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消失

 

 

心急如焚的八尾半匆匆回到石蝶山翅膀還沒收斂爪子就在地上地快速滑動也不管無形的大門有沒有開就從山頂直接俯衝進了山谷裏

 

父親大人母親大人!”

 

聽到兒子的聲音為首的兩隻大鼬鼠同時抬頭其中的一隻抬起胳膊揮了揮手絹做出迎接的姿勢八尾半見狀便滿心歡喜地沖進了母親大人的懷抱

 

哎呀哎呀雖然變成了真正的九尾至尊不過我的八尾半看來還沒有性別分化嘛。”黃昏玫瑰眼睛裏突然有什麼閃了一下咧開嘴笑道,“我應該還有機會實現和女兒一起化妝的夢想吧?”

 

這怎麼可以我變成雌性的話那誰來做下任族長啊?”八尾半嘟噥道然後想起了什麼焦急道,“不對現在不是討論我性別的時候風狂骨大人和妖皇子殿下現在在哪里?”

 

黃昏玫瑰眨了眨眼睛一臉莫名其妙地回答道:“還能在哪里風狂骨大人當然是回到了禦審殿而妖皇子殿下也自然是回皇宮了囉怎麼啦有什麼不對嗎?”

 

回去了真的?”

 

你這個孩子到底為什麼這樣緊張兮兮的啊?”

 

八尾半垂下頭心想這麼說來也難怪父親和母親都沒有親眼看到風狂骨刺傷了雪男的那一幕只知道他成功解除了封印長出了最後半尾而妃小姐也平安地回來了所以他們理所當然地以為事情已經順利解決了

 

可是實際上根本並沒有那麼簡單吧

 

風狂骨大人被人類踢了一腳不但不生氣居然還發出詭異的笑聲妖皇子殿下居然如此慎重地委託禦審殿主把從不離手的那把象徵妖皇子妃身份的扇子贈送給妃小姐自己卻沒有任何表示還有那個受傷的人類僧侶居然長了一張跟風狂骨大人一模一樣的臉他和妖皇子殿下站在一起本身也很詭異吧

 

這樣說來……簡直沒有一件事是正常的統統都是未解之謎八尾半暈頭轉向地趴在地上無力地感歎

 

不過最離奇的還要屬那個妃小姐她明明只是個普通的人類居然……

 

咚咚咚咚咚咚──”

 

一陣突兀的鼓聲響起打斷了八尾半的自言自語他好奇地抬頭一看化成人形的黃昏玫瑰和眾多美麗的雌性鼬鼠妖正隨著鼓聲翩翩起舞邊跳邊笑著向他招手

 

兒子快來!”

 

八尾半少爺恭喜你!”

 

少爺請跟我們來!”

 

這是怎麼回事啊?”

 

八尾半抓抓頭不知所措地向母親走去

 

笨兒子這是特意為你舉辦的慶功宴啊你現在可是我們鼬鼠妖族數千年來出現的第一個九尾至尊哦不好好慶祝一下怎麼對得起這麼多為你加油鼓勁的同胞兄弟們呢你自己多少也有點精神好不好母親我可是很為你驕傲呢!”

 

……這樣嗎?”聽到母親大人的誇獎八尾半化成人形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頃刻間就把所有的疑惑和煩惱拋到銀河系以外去了

 

什麼妖皇子啊妃小姐啊風狂骨啊之類的統統和他沒有關係他只要心安理得地躲在石蝶山上做母親的乖兒子就行了

 

想到這裏八尾半就嬉笑顏開

 

對了。”黃昏玫瑰咕嘟咕嘟喝了一大口酒抹了抹紅唇問道,“雖然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不過還是問一下幫助了我們的那位小姐你最後有平安護送她回家嗎?”

 

八尾半也喝了口酒笑著回答:“沒有我把她丟在溪邊了。”

 

帶著燦爛的笑容剛一轉頭就對上母親那張烏雲密佈的黑臉

 

你說什麼?”黃昏玫瑰揪起八尾半的領口怒道,“你這個混帳怎麼可以把一個弱女子單獨丟在溪邊更何況她還是替我們一族挽回面子並替你奪回力量的大恩人你就是這樣報答人家的嗎我可不記得有教給過你這麼不仁不義的行為啊傳出去你叫我們一族的臉往哪里擱啊?”

