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嘎嘎!”

 

傍晚烏鴉聒噪的啼叫響徹樹林

 

躺在樹枝上的冬雪猛然間驚喜差點失去平衡從樹上跌落迷茫地瞪著遠方停滯了幾秒他才恍然發現自己竟然在無意識的情況下睡著了

 

這個身體已經這麼虛弱了嗎摸了摸腹部上的傷口攤開手掌一看滿手都是鮮紅的顏色他忍不住咬住日漸蒼白的嘴唇

 

妖刀的力量果然名不虛傳都過了那麼多天了傷口仍然癒合不了

 

這樣看來他大概真的會死吧

 

作為一隻活了超過兩千年的雪妖什麼樣的事都想過就是沒想到自己有一天會以這種淒慘的方式告別世界……不過倒還蠻符合他一貫的宿命就是了

 

一股冷風吹幹手心的血漬他抬頭看了看天空冬季的天暗得特別早還只是傍晚時分天空就被蒙上了一層濃濃的夜色烏雲聚攏在散發微弱紅光的太陽周圍急速而無規律地翻滾著漸漸地風勢變大了四周的樹葉沙沙作響一切徵兆告訴他雷雨就要來臨了

 

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剛想這麼感歎只見樹下隱約有幾個黑影晃動冬雪警覺地坐起身忍著傷口的疼痛輕輕一躍落在這些黑影的背後

 

你們在找什麼?”

 

冬雪雙手環胸看著對方口氣依然冰一般地冷

 

黑暗中的幾團影子嚇了一大跳嘰嘰咕咕商量了一會兒才選出一個代表由它出面對付冬雪

 

妖怪代表長了一張小貓臉說起話來畏畏縮縮一條細長的尾巴不安地在屁股後繞來繞去。“……你就是殺了須婁山十八妖眾的那個……冬雪大人嗎?”

 

冬雪挑了挑眉像是在說是又怎樣

 

沒錯就是他他沒有否認。”貓臉妖怪回頭對其他妖怪說

 

身後的妖怪們發出更大的吵鬧聲於是它又轉過臉面向冬雪吞吞吐吐地開口

 

我想問你……是不是受了很重的傷?”

 

冬雪不帶任何表情瞥了它一眼:“如果你們是想幫我的話我只有四個字可以回答少管閒事不過假如是想報仇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老實說我現在的身體狀況極差能不能繼續保持清醒都成問題所以你們幾個一起上的話說不定可以殺了我。”

 

……這是真的嗎?”

 

貓臉妖怪緊張地追問

 

!”冬雪偏過臉嘴角帶著一抹危險的冷笑,“怎樣想試試看嗎?”

 

嘿嘿求之不得!”

 

刹那間貓妖的臉就猶如剛才的天空那般蒙上了一層陰森的暗黑色它一改之前羞澀的模樣對著身後的妖怪們吹了一聲口哨便張牙舞爪地向冬雪撲上來

 

的一聲鋒利的貓爪擊在冬雪的冰刃上冰刃立即裂開一條縫冬雪晃了晃身體向後退開扶著樹幹撐了一把力正要向高處躍起時一條粗晃的尾巴纏繞住他的右腳將他重重甩在泥地上

 

天空突然電光一閃緊接著一陣悶雷落下傾盆大雨隨之而來雨點猛烈砸在地上飛濺起渾濁的泥水潮濕的泥土侵入傷口冰冷而刺痛的感覺令冬雪皺了皺眉按著傷口的手又加重了幾分力道

 

和他想得一樣雷雨果然來臨了還專門挑在這種時候時機也未免掌握得太好了吧

 

原來如此。”冬雪緩緩站起來看著早已將他團團包圍的一干妖怪發出輕蔑的哼聲,“你們也是須婁山的妖怪吧難怪從剛才起就一直聞到山裏下級妖怪的臭味。”

 

少囉嗦殺了我們那麼多首領只殺你一次實在太便宜你了。”

 

話是沒錯不過就憑你們這些烏合之眾也太瞧不起我了須婁山難道就找不出更像樣一點的妖怪了嗎?”

