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到了該抉擇的時候

 

 

回螟皇寺的路上大叔顯得非常沮喪從頭至尾一語不發妃趴在他背上雖然覺得氣氛很尷尬卻也不知該怎麼安慰他

 

就在快到家時她忽然發現螟皇寺的鳥居底下森森然站著一個人

 

這個人有著和大叔一樣的白髮比大叔略矮半個頭以人類的標準來說已經算十分高大了身材卻比大叔纖瘦很多由於沒有了平日繁複的華服襯托越加顯得消瘦了同樣是白色長髮這人的發質也不如大叔那樣有光澤臉上還戴有半截白色面具只露出一雙淡漠的眼睛以及兩片緊抿的嘴唇在妃和大叔注意到他的同時他以嚴峻的姿態凝視著他們全身散發著緊繃的氣息

 

是葵妃心中一沉

 

想起不久前在妖界皇家墓穴發生的一連串事件她沒來由一陣哆嗦背上出了一陣冷汗葵知不知道風狂骨拿著他的扇子刺傷冬雪的事呢風狂骨和笙淩後來有沒有在一起策劃什麼陰謀還有此刻他隻身來到人界又有什麼目的呢

 

一想到自己可能會被捲進麻煩她的太陽穴就一陣抽痛

 

跟妃逃避的神情相反大叔倒是十分坦然地走到葵面前端端正正地行了半跪禮雖然情緒仍很低落但鑒於妖皇子的獨特身份他不得不暫時拋開個人煩惱表現出合乎自己身份的態度

 

之所以說獨特是因為他們之間有著雙重關係在其他妖怪面前他們是君臣關係身為禦審殿殿主的他必須給予身為妖皇子的葵足夠的尊重然而在私底下他們卻又是一起長大的好友說起話來從不拐彎抹角於是這就造成了兩人在不同場合時截然不同的對話方式

 

當然如今的大叔已經不再是禦審殿的殿主失去了第一重關係所以在行禮表達過尊重之後他就很理所當然地使用起了第二重關係的態度——

 

一手插在衣襟另一手非常隨便地向葵揮了揮以嘲弄的口吻笑著打招呼

 

好久不見了小白鶴你看起來一點都沒變啊。”

 

你也是銀毛獅子。”

 

葵的聲音低沉平緩好像無風的海面一般他看了妃一眼補充道

 

還是跟以前一樣風流。”

 

你真沒眼光。”大叔賊笑道頂著一副這是我的私人物品的驕傲表情用雙手將妃摟進懷裏,“你難道看不出來嗎看看我這身打扮再看看我這張幸福的臉你就應該猜出來了吧這位性感可愛又身材火辣的美少女和過去那些女人可不一樣我們可是馬上就要結婚的未婚夫妻關係哦!”

 

雖然最後一句話說得有點心虛……

 

葵以僵硬的姿勢迅速瞄了妃一眼又把兩道鋒利的目光投向大叔喃喃吐出幾個字

 

不可能。”

 

大叔臉部抽搐著滑下一滴汗

 

這是什麼話小白鶴你該不會是在嫉妒我吧?”

 

想也知道是開玩笑的話葵卻十分認真地作出回應

 

與其說嫉妒不如說吾的確很佩服你從很早以前開始就是這樣凡是吾看中的女人最後全都會投進你的懷裏像你這樣膽敢從妖皇子手裏搶女人的妖怪整個妖界都找不出第二隻。”

 

哈哈……”大叔乾笑了兩聲不由地伸手擦拭額頭的冷汗,“那是因為你根本就不是真心的嘛沒有感情的交往對女人來說太可憐了。”

 

葵抖了抖嘴唇:“銀毛獅子全世界最沒有資格說這句話的傢伙就是你!”

 

說得真好聽到葵的吐槽妃真是深感心有戚戚焉只是想不到大叔的桃花史居然還不止是858個女人那麼簡單嫁給這樣輕浮的大叔真的沒問題嗎

 

大叔只能苦笑:“小白鶴你到人界來就是為了跟我翻這些陳年舊帳還特意在我的准新娘面前講這些無趣的話來挑撥離間妖皇子的工作就這麼清閒嗎?”

