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突如其來的轉變

 

 

妃一行人重回石蝶山此時已接近正午冬季旭日將暖洋洋的陽光灑向花園到處都是一派和睦溫馨的氣氛遺憾的是這一干妖怪的臉色卻和環境形成鮮明反差好像剛剛奔喪回來還沒來得及洗把臉似的個個頭上烏雲密佈

 

其中風狂骨生來一副僵屍臉不開口的話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不提也罷撇開他不說笙淩因為受了傷和妖皇子的初次合作也相當不順利──確切來講是根本沒有開始的跡象所以他一反往日開朗的僧侶形象變得沉默不語再反觀葵雖然信守承諾把她安全送了回來可是卻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妃幾次偷偷向他使眼色他也渾然不知這讓妃更加疑慮起來

 

風狂骨肯定對葵說了什麼不過這是他們妖怪之間的事她實在沒有什麼插足的立場或許笙淩是對的說到底她終究是個人類還是快點把這些麻煩事忘掉比較好吧

 

醜女你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別老是讓人擔心啊。”

 

一如既往的冰冷強調這種時候聽起來卻倍感親切不是冬雪還會有誰真不愧是同一陣營的吵架夥伴來的正是時候妃滿眼驚喜地抬頭張望果然在花園的入口處看到冬雪那熟悉的表情他雙手抱胸板著面孔一副等得不耐煩的姿勢靠在圍牆上這個場景真是再親切不過了呀

 

妃立刻松了口氣丟下三個陰沉男人向冬雪走去

 

你中的毒氣怎麼樣了?”

 

不要跟我提那件事。”冬雪仍是一臉忿忿不平用力在空中甩甩手,“可惡手腳到現在還發麻呢。”

 

很臭吧?”

 

何止是臭啊差一點就窒息而死了往後三年都會吃不下飯啊……”看到妃毫不掩飾地露出幸災樂禍的表情冬雪立即紅著臉嘀咕,“有什麼好笑的?”

 

沒什麼我現在的心情就好像剛剛在撒哈拉大沙漠被一夥強盜打劫正要對孤立無援的自己絕望時卻又陰差陽錯撿到一頭肥羊一樣……”

 

什麼跟什麼啊你的頭殼壞去了嗎該不會也被毒氣噴到了吧?”

 

我這是在誇獎你好不好!”

 

肥羊也算是誇獎嗎?”

 

當然是肥羊代表跟我是同一國的啊。”妃想了想一本正經說,“不然就換成肥兔子好了隨你喜歡。”

 

!……醜女你到底還要羞辱我幾次才肯甘心早知道當初在儲物櫃裏就把你殺了算了。”

 

這有什麼好害羞的肥肥的兔子很可愛啊。”

 

誰在害羞……”

 

看她一臉壞笑的嘴臉一定是在腦海裏胡亂幻想把他的腦袋按到一隻兔子身上的模樣想到這裏冬雪腦中的弦一下子斷裂了由於喪失尊嚴一瞬間變成了一尊地藏菩薩

 

妃小姐。”

 

這時從花園外又傳來一個聲音定睛一看原來是紫色鼬鼠八尾半明明午後的太陽正當頭它卻保持著完全妖形不僅體型比之前大了數倍毛色和光澤也更為鮮亮背上還生出一對像蝙蝠般的膜狀翅膀來值得一提的是──那最後半條尾巴終於也長出來了

 

八尾半搖頭擺尾地走過來就算是一張鼬鼠的臉也能看得出臉上喜極而泣的表情它踮起後腳將兩隻巨大的前爪搭在妃的肩膀上抽抽答答地哭道:“真是太感謝你了妃小姐我現在變成真正的九尾妖了哦太幸福了!”

 

封印解開了啊恭喜你。”

 

妃若有所思地向遠處的葵瞥了眼又慢慢將視線收回來

 

真不愧是你們的妖皇子果然是個守信用的妖怪。”

 

我也果然沒有看錯人真不愧是妃小姐女王魅力連妖皇子殿下也抵擋不了……好痛!”

 

八尾半正得意地自說自話冷不防被妃揪起臉頰拉長擠扁又搓圓反反復複揉弄了好幾遍

 

八點五你說誰是女王啊?”

 

……不素顯而易見的嗎?”