 

死到臨頭就不要挑三揀四的了我們好歹也是下級妖怪中的佼佼者對不對?”

 

對對!”妖怪們手舞足蹈地跟著貓臉妖怪起哄

 

冬雪抬起髒汙的袖子擦了擦濕答答的臉頰借機掩蓋住嘴角浮現出的苦笑像是喃喃自語般說道:“不錯我現在的模樣的確是很糟糕身體受了致命傷情緒又低落得要命想想就這麼死了也無所謂……但是與其要我死在你們這種小角色手裏那還不如……”

 

眾妖怪屏息瞪視冬雪雙手緊握武器一個個緊張地嚴陣以待生怕他放出冰箭或者冰雨之類的暗器可是沒想到冬雪卻只是微微張嘴吐出寒氣將周身的雨水凝結成冰

 

雨下得越大覆蓋住他身體的冰層就積得越厚漸漸地白色籠罩住全身他的身體仿佛也跟著變得蒼白起來

 

等一下!”貓臉妖怪有點不知所措地叫道,“太狡猾了居然還有這一招你想在我們殺你之前先自行了斷嗎可惡那樣我們偷偷跟隨你那麼多天豈不是完全沒意義了嘛不行大家快上趁他斷氣之前殺了他!”

 

數十隻須婁山小妖怪聽到小頭目發號施令立即舉起武器哇哇大叫著朝包圍圈中央的冬雪砍去

 

住手!”

 

一個溫和的女人聲音響起妖怪們同時轉頭向聲音的源頭看去趁著它們分神的空擋女人自空中抓起冬雪的一條胳膊一邊將他周身的冰塊解凍一邊提著他疾速向山谷裏飛去很快將那群以貓臉妖怪為首的烏合之眾遠遠甩開

 

沒有翅膀的小妖怪們眼睜睜看著到手的獵物飛走卻只有無可奈何地跳腳憤怒的吼叫聲在林間迴響

 

嗚呀呀呀呀——!!”

 

冬雪無力地懸在空中喉間發出阻塞的呻吟恍惚意識到自己被人搭救了他用盡最後的力氣抬頭向女人掃了一眼只一眼他便驚得目瞪口呆腦子一片暈眩

 

不可能

 

完了真的無可救藥了居然在臨死前還把其他女人錯看成妃他明明是那麼希望能忘掉她的臉哪怕只是短暫的片刻也好啊……可惡為什麼到了這種落魄的地步竟然還想著那張臉為什麼明知沒有希望卻還是如此割捨不下虧他還是活了這麼多年的上級妖怪竟然會對一個人類如此執著

 

太難看了……

 

不行必須徹底忘掉才行

 

失去意識的前一秒冬雪的腦海裏反復盤旋著一個念頭

 

認識那個人類女人也許是他這輩子最大的失誤吧……

 

 

 

  第一章  無法停止的思念

 

 

 

進入高三下半學期在學校的日子便如白駒過隙每個學生都像即將邁入戰場的聖鬥士小宇宙滿點鬥氣全開

 

只有妃例外趴在走廊的窗臺上她邊喝牛奶邊看著手中仍是一片空白的志願意向表頻頻歎氣明明一周前就該決定畢業後的去向了可此刻她卻毫無心思腦中想的全是妖怪的事

 

禦審殿的現任殿主風狂骨出現在妖怪墓地並拉攏同母異父的弟弟笙淩作幫手感覺像是在暗中預謀什麼不好的事

 

以生靈之態復活的遊腳僧笙淩也讓她大吃一驚本以為他是個性情溫和的合作夥伴卻沒想到他對妖怪的看法如此偏激甚至想毀滅所有的妖怪看起來也是個難纏的角色

 

妖皇子葵雖然一開始並沒把風狂骨放在眼裏可自從和風狂骨單獨談過之後就像是在回避什麼似的看她的眼神也不自然起來他的模樣也很古怪

 

