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晚霞清風和花海

 

 

傳說在妖界有一種妖怪名叫絹狸原本是富貴人家用來製作禮服的上等絲絹因為色彩太過絢麗材質太過奢華以至於它終日沾沾自喜卻又因為無法被更多人看到而鬱鬱寡歡久而久之便化成了毛色豔麗的狐狸一有機會便出門狂奔炫耀自己的美麗

 

這天一大早當妃走出房間時驚訝地發現院子中間竟赫然站著兩隻體型巨大的狐狸

 

就是她吧洵大人的……”其中一隻底色金黃的狐狸抬起前肢指了指妃掩住嘴偷笑

 

沒錯百聞不如一見哪果然是尤物真不愧是洵大人。”另一隻底色桃紅的狐狸也笑起來將背後的碩大包裹放在草坪上一層一層打開裹在外邊的布從裏面取出一口半人高的檀木箱子

 

妃遠遠望著他們以為自己看到幻覺了不禁揉了揉眼睛:“你們是絹狸?”

 

?!”金黃絹狸吃了一驚和桃紅絹狸面面相覷,“居然有人類能看得到我們的妖形?”

 

啊呀這倒真是稀奇。”桃紅絹狸笑眯眯地沖妃招了招手回答她,“沒錯我們是妖界最頂尖的裁縫絹狸兄弟這位小姐麻煩你通知一下洵大人我們把貨物送到了哦。”

 

貨物?”妃怔了怔有些意外大叔從妖界訂了什麼東西嗎

 

剛想上前看一看這檀木箱子裏到底裝了什麼卻聽身後突然傳出一陣驚呼:“啊啊啊不可以看!”

 

大叔匆匆變為人形淩空一躍飛身撲到木箱子旁確認蓋子還完好無損地封印著才滿臉通紅地回頭對妃露出尷尬的微笑:“那個……這是我的私人物品。”

 

?……這樣神秘兮兮的究竟是什麼見不得人的私人物品妃有些不滿地鼓起嘴

 

大叔心虛地移開視線轉身對絹狸兄弟說:“黃八丈紅八丈多謝你們尾款我稍後就會送去妖界。”

 

不必了大人天狗村的幾位當家早已付過啦。”黃八丈客氣地搖爪子

 

……原來他們幾個已經知道啦?”大叔一臉窘迫地苦笑

 

那當然了這種事怎麼瞞得住一看貨物名單不就一清二楚了?”紅八丈賊賊地笑道,“我們兄弟難得來一次人界又恰好見到這位美麗的小姐不如就趁機機會向兩位道個……”

 

哇啊啊啊啊!”大叔拼命向兩隻狐狸使眼色滿臉狼狽,“那個我現在有事要處理你們兩個機靈點……”

 

哦哦原來是這樣啊那我們兄弟就不打擾了。”做商人的絹狸是何等地八面玲瓏一看大叔臉色便心領神會十分識趣地向妃鞠了一躬後便的一聲憑空消失了

 

可這樣一來被蒙在鼓裏的妃就更疑惑了

 

真可疑呢大叔……”她雙手抱胸斜睨了一眼大叔

 

可疑什麼東西可疑我完全不懂你在說什麼呢。”大叔眯著眼將裝傻進行到底同時快速將木箱子藏進自己的清水居

 

妃雖然覺得肯定有鬼可一時也懶得刨根問底聳了聳肩便將此事拋到腦後搭班車上學去了

 

大叔在窗邊目送她遠去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螟皇寺的鳥居之外才如釋重負地松了一口氣

 

房間裏鴉狐和冥婆婆正忙得不可開交

 

洵大人。”冥婆婆捧著一本厚厚的畫冊走到大叔身邊,“我把妖界名花圖鑒取來了這本是我初步篩選出來的花束名單。”

 

多謝了。”大叔盤腿坐地托著下巴一頁一頁仔細翻閱在看到其中一捧花束底下寫著的注釋文字後情不自禁揚了揚眉

 

瑤琪火瑤草琪花紅似火三千年開一次花九千年結一次果花語為唯一的愛。】

 

他立即拿起筆劃了個圈合攏畫冊遞還給冥婆婆笑道:“就選這個了。”

 

而與此同時鴉狐的特製熏香也在如火如荼地製作中

 

大叔走上前抓起幾隻小香爐逐個聞了聞一臉關切地問:“還需要多久?”