 

都是因為你出的這個假扮新娘的餿主意害我看到了許多不該看的東西又知道了許多不該知道的秘密我可是個凡人呐只想交些同樣是凡人的朋友過個平凡簡單的生活罷了我可不想被捲入錯綜複雜的妖界宮廷陰謀中去啊假如哪一天我被風狂骨和笙淩怎麼樣了的話你可要全權負責啊!”

 

八尾半一時被嚇得不知道說什麼好冬雪卻敏銳地感覺出妃話中有話直截了當問

 

醜女你是不是又惹什麼麻煩了?”

 

妃把頭歪到一邊歎了口氣:“一言難盡。”

 

一言難盡的話就給我分十句講出來!”冬雪皺了皺眉正色道,“雖然你平安無事回來是再好不過但是為了解開八尾半的封印你一定跟妖皇子做了什麼交易吧?”

 

……”

 

妃猶豫不決地低頭冬雪急得一把抓住她肩膀:“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那個風狂骨到底會把你怎麼樣?”

 

問題就在於我自己也不曉得啊話說回來你這麼激動幹什麼做交易的是我又不是你。”

 

……我是那個……保護者之類的……”

 

正說著風狂骨慢悠悠地向他們這邊走來冬雪立刻變了臉色提防地悄悄把妃推到身後

 

哢哢哢哢粗心的小野貓你有東西忘了拿唷!”

 

風狂骨的眼睛在冬雪身上轉了轉從鼻孔發出一陣若有似無的冷笑緩緩向妃伸出一隻手

 

妃瞄了一眼便迷惑不解地抬起頭越過風狂骨的肩膀看向葵

 

奇怪這不是葵的戀無木嗎為什麼已經被丟掉的扇子會在風狂骨手裏又為什麼要交給她

 

出乎意料地葵在察覺她的目光之後居然不敢跟她對視並且還匆匆轉身離開從她的視野裏消失了……怎麼回事這究竟是風狂骨擅作主張還是葵本人的意思

 

不管了無論如何她都不可以跟這把扇子扯上關係

 

不好意思這不是我的東西。”

 

對於不屬於自己甚至想極力撇清關係的危險物品妃的反應當然是敬謝不敏揮揮手就準備閃人風狂骨卻依然不死心地尾隨在後意義不明的笑聲攪得人心煩意亂

 

倏地──

 

妃眨了一下眼睛就在眨眼的那半秒之間幾個動作同時發生她的第六感天線頓時提醒她事情不對了

 

風狂骨的手微微抬起向前猛地一甩外形酷似扇子的戀無木便如電光石火一般向她飛來眼看就要撞上她的胸口扇子突然像是熔化了一般改變形狀前端凸起形成尖銳的刀鋒直逼她的心臟八尾半奶聲奶氣的尖叫聲響起妃感覺有個身影在眼前一晃同時一股力量狠狠將她撞開她不由重重摔倒在地一抬頭一股熱騰騰的液體就噴濺在她的下巴和脖子上領口一瞬間被染成鮮紅色……

 

寂靜得可怕的慢鏡頭到此結束

 

一個撕心裂肺的聲音將她從驚恐中喚醒

 

──!!”

 

被妖刀刺中下腹部的冬雪發出隱忍的呻吟晃了晃身體跪下來

 

冬雪……”

 

妃的腦中一片空白

 

染血的妖刀簌簌作響迅速離開冬雪的身體重新飛回到風狂骨的手裏

 

哎呀哎呀!”風狂骨語帶同情地歎息,“冬雪雖然憑你的容貌也可算得上是美男子不過這把扇子可不是給你的唷這是要獻給未來的妖皇子妃殿下的重要信物你沒有碰的資格呢。”

 

…………”冬雪大口大口喘氣汗流浹背由於失去堵塞物鮮血不斷從傷口噴湧而出他不得不製造大量冰晶試圖止住流血然而身體和四肢卻不聽指揮地微微抽搐起來

 

妃目瞪口呆地蹲在地上一度停滯的思考系統終於又慢慢運作起來

 

流血了……滿地滿身滿手都是觸目驚心的血……這是誰的血

 

冬雪的

 

發生了什麼事

 

冬雪代替她被妖刀刺傷了生命危在旦夕

 

誰幹的

 

風狂骨

 

為什麼要這麼做

 

不知道誰知道……誰知道那個心理變態的僵屍臉要幹什麼啊!!做了那麼多傷天害理的齷齪事不折不扣的陰險小人對他客氣只是不想淌渾水罷了沒想到他居然如此囂張他以為他是誰啊

 

嘎啦——心裏仿佛有什麼東西碎裂了妃感覺有一股控制不住的怒火沿著背脊急速上升燒得她皮膚滾燙眼中幾乎都能噴得出火

 

給我!”