最後也是讓她目前最傷腦筋的妖怪就是被風狂骨用妖刀戀無木刺傷的冬雪……那個笨蛋雪妖後來究竟跑到哪里去了嘛吃個草需要吃這麼久嗎他是想一路吃到積雲島的海岸線去啊

 

抱怨歸抱怨她心底還是擔心多過氣惱那個時候冬雪的表情不知為何讓她有種不好的預感她不停告訴自己事情不至於會走到那一步但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希望一天天渺茫她越來越覺得當初的預感是正確的

 

那個傢伙……可能再也不會回來了吧

 

笨蛋!”她用力壓扁牛奶盒隨手丟進垃圾桶剛長歎一口氣便感覺有人在她肩上輕輕拍了拍

 

妃殿真難得你居然在這邊獨自歎氣出什麼事了嗎?”

 

說話的是妖研社社長明海白柳村高中唯一不怕妖怪並以她的頭號仰慕者自居的怪奇眼鏡少女瞥見妃手上拿著的意向表她頓時擺出了然的表情:“原來妃殿是在煩惱畢業後的事啊。”

 

妃愣了愣將意向表折起來塞進口袋含糊地敷衍:“算是吧。”

 

那麼決定好了嗎我記得妃殿曾說過不打算升學對吧?”

 

是啊……”妃苦笑了笑第一次向她說出自己的夢想,“畢業以後我想去大一點的城裏開一家專門解決妖怪作祟事件的偵探事務所。”

 

?”明海驚喜地扶住鏡框在一旁歡呼雀躍,“太好了啊真不愧是妃殿我就知道你不可能過那種平凡無趣的普通人類生活!”

 

喂喂就算我真的開了事務所我還是會過普通人類生活啊畢竟說到底我還是個人類嘛。”

 

可明海的腦子已經被幻想填滿根本聽不進她的辯解一臉興奮地喊:“那已經決定是那座城市了嗎想好事務所的名字了嗎需要聘請助手嗎?……對了如果你離開白柳村的話那個有婦之夫該怎麼辦?”

 

妃不解地眯起眼:“有婦之夫那是誰?”

 

有一次妃殿在夢裏呼喚的那個大叔他是有婦之夫對不對?”

 

?!!”妃突然漲紅臉慌張地反駁,“才不是呢大叔他雖然有過858個女人但是他沒有結婚而且……我什麼時候在夢裏呼喚過他了不要說這種莫名其妙的話!”

 

明海低頭看著她的手:“妃殿你的手心在冒汗哦。”

 

妃急忙甩手一臉狼狽地轉身趴上陽臺

 

過了片刻她才低喃:“明海你一直都相信我說的話對不對?”

 

那當然了比世界上任何人說的話都要相信哦。”

 

好吧那麼我就告訴你吧。”妃深吸一口氣認真道,“不瞞你說我口中的大叔’,其實是一隻已經活了三千年的妖怪。”

 

那就更好了。”明海卻完全沒有被嚇到的樣子眼裏反倒充滿崇拜的星星,“因為人類當中根本不存在配得上妃殿的男人啊會令我的妃殿如此牽腸掛肚的物件一定不可能是普通人類啦。”

 

妃愣愣地看她一會兒嘴角抽搐:“謝謝你的讚美不過這種讚美方式真是悲哀。”

 

怎麼會呢跟妖怪談戀愛一點都不悲哀啊!”

 

明海舉起拳頭面對著東方的朝陽義正詞嚴地作出宣言:“因為──愛情是超越性別年齡種族星球和一切神明的至高無上的存在是世界上所有超自然能力當中最偉大的力量所以每一場戀愛都必須抱著必死的覺悟去談才行啊!”

 

妃張大了嘴驚得啞口無言

 

一個人類怎麼能說出如此肉麻的話並且還深以為傲呢?……可是話中的堅定卻讓她有種前所未有的頓悟感令她陷入沉思

 

說到大叔他是妖界禦審殿的前任殿主妖形是掌管雷電的獅天狗因為某些原因來到人界現居住在螟皇寺也即是和她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她為大叔取了個名字”,就像明海剛才推測的那樣她和大叔確實是相互喜歡著

 

但是……

 

幾天前本來相處還算融洽的兩人之間卻出現了一次危機而造成危機的導火索就是——那個笨蛋大叔居然在發情期間控制不了自己企圖對她造成事實”!