 

葵沒有正面回答繞過大叔向妃走來俯下身輕聲問

 

妃小姐上次的事吾很抱歉吾沒想到風狂骨居然會用戀無木做出那樣無禮的舉動你沒有受傷吧?”

 

妃搖搖頭正要開口卻被大叔高大的身體遮擋住眼前的光景

 

大叔一臉詫異:“怎麼你們兩個早就認識了嗎?”

 

這和你無關。”葵不悅道,“吾說話的對象是妃小姐不是你。”

 

怎麼會沒關係我剛才說過了呀妃是我的准新娘她的事就等於是我的事。”

 

葵抿住嘴角仿佛這時候才意識到他是認真的喉間頻繁動了幾次才轉頭看向妃

 

妃小姐……”

 

?”

 

這是……真的嗎你真的要嫁給這只銀毛獅子?”

 

奇怪她是不是聽錯了葵的聲音裏居然有一絲傷感他就這麼不希望她嫁給自己昔日的競爭對手嗎對大叔的怨念如此深重嗎

 

看著葵面具下那雙憂慮的眼睛妃點點頭老實回答

 

大叔說的都是真的我已經答應了大叔的求婚。”

 

只不過在一件大事上還存在著嚴重的分歧短時間內無法達成共識罷了這句話雖然令人沮喪卻也是事實她和大叔之間的問題其實早就擺在那裏了只是她從來不願也不敢認真面對現在事到臨頭了才發現人類和妖怪的觀念差異居然如此之大大到連她這樣粗獷的神經都接受不了……

 

咦咦等一下這兩隻妖怪究竟是怎麼了

 

妃剛才的回答一出口銀毛獅子和白鶴的對決立分高下大叔的燦爛笑容完全壓制住葵的沮喪失落雙方之間好像出現了一副畫面占穩上風的獅子趾高氣昂地抬頭大笑而處於下游的白鶴則失魂落魄地跪倒在地光明和黑暗的兩邊形成鮮明對比

 

是她眼花了嗎看著這副畫面的妃無言地抽了抽嘴角

 

……你一個堂堂的妖皇子到底是跑來這邊幹嘛的呀?”

 

就是啊小白鶴你為什麼驚訝得連話也說不出來了?”

 

大叔你是不是做了什麼傷害到葵的事了?”

 

冤枉啊要說傷害妃的遲鈍才是真正傷人的利器吧。”

 

太失禮了我究竟哪里遲鈍了?”

 

哪里從頭到腳全部都是吧。”

 

“……”

 

妃小姐。”聽了妃和大叔旁若無人的你一言我一語之後葵神情沮喪地扶正臉上的面具深深地長歎了一聲才勉強說出話來,“吾有些話想和銀毛獅子單獨談一談可以給吾一些時間嗎?”

 

————

 

風狂骨?”

 

在妃離開後短短幾秒話題立即變得嚴肅起來大叔搔了搔耳朵仰頭靠在鳥居的石柱上目光漫無目的地在空中遊蕩

 

他又幹了什麼好事了?”

 

四天前禦審殿未經批准發動了一次顛覆數千年傳統機制的改革閻部和青部兩大機構被廢除審判權以及處決權完全架空大量官員被無故遣散稍有反抗的妖怪全都死在了影部暗殺者手裏……而唯一沒有解體的影部也被徹底改頭換面不僅吸收了禦審殿監獄裏的多名重刑犯還啟用三千年前的軍法制度改稱為不夜軍團’,成為了一支不折不扣的暗殺部隊。”

 

葵凝視著山腳下蜿蜒的石階以他一貫的語調慢吞吞說道

 

不夜軍團啊……真是讓人不愉快的名字。”大叔皺著眉頭摸了摸下巴,“看來我熟悉的那個禦審殿已經不存在了。”

 

依你看這些事真的是風狂骨做的嗎?”

 

殿下的意思是憑風狂骨那點能耐幹不出這番驚天動地的大事嗎?”

 

吾並不是在懷疑現任禦審殿殿主的能力畢竟在勝者為王的規則下能登上殿主寶座本身就是最好的證明只不過……”

 

大叔瞥了葵一眼接著他的話說下去:“你懷疑他的幕後還另有操控者是嗎這也並非不可能。”

 

這話怎麼說?”

