

再次穿過鼬鼠妖族特有的透明大門本以為會回到石蝶山的山頂不料門卻通向了一處未知的花園繁花似錦的畫面讓妃頓時有種春天到了的錯覺但事實上這是不可能的現在是冬天又是身處山巒的內部這番景色就算不是妖怪製造出來的幻象至少也不會是大自然的產物

 

話說回來居然要製造如此華麗的排場來迎接那個妖皇子果然不愧是站在妖界至高點的大人物如果以古事記諸神來比喻的話他大概就是光耀大地的伊邪那岐大神吧這麼偉大的妖怪到底是什麼模樣實在令人好奇

 

但也稍許有些害怕還未做好萬全的準備就假冒結婚物件來見妖皇子這個決定會不會太過大膽了

 

沿著之字型的木橋穿過蓮花池妃的視野裏漸漸出現一個模糊的背影色彩豔麗的服飾和周圍的花草相互掩映一頭筆直的白色長髮隨風飄舞一時間看得她眼花繚亂

 

風從耳邊輕撫而過幾片花瓣滑落在指尖妃的長髮也被風托起和腰間的絲帶一同在身後劃出頎長柔和的弧線

 

聽見腳步聲白髮的男子轉過身來目光投在妃的臉上妃也同樣凝視著他雙方不約而同發出詫異的一聲

 

?”

 

你是……妃小姐?”

 

?”

 

由於前後兩次他都戴著面具妃不能確定是否是同一人但一開口她便聽出來了這個聲音的主人正是幾個月之前在妖界對她伸出援手的白髮男子──

 

妃小姐!”出乎妃的意料葵邁著急切的步伐向她走來一抬手便將她拉向自己的胸膛用寬大的長袖包圍住她的身體口中發出感慨的囈語,“很想再見你一面沒想到居然真的見到了而且還變得如此美麗……”

 

等等!”妃慌忙掙脫他的手暗自苦笑不是吧當時還開玩笑地認為見面的可能性僅為百萬分之一想不到這麼快就又見面了而且還是在這樣奇怪的場合究竟該說是幸運呢還是不幸她可不想跟妖界皇宮裏的妖怪有過多的私人交情啊

 

失禮了吾一時衝動……”像是察覺到自己的失態葵舉起扇子掩住嘴

 

沒關係我也很高興見到你。”

 

這是實話對於這位救命恩人妃一直深有好感不過他為什麼會出現這這種地方呢想著想著眼角不經意觸及到葵手中拿著的園藝剪刀頓時恍然

 

原來葵是皇宮裏的花匠啊之前還覺得這個名字怪怪的現在反倒覺得很適合你。”

 

“……”葵看了看手裏的剪刀又看了看妃選擇保持沉默

 

上次謝謝你出手救我多虧你的幫忙我才能夠平安地回到人界這件事我一直很感激你。”妃抬起手將一邊的長髮夾到耳後摘下耳環遞給葵,“這是你給我的耳環。”

 

葵低頭望著妃的手好半天才問:“要還給吾嗎?”

 

是啊這原本就是你的東西。”

 

可是……吾第一次遇到贈送的東西被退回的情況不知道該怎麼做……”

 

妃哭笑不得地心想他還是一副小嬰兒般的反應沒變大叔說得沒錯妖怪果然個個都很單純

 

那麼我就當作是你送的禮物鄭重收下吧。”為了安慰僵在原地的葵妃又重新把耳環戴上對他露出一個淡淡的微笑

 

心裏卻呐喊好尷尬啊為什麼和葵站在一起會這麼尷尬他面具底下的雙眼究竟在看哪里心裏又在想什麼呢

 

幸好葵打破沉默以疑惑的口吻問她:“妃小姐看你這身打扮難道說你就是緋爪族長的長女佑吉小姐可是吾記得你說過你是人類……”

 

這個嘛其實是這樣子的。”妃左右張望了幾次湊近葵的耳朵將事情的原本一五一十告訴了他

 

替身?”葵喃喃重複道

 

。”妃對著他雙手合十,“拜託你務必要替我保密這件事關係到八點五……八尾半的封印能否解開也關係到整個鼬鼠妖族的命運我不希望因為我的身份被拆穿而把事情搞砸至少也要看在黃昏玫瑰的份上替八尾半實現長年的心願。”

 

葵看了看天若有所思地說:“解除封印的心願嗎?”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

 

那麼你願意告訴我嗎?”

 

等了片刻沒有得到葵的回答卻聽不遠處有一個尖細的男聲傲慢地大叫:“喂喂喂喂你這個無禮的凡夫俗子見到妖皇子殿下居然膽敢不下跪?”

 

妃皺了皺眉循著聲音望過去發現一個矮胖的男人正向他們走來

 

這個傢伙長了一顆好像是果凍一般又圓又軟的光腦袋化著濃豔而俗氣的妝不用借助冬雪的第三只眼都能看得出來他鐵定是只妖怪而且比腦袋更誇張的是他的身材也如南瓜一樣圓粗短的四肢則好像糯米糖藕一樣連在南瓜上身上的衣服雖然華麗無比但在旁人眼裏看來也不過是漂亮的荷葉包著一坨肥肉這樣的粽子罷了真替這身衣服感到惋惜

 

聽到他這番叫喊妃的直覺反應就是:“天哪這個猥瑣的宇宙人就是傳說中的妖皇子那個君臨諸神之巔連大叔都要畏懼三分的妖界第一把交椅?……全天下的妖怪們哪容我為你們掬一把同情淚。”

 

不過眼下並不是調侃妖皇子的時候他雖然長相不佳舉止滑稽但再怎麼樣也是堂堂一個妖界的君王而且八尾半的前途就掌握他手裏和他正面衝突毫無利益可言於是妃只好忍耐住內心的不滿走到他面前半跪下身恭敬地行了個禮

 

光頭皇子的腦袋搖來晃去一臉恃強淩弱後的滿足感煞有介事問:“你就是鼬鼠妖佑吉嗎?”