 

雖然最終沒有得逞而且在她離家出走的這段時間裏大叔的發情期似乎過去了可在那之後他們之間就出現了一種若有似無的尷尬氣氛至今都沒有消除

 

妃的思緒越飄越遠逐漸回憶起幾天前的場景——

 

那是大叔把她平安接回家的第二天也是冬雪不在螟皇寺的第一天

 

從早晨起大叔就以小獅天狗的模樣和體積比它還要嬌小的頭號無用家臣鴉狐一起在院子裏玩耍小獅天狗一邊接住鴉狐不斷拋過來的絨線球一邊竭力表現出歡快的樣子以最大幅度的動作做著誇張的表演

 

洵大人你剛才做出了只有名種犬才做得出來的高難度動作哦!”

 

鴉狐大聲拍著爪子誇讚道

 

是嗎可是……我並不是狗啊。”小獅天狗抱著一堆扯壞的絨線球喘了口氣僵硬地扯開一絲微笑

 

大人看起來很累的樣子不想玩了嗎?”

 

我要玩!”小獅天狗一邊用眼角的餘光偷看坐在臺階上看書的妃一邊刻意提高嗓音說,“那個……身體狀況恢復了以後就突然好想流汗哦我現在已經回到正常狀態了所以你一點也不用擔心哦!”

 

顯然這話是故意說給妃聽的妃暗自扶額太明顯了啦大叔但是表面上她卻裝作沒聽見專心致志地看著她的課本

 

鴉狐這種運動很好玩對不對?”小獅天狗繼續努力跳起來接住絨線球

 

沒錯。”鴉狐咬著小魚幹點點頭同時輕巧地向大叔拋球

 

我們前幾天也一直在院子裏玩對不對?”

 

……好像是吧不過……”

 

就是這樣沒錯!”小獅天狗急忙打斷它的後半段話發出一串硬邦邦的笑聲,“總之我哪里都沒有去最重要的是我一直都乖乖呆在這座螟皇寺裏我沒有去做不應該做的事哦!”

 

說完又拿眼角偷偷觀察妃的表情無奈她卻依然一副無動於衷的樣子一眨不眨盯著課本

 

小獅天狗失望地低下頭沉默了半天對鴉狐做了一個休止的手勢:“不好意思我想稍微休息一下。”

 

沒過多久妃微微抬起眼皮發現小獅天狗已經來到她面前正用兩隻前爪捧住一杯熱茶笑盈盈地看著她

 

坐在這裏很冷吧要不要喝口茶?”

 

妃放下書接過茶卻愣愣地看著他說不出話

 

這種時候要說什麼好呢跟大叔之間發生了那麼多事心裏本就五味雜陳她根本不知道該用怎樣的態度面對他再加上一見到大叔靠近她就會想起那天晚上的事不由自主臉紅心跳這樣的情況叫她怎麼有勇氣開口啊

 

況且最重要的是她還沒有從大叔嘴裏聽到滿意的答案……除了佔有她和找別的女人之外的第三種答案

 

她一邊思忖一邊裝作低頭抿茶眼角瞥見小獅天狗局促不安地在她身邊繞圈一副欲語不語的樣子

 

她突然想到什麼喃喃開口:“大叔。”

 

?”小獅天狗立即飛身一躍跳到她面前眼裏充滿殷切,“你叫我嗎?”

 

大叔你的發情期真的過去了嗎?”妃直截了當地問

 

這個……是啊……”小獅天狗心虛地抓抓後腦勺訕笑道,“為什麼要這樣問?”

 

我只是覺得奇怪既然發情期已經過去了大叔為什麼還不變成人形呢?”

 

面對妃疑惑的眼神小獅天狗緊張地搖尾巴:“那是因為……”

 

其實還沒有過去吧為了不讓我產生防範之心所以才勉強自己在白天的時候保持妖形是嗎?”

