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墮落為鬼

 

 

在葵和妃的背後有一個藏青色的人影擋住他們的去路仔細一瞧這個人長得頎長清秀一張面無表情的臉看起來像個斯文的上班族可是一頭如稻草般乾枯的青色長髮卻完全破壞了美感最要命的是他說話的時候嘴唇還一動不動就像一個被操縱的傀儡一般飄來飄去在這種陰森的場景下尤其叫人禁不住寒毛直豎再配上美妙絕倫的背景音──

 

哢哢哢哢……”

 

從小到大妃討厭過的聲音不計其數卻從來沒有一種聲音像現在這樣令她反胃

 

托尚未退化的記憶力之福她還清晰地記得這個妖怪的名字

 

他叫風狂骨是繼大叔之後擔任禦審殿統帥一職的新殿主也可以說是冬雪真正的頂頭上司當然除了這些之外她還可以回憶起很多有關他的事……如果允許的話她更想稱之為斑斑劣跡”,因為這個傢伙就是謀權篡位詆毀大叔下令追殺冬雪設計害死風茄並且處心積慮想要奪取殛妖水的元兇

 

風狂骨是誰允許你進來的?”

 

遲疑了半拍葵終於開口問道聲音雖然輕柔溫度卻明顯在冰點以下不知是因為父皇的墓地被無端闖入呢還是因為談話被偷聽他身上散發出的溫暖氣息一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妃甚至覺得自己透過面具看到了他的慍怒可以確定的是他已經從轉變成妖皇子

 

唷唷我不可以進來嗎前任殿主獅天狗可以堂而皇之地來這裏我想我也應該有同等的權利吧?”風狂骨的聲音充滿狡黠的笑意,“不過呢我可不像前殿主那麼悠閒我可是很忙的這裏也沒什麼風景可看對吧所以不是有事找妖皇子殿下的話我才不願意到這種地方來呢。”

 

葵不理睬他囉嗦的開場白冷淡地問:“找吾有什麼事?”

 

哢哢……我來介紹一下。”

 

又是一陣如鏽掉的齒輪轉動般的聲音風狂骨挪了挪身體攤開手掌向妃和妖皇子展示站在他身後的另一個人

 

這個人身披僧衣手上拿著斗笠從風狂骨身後走出的一刹那妃差點以為從鏡子裏走出了另一個風狂骨兩人站在一起的場景用幾何術語可以稱之為軸對稱圖形”,用星座詞語可以是雙子”,用文學修辭法來形容就是一模沒有兩樣”……總之這個人長了張跟風狂骨完全一樣的臉妃禁不住在內心尖叫如果邪惡腔調和噁心聲音都要乘以二的話那該會是多麼恐怖的景象啊

 

不過等等這個人她好像認識雖然以前就曾經懷疑過他和風狂骨之間的關係但是卻從來沒認真想過他就是……

 

笙淩?!”

 

妃脫口而出的同時黑色短髮的僧侶立即把目光投到她身上微笑著回應道:“好久不見。”

 

這個人是積雲島最大的SL民俗研究所的所長同時也是一個擁有20層豪華海濱大廈的超級大富翁是她的雇主也可以算得上是統一戰線的盟友不過即便綜合以上所有描述妃還是猜不透他此刻出現在這種地方的理由

 

正要開口詢問時冷不防聽到一個破風的撕裂聲緊接著驚覺眼前有什麼東西一晃笙淩的慘叫聲便響徹整個洞穴

 

太快了

 

妃還沒來得及張口發出驚歎晃動的那個東西又重新回到她身邊直到眨了三次眼睛之後她才得以看清狀況

 

在她左側葵的兩指之間夾了一片羽毛羽毛上的紅色液體還是新鮮的正一滴一滴往下淌而在她的右側笙淩面色慘白地捂著肩膀同樣有紅色的液體正順著他的指縫淌下來

 

“……”笙淩咬著牙粗聲喘息

 

葵的聲音透著說不出的冰冷:“不管你是誰這裏不是你該來的地方再不離開的話下一次瞄準的就是你的心臟。”

 

這是怎麼回事妃看看葵又看看笙淩被這個突如其來的嚴峻事態搞得不知所措

 

倒是風狂骨仍然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笑著說:“不要這麼嚴厲嘛我的做法的確是違反了規定不過殿下自己不也帶了一隻小野貓進來嗎我們是彼此彼此啦。”

 

知道他說的是自己妃悶哼了一聲:“你說誰是小野貓!”

 

哎呀我說錯了嗎如果不是小野貓怎麼會有這麼大能耐把獅天狗和妖皇子這兩位妖界如此重要的大人物迷得暈頭轉向呢看你這身打扮該不會是想拋棄獅天狗轉來投靠妖皇子殿下吧你想做妖界的第一夫人嗎?”