 

當初風狂骨當上禦審殿殿主時我就覺得有哪里不對勁依我對他的印象他不像是我所認識的那個風狂骨。” 大叔做出回憶的表情拖長了音調緩緩解釋,“從前的風狂骨是一個性格陰沉膽小怕事神經過分敏感的盜天狗雖然行為怪異和誰都相處不好但還不至於到如此殘忍的地步然而如今卻完全變了一個樣子不知他身上是否發生了什麼事。”

 

無論如何……”葵喃喃說,“禦審殿不能在這個時候瓦解時機還未到必須儘快阻止風狂骨才行。”

 

大叔微微揚了揚眉毛像是在仔細分析妖皇子話中的含意

 

時機還未到殿下你該不會……”

 

銀毛獅子。”葵不等他說完便打斷他一字一句清晰地說,“如果吾要你現在即刻返回妖界重新奪回禦審殿殿主大權你會怎麼做?”

 

……?”大叔抓了抓被風吹亂的長髮露出一臉嫌麻煩的神色,“這個嘛該怎麼說……真是傷腦筋呐現在的時機太不巧了我正好有樁心頭大事懸而未決我才沒空去管妖界的麻煩事呢更何況禦審殿對我來說是個有著許多不愉快回憶的禁忌之地想逃開都來不及我可不想再次被捲入和那裏有關的事件裏啊!”

 

葵側過頭瞪了大叔一眼面具下幾乎射出兩道冷凍光束

 

自私。”

 

哎呀被妖皇子殿下如此嚴厲地指責也許我真的該好好反省一下。” 說歸說大叔卻相當厚臉皮不以為意地笑道,“不過敢於承認的缺點也是一種美德對吧小白鶴你就是太不坦率了所以才找不到新娘啦。”

 

葵輕輕甩了甩袖子轉身就走

 

等等我開玩笑的嘛跟你道歉就是了。”大叔哭笑不得地抓住葵的肩膀令他重新轉過身

 

那麼吾再問你一次你的回答是?”

 

好啦好啦。”大叔扶著額頭思忖了片刻再次抬起臉時換上了一副截然不同的嚴肅表情,“我鄭重答應你殿下我會照你的吩咐奪回禦審殿但是你也要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

 

替我保護妃。”

 

妃小姐?”

 

她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令我想好好珍惜的女人我不希望她也捲入這場妖界的混戰當中所以在我離開以後拜託你把她帶入妖界皇宮只有在那裏才能確保她的安全。”

 

葵遲疑了片刻淡淡回答:“可以……吾答應你。”

 

多謝。”

 

。”

 

記住不准對她出手哦。”就算到了這種時候大叔還不忘附上警告

 

“……”葵暗自揉著太陽穴悶聲不答隨即轉移話題,“不過為何不將妃小姐留在人界呢?”

 

這個嘛。”大叔抬手遮在額前做出一個向遠方眺望的姿勢,“殿下應該也察覺到了吧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妖界的結界變得模糊起來了簡直就像是當年殛妖水製造妖界大混亂時的場景又重現了一樣也許再過不久通往人界的通道就會被打開人界也將不再安全了吧。”

 

葵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不經意地提起

 

說到殛妖水──自從那件事之後你有將其妥善保管嗎?”

 

當然。”大叔從胸口摸出一個四四方方正面刻有字的銀色盒子向空中拋了幾下若無其事說,“雖說曾經出了幾次狀況不過仍然很安分就是了……”

 

!”銀盒子還在空中跳躍時一隻手迅速將它奪過緊緊攥在手心出乎意料做出這種怪異舉動的不是別人正是葵大叔詫異地盯著手握殛妖水的葵正要開口詢問卻見他從面具後冷冷瞪了自己一眼話到嘴邊又不得不吞了下去

 

妃小姐和殛妖水都暫時交給吾吧銀毛獅子。”

 

葵轉身背對他僅露出一張被面具遮蓋的側臉暮色照耀在另半邊面具上仿佛不懷好意似的為這張側臉籠上了一層深不見底的黑暗

 

不用擔心吾會替你好好照顧他們兩個的。”

 

這樣啊……”

 

大叔喃喃應道不知為何心口突然間隱隱刺痛起來

 

————

 

 

 

數小時之後——

 