 

報告大人大概還需要三天左右吧。”

 

……”大叔沉吟語氣中帶著些急切,“還要等十天啊時間過得太慢了。”

 

可是洵大人鴉狐此刻的心境卻和大人截然相反呢我倒是比較希望時間過得再慢一點……對了這種時候惟有作首和歌才能表達我的心情。”

 

鴉狐說著從小山一樣高的香爐堆中爬出來口中叼著一朵紅色玫瑰一邊撫摸花瓣一邊聲情並茂地唱著自己的內心獨白

 

嗚嗚小姐即將遠嫁小的萬分不舍

 

從今往後誰還會對我噓寒問暖為我烤魚燒菜

 

回憶掩埋溫柔的擁抱不再

 

心靈枯萎的我滿身惆悵

 

正可謂秋花凋零雪飛揚一雨便成冬

 

──鴉狐絕筆

 

只聽的一聲鴉狐瞬間被冥婆婆一掃帚拍飛沖出玻璃窗變成了天邊朝霞中的一粒灰塵

 

吵死了不要影響我設計花束的心情!”

 

冥婆婆晃動著鬆弛的臉頰皮膚雙手叉腰對著窗外緩緩落下的鴉狐悶哼:“不要以為冬雪大人不在了就沒人修理你明明是一首風雅的和歌居然給你改得如此不倫不類聽得我這把老骨頭都起雞皮疙瘩了!”

 

鴉狐從視窗爬進來揉了揉屁股小聲嘀咕道:“騙人冥婆婆哪里有骨頭明明只是一株枯掉的植物罷了。”

 

——剛落地的鴉狐再次被毆飛

 

趁單獨兩個人時冥婆婆雙手撐著掃帚柄乾瘦的下巴搭在手背上若有所思地看著大叔

 

洵大人……這樣真的好嗎?”

 

大叔瞥了她一眼又繼續看向窗外展露出單純的笑容淡淡說:“這樣是最好的。”

 

那為什麼要瞞著大持盂呢早點告訴她不是更輕鬆嗎?”

 

這種事事先告知就沒意義了啦我不需要輕鬆我只想看到妃在那一瞬間的表情。”

 

冥婆婆低頭輕歎好幾次欲言又止過了許久才終於忍不住開口

 

洵大人或許是我多事不過……你該不會是想把我們妖怪最重要的那個東西送給大持盂吧?”

 

大叔一邊露出心知肚明的壞笑一邊故意裝糊塗:“冥婆婆不具體說明那個東西是什麼東西的話我可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哦。”

 

不要欺負我這個老人家我雖然只是個沒多大能力的下級妖怪活的歲數卻超過大人三倍還有的多呢。”

 

哈哈別這麼說冥婆婆你還年輕著呢。”

 

使用那個東西的情況我曾經見過一次。”冥婆婆的臉上卻全無笑意,“那是我一生當中最不願回憶起的一段往事大人在你的重要時刻我並不想故意潑你冷水不過你真的認為大持盂會願意接受那個東西?”

 

大叔依然保持著笑容答非所問:“冥婆婆曾經見過一次的那個東西’,是不是和你被通緝的事有關?”

 

“……”冥婆婆肩膀抽搐了一下隨即歎了口氣,“算了既然大人不想談這個話題我就不再多囉嗦了瑤琪火的工作還沒做完呢。”

 

說完她重新坐在地上八條觸鬚有條不紊地工作起來

 

冥婆婆。”大叔看著她臉上帶著透出感激的笑意,“我很高興你這樣關心著妃不過你放心吧她不會有事的她其實比我們想像得還要堅強我相信她一定不會重蹈覆轍的。”

 

冥婆婆低頭沉默了一會兒才刻意壓低了嗓音吼

 

我才沒有關心大持盂呢我最討厭像她那樣的美少女了!”

