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生存下去的勇氣

 

 

將嘰哩呱啦吵鬧不休的果凍星人打發走之後偌大的花園只剩下妃和葵兩個一切又回歸寂靜雖說還不至於到達暗潮洶湧的地步但如果用尷尬來形容剛見面時的氣氛的話那麼此刻圍繞在兩人身邊的就是來自宇宙深處的負面能量了

 

所以也就是說……”

 

妃抱住一棵大樹一邊苦惱地念念有詞一邊把頭撞向樹幹滿臉陰霾地低喃

 

葵就是妖皇子?”

 

。”

 

相當輕鬆愜意的回答就好像她在問今晚吃鰻魚飯好嗎”,他回答好吃一樣不知怎麼回事妃有種被打敗了的虛弱感

 

為什麼要騙我?”

 

吾沒有騙你只是來不及說出事實而已。”

 

這樣啊是我誤會了。”

 

僅僅平靜了兩秒妃又抱著腦袋在花園裏爆走起來:“不是吧你居然是妖皇子?!而我居然愚蠢到自己親口跟本尊吐露了實情好戲還沒有開場就直接謝幕了這算什麼嘛根本就是自掘墳墓作繭自縛天哪誰來告訴我這不是真的!”

 

那個……妃小姐。”葵適時地抓住妃的手將她拉回現實同時以誠懇的口吻說,“請不要擔心吾會替你保守秘密的。”

 

妃深吸口氣回頭看了他一眼又無力地垂下腦袋

 

我果然只是個小小的人類實在搞不懂妖怪的邏輯呢我極力想要隱瞞的物件明明就是你可你卻說你會替我保密真是的你到底有沒有身為妖皇子的自覺啊?”

 

葵卻從容地回答:“在妃小姐面前吾認為沒有必要擺妖皇子的架子。”

 

為什麼就因為我是個人類?”

 

葵搖搖頭望著她的眼睛喃喃道:“因為這雙眼睛能夠看透吾的本質你還記得當時對吾說的第一句話嗎?”

 

第一句話妃仔細回想了數十秒對葵的記憶卻幾乎呈現空白狀

 

我不記得了。”

 

。”葵略顯失意地用扇子輕敲嘴唇,“當時妃小姐拉住吾的袖子希望吾在自殺之前幫你一個忙。”

 

沒錯好像是有這麼回事不過你究竟想說什麼呢該不會……你真的想自殺?”

 

你錯了。”葵回答,“對吾而言想要在那種程度的河水裏自殺並非是一件簡單的事但是吾剛才也說了妃小姐擁有一雙能看透本質的眼睛所以在你的面前吾不需要作任何偽裝。”

 

這話是什麼意思簡直就像是在說他想要自殺卻心有餘而力不足一樣

 

妃忍不住湊近葵透過面具的縫隙直視他的眼睛意識到葵和妖皇子是同一人時那種奇妙的不平衡感漸漸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從心底慢慢浮現的同情和傷感──對了就是這種感覺一開始面對葵時產生的不自在感現在終於能夠解釋了

 

他可是妖界鼎鼎大名的妖皇子殿下啊這樣高高在上的一界之主為什麼會想要自殺呢光是把他和這個詞聯繫起來就覺得心裏像是缺了什麼一樣空洞更不可思議的是讓她產生這種心理的是個僅有一面之緣的妖怪

 

可以告訴我理由嗎?”

 

葵微微側頭找了一處坐下來仿佛十分疲倦地垂下頭低聲問:“什麼理由?”

 

想要自殺的理由不願意成婚的理由還有謊稱自己是葵的理由。”

 

葵愣了愣發出自嘲的低笑聲

 

全都知道了嗎妃小姐到底是什麼人為何如此與眾不同?”