 

…………

 

一瞬間妃聽見了自己血液裏暴力因數們歡快跳動的聲音

 

這番話假如只是侮辱她還好可是卻把大叔和葵全都侮辱進去了不可原諒如果她有葵那種力量的話一定毫不猶豫地把全身羽毛都插進風狂骨的身體裏然後一邊大笑一邊冷眼看著他直到全身的血流光而死……只可惜她並沒有那種力量真令人扼腕

 

不過既然不能使用暴力就在口舌上爭回點面子吧妃十分窩囊地想著卻聽笙淩啞著嗓子開口說

 

等一等哥哥這件事和妃沒有關係不要把她牽扯進來。”

 

哥哥?”妃目瞪口呆

 

這實在沒什麼好驚訝的他們長得那麼像說是同卵雙胞胎都沒人會懷疑可是從邏輯上講這怎麼可能嘛

 

因為風狂骨是一隻妖怪而笙淩可是經過冬雪第三只眼鑒定過的完完全全的人類啊他們怎麼可能是兄弟

 

妖皇子還想對笙淩發起第二輪攻擊被妃匆忙制止

 

拜託你別傷害他他是我的朋友。”妃焦急地攥住葵的手又轉頭看著笙淩丟給他一個快說點什麼的眼神

 

看到她的表情笙淩只能露出苦笑:“你一定很驚訝吧很抱歉我一直瞞著你。”

 

先別說抱歉不抱歉的問題是這根本不可能啊笙淩你是人類對吧?”

 

沒錯。”

 

但你卻說你是風狂骨的弟弟?”

 

也沒錯因為我們是同母異父的雙胞胎兄弟。”笙淩忍著肩膀上傷口的疼痛直起身解釋道,“將我們生出來的母親是人類但是她體內的雙胞胎卻有著不同的父親哥哥的父親是妖怪所以他的身上流有一半妖怪血液而我的父親則是人類因此我並沒有妖怪的遺傳基因只是個普通的人類。”

 

風狂骨又在一旁發出機械的笑聲同時唯恐天下不亂地說:“和妖皇子殿下一樣都是畸妖在下我真是深感榮幸呢托殿下的福畸妖這個卑賤的詞也變得令人仰慕起來真應該好好感謝把我們生下來的人類呢。”

 

不耐煩地磨了磨牙妃把聽覺系統設定成自動過濾風狂骨的模式看著笙淩繼續說:“但是這樣也解釋不通啊風狂骨的年齡至少也應該在2000歲以上吧假如是雙胞胎的話生為人類的你怎麼可能還活到現在?”

 

風狂骨卻在旁不甘寂寞地插嘴道:“因為他並非著啊。”

 

?”妃滿眼漩渦顯得更混亂了,“等一下這到底是什麼意思難道笙淩是鬼嗎?”

 

哢哢這個嘛從名字上就能猜出來了吧?”

 

笙淩也適時地說明:“我的本名並不是笙淩且早在2000年前就已經死了現在站在你面前的是通過殛妖水而復活的再生體因為肉體不會衰老也不會死亡卻又有別於人類和妖怪所以被人們稱作生靈時間久了之後,‘笙淩就成了我的名字。”

 

原來如此既不是妖怪也不是人類而是死而復活的生靈所以冬雪才看不透他的身份啊這樣一來他為什麼能夠寫出遊腳僧妖島紀行一書以及為什麼對殛妖水如此瞭解的原因也就能順理成章地解釋通了

 

只不過想到這樣一位難能可貴的人類戰友居然是風狂骨那個混蛋的弟弟心裏就鬱悶

 

不經意地瞥了葵一眼發現這個因為她的阻礙而不得已冷眼旁觀的妖皇子到剛才為止都還十分安靜地任由她拽著手而聽了笙淩的自我介紹之後卻突然間變了臉色

 

“……殛妖水復活?”

 

千真萬確。”風狂骨頂著一張面無表情的臉孔奸笑著湊近葵在他耳邊輕聲道,“而且不瞞殿下當初舉行復活儀式的正是在下本人唷只不過因為我並非殛妖水所選中的主人稍稍付出了一點代價罷了……我這張神經壞死的臉和永遠說不出話的嗓子就是復活了弟弟的代價不過呢不管以何種形式只要能讓他繼續存活在這個世上這些代價也值得了不是嗎?”

 

“……”

 

殿下我剛才的話還沒說完唷能夠拯救殿下的方法其實還有一個。”奸笑進一步擴大了,“如何想不想聽我詳細分析給你聽呢?”