 

。”

 

──”光頭皇子故意拖長了語調一邊繞著圈子打量妃的相貌一邊嘖嘖有聲地評頭論足

 

心裏想的是哇啊啊啊不愧是傳說中的美人啊好美啊五官精緻皮膚白皙脖子和手腕那麼纖細該突出的地方卻一點也不含糊嘿嘿難怪挑選皇子妃的議會中緋爪族長這麼自信滿滿地推薦女兒呢

 

而說出來的卻是:“傳說中三大美人之一的佑吉看起來也很普通嘛不過看在你身材方面差強人意的份上勉強算你合格好了。”

 

不考慮發言者本身的心態如何這些話好歹也是種肯定成功在望的妃本應該感到高興才對不過此時她卻想起一件事來那是出發到石蝶山之前八尾半為了安慰心有顧慮的她對她說的一番話

 

不用擔心妃小姐你是不可能成為妖皇子妃的因為我們的妖皇子殿下他似乎有某種絕對不能成婚的理由雖然不知道具體情況不過從他至今還持有那把扇子來看他根本沒有選妃的打算。”

 

扇子?”

 

殿下從不離手的那把扇子其實是妖界最具盛名的妖刀戀無木’,也是歷代皇子賜予皇子妃的信物哪位女性如果得到了這把扇子的話就證明她最有可能當選皇子妃但是殿下卻從沒賜予過任何人每次的選妃到最後也不了了之所以我才說這一次也不用擔心你的任務只是替我去求個情罷了。”

 

當八尾半這麼說時妃還有點雲裏霧裏現在見到本尊立刻就大徹大悟了──就憑妖皇子這副長相要嫁給他作妃子還要陪他熬過一萬年……這恐怕很有難度吧

 

光頭皇子聒噪的聲音又將她喚回來:“不過我還是要考考你的智慧下面的問題要以最快的速度回答。”

 

他的口氣聽上去有種智力搶答主持人的感覺妃不由嘀咕道搞什麼啊可是不等她拒絕主持人已經不由分說開始發問了

 

第一題吃起來會發出噗嗒噗嗒聲響的食物是什麼?”

 

妃抽了抽眉毛意興闌珊地回答,“沒煮熟的橡皮魚?”

 

是人類。”

 

這個欠扁的傢伙……

 

第二題醬油蕎麥包流水素面和紅油辣椒飯哪一個最好吃?”

 

都有夠難吃。”

 

這三樣全都是我愛吃的東西。”

 

沒有人關心你的喜好好嗎

 

第三題在皇宮中遇到自己厭惡的妖怪卻不得不寒暄時使用什麼樣的詞作為開場白?”

 

滾遠一點!”

 

是近來身體貴恙。”

 

那好吧近來身體貴恙

 

第四題表面光滑完美內部卻空空如也的東西是什麼?”

 

已經十分不耐煩的妃終於下決心制止這場白癡的問答遊戲故意裝作無辜地抬起頭眨眨眼:“這個我知道是你的大腦構造對不對?”

 

 這個無禮的女人氣死我了出局出局!”光頭皇子狼狽地跳起來上氣不接下氣地吼叫道,“要當妖皇子殿下的新娘光有外表是不行的連這些基本的妖怪小常識都不懂你的頭腦完全跟不上我們妖界的邏輯嘛。”

 

會跟得上才有鬼

 

再說了你根本一點也不漂亮從頭到尾都很難看醜女醜八怪醜得舉世無雙……”

 

舉世無雙的是你那張臉好不好!”聽著他喋喋不休的怒駡妃緩緩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落葉冷淡道,“我可不管你是妖皇子還是別的什麼東西想稱呼我為醜女你還差得遠呢知道嗎能夠叫我醜女的傢伙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他可是比你英俊一千億倍的美男子哦一千億後面有幾個零你懂嗎兩隻手都數不過來哦!”

 

你說什麼?”

 

我啊雖然不是什麼大美女……”妃掏了掏耳朵毫不留情地一口氣回擊,“但總比你這個卸了妝就沒有眉毛穿我的裙子會被絆倒就算使用了101生髮靈也長不出一根頭髮的果凍星人強!”

 

!”

 

就在這時一直旁觀的葵忍不住笑出聲隨後用扇子遮著嘴低聲道:“妃小姐你太毒了。”

 

殿殿下!”光頭果凍星人慘綠的臉上一瞬間露出惶恐的神色,“你怎麼可以跟著她一起嘲笑我我現在可是很認真地在測試您的未婚妻哦!”

 

請繼續測試。”

 

這叫我怎麼測試得下去嘛那個殿下不要再笑了!”

 

等等……誰跟著誰嘲笑誰……誰的未婚妻……

 

聽了他們倆之間的對白妃禁不住愣了愣好像突然領悟到什麼卻又掌握不住確切線索的偵探似的頓時陷入迷思狀態許多支離破碎的細節一點一點在腦海中組合起來──妖界皇宮面具偽造的名字拿著園藝剪刀的花匠不合時宜的出現不會被退回的饋贈酷似扇子的妖刀戀無木”……

 

?!!

創作者介紹

燃聿的移動城堡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