 

我只是個無足輕重的小人物這些事也是從別的妖怪口中聽來的本來我並沒有特別放在心上但是知道了葵就是妖皇子以後就不一樣了我想知道理由而且比起道聼塗説我更希望你能親口告訴我……”

 

話還沒完妃的臉色忽然一暗

 

完了不知不覺就說出來了她怎麼可以主動去問這種敏感的問題呢葵可不是大叔冬雪還有鴉狐那種路邊隨便可以撿到的妖怪他是妖皇子誒虧她還一直把不聞不問明哲保身當成座右銘從認識大叔到現在每次也都是因為多管閒事而惹一身麻煩為什麼總是學不乖呢難道說噩運吸收裝置的始作俑者其實是她自己

 

換句話說就是她活該囉

 

等等!”趁葵還沒有開口妃急忙搶在他前面說,“如果不方便的話就不用回答了就當我什麼都沒問吧!”

 

葵仍然低著頭一語不發白色的長髮一直垂到草地上將他戴著面具的臉孔完全隱藏起來他這副模樣看在妃的眼裏簡直就像是在等待拋家棄子的父親回來的小孩一樣讓她忍不住又在心裏掙扎起來

 

啊啊不管了既然已經知道自己是這種不會袖手旁觀的性格索性認命吧而且她的冷淡原則也不適用於朋友身上只要把他當作原來的葵就行了這樣想著妃伸手摸了摸葵的頭頂在他不知所措抬頭的時候勾住他的脖子將他按倒在地

 

妃小姐……你在幹什麼?”

 

仰面躺在地上的葵怔怔地看著妃

 

妃卻若無其事地在他身邊躺下把手臂枕在腦後找了個舒服的姿勢然後偏過頭對葵說:“像我這樣用手臂做枕頭然後抬頭看看快啊。”

 

葵停了半晌慢吞吞地照做了兩個人並排躺在草地上安靜地平視正前方

 

怎麼樣你看到了什麼?”

 

“……天空。”

 

天空很漂亮對吧不管是白天還是夜晚都是那麼完美葵有多久沒有像這樣抬頭看天空了呢?”

 

“……很久很久久到吾自己也不記得了。”

 

那麼看到久違了的天空有什麼感想呢?”

 

妃挪動頭部瞥了葵一眼發現他未被面具遮蓋住的嘴唇居然在顫抖不僅如此連喉嚨處也有些微妙的變化雖然沒有回答但是他的答案妃大概能猜得出來

 

看來你也累積了不少壓力呢。”

 

“……”

 

我能夠理解我也有過非常迷茫非常悲傷難過得不知道該怎麼撐下去的時候當時救了我的人是龍丘奶奶是她給了我活下去的勇氣也是她教會了我生存的方法她說當覺得累了的時候快要認輸的時候就像這樣躺下來看看天空看著看著便會覺得原來自己始終放不開的事其實可以放開一直想不通的事其實也很容易想通……天空就是這樣一種存在哦。”

 

真的……”葵喃喃自語,“好厲害。”

 

是吧?”妃高興道,“她可是我最喜歡的奶奶呢雖然這些話聽起來很難為情。”

 

吾指的是妃小姐。”

 

我嗎?”

 

是的。”

 

多謝你的誇獎。”

 

。”

 

一時間妃和葵仿佛全都沉浸在這短暫的恬靜當中誰也沒有說話直到陽光將臉頰曬成玫瑰色葵才主動打破沉默

 

妃小姐。”

 

怎麼了?”妃睜開眼睛

 

說起來有點難以啟齒上次提供幫助時允諾的交換條件現在還有效嗎?”

 

被葵這樣直截了當地問妃有些困惑地嘀咕:“有效當然是有效不過假如是超出我能力範圍的事我恐怕……”

 

不用擔心吾只是要帶你去一個地方為了更好地回答你剛才的那三個問題吾希望你能親身體會一下。”葵用扇子點了點地輕飄飄地站起身來長髮飛起寬大的袖子被風吹得呼呼作響他略微整理了一下頭髮和和服伸手把妃攙扶起來

 

見妃還在猶豫的樣子葵又補充說:“吾可以答應你兩件事第一吾會解除八尾半的封印第二吾會安全把你送回這裏即便是這樣也不願意嗎?”

 

原本還擔心在花園外等候消息的八尾半聽葵這麼一說妃立即做出成交!”的手勢對她來說這真是一舉三得的好事既不用提心吊膽地偽裝新娘又可以為八尾半解除封印的煩惱並且還可以心安理得地在石蝶山渡過一段愉快的時光再也沒有比這更完美的發展了實在是太好了呀

 

在出發之前妃小姐吾可以問你一個簡單的問題嗎?”