 

小獅天狗一時無言以對猶豫了半天才把前肢高舉過頭作了個雙手合十的動作一臉愧疚地坦白:“對不起我並不是存心要欺騙你只不過我擔心人形的樣子會讓你想起前天晚上的事害怕你又會離家出走所以我決定在妃願意接受我以前一直保持妖怪的樣子……對不起對不起這幾天我已經有在拼命反省了我再也不想做出惹妃生氣的事了!”

 

大叔我現在沒有責怪你的意思哦。”

 

小獅天狗高興地抬頭:“真的你肯原諒我了嗎?”

 

那個就另當別論了。”

 

……這樣啊……”

 

小獅天狗又沮喪地垂下腦袋眼睛眯成兩條縫

 

見到它這副可憐的模樣妃又覺得於心不忍猶豫之後將手搭在獅天狗的肩膀上一字一句清晰地說道

 

大叔我曾經和冬雪做過一個約定跟大叔有關。”

 

跟我?”

 

那個約定是假如大叔能夠在發情期克服天性不對我出手的話我就要答應和大叔交往所以接下來的話大叔要仔細聽清楚哦。”

 

從手心傳來的細微感覺告訴妃大叔正認真地傾聽著比任何時候都要認真所以雖然覺得很難為情她還是一字不漏地將心意傳達出來了

 

大叔我喜歡你在這個世界上在所有的妖怪和人類當中我最在乎的就是大叔了這份心情自從見到大叔時開始一直到現在都沒有改變但是我很猶豫是不是要繼續保持下去因為……那天夜晚大叔的回答讓我深深體會到了人類和妖怪之間的觀念差距大叔對我來說是唯一可是很遺憾我對大叔來說卻不是……雖然這不是大叔的錯可坦白說如果我只是大叔的第859個床伴的話那我寧可不要這份感情選擇獨自一人生活下去所以假如大叔對我是真心的話就設法給我一個滿意的答案這是我給大叔的最後一次機會要珍惜哦。”

 

說完妃不再看大叔的表情匆匆把房門拉上將一臉呆滯的小獅天狗阻隔在門外……

 

妃殿妃殿!”明海的呼喚將她從回憶拉回現實

 

她抬起迷蒙的眼睛像是自言自語般問:“明海你覺得人類真的能和妖怪談戀愛嗎?”

 

當然可以啊。”明海扶了扶眼鏡一臉理所當然

 

那萬一觀念不同呢?”

 

人類和人類之間的觀念也都不相同可千百年來人類不也是照樣在談戀愛嗎?”

 

那妖怪的天性呢萬一這天性是人類無論如何也接受不了的呢?”

 

妖怪有妖怪的天性人類也有人類的天性啊也許對妖怪來說我們人類的某些天性也很難接受但既然他們能夠出於對人類的愛而選擇默默包容那人類為什麼不能反過來也去包容妖怪的天性呢?”

 

“……包容嗎?……”妃再次陷入沉默

 

明海的回答讓她思考了很久

 

向大叔表白之後的一個月大叔仍繼續努力維持著妖形也十分禮貌地和妃保持距離除了夜間不再夜襲之外其餘和從前並沒什麼不同妃的這段表白好像根本沒起什麼作用——這讓妃稍有點鬱悶

 

不過經過明海的開導她已暗中做了一個決定並且也做好了心理準備剩下的就看大叔給她的答案了反正該說的她都說清楚了她也沒規定大叔給她答覆的時限所以在那一刻到來之前她想她也只有耐心等待了吧

 

日子就這樣不緊不慢地過去偶爾在下雪天她也會想到行蹤不明的冬雪

 

傷重的他此刻究竟在哪里呢

 

 

 

————

 

 

 

朦朧的燈火透著微光緩緩照亮這間破舊的屋子在薄如紙片的屏風上投下一個昏暗模糊的身影斑駁的牆上滲出水滴一點一點有節奏地順著圓木的紋路流淌下來一時間好像來到了另一個世界似的狂風暴雨被阻擋在門外嘈雜的雨聲變成了呢喃細語夜行妖怪的低語聲也越來越遠輕到聽不見了