獲得妖皇子特別批准攜帶附有皇宮妖力的通行證並正以超高速趕往禦審殿的大叔突然想起一件事來

 

那是在他尚且年輕還未離開天狗村時發生的事

 

當時的天狗村當中妖力最強的要屬天狗部族的二當家烏鴉天狗而妖力最弱的便是盜天狗風狂骨自從風狂骨的父親過世之後他便繼承了父親的名號和職業在暗地裏進行偷竊和行騙的活動與其說是繼承衣缽還不如說是一種習慣因為除了偷竊之外他似乎再也找不到別的生存之道了

 

村中的大多數妖怪都對風狂骨有著極其嚴重的偏見除了他行事不夠光明磊落妖力低下個性又陰沉等等因素之外更主要的原因在於──他是人類和妖怪混生的畸妖在妖怪眼裏這樣的存在是可恥的

 

於是就這樣風狂骨在天狗族當中漸漸失去了容身之所最後有一天本身不起眼職業又不入流的他終於在大家的漠視之下從村子徹底消失了

 

離開村子前的那個夜晚外出覓食的大叔正好撞見了風狂骨不辭而別的舉動懷著好奇之心他便偷偷躲在暗處觀察

 

只見風狂骨把偷來的東西一一還回至原來主人的家門前每擺一樣他便深鞠一躬口中喃喃說些什麼然後又從包裹裏取出贓物趕往下一戶人家繼續重複這些舉動直到所有的物品全都分完了他才依依不捨地背起嚴重縮水的包裹離開了出生的村子

 

原來風狂骨這個小子並沒大家想像得那麼糟糕啊……當時的大叔得出這樣一個結論在同情他遭遇的同時又禁不住替他為人處事的態度感到惋惜

 

假如能夠再稍微開朗自信一點應該也不至於落得這樣的下場吧

 

想到這裏大叔就情不自禁歎了口氣當時的情景仍然歷歷在目但是他怎麼也搞不懂的是為什麼如今風狂骨會性格大變做出那麼多令人難以想像的事來呢

 

不經意地眼前有光芒閃過抬頭一望發現不遠處燙有審判標誌的金色旗幟在星光照耀下反射出淡淡的光芒

 

不知不覺間禦審殿就在眼前了啊

 

大叔暫時將記憶中的往事封存屏息凝神開始將注意力集中在更重要的事上

 

沒錯越早解決掉麻煩就可以越早和妃結婚也就是說可以越早把美麗的新娘擁入懷裏……抱著這個不純想法他一臉正氣凜然眼神堅定地奔向禦審殿的入口

 

只不過還沒來得及轉換心情戰鬥的序幕便過早地拉開了

 

站住!”

 

──”

 

冷不防一支弓箭疾速向大叔射過來伴隨著冰冷的金屬碰撞聲刺中了大叔擋在面前的金屬護腕上緊接著黑壓壓的腦袋便接二連三地從四周冒了出來

 

看著漫山遍野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的敵軍大叔卻仍然毫無半點緊張感仿佛這些全都是預料之中的事一般他和顏悅色地朝他們打招呼

 

熊田鸞羽海雀……大家看上去精神還不錯嘛我走了以後你們有好好修煉妖術嗎?”

 

大人我們好想你啊!”

 

一隻體型肥胖的熊妖淚眼朦朧地剛要發表愛的演說立即被身旁一位蒙面的黑衣人厲聲打斷

 

笨蛋我們現在可是效忠風狂骨大人的不夜軍團不可以叫獅天狗大人大人。”

 

可是你還不是叫了大人大人’。”

 

……總之要像對待敵人一樣毫不客氣地稱呼他為銀毛獅子才行!”

 

是這樣嗎?”

 

熊妖訥訥地抓抓臉又搔搔頭才終於下定決定轉頭面目猙獰地對大叔喝道

 

那邊那只銀毛獅子你給我站住不許動!”

 

大叔笑眯眯地抬起臉滿面春風地對他說:“有何指教?”

 

?……”熊妖一瞬間漲紅了臉緊張得說不出話最後還是很沒出息地躲到黑衣人背後嗚咽大哭,“不行啦小隊長對獅大人出言不遜這種事我無論如何還是做不到啦……”

 

真是的你太沒用了啦看我的!”