 

那當然了請儘管問吧。”

 

依你想妖界之王的妖形應該是哪一種生物呢?”

 

妃沒有多加思考憑直覺回答道:“這個嘛論到高貴程度我想應該是龍最有可能吧。”

 

是嗎果然連妃小姐也這麼想。”葵沉默下來而後慢慢用扇子遮住臉悄無聲息地變成了一隻白鶴

 

鶴的脖子上掛著面具細長的赭紅鳥喙和雪白的羽毛形成鮮明的視覺對比看得妃瞠目結舌

 

原來是白鶴?!這和龍也差太多了吧難怪葵要灰心喪氣的

 

等等難道她剛才的回答刺傷了葵的自尊心可是她又不是妖怪怎麼可能會猜得到妖皇子的原形嘛雖然在心中這樣安慰自己卻還是免不了有些內疚

 

對不起我說了不該說的話。”

 

不要緊。”白鶴揮了揮翅膀示意她靠近自己,“妃小姐請你上來吧。”

 

……你是說要我騎到你身上去?”妃一臉為難,“這樣不好吧你可是高高在上高貴得像伊邪那岐大神般的妖皇子誒這樣的你卻要充當我這個普通人類的坐騎萬一被那個囉嗦的果凍星人看到了的話搞不好會出三百道白癡智力問答題來考我到時候我就算不被煩死也會被冷死哦!”

 

白鶴像是歎息似的發出低沉的啼聲走到妃身邊把細長的脖子伸到她的腋下用力一甩妃就如同一件行李一般被拋到了它的背上她還來不及驚呼白鶴便撲扇著翅膀向空中沖去

 

事實上吾並沒有你想像得那麼高貴。”

 

你說什麼我聽不見!”

 

強風刮得妃睜不開眼睛除了視覺之外同樣受阻的還有聽覺以至於她不得不壓低身子靠在白鶴的脖子上才能勉強聽到一兩個詞語

 

化身為白鶴的葵沒有放慢速度而是悶悶不樂地接著說下去

 

無論是妖界還是人界的妖怪都被妖皇子這個帶有耀眼光環的頭銜給欺騙了無一例外地在內心將他強大化高貴化完美化無知又愚蠢地把他視為整個妖界的支柱太一廂情願了他們並不知道妖皇子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更不知道他必須忍受何種痛苦做出多大的犧牲才能支撐起一個完整的妖界……”

 

你在說什麼大聲一點!”

 

因為太痛苦了以至於剛才見到妃小姐的一刹那吾激動得欣喜若狂吾幾乎要相信把你送到吾身邊這是命運對吾作出的補償尤其在那之後和你一起抬頭看天空吾是那樣高興堅持至今的原則差一點就要動搖了……但是吾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所以至少請不要用和那些妖怪們一樣的眼光來看吾妃小姐你是特別的只有在你面前吾不是妖皇子吾只想成為你所認識的葵哪怕只是短暫的片刻也好。”

 

就在他低聲自語的時候妃仍在跟高速飛行中不可避免的狂風作鬥爭一邊死命抱著白鶴的脖子一邊大叫道:“不行飛慢一點啦我一個字都聽不到啊!”

 

抱歉妃小姐這些話吾並不希望你聽到。”

 

直到這時葵才收攏翅膀緩慢降下來回過頭用鳥喙輕輕碰了碰妃的手背安慰似的說:“吾只是在自言自語罷了別放在心上我們的目的地到了。”

 

葵所謂的目的地是一個被濃霧沼澤長有如針般尖細樹葉的林木以及永無止境的灰暗所包圍的陰冷濕地

 

從空中以俯視的角度來看它的形狀十分奇特──乍看之下呈圓形可是輪廓處的景色模糊又縹緲隱約能看得到邊界卻又仿佛根本沒有邊界打個形象的比方的話就好像在空中有一個半球形的灰色透明玻璃罩將這片濕地隔絕成了一個封閉的空間並把空間裏的所有生物都毀滅了一樣與其說風景淒涼還不如說滿目蒼夷來得貼切不知是因為和剛才美若仙境的花園對比太強烈的關係呢還是它事實上就是這麼恐怖妃還沒有真正踏上這塊土地就感到一種莫名的由腳底往心口躥的寒意情不自禁地抓住葵的翅膀

 

這到底是哪里石蝶村附近有這種陰森的地方嗎?”