 

母母母母親大人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樣請聽我解釋啊!”

 

?”

 

關於這件事的來龍去脈我其實也不太清楚啦那個時候……”八尾半一五一十向母親彙報說到關鍵處他撓撓臉頰歪著腦袋回憶道,“看到雪男從我背上跳下去以後妃小姐就呆呆地跪坐在那裏整個人好像不會動了一樣我偷偷回頭瞄了她一眼發現她居然在安靜地流眼淚我想他們大概是戀人的關係吧所以我就好心把她也留在那條溪邊然後自己回來了。”

 

“……戀人嗎?”

 

大概吧。”八尾半不負責任地說

 

這樣的話就沒辦法了。”黃昏玫瑰撫著臉頰說,“戀愛的事外人是沒有插手餘地的只能靠他們自己了。”

 

就是就是啊來喝酒吧母親大人。”

 

你的年齡也不小了早點分化吧八尾半。”

 

咳咳……我是絕對不會當雌性的!”

 

那就快點變成雄性吧然後也帶個像小姐那樣的好女孩回來算是對我沒有女兒的一種補償好了這下你總沒話講了吧?”

 

―――

 

阿嚏!”

 

在一條結了冰的小溪邊妃雙手捂臉打了一個響亮的噴嚏然後抓過冬雪的衣襟擦了擦鼻子

 

誰在說我的話壞啊真沒禮貌。”

 

沒禮貌的……究竟是誰啊?”冬雪的頭上爆起青筋露出一副快要殺人的表情,“不要碰我被你碰過的衣服會爛掉!”

 

由於失血過多他的身體動彈不得地靠在妃的腿上說起話來也氣若遊絲一句話要喘好幾口氣才能說完倒是在氣勢上一點也不輸給平常眼神依然像刀鋒一般淩厲嘴巴也還是一樣地毒

 

然而這一切在妃看來只不過是一種逞強罷了因為自尊心太強不想將自己軟弱和狼狽的一面示人所以咬著牙拼命死撐──真像是冬雪會做的事只是越是如此越是叫人難過

 

八尾半把她放到地面上後她一眼就看到了倒在溪邊的冬雪一手伸進冰冷的水裏汲取力量另一手捂著肚子痛苦萬分的樣子可是在聽到她的驚叫聲之後他立即收斂表情掙扎著靠在一塊巨石上對著她怒目而視

 

你是蛞蝓嗎為什麼甩也甩不掉啊都跟你道別了還跟過來幹什麼?”

 

你要道別是你的事我又沒同意所以不算數。”

 

……這個遲鈍的女人離我遠一點!”

 

辦不到。”

 

走開!”

 

偏不走。”

 

妃不但不離開反而若無其事地把手臂枕到他的脖子底下讓他以舒服的姿勢靠在自己的腿上自己則仰頭看天空故意不去觀察冬雪的表情

 

我說啊狐狸眼你以為就憑這樣兩句狠話就能把我甩掉嗎你真是太天真了你也說過我們是一對很合得來的吵架夥伴吧夥伴A為夥伴B受了傷那麼夥伴B自然要負起照顧夥伴A的責任這是天經地義的事你就當作是我欠你的心安理得地接受不就好了?”

 

責任?”冬雪頓時鐵青了臉,“這是同情嗎我不需要這個世界上我最不想要的就是你的同情。”

 

才不是什麼同情呢如果說夥伴這個詞你聽不懂的話那我換一個好了。”

 

別說了說什麼都沒用。”

 

朋友這樣你懂了吧朋友。”妃像是自嘲一般笑了笑,“你去過我的學校應該也知道吧我幾乎都沒什麼朋友大家都把我當作怪物一樣不是過分崇拜就是過分恐懼能夠以平等的關係輕鬆交談的物件可以說一個也沒有所以……你算是第一個吧。”

 

冬雪臉色更差了慘白的嘴唇吐出冰冷的話

 

誰是你的朋友少笑死人了我可是從來都沒有把你當成朋友。”

 

那麼在你眼裏我到底算什麼?”

 

冬雪猶豫了片刻竭力把臉扭到陰暗處嗓音暗啞:“你只是我所侍奉的主人的女人罷了。”

 

是嗎?”