 

大叔開懷大笑看著滿房間從妖界訂購來的婚慶用品露出滿意的神色

 

還有三天啊……

 

妃不知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

 

三天后的傍晚妃因遲遲不交志願意向表被班導強制留校勒令她不寫出畢業意向就不准回家

 

於是妃只能獨自留在教室裏咬著筆尾看著空白的表格發呆表格中的兩個字讓她陷入沉思

 

未來……對於未來她實在很迷茫若是在半年前她根本不會有絲毫猶豫因為當時唯一的想法就是畢業後找一份普通的工作賺足夠的錢讓龍丘奶奶安享晚年再奢侈一點的話最多也就是和神銀一起組建家庭過平凡而冷清的生活

 

可現在一切都亂套了自從認識大叔之後她的人生軌跡就如同一節脫軌的過山車高速旋轉著一頭栽進未知的宇宙深處並且至今還繞不出來……

 

想了半天仍然沒有頭緒妃叼著筆抬起頭無意識地向窗外瞥了一眼

 

驀地筆從口中掉落她緊張地從椅子上跳起驚得差點眼睛脫窗

 

這是什麼?!

 

金紅色的夕陽中出現了一團由盛開的鮮花組成的彩雲每一朵花都醜陋猙獰得不像人界所有卻又個個妖豔異常閃爍奪目的光芒整片彩雲宛如發光的花海悄然從天邊飄落

 

而在這片花海之上一隻體型碩大的野獸默默俯視地面只有擁有陰陽眼的妃看得到那身影的主人有一支細小的獨角一身閃閃發光的銀色毛皮以及一雙深情又溫柔的藍眼睛

 

大叔……”

 

花海飄到妃的教室窗臺前刹那間大獅天狗幻化成人形身穿豪華禮服手持火紅瑤琪花束鄭重其事地低頭凝視她

 

我一直在螟皇寺等你可是你卻遲遲沒有回家我實在等不下去只好擅自跑來迎接你了。”

 

“……”妃目瞪口呆怔怔地接過大叔遞過來的一大捧花束完全被搞糊塗了,“……這到底是……”

 

看了看手裏簡直像從妖界花園摘下來的火紅妖花她又一臉迷茫地抬頭看了看大叔這才發現此刻大叔的服裝跟平時有著顯著不同看起來就好像換了個人似的——

 

他穿著少有的三件式古代盛裝深藍色的拔染五紋外衣上左右兩側各有一個巴掌大小的精緻紋飾腰間的錦織纏腰用銀線繡著鳥眼的圖案白色條紋長裙幾乎覆蓋住腳背腳上穿的木屐似乎也是十分高級的方形桐木鞋深色帶子上的紋飾和上衣如出一轍

 

就算妃再怎麼遲鈍這時也猜出了八九分這不是古代傳統結婚禮服嗎

 

果然下一秒大叔微笑著以平生最溫柔的聲音說

 

我們結婚吧。”

 

“……”

 

“…………”

 

“………………”

 

?”

 

妃張開嘴大腦瞬間停止運作

 

大叔用手輕輕搔著耳朵略顯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對不起我想了很久還是不知道妃想要的是哪一種答案……我是妖怪而妃是人類老實說我沒有自信可以做出令妃滿意的回答但是我實在不願白白浪費妃給我的最後一次機會所以我只能儘量以我自己的方式來回答……下面就是我給妃的答案。”

 

噗通噗通妃心跳如鼓手足無措眼皮灼熱得令她幾乎抬不起頭可此時此刻她已顧不得考慮自己的反應是不是很呆表情是不是很蠢她唯一關心的只有大叔的答案

 

一瞬間的等待讓她緊張得心臟都快跳出胸腔了……

 

過去的三千年裏我的確有過許多女人我無法改變這個事實也不會向你隱瞞……但是我可以對你發誓在今後的七千年裏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一直到我魂飛魄散我的眼裏和心裏都只會存在你一個人!”

 

邊說著他彎下高大的身體雙膝著地笨拙地跪在花海上專注地凝視她的眼睛

 

你願意嫁給我嗎?”

 

刹那間妃只覺一陣電流穿過她的脊背直鑽腦門眼眶再也承受不了多餘的重量她急忙捂住眼睛激動得滿面通紅──這種慌亂的反應連她自己也大吃一驚

 

什麼嘛……大叔在人家還沒有充足的心理準備之前居然就這樣擅自求婚了這樣可是犯規的耶太狡猾真是太狡猾了

 

然而她的心跳聲卻明明白白地告訴她她已經無法再欺騙自己了……對妖怪避之唯恐不及把行事低調視為人生最高準則既怕惹麻煩又總是不斷惹麻煩的她最終還是打破自己的原則愛上了一隻妖怪

 

並且這只妖怪還是個大叔

 

……”大叔緊張地吞咽了一下顯然還在等待她的回答

 