 

問是這樣問了妃卻並不期待能從葵口中聽到像樣的答案連她這個鄰村的人都不曉得了身為妖怪的葵更不可能知道吧除非……

 

這裏是妖界的中心也是歷代皇族長眠的墓地。”

 

果然原來這裏並不是人界那麼現在的她又處於靈魂狀態囉這個並不重要反正她從來也沒搞清楚過重要的是葵剛才說了什麼

 

墓地是指埋葬死去妖怪的地方嗎?”妃喃喃地問

 

雖然和人類的常識稍有不同不過大致上是這樣沒錯所以即便是靈魂之身也請儘量靠近吾身邊以免被妖屍氣所傷。”

 

葵重新恢復成人類的模樣引領妃向墓地中央走去跟以往一樣葵如同漂浮般在地上移動凡是走過的地方既沒有腳印也沒有腳步聲妃卻正好相反枯枝和落葉在她的腳下發出刺耳的聲響感覺就好像光著腳丫踩在滿是蟑螂的地板上一樣還一踩一個准……這樣想像了一下妃立即被自己的想法噁心到了頭皮一瞬間發麻起來

 

積雲島上的墓地她見得多了有佈置得非常整潔給人莊嚴肅穆之感的有由於欠缺資金草草了事的當然也有最近才開始流行的暴發戶自行建造的私人墓園總之各個村子的墓地都會因不同的習俗而略有差異但是若要說到妖怪的墓穴她卻還是第一次見到

 

話說回來葵帶她來這裏究竟是想讓她看什麼呢

 

一路上並無出奇之處無非是些枯藤亂草什麼的走在前方的葵時不時揮舞長袖手裏的扇子如同一把披荊斬棘的利劍輕輕鬆松便把擋路的樹枝昆蟲連同濃霧一起斬斷只有那種壓抑而沉悶的灰色卻怎樣都揮之不去妃心想幸虧現在還是白天假如是晚上的話更不知道會陰森到什麼樣的地步呢

 

這裏就是父皇沉睡的地方。”

 

葵停下來指著一個黑漆漆的洞口說道邊說邊往裏走

 

在妖怪的語言裏墓地又叫囚之地和人類不同的是即使是活著的妖怪也有不得不住進墓地的情況父皇就是其中一例……其實所有的皇族都難逃此命。”

 

活著的時候住進墓地妃在心裏重複著剛要分析這句費解的話是什麼意思不經意瞥見一個場景頓時嚇出一身冷汗

 

哇啊!”

 

自認神經並不纖細膽子和身手都超越常人的妃這時也禁不住發出一聲驚恐的尖叫手忙腳亂地往後退好在葵及時扶住了她才不至於露出醜態

 

恕我失禮……”一緊張起來連妃都開始用起敬語這話也不知道是在跟葵講呢還是眼前的妖怪講

 

從葵剛才的說明來看妃用僅剩的理智分析出此刻佇立在她面前的巨大妖怪正是妖皇子的父皇大人──妖皇陛下一眼望去妖怪的外形特徵一目了然長有觸鬚和犄角酷似鱷魚的腦袋盤旋扭曲細長如蛇的身體蜥蜴般粗糙的短腿鋒利的鷹爪以及通體青紫的魚鱗……這樣具有標誌性的特徵想必不會有人不曉得吧

 

妃小姐猜得不錯統治妖界的皇族自古以來一直都是龍。”葵放開妃的手緩緩抬頭凝視著仿佛石化了的巨龍妖怪,“可是唯獨吾不是妃小姐不感到奇怪嗎?”

 

還沒完全從驚嚇中回神的妃想到的卻是別的事

 

那個……你剛才說你的父親還活著嗎?”