 

妃怒吼一聲鐵青著臉站起來對風狂骨攤開手這個舉動倒是令風狂骨吃了一驚以至於遲遲說不出應對的話

 

把扇子給我!”妃又重複了一遍,“你不是說這是要給我的嗎把它給我!”

 

風狂骨雖不知她有何用意還是緩緩對她伸出手妖刀一點一點接近妃他的笑聲也一點一點乾澀當刀刃碰觸到妃的指尖時他的聲音嘎然而止手臂也跟著顫抖了一下相比之下妃卻冷靜得好像一座真人尺寸的冰雕一動不動地瞪視著風狂骨在接過那把沾滿冬雪鮮血的妖刀之後緊接著的下一秒她就迅速調換刀刃和刀柄的方向用盡全力刺向風狂骨的左胸口中冷冷叫著

 

去死吧風狂骨!”

 

卻聽的一聲手中的觸感讓妃意識到這並不是利刃刺入肉體的真實感顯然天不遂人願──妖刀又變回扇子了

 

真可惜!”雖然她也知道事情不可能那麼容易

 

就這樣不成熟的報復行動由於被輕易識破而宣告破產在風狂骨的仰天大笑聲中妃氣得滿面通紅也不管手裏拿的是利器還是鈍器用力丟向風狂骨的臉隨後又飛身補了一腳將他踢出好幾步遠

 

八點五快幫我把冬雪抬到你的背上我們要儘快離開這裏!”趁風狂骨捂住臉掙扎著爬起的空檔妃扶著冬雪的脖子讓他平穩地趴在紫色鼬鼠的背上隨後自己也跨坐在他後面抓緊八尾半的其中一條尾巴催促它快點啟程

 

八點五你還愣在那裏幹嘛你現在已經會飛了吧這對翅膀應該不只是騙人的擺設吧?”

 

話是沒錯可是……這樣我很為難啊……”

 

沒有時間為難了!”妃叫道,“你想對你的恩人見死不救嗎再不走的話我就會被那個僵屍臉大卸八塊啊!”

 

僵屍臉是指風狂骨大人嗎?”

 

除了他還會有誰?”

 

起名癖……”

 

拜託你這種時候不要這麼婆婆媽媽的好不好你今後想成為雄性對吧那就從現在開始做起拿出點男人的魄力來飛吧!”

 

無奈之下八尾半只好張開薄膜狀翅膀四肢用力一蹬身體便淩空飛起妃心有餘悸地回頭發現風狂骨已經站了起來正用袖子擦拭滲血的嘴角同時抬著那張面無表情的臉遠遠望著她仿佛一隻饑腸轆轆的豺狼盯著差點到口卻不慎被逃走的羚羊一樣

 

完蛋了

 

妃面色慘白地心想這樣一來她這輩子是絕對過不了平凡的生活了

 

―――

 

峽谷間的小溪上結了一層透明的薄冰刺眼的陽光照耀下映照出妃和冬雪一閃而過的身影在他們底下的坐騎八尾半徐徐揮動翅膀貼近地面低空飛行九條蓬鬆柔軟的尾巴在身後隨風搖擺好像一團青紫色的火焰

 

就這樣飛行了約莫一刻鐘妃感到枕在她手臂上的冬雪稍微有了點動靜她立刻焦急地摸了摸他的額頭底下那雙紅色的眼睛在微微眨動之後終於張開一條縫

 

事實上自從八尾半載著他們倆從風狂骨的眼皮底下逃走之後冬雪很快失去意識體溫急速降低隨後便一直呈現昏迷狀態無論她怎麼搖晃他的脖子或者大聲呼喚他的名字他始終都像一具屍體那樣冰冷安靜

 

現在總算恢復意識了妃由衷地發出一長串歎息自己也筋疲力盡地俯下身趴倒在冬雪旁邊

 

你想嚇死我啊狐狸眼還好你醒過來了……太好了……”

 

冬雪臉色發白咬著牙支撐起上半身喘息著問:“這是哪里?……風狂骨呢?”