 

令冬雪意外的是這個聲音居然在顫抖簡直就像在……“”、“”……有幾滴濕漉漉的東西掉落在他臉上順著臉頰滑進他的嘴裏

 

好鹹滿口苦澀

 

只不過是侍奉的主人的女人罷了這個白癡一樣的片語難道就是你得出的結論嗎冬雪!”妃雙手抓住冬雪的衣襟用全身的力氣雙眼通紅地向他吼道,“既然如此那你就不要救我啊為什麼要替我挨那一刀為什麼要保護我為什麼突然道別為什麼要讓我這麼難過你這個笨蛋狐狸眼演技太差了要裝冷酷也要裝得像一點啊笨蛋都什麼時候了還一個勁把我往外推你以為看到你流這麼多血我心裏很舒服嗎老實告訴我吧其實你的傷很嚴重對不對你真的要把自己折磨成一具乾屍才甘心嗎還是你希望我現在就挖個坑把你埋了然後每年的今天給你燒一炷香你說話啦幹嘛用這樣詭異的眼神看著我可惡……”

 

……”冬雪張口結舌

 

我怎麼啦?”

 

你哭了?”

 

我才沒有!”妃一邊擦眼淚一邊斬釘截鐵地否認

 

你是為了我才哭的?”

 

都說了我沒有哭!”妃帶著鼻音悉悉簌簌地說,“算了我這種不坦率的個性也要改一改沒錯我在哭……但不是因為同情我只是很難過害怕你會出事腦海裏不斷地重複著萬一冬雪死掉怎麼辦這個念頭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向你表達這個答案你還滿意嗎?”

 

說到底還是因為我才哭的嘛。”

 

冬雪心滿意足地說嘴角揚起一絲孩子氣的得意微笑臉頰上也有了明顯的紅潤現出十分高興的樣子不過一想到自己拼命把妃從身邊推開的初衷他的笑容又漸漸收斂了

 

從這之後冬雪就不再反抗了而是安靜地躺在妃的腿上順從地讓她替自己檢查傷口這期間誰也沒有再開口說話

 

好了我休息夠了你可以放開我了。”沒過多久冬雪撐起身體扶著暈眩的腦袋喃喃說,“你別待在這裏到離我遠一點的地方去。”

 

我不會丟下你一個人走的!”妃口氣堅決地說

 

傻瓜我又沒要你走只不過為了療傷我要把四周的冰和雪全部集中到我身上來你要是待在我身邊的話幾秒種就會被凍死的。”冬雪從懷裏取出之前用雪做成的用來感知同族的雕像遞給妃說,“拿去暫時替我保管一下這樣你就可以放心了吧我已經不會再逃了。”

 

原來是這樣啊。”

 

妃想了想起身開始脫衣服剛解開白裳的緞帶就被冬雪紅著臉喝止

 

等等你想幹什麼?!”

 

我把衣服脫給你用衣物包裹住身體的話寒氣不容易揮散出去這跟保暖是一個道理。”

 

不需要!”

 

沒關係反正我這套衣服總共有七層我只要穿一層就夠了。”

 

冬雪由於激動手足無措被牽動的傷口痛得他眉毛直皺最後他只能低聲歎息道:“你饒了我吧醜女快把衣服穿起來讓我安靜地療一會兒傷會怎樣……”

 

於是妃只能乖乖放棄脫衣服的主意:“那好吧如果需要我幫忙就儘管叫我。”

 

她抱著雕像識趣地走到小溪的對岸遠遠看著冬雪的一舉一動冬雪一邊吸取大自然中的寒氣一邊把力量灌注到傷口裏沒過多久他的身體就被厚實而堅硬的冰晶所包圍變成了一隻橢圓形的蠶繭也許用白色透明的琥珀來形容更貼切妃感受到刺骨的冰涼從小溪的另一邊傳過來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為了分散注意力順便在等待的期間找些事做妃開始把玩起手中的雕像來

 

無論看多少次都覺得雕刻的技術好得令人嫉妒不僅圖案精美棱角細緻分明連整體造型都美不勝收簡直就是一件高檔的藝術品妃嘖嘴歎道一個妖怪居然有這樣的好手藝實在是太浪費了

 

”!