 

。”

 

妃再一次抬頭仰視面前的巨龍發現頭部下方的觸鬚果然有細微的顫動再看看蛇身和靠近心臟的那只鷹爪雖然全都被灰塵蜘蛛絲以及如同蟬蛻下的殼般的鱗狀物所覆蓋但是仍可以隱約感覺出呼吸時的輕微起伏

 

果然還活著啊……”妃喃喃道一時不知該做出什麼樣的反應總不見得赤裸裸地表達出心聲拜託快點讓她離開這種鬼地方至少得更婉轉一點才行

 

不僅是父皇連妻妾也都還活著哦妃小姐請你仔細看一下四周吧。”

 

好像嫌她受到的驚嚇還不夠似的葵刻意使用妖術讓地洞的光線更明亮了一些這樣一來妃就不得不發出進洞以來的第二次慘叫了

 

哇啊啊啊啊啊!”

 

左腳差點踩到右腳幸好葵又一次扶住了她妃哭笑不得地在心裏想真是體貼入微啊妖皇子殿下拜託你稍微觀察一下我的表情好不好

 

這時能夠看到的是在青色巨龍的四周圍繞了無數個大大小小的妖怪可謂奇形怪狀千姿百態而且每一個妖怪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一部分與巨龍相連有舌頭尾巴羽毛甚至是全身……以一個人類的角度去看實在很難相信這些滿是灰塵的醜陋妖怪們曾經是妖皇寵愛過的美麗妃子

 

妃突然想到了什麼腦海中有個念頭一閃而過

 

難道說……”妃頓了頓說話變得不流暢起來,“難道說葵的母親並不在這裏?”

 

果然和妃小姐說話真省力。”

 

葵揚起唇角仿佛笑了一笑妃卻怎麼也不認為這是笑容實在要說的話勉強可以稱為苦笑吧

 

吾的母親是人類早在幾千年前就亡故了。”

 

這樣啊……”妃若有所思地點點頭愣了一秒才領悟,“人類?”

 

論到純種的皇族血脈吾最多只繼承了百分之五十所以吾並不是龍而是混合了人類和妖怪血液的畸妖’。對此父皇皇宮和禦審殿的大臣們當然非常不滿意但由於龍終生只能產一子除了讓吾繼承皇位之外別無選擇所以就這樣吾成了統治整個妖界的妖皇子妖皇子只有一個就像商品一樣獨一無二的東西上不需要兩個標籤所以吾沒有名字有的只是妖皇子這個稱呼而已。”

 

葵伸手觸摸巨龍的龍鱗就好像對待一件易碎的藝術品

 

而按照妖界的法律妖皇誕下皇子之後就必須帶著他的妻妾們遷移到這片墓地來寂寞痛苦卻無可奈何地渡過他們的餘生在這裏妖力的損耗會比在外界多好幾百倍相對應地所有的妖力都會自動轉換成支撐整個妖界的能量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為了這個妖界能夠繼續維持下去妖皇必須源源不斷地貢獻出自己的妖力直到燈枯油盡的那一天。”

 

葵說著回頭看了妃一眼妃目瞪口呆地望著他動了動嘴唇卻無言以對

 

而那一天就是妖皇子成為下一任妖皇的日子。”

 

“……!”

 

父皇的日子所剩不多了也就是說吾很快也會來到這裏像這樣寂寞痛苦卻又無可奈何地苟延殘喘這就是吾的命運但是與父親不同的是吾既沒有妻妾也沒有子嗣只有這點讓吾稍感欣慰因為假如無論如何都逃離不了這種命運的話與其拖累所愛的親人一起受苦還不如讓吾來獨自承受……”

 

刹那間看到妃流露出憐憫的神情葵的聲音嘎然而止他輕輕舉起扇子望著妃良久猶豫再三還是放下了手臂在妃疑惑的目光注視下他把扇子擲向洞穴的上空扇子劃了一道弧線之後消失在黑暗的牆壁裏

 

扔掉了這把號稱是妖界第一妖刀的戀無木就這麼隨便地被扔掉了……妃在心裏感慨萬千

 

不過這樣一來也表明葵已經下定決心了吧

 

為了不讓父親的悲劇在自己的後代身上重演於是選擇不結婚不生子等到父親死了以後便獨自走進這種陰森的墳墓裏一邊為了支撐妖界奉獻自己全部的妖力一邊耐心等待身體慢慢變得憔悴虛弱直到最終死去

 

就這樣孤單地出生孤單地活了幾千年然後又孤單地死去──?