妃慢慢將手從臉上挪開抬起濕濡的烏黑眼睛在看見大叔一本正經又隱隱不安的表情後突然噗嗤一聲破涕為笑

 

為什麼又哭又笑……”

 

——妃一頭靠在他厚實的胸膛上沉默了好一會兒才從失常狀態恢復過來悄聲回答

 

這個答案勉強算是合格了大叔我願意嫁給你。”

 

她本低著頭看不到大叔的反應可大叔卻似乎非常想看她的表情抬起她的下巴迫使她正對他於是他們便各自看到了雙方眼裏的倒影

 

她慌忙紅著臉轉開視線卻被大叔又轉了回來。“現在應該不會再拒絕我了吧?”小聲嘟噥著露出好孩子一般撒嬌的表情得寸進尺的本性再次顯露無疑

 

可妃也確實沒有了拒絕的理由只能十分被動地難為情地寬宏大量地……允許他輕輕碰了碰她的嘴唇

 

不行我忍不住了我們馬上結婚!”

 

剛離開她的紅唇大叔的臉頓時變得火紅迫不及待將她抱上花海將她整個身體堵在妖界之花的包圍之中點燃了鴉狐製作的婚禮慶典專用熏香

 

一股莊重而芬芳的異香在空中彌漫開來

 

等一下!”躺在漂浮的花床上妃一手抵擋大叔的祿山之爪另一手卻又不得不勾住他的脖子以防自己掉下去一時心情也如動作一樣狼狽不堪

 

大叔你說什麼結婚現在?”

 

現在。”

 

這裏?”

 

這裏。”

 

有必要這麼急嗎?”

 

當然有必要結婚之後我就可以隨心所欲地對妃做愛做的事了吧所以我現在就要結婚!”

 

“……………………”

 

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啊

 

妃保持頭部不動用眼角的余光向左右各瞄了一眼不禁吞咽了一下口水他們現在正漂浮在學校的操場上空四周除了大片豔麗的妖花和呼嘯而過的北風之外別無他物

 

她又瞄了眼課桌上還一字未填的志願意向表假如她堂而皇之地寫上畢業後意向是嫁給妖怪……不知班導會作何感想

 

真的要嫁給一隻妖怪並在半空中舉行婚禮嗎雖然她也不是沒幻想過一場體面而隆重的婚禮但事實上她明白她是個失去雙親又有陰陽眼的人類而大叔是個流落到人界無權無勢的妖怪他們之間的婚禮就算認真操辦至多也只是小規模的慶祝不見得比現在隆重多少

 

跟那些無謂的表面功夫比起來還是此刻她和大叔的心意更重要

 

而且有晚霞清風和花海作伴她的婚禮其實也挺浪漫的不是嗎

 

好吧就按大叔說的我們現在在這裏結婚。”

 

!!!”

 

大叔喜出望外一把將妃抱緊

 

從中午開始我就一直在等待這個時刻其實半年以前就已經在期待了雖然在這種地方有點對不起妃不過我已經不想再拖延了過去和將來怎樣都無所謂此時此刻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他激動地在她耳邊輕喃,“做我的妖怪新娘吧。”

 

……”

 

三秒鐘的緘默

 

等等

 

剛還沉浸在大叔低沉磁性嗓音中的妃恍惚中聽見妖怪這個詞本已打算就此沉睡的腦筋又開始運作起來

 

如果她沒聽錯的話剛才大叔最後一句話的意思莫非是──

 

妖怪新娘?”

 

妖怪新娘。”

 

大叔綻放出向日葵般燦爛的笑容又重複了一遍細長的尾巴在身後一陣亂動妃簡直可以聽見他狂亂的心跳聲

 

為了我變成妖怪好嗎?”

 

當然不好了誰要變成妖怪啊!”

 

妃斷然回絕的話語一出口大叔的笑容頓時黯然失色

 

?!!……可是你剛才明明已經答應了我的求婚啊!”

 

是答應了沒錯。”

 

你也同意了我們在此時此刻此地結婚啊!”