 

好安靜

 

冬雪用力撐開沉重的眼皮茫然地凝視那個背對著他忙碌的女人又立即疲倦地闔上眼心中全是疑問

 

須婁山的小妖怪們怎麼樣了他現在身在何處還有…………她為什麼會在他身邊洵大人沒有好好照顧她嗎他們倆還沒和好嗎或者是……交往進行得不順利嗎?……

 

然而昏昏沉沉的腦袋卻讓他無法集中精神思考

 

沙沙──”衣服磨擦的聲音向他靠近了冬雪再次睜開眼睛模糊而不穩定的視野裏出現一張熟悉的臉這張臉的主人在他身邊坐下摸了摸他的額頭然後開始動手解他的腰帶敞開他的衣襟接著又毫不猶豫地將手移到了下半身

 

等等!”

 

冬雪突然驚醒了似的滿臉通紅地跳起來一把抓住對方的手腕

 

就算妃再怎麼樣不拘小節其實那女人根本就是遲鈍過了頭但也不能這樣隨隨便便地碰他的下半身吧

 

…………”

 

話到嘴巴卻說不出口在看清女人真面目的一刹那冬雪愣住了

 

這個女人不是妃

 

雖然從臉部特徵上看她的五官的確和妃非常相像但是眼角和嘴邊的皺紋清楚地顯示出這個女人已經上了年紀而且發色和瞳色也不如妃那樣烏黑亮麗仔細一看根本就不是同一個人他怎麼會蠢到把她跟妃搞錯呢

 

怎麼這張臉跟你認識的人長得如此相像以至於令你看呆了嗎?”

 

“……”

 

真沒想到受了這麼重的傷你居然還有這份力氣看來你也不是個普通的妖怪呢。”說話間她慢慢從冬雪的掌控下掙脫出來扶著他的肩膀試圖把他按倒在床上,“話雖如此還是乖乖躺下吧年輕人讓我幫你敷一點止痛的草藥。”

 

不必了!”冬雪匆忙收攏衣領掙扎著站起來傷口撕扯時的疼痛讓他忍不住咬緊牙關不過這個舉動更深遠的意義其實是想要遮掩自己認錯了人的難堪

 

不用多管閒事……我自己的傷勢我自己清楚。”

 

?”

 

上了年紀的女人放下手中被搗碎的草藥看著冬雪的背影歎了口氣

 

那麼你一定也很清楚吧你的這個傷憑你的妖力是治不好的妖刀戀無木是妖界第一的名刀最出名的一點就在於用它造成的傷口會血流不止永不癒合這是初代妖皇以自己的血下的詛咒只有皇族的力量才可解開。”

 

冬雪驚愕地轉頭在他冰冷的目光瞪視下女人繼續冷靜地說道

 

所以你應該知道你剩下的時日已經不多了。”

 

冬雪仍然一動不動瞪著她悄悄睜開額頭上的第三只眼仔細將女人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才疑惑地開口

 

你明明是人類卻知道妖刀的事你是誰?”

 

女人望了他一眼轉開臉去:“我的名字叫阿橋五五子。”

 

冬雪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你是……皇妃陛下?”

 

真難得想不到現今居然還有妖怪認得這個名字。”五五子略顯自嘲地笑了笑在水缸裏洗了洗手,“不過年輕人你還是說錯了我不是皇妃’,只是眾多前皇妃的其中一個罷了。”

 

隨便啦究竟該怎樣稱呼冬雪一點興趣也沒有他關心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前皇妃的長相為什麼和妃一模一樣不過即便是這件事他也不打算開口詢問甚至連跟別人提起妃這個名字他都不願意

 

你叫什麼年輕人?”