 

一個不留神鏡子從雕像的頂端掉了下來把妃嚇了一跳她就像一個做錯事的小孩一樣一邊慌裏慌張地撿起鏡子一邊偷瞄冬雪看他有沒有注意幸好鏡子沒有摔破冬雪也還是蛹的狀態她這才放下心來

 

不經意地低頭瞥了一眼意外地發現原本照不出任何影像的鏡子這時竟然映照出一個個模糊的圖像來並且圖像越來越清晰簡直就像在播放錄影帶似的

 

那個冬雪……?”

 

還以為這個感知媒介終於找到了冬雪的族人妃正要大驚小怪地叫嚷突然看到一張熟悉的臉一時間愣住了

 

這不是大叔嗎

 

妃抱著鏡子坐下來托著下巴仔細觀察外形像獅子一般毛色銀光閃亮頭上有一根細長的犄角背上有一對羽翅眼睛因為閉著所以看不出顏色不過從它那懶散又頹廢的神情上來看很神似……沒錯種種特徵表明這只小獅子絕對就是大叔

 

不過大叔為什麼會出現在冬雪的感知媒介上難道大叔就是冬雪的家人妃想了想立即搖頭不可能如果是的話這面鏡子早就應該感知出來了可是假如說不是冬雪的家人的話難不成還會是她的家人呵呵怎麼可能……

 

?!

 

妃頓時驚慌失措險些把鏡子丟出去

 

不會吧難道這面鏡子可以反映出人真實的想法嗎這麼說不就是承認她在想大叔嗎才沒有呢只不過才一天沒見到而已她才不想知道那個好色大叔此刻正在幹什麼呢

 

想歸想她還是忍不住偷偷向鏡子裏張望圖像越來越清晰甚至連對話聲都傳了出來

 

洵大人我看你還是不要硬撐了反正小姐又不在嘛。”

 

說話的是那只橘紅色的小妖怪鴉狐他嘴裏叼著魚幹背著手正故作深沉地在小獅天狗四周踱步搖頭晃腦地發表它的高見

 

大人在妖界可是以風流出名的哦男人風流又沒有錯太過克制反而對身體不好而且這個本來就是大人身為獅天狗的天性屬於不能避免也無法克服的不可抗力所以與其把它當成一種負擔還不如帶著愉悅的心情去享受大人如果怕小姐生氣的話就不要讓她知道偷偷去做不就好了嘛這樣既不會損害身體也不會觸怒小姐可以說是一舉兩得的好方法哦。”

 

小獅天狗微微睜開藍色的眼睛稍微眯了眯又重新閉上口中歎息道

 

不行。”

 

為什麼啊?”鴉狐詫異道,“我和冥婆婆又不會向小姐告密冬雪大人也不在小姐根本不會知道啊。”

 

話是沒錯啦……”小獅天狗翻了個身背對著鴉狐側躺下來用爪子撐住腦袋心情苦悶地歎氣,“但是那樣一點也不快樂我還是比較想和妃做。”

 

洵大人我提的建議和大人的理想並不矛盾啊打個比方好了小姐呢就是一道豐盛的石斑魚大餐是大人最喜愛的料理而且一吃就會上癮沒錯吧可是大人不可能每天都吃這樣豪華的大餐那樣肯定會膩所以呢偶爾也需要小魚幹這樣的零食調劑一下腸胃才行更何況憑大人的條件要找像河豚魚金槍魚或者鰹魚那樣的女人還不是易如反掌的事她們和小姐一樣也都是高級料理不去吃她們的話可是很失禮的哦。”

 

你才失禮呢

 

妃在遙遠的時空對鴉狐放出一道冷光束凍得它瑟瑟發抖

 

奇怪突然感覺背後涼颼颼的。”鴉狐回頭看了看四周等了兩秒發覺什麼也沒有又繼續它的高談闊論,“總之我所說的全部精髓就在於兩個字──偷腥而現在正是最佳時機哦洵大人你有沒有一點心動呢?”

 

對啊有沒有一點心動呢妃不自覺地屏住呼吸等待大叔的回答

 

小獅天狗沉默了一會兒終於點了點頭

 

的一聲將鏡子丟出老遠好像摸了什麼髒東西一樣拼命搓手發洩了一陣之後心灰意冷地蹲下身來把臉埋進膝蓋當中

 

鏡子裏的影像卻還殘存著──

 

鴉狐等了半天聽不到大叔的回答躡手躡腳走近一看哇哇叫道:“什麼啊大人居然撐著腦袋在打瞌睡枉費我那麼盡力地進行免費的專家級指導還繪聲繪色地比喻說明大人竟然一個字也沒聽到太過分了啦!”