 

是同意了沒錯。”

 

嚇我一跳那就沒問題了嘛。”大叔松了一口氣,“其實我也並不是不能理解妃害怕變成妖怪的心情啦畢竟那只鯽魚妖怪曾經以同樣的方式傷害過你讓你有了心理陰影……不過我可以用我的生命做擔保你不會中詛咒不會長出鱗片身體也不會有任何不適你唯一需要做的事只是待在我的身邊從我身上汲取妖力而已。”

 

妃微微皺眉讓大叔感到有些莫名的焦慮他立刻從禮服的衣襟裏掏出一件仿佛早已準備好的東西放進妃的手心裏

 

這是我的妖力凝結而成的珠玉只要吞下它你就能夠獲得我獅天狗的妖力徹底改變身為人類的體質成為了妖怪以後我會每天輸送給你足夠的妖力讓你維持妖形只要跟我在一起只要我還活著你就可以無憂無慮地生活幾千年……這樣不好嗎?”

 

妃憂鬱地看著手掌上這顆珍貴的珠玉眉間仍然沒有放鬆

 

大叔問題的重點不在這裏假如我沒記錯的話我曾經不止一次告訴過大叔我不想當妖怪這種心情到現在都不曾改變過。”

 

我知道我也認真想過可是人類的身體這麼脆弱好像輕輕一碰就會碎掉一樣我實在不放心而且人類的壽命也太過短暫我好不容易才確認妃的心意我不想短短幾十年之後就失去你啊。”

 

這個問題大叔應該早就有心理準備了才對我願意嫁給大叔這一點千真萬確但是前提是只能以人類的身份至於要變成妖怪陪在大叔身邊這種事我從來都沒有想過啊。”

 

“……”大叔啞然面色凝重地看著她就好像得知一個苦心安排了很久的計畫宣告流產所有的心血全部付諸流水一樣想了許久他仍不甘心搜腸刮肚試圖找理由說服她

 

可是當妖怪又沒損失不會失去人類的心外表也不會有多大改變結婚之後我們仍然可以像以前那樣生活不習慣的地方慢慢適應就好最重要的是我們在一起……”

 

既然在一起那不就好了嗎為什麼要這麼在意我的壽命呢對我來說做人類還是做妖怪這是個嚴肅程度不亞於生死的大問題怎麼能這麼隨便就決定假如反過來我要求大叔為了我變成人類大叔願意不願意呢?”

 

大叔情緒低落地苦笑:“從來沒有妖怪變成人類的先例。”

 

那假如有呢?”

 

大叔沉默下來像是在認真思考這個問題過了好一會兒他才鬱悒地說出答案

 

我不想變成人類……對不起。”

 

看吧將心比心大叔就會明白我的心情了我願意接受身為妖怪的大叔那麼大叔為什麼不能接受身為人類的我呢?”

 

我不是不能接受我對人類沒有偏見。”大叔苦惱地皺眉,“只是……我希望我們在一起的時間能更久一點。”

 

妃歎了口氣堅持道:“大叔感情這種東西並不是越久越好啊感情是有限的將它濃縮在流星般短暫的生命裏它會散發無比耀眼的光芒但若是將它平攤在幾千年的時間長河中它就會黯淡變得微不足道了所以在有限的時間內廝守在一起感情才會有意義啊。”

 

被說得啞口無言的大叔露出一副備受打擊的模樣傷感地捂住額頭:“對不起我還是不懂。”

 

這樣啊……”

 

看見大叔受傷的表情妃雖覺有些不忍但也認為該堅持的原則還是要堅持她是人類無論如何都不可能為了嫁給一隻妖怪而把自己也同化成妖怪所以與其隨便地答應大叔來維持浪漫氣氛她寧可在一開始就把話說清楚

 

只是這樣一來他們的婚禮到底還該不該進行下去呢

 

那麼關於我們的……”沉默過後妃試著詢問大叔

 

雖說拒絕了當妖怪新娘但求婚本身她卻並沒拒絕所以這個時候她心裏還保有一絲期待

 

抱歉。”大叔卻一臉歉意啞著嗓子無奈道,“看來我之前還是考慮得太簡單太自以為是了我不想用敷衍的心情對待結婚這件事所以請再給我一點時間讓我好好考慮一下。”

 

好吧。”

 

妃爽快地回答道笑了笑把剛才的那絲期待壓進心底

 

不過我對妃的感情是認真的哦我的心裏只有妃一個這句話我死也不會收回。”

 

我知道啦大叔你不用再強調了啦。”

 

對不起……”

 

也不要再道歉了。”

 

就再給彼此一點時間再認真思考一下人類和妖怪之間的問題吧

創作者介紹

燃聿的移動城堡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