 

冬雪。”

 

你就是那個被家族拋棄的雪妖。”

 

“……無論如何多謝你的説明我要走了。”

 

口中說著感謝的言辭語氣還是一樣冰冷冬雪受傷之後渾身散發的寒氣反而比從前有過之而無不及在旁人看來他幾乎就跟一團冰雪沒什麼兩樣了

 

五五子打開窗戶對著窗外的瓢潑大雨看了一會兒吐出一口白霧後才緩緩說

 

沒有用的冬雪雖然不知道你帶著這一身重傷想要去哪兒不過假如不依靠我的力量的話你根本無法離開這裏。”

 

冬雪的視線隨著五五子移動到窗外呼吸隨之停頓了數秒這個表情讓五五子很滿意

 

你也注意到了吧這裏可不是你這樣的妖怪能夠隨便出入的地方因為這裏既不是人界也不是妖界而是人界和妖界的夾縫……同時也是皇宮專門為了囚禁我而製造出的特殊空間。”

 

人界和妖界的夾縫

 

冬雪默默重複了一遍他的確曾經聽到過這樣一個傳聞自從阿橋五五子的皇妃之位被廢除以後她就仿佛人間蒸發了一樣從妖界消失了根據當時禦審殿的檔案記載影部曾經派出一支秘密部隊搜查過妖界和人界的每個角落希望能找到下落不明的五五子結果卻一無所獲後來殿主幾經更換再加上妖皇又迎娶了新的皇妃五五子的事就這樣漸漸被擱置在一邊而追訴有效期過去之後就更是再也無人問津了

 

由於五五子是人類轉變為妖怪的特例失去了妖力的她會迅速蒼老死去所以當時大家都以為這位前皇妃肯定已經死了誰也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她竟然還活著而且並沒有衰老到慘不忍睹的地步原來她是躲藏到人界和妖界的夾縫裏來了難怪當初影部派出了那麼多妖怪都追查不到她的下落

 

冬雪重新在床沿坐下一手支撐著抽搐不已的腹部

 

恕我失禮我現在沒有心情管皇族的閒事也沒有義務陪你在這裏聊天可不可以放我出去?”

 

現在不行我還沒有積蓄到足夠多的力量。”

 

冬雪沒啥好臉色地低哼:“……為什麼?”

 

一旦離開這間屋子我就會慢慢喪失妖力變回普通的人類剛才為了救你我又消耗了一部分力量……”

 

所以我在問你,”冬雪不耐煩地打斷她,“為什麼要救我為什麼要浪費體力把我帶到這個礙事的夾縫裏?”

 

五五子默默凝視他:“因為你看起來一副寂寞得快要死掉的樣子。”

 

冬雪頓時瞪大眼睛臉頰通紅:“少囉嗦我怎樣都和你沒關係吧快點打開結界讓我離開這裏!”

 

可是你應該沒有地方可以去了吧而且照現在的情形看離開這裏之後你也根本不打算好好活下去吧?”

 

我說過了。”冬雪的臉色陰沉到極點幾乎是咬牙切齒地低吼,“我的生死和你完全沒有半點關係快放我走放我走啊!”

 

……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妖界?”

 

阿橋五五子輕柔的話語一出口冬雪愣住了

 

我的兒子是當今掌握整個妖界實權的妖皇子殿下雖然從出生起他就被迫和我分開可是母子間的血緣聯繫是無論如何都無法抹殺的這些天來我有一種強烈的預感我的兒子會出事他會有生命危險因為妖界將會發生一樁翻天覆地的大事我必須趕去見他不管怎樣我必須到他身邊去才行……所以冬雪你願不願意幫助我?”

 

我為什麼要幫你?”

 

我的兒子或許可以治好你的傷你也不希望就這樣死去吧?”五五子指著自己的臉望向口氣明顯軟化的冬雪,“這張臉……你對這張臉仍有反應說明你對這個世界還有留戀即使不為自己為了她你也應該努力活下去吧?”

 

“……”

 

阿橋五五子再次發出誠懇地發出邀請把一隻枯瘦顫抖卻充滿毅力的手伸到冬雪面前

 

跟我一起去妖界吧冬雪。”

創作者介紹

燃聿的移動城堡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