 

最後一個字剛說完妃感覺葵的手指痙攣了一下隨即不著痕跡地掙脫了她的束縛妃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

 

果然僅僅遲疑了片刻葵便轉頭對她低聲吩咐道

 

妃小姐請你帶著你的朋友到洞外回避一下吾很快就出來。”

 

與此同時笙淩也大步走過來一邊和葵四目瞪視一邊把妃拉到自己身邊

 

無聲的對抗火星四射一瞬間妃好像看到了背景上藍白交錯的雷電在閃爍……這到底在閃哪門子的電啊

 

―――

 

喂喂笙淩你說你有陰陽眼也是騙我的吧?”

 

在洞穴的門口妃讓笙淩脫下一半僧衣露出受傷的肩膀她一邊小心翼翼地處理傷口一邊神情不自在地問

 

不知是因為妖界墓地裏妖屍氣的作用還是受到葵的皇族力量影響的關係笙淩此時的臉色比剛受傷時還要難看顴骨處蒼白無血色眼圈和嘴唇卻隱隱發黑

 

他舔了舔乾裂的嘴唇嘶啞著回答:“自從變成這副半人不鬼的樣子之後眼睛便能看到許多以前看不到的污穢東西甚至捂上口鼻也能夠感覺到它們那種骯髒的腐臭味。”

 

妃停下手上的動作不太確定地問:“污穢的東西你是指……妖怪?”

 

不錯。”

 

這個說法會不會太偏激了?”

 

你是想說妖怪並不全都是邪惡和污穢的它們之中也存在著一部分善良仁義之士所以不能一概而論嗎?”

 

難道不是嗎在人界生活了這麼多年你接觸的妖怪比我多應該比我更清楚這點才對。”

 

你錯了你所看到的只是膚淺的表面而已妖怪這種東西歸根結底都有著邪惡的本性溫柔和善良只是為了更好地滿足自己的欲望而偽裝出來的假像罷了這些自私的欲望由於被人類自以為是的想像過度美化了所以往往呈現出美好的一面比如主僕之情手足之情以及自古以來就根存於人類心中無法割捨也不可磨滅的──愛情這些感情就成了妖怪們愚弄人類的最佳手段事實上沒有了美麗的偽裝妖怪就只剩下無窮無盡的貪念以及來自體內深處的原始本能和單細胞的低等生物差不了多少。”

 

單細胞的低等生物妃眨了眨眼睛聽得冷汗直流

 

這番話和她從前的論調基本一致惡毒程度卻不在一個等量級上她對妖怪至多算是排斥可笙淩卻是深惡痛絕

 

笙淩我在想你是不是曾經受過什麼刺激?”

 

為什麼這麼問?”

 

只是有一點感覺……”

 

笙淩瞥了她一眼簡短地回答說:“我和我的人類父母全都死於妖怪之手而那個妖怪曾經是我的妻子。”之後像是不想讓妃插嘴似的他立刻接著說道:“被哥哥復活以後我就開始著手我的研究在我看來凡是妖怪都是實驗品被人類研究是理所當然的事沒有研究價值的妖怪就應該毫不留情地除掉而我研究妖怪的最終目的也是為了要把它們徹底消滅只要能達成這個願望就算化身成鬼我也在所不惜!”

 

在妃啞口無言瞪著他時他儼然一副世紀末獨裁者的冷酷表情淡淡地宣佈道

 

妖怪不應該活在世上這個世界只要有人類就足夠了!”

 

天哪……從妃的內心發出一聲難以形容的感慨沒想到SL研究所的所長居然有著這樣極端的想法本來還以為他只是一個熱衷於民俗研究的奢侈僧侶罷了現在看來應該稱他為實驗狂人極端納粹分子才對

 

而且從另一個角度也證明了他的確是風狂骨的弟弟兄弟倆的瘋狂程度實在是驚人地相似

 

一想到這裏妃擦拭著他傷口的手就禁不住發抖起來

 

該不會從一開始笙淩和風狂骨就是一夥的吧風狂骨代替大叔當上了禦審殿的殿主會不會也是早有預謀的他拉攏冬雪不成便又將目標轉移到風茄身上不僅告訴她殛妖水復活的秘密還教唆她到人界來奪取大叔身上的殛妖水這一連串事件跟這個計畫一定脫不了干係……再說到笙淩當初他也是看中了她和大叔之間的關係才開始接近她的吧難怪總覺得這個所長對她的態度非同一般原來也是想利用她得到殛妖水的情報而已

 

而現在笙淩和風狂骨又聯手起來打算利用葵達成什麼目的嗎

 

……這下很不妙她是不是該去通知一下葵或者大叔呢

 

然而只是稍有念頭便聽耳邊傳來一個低沉的叮嚀聲抬頭一看笙淩壓迫性的眼神正從斜上方俯視著她

 

別插手這件事別忘記了就算你有陰陽眼你終究還是個人類啊。”

 

―――

 

妃扶著笙淩走出洞穴之後風狂骨的聲音便從輕浮的調侃稍稍轉變成一本正經的發言只是句末的語氣詞仍然透出一股嘲弄的味道

 

殿下畸妖這個詞再怎麼聽來都是貶義的吧難道殿下從來沒想過為什麼大家會這麼輕視混血的妖怪呢?”