 

一提到這個名字妃就一副牙疼的表情苦惱地呻吟:“暫時應該不會追上來吧不過也只是暫時而已。”

 

你呢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我當然沒事。”

 

妃訥訥地回答胸口不由地微微發燙奇怪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以冷酷著稱的冬雪也會對她說些關心的話了是她想太多嗎可是剛才是他豁出性命替她挨了那一刀他不僅沒有責怪她反而還問她有沒有受傷這令她心裏越發愧疚起來

 

在她發呆的時候冬雪抬手擦去額頭上的汗滴竭力集中精神環顧了一下四周語氣虛弱地說

 

八尾半……”

 

什麼事啊雪男。”

 

你打算帶我們去哪里?”

 

這個嘛妃小姐吩咐我直接飛到螟皇寺。”

 

妃接過他的話題:“沒錯我是這樣決定的現在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就算我是因為和大叔賭氣而離家出走但是事到如今再為那種擺不上臺面的小事而耿耿於懷那就未免太小孩子氣了我可是個思想成熟的人類呐。”

 

哪里成熟了?”冬雪嘀咕

 

總之我有不好的預感風狂骨笙淩和葵全都湊到了一起妖界恐怕很快就會發生翻天覆地的大事我必須快點通知大叔才行而且……”妃仿佛歎息似的說,“想不承認也不行除了螟皇寺之外我沒有其他地方可去了。”

 

說著說著妃察覺到冬雪看她的眼神像是想要說什麼又猶豫不決的樣子

 

怎麼了為什麼這樣看著我?”

 

冬雪捂著嘴猛地咳嗽了一陣抱著受傷的腹部踉踉蹌蹌站起來

 

妃伸手想扶他卻被他無情地一掌揮開

 

“……冬雪?”

 

不好意思醜女。”他啞著嗓子說,“我不跟你一起回去了。”

 

什麼你在胡說什麼呀!”

 

我沒有心情跟你開玩笑我是認真的。”冬雪做了個深呼吸忍住疼痛一口氣說下去,“我已經不再是禦審殿的侍衛長了我最後的任務只是在你離開洵大人身邊的這段時間裏代替大人保護你而已一旦平安回到螟皇寺你和我就再也沒關係了……”

 

妃一臉茫然地聽著他的話費力地分析其中的含義

 

你是說你不跟我回螟皇寺了?”

 

。”

 

我記得你跟我提過想要去尋找你的同族對吧可是這件事不必急於一時啊你受了這麼嚴重的傷不需要治療一下嗎就算不用治療好歹也要先休養一陣吧再說回去螟皇寺跟是不是大叔的部下又沒有關係只要螟皇寺沒有倒塌你隨時都可以住進去啊……”

 

吵死了不要囉裏八嗦說個沒完我的傷早就好了。”冬雪皺著眉不耐煩打斷她,“我已經和大人道別過了我想我們也在這裏說再見吧。”

 

說完也不理睬妃的反應直接轉向八尾半

 

八尾半你會負起責任把這個囉嗦的女人安全送回洵大人身邊吧?”

 

那是當然的啊不要小看鼬鼠妖族的尊嚴我們可是有恩必報的。”

 

那就好。”冬雪喘了口氣擦拭滿臉的冷汗,“在那之後你也儘快回去吧風狂骨找不到我們恐怕會去為難你的家人你最好動作快一點。”

 

什麼果然是這樣的嗎?”八尾半淚水漣漣地哭喊,“我就是有這種顧慮所以才一直猶豫不決……怎麼會這樣啊母親大人再等我一會兒我馬上就來救你!”

 

總之這個女人拜託你了。”

 

冬雪鄭重地叮囑道而後在妃啞口無言之際他微微側頭長時間凝視她的臉

 

別了醜女。”

 

最後瞥了她一眼冬雪低下頭又補充了一句

 

“……自己多保重。”

 

妃不敢置信地瞪著他眼看著他輕輕挪動腳步身體一晃便從八尾半的背上垂直墜落下去

 

冬雪!!”

 

妃跳起來伸手去抓他的衣袖卻抓了個空俯身望向地面白色的身影已經像一片飄落的雪花越來越小很快消失在她的視野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燃聿 的頭像
燃聿

燃聿的移動城堡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