 

小獅天狗精神恍惚地眯了眯眼打了個哈欠擦了擦眼淚又繼續陷入昏睡狀態口中可憐兮兮哀歎道:“快點回來啦我保證這段時間內不會變成人形也不會碰你一根寒毛只要你能陪在我身邊就好……快點回來吧……”

 

時空另一端的妃這時仿佛想通了似的猛然抬起頭又重新拾起鏡子

 

既然她可以透過鏡子聽到大叔的聲音也許反其道而行之大叔也可以聽到她的聲音呢

 

有了這個念頭之後她對著鏡子喃喃道:“大叔你要風流沒關係我不介意……應該說我不會再介意了不過你的部下冬雪現在很需要你的幫助所以就算是為了他拜託你趕來一趟吧。”

 

 

睡夢當中的小獅天狗突然瞪大眼睛一骨碌爬起對著空中愣了半晌然後如同離弦之箭一般破風而出

 

也不知道大叔到底聽到了沒有。”妃自言自語咕噥了一聲把鏡子放回到雕像上剛做完這個動作便發現對岸的冰已經開始融化了

 

冬雪!”妃急忙趕到他身邊看著他逐漸從冰中露出臉來,“怎麼樣感覺好一點了嗎?”

 

冬雪神情不自在地點點頭雖然仍然不能自由行動不過從臉色看來他的傷已經沒什麼大礙了

 

這樣看起來你好像一隻剛剛破繭而出的蝴蝶哦恭喜你。”

 

冬雪的毒牙又蠢蠢欲動了

 

“……如果你想試試看的話我也可以為你做一副這樣的冰繭。”

 

不用了我看我還是繼續當毛毛蟲好了。”

 

和醜女還蠻般配的。”

 

妃笑了笑關心地問道:“那現在有什麼我可以幫你做的事嗎?”

 

看到她微笑的樣子冬雪又忍不住臉頰通紅

 

沒有你什麼都不必做。”

 

什麼啊你不必跟我客氣病人有任性的特權哦所以你偶爾任性一下沒關係。”

 

這樣啊。”冬雪一本正經思忖起來,“那我想吃新鮮的萵苣沙拉要紫色的那種不要醋也不要橄欖油最好是醍醐味的你可以幫我弄一點過來嗎?”

 

妃的笑臉上閃過一絲黑暗

 

“……冬雪。”妃笑著指向不遠處的草地,“你看小溪的那一邊不是長了很多草嗎你去吃那個就好了。”

 

這是對病人該有的態度嗎是誰說我可以偶爾任性一下的啊?”

 

可是這種時候你叫我到哪里去弄萵苣沙拉啊你當我是哆啦X夢嗎?”

 

真是的女人真是太不可靠了一會兒給人希望一會兒又把希望奪走既然如此一開始就不要給人希望啊比起這種施捨般的希望我寧可選擇絕望因為絕望的痛是一刹那的而希望的痛則是無限期的。”

 

你在嘀嘀咕咕說些什麼呀?”

 

冬雪歎了口氣站起身低頭看著她:“醜女我們之間的約定現在還有效嗎?”

 

妃不明所以:“哪個約定?”

 

和洵大人交往的約定。”

 

為什麼這麼問?”

 

冬雪抬頭看了看天邊喃喃道:“因為洵大人正朝我們這個方向趕來我能感覺到他的妖氣假如大人找到了正確答案的話你要答應我一定要履行承諾。”

 

大叔才不可能做得到呢而且這件事跟你沒關係。”

 

是啊跟我沒關係。”

 

冬雪接過妃遞過來的白色雕像藏進懷裏然後便頭也不回地向小溪的另一頭走去

 

妃在他身後叫道:“冬雪你去哪里?”

 

去吃草。”

 

他就這樣回答了一聲消失在灰色的樹林裏並且直到大叔趕來和妃匯合他也沒有再出現就像後來降落的那場大雪一樣無聲地來又無聲地走最後徹底消失了

 

 

——————第五集 八尾半 完————

 

創作者介紹

燃聿的移動城堡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