 

葵一言不發地望著風狂骨等待他說下去

 

因為啊人類是一種卑賤的生物所以有著人類血液的我們自然要比純正的妖怪低等。”他笑著說,“殿下也認為這種觀念很可笑吧可是在妖界絕大多數的妖怪都抱有這樣的觀念唷想要把錯誤的觀念糾正過來的話就只有一種方法那就是──”

 

是什麼?”

 

殺光所有的人類讓畸妖從此不再產生。”

 

“……”

 

葵冷冷地甩了甩袖子作勢要走出去

 

等等我開玩笑的殿下我其實想說的是……”風狂骨頓了頓說,“我希望能借助殿下的力量改變妖界的秩序妖界的建設不應該只依賴皇族的力量更需要所有的妖怪來共同維持否則無論是對殿下還是對其他妖怪來說都是不公平的所以我希望能夠打破妖界現有的秩序將一切摧毀之後再重新建立一個全新的妖界一個沒有皇族和畸妖的貴賤之分所有妖怪一律平等的新世界到時候殿下就可以從這如枷鎖一般的宿命中解脫出來隨心所欲地去做任何想做的事了……哢哢不知殿下意下如何呢?”

 

新世界嗎?”葵閉上眼睛斷然否定,“這是不可能的。”

 

即使在我向殿下證明了殛妖水的力量之後?”

 

別說愚蠢的話殛妖水是妖界最神秘也最危險的妖怪別說操縱它光是以結界封鎖它的力量就已相當困難了更何況殛妖水從前的主人還發生了那樣的事它已經不可能再聽命於任何人了……”

 

哢哢哢哢哢哢──”

 

空中揚起一陣尖銳的笑聲風狂骨捂著肚子肩膀顫抖不止

 

風狂骨!”

 

哎呀真是抱歉因為我突然想到一個有趣的巧合。”風狂骨像是要擦眼淚似的抹了抹明明什麼表情都沒有的臉頰接著說,“殿下有的時候命運還真的很愛捉弄人呢。”

 

這話怎麼講?”

 

殿下帶來的那只小野貓雖然不是妖怪但是說不定真的會對殿下有所幫助唷。”

 

你是指……妃小姐?”

 

那個叫妃的人類女人或許是繼五五子之後第二個被殛妖水選中的主人我親眼目睹過這件事應該不會有錯那是在風茄復活白楓的儀式現場殛妖水進入了她的體內並服從了她的命令如果不是主人的話殛妖水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對一個人類如此順從吧?”

 

“……的確。”

 

如此一來只要把那只小野貓擁入殿下的懷中就等於名正言順地擁有了殛妖水再加上殿下皇族的力量笙淩對妖怪的研究資料以及我禦審殿影閻三部的兵力想要顛覆妖界就並非不可能的事了吧哢哢哢哢真是完美的組合!”

 

風狂骨大笑著反復強調多方力量的完美結合葵卻對他投以質疑的眼神沒考慮多久便轉身向外踱去

 

風狂骨仍然不甘心地繼續誘惑道

 

別急著拒絕嘛殿下那個名叫妃的人類女人殿下難道不想將她據為己有嗎?”

 

葵頭也不回背影籠罩著一層陰沉的烏雲

 

就這樣放她走的話她就會回到獅天狗的身邊永遠都不可能再見面了唷而殿下你卻不得不把這段回憶埋藏心底然後在這種地方淒慘地渡過餘生……這樣真的好嗎?”

 

閉嘴。”

 

將來不會後悔嗎?”

 

閉嘴!”

 

面對妖皇子相當不快的怒斥風狂骨努力想發出平常的哢哢聲一笑置之可惜卻失敗了聲音中夾雜著一絲尷尬的顫抖不過他還是保持輕鬆大膽的作風在葵的冷眼瞪視下跳上漆黑的洞壁落下來的時候手中多了一把扇子

 

那正是葵不久前丟掉的妖刀戀無木

 

風狂骨捏著這把扇子對葵笑道:“殿下可以不必急著同意我的觀點也無需刻意做任何事只要假裝什麼都沒看見讓我不小心撿到這把象徵皇族信物的扇子就行了。”

 

你想用它來做什麼?”

 

這個嘛……既然殿下礙于自尊心送不出手的話就由我來轉交給小野貓好了她的加入與否直接關係到殿下和妖界的命運相信殿下心裏一定很清楚才對所以怎樣做才是正確的選擇應該不用我多說明了吧?”

 

佇立了半晌葵終於擺出一副視而不見的態度悄無聲息地揚長而去

 

機械式的古怪笑聲又再次迴響起來

創作者介紹

燃聿的移動城堡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