 

怎麼會有如此淒慘又白癡的人生別開玩笑了

 

由於無法從妃的臉上讀出其想法也不知該怎麼把話題結束葵只能問道

 

妃小姐你現在知道那三個問題的答案了嗎?”

 

大致上吧……”妃的表情遲疑了一下隨即陡然陰沉下來正色道,“知道是知道了可是我全部都無法認同!”

 

就在葵疑惑不解之際妃深吸一口氣在呼吸的頂端停滯了一會兒然後猛地放開嗓門將想說的話一古腦兒傾吐而出

 

我呀平生最討厭的一個詞就是命運’!什麼命運是無法改變的或者這就是我的宿命之類的這些狗屁不通的論調我從來都不相信,‘自己的人生由自己決定’,這才是宇宙間亙古不變的真理!……等等先別急著否定我的話我知道我只是個什麼能力都沒有的人類或許真的無法為你做什麼可是你不同你可是整個妖界地位最高的妖皇子啊為什麼要這樣悲觀為什麼要把自己的人生看得如此微不足道為什麼這麼輕易就屈服了呢什麼法律什麼規則這些都是誰規定的是誰規定你必須要到這裏來等死又是誰規定你必須獨自支撐整個妖界憑什麼在其他妖怪舒服自在地享受生活時你必須犧牲自己的幸福來這種鬼地方忍受痛苦憑什麼你就不能擁有自己的名字不能愛自己想愛的女人不能結婚不能生子憑什麼這些不符合人道主義精神讓人恨得牙癢亂七八糟又滑稽可笑的法律統統都是誰規定的不要放棄啊!!”

 

……一口氣說完累得妃直喘氣

 

膽敢以如此囂張的態度藐視存在了數千萬年的妖界法律並口無遮攔地在妖界之王本尊面前大放厥詞的人類除了她之外大概再也沒有第二人了吧想到這一點妃就有種萬念俱灰的瀕死感

 

不過在心底的某個角落還是有個微弱的聲音在歡呼叫好這番話能夠順利說出來實在是暢快無比就算葵因此勃然大怒她也無所謂了

 

 ……”想不到葵卻放聲大笑起來一種夾雜了痛快欣慰感慨卻又揪心一般悲傷的笑聲聽得妃驚詫不已

 

妃小姐謝謝你代替吾說出這些吾說不出口的話吾真的很高興。”他笑道,“不過答案恐怕會讓你失望。”

 

為什麼?”

 

因為根本就沒有制定規則的那個人。”葵繼續保持微笑的嘴角,“規則之所以會產生只是因為假如不遵守的話一切就會崩潰說得再簡單一點假如吾不在這片墓地貢獻出自己身為皇族的妖力的話整個妖界就會像破裂的氣泡一樣一瞬間灰飛煙滅連一絲痕跡都不會留下。”

 

……?”

 

而假如妖怪們發現賴以生存的空間突然崩塌了的話它們會怎麼做呢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全部湧入人界數以萬計的妖怪邪惡的狡猾的貪婪的殘忍的……全都一下子跑到人界去人類世界一定會陷入前所未有的混亂所以支撐妖界的同時也就等於保護了人界事實就是如此天平的一邊是自己另一邊則是妖界和人界妃小姐假如換作是你的話你會怎麼選擇呢?”

 

妃目瞪口呆

 

騙人……”

 

所以吾的答案就是不論規則是誰規定的吾都必須去遵守。”

 

不對不應該是這樣的!”

 

夠了。”葵一手抱住妃的腰另一手托住她的後腦勺將她緊緊擁在懷裏,“妃小姐你的好意吾心領了但是很可惜能夠拯救吾的方法是不存在的。”

 

話音剛落洞穴的上空傳來一個機械式的笑聲

 

哢哢……妖皇子殿下那可不一定哦。”

創作者介紹

燃聿的移動城堡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