 

被稱作小隊長的黑衣人頗有氣勢地對手下一干妖怪做了個手勢口中叫道:“兄弟們替我掩護我去給那只銀毛獅子一點顏料瞧瞧!”

 

熊妖在背後悄悄插嘴:“錯啦小隊長是一點顏色才對。”

 

你給我閉嘴!”

 

黑衣人一躍跳到大叔面前在距離兩公尺的地方舉起一柄長劍抵住大叔的下巴說道:“銀毛獅子你可知道我現在是什麼身份嗎?”

 

大叔想了想笑著回答:“我猜是新成立的不夜軍團之靈獸小分隊的小隊長不知道我猜得對不對呢鸞羽?”

 

聽見這聲親切的稱呼鸞羽沉默了片刻又接著問道:“那麼你可知道你現在是什麼身份嗎?”

 

這個嘛當然是位於SS級通緝名單榜首的超級要犯囉。”

 

既然知道幹嘛還隻身跑到這麼危險的地方來你這個笨蛋殿主難道想被五馬分屍嗎?!”黑衣人激動地拉下臉罩露出一張姣好的美女臉龐,“的一聲收回長劍改為指向身後迷霧繚繞的林子氣呼呼地大喊,“告訴你吧我們靈獸小分隊的成員最擅長做的事就是佈置陷阱陷阱的種類多達五百種以上哦像是從腳底射出的致命毒針啦天上掉下的超黏蛛網啦植物種子噴出的媚惑藥粉啦幻化成性感裸女的劇毒藤蔓啦……等等總之每種都很危險就對了一旦跑進那片林子之後就絕無生還的可能怎樣這種惡劣的情況下你還要繼續往前走嗎?”

 

。”大叔聽完忍不住噗嗤一笑走上前一邊摸著曾經是忠實部下的鸞羽的頭一邊喜形於色地嘲弄道,“虧你想得出來幻化成性感裸女的藤蔓嗎的確是很危險的東西呢原來你這麼瞭解我的嗜好……啊沒有啦多謝你的關心不過鸞羽我這次可不是來閒逛的哦。”

 

大人!”被拆穿心情的鸞羽頗不好意思地扭開臉

 

熊妖在山上叉腰抗議:“小隊長不可以叫大人大人要叫銀毛獅子才行這是小隊長自己說的啊。”

 

你給我閉嘴笨蛋熊田!”

 

回頭瞪了熊妖一眼鸞羽又一臉凝重地看向大叔

 

大人那麼你此刻前來究竟是為了什麼事?”

 

大叔頓了頓從懷裏掏出剛才葵給他的皇家通行證交到鸞羽手中並說道:“我是奉了妖皇子殿下之名前來覲見現任殿主風狂骨的這下你相信我了吧?”

 

接過通行證鸞羽擔憂的程度卻並未減少反而更添了一絲埋怨的神色

 

現任殿主……為什麼不是大人您呢?”

 

?”

 

我什麼都沒有說。”鸞羽低頭咬住嘴唇猛地抬頭對山上的諸位妖怪喊道,“兄弟們你們可以回去休息了這裏交給我就行我來帶領獅天狗大人通過那片陷阱樹林。”

 

大叔不明其意目光深邃地凝視她:“鸞羽這樣真的好嗎?”

 

當然不好了被風狂骨大人知道了我可是會沒命的。”

 

?”

 

看到大叔一頭霧水的呆愣模樣鸞羽就算再怎麼想佯裝生氣也裝不出來了只好老老實實露出真正的表情──眼中含著高興卻又有一點點哀傷的淚水看起來就如同她的名字一樣惹人憐愛

 

大人……自從大人走後我們的日子就很難熬啊現在我們終於又見到您了我們總算還沒有被您拋棄對嗎太好了我好高興……因為您對我們大家來說對整個禦審殿來說都是不可缺少的存在啊。”

 

鸞羽……對不起辛苦你們了。”

 

所以說為了不辜負我們影閻三部的期望您可要振作一點啊!”鸞羽擦幹眼淚重新蒙上臉罩氣勢洶洶地用力拍了拍大叔的肩膀,“幸虧這次是遇上了我假如是別的小分隊領命前來值班的話您的身上可就不會這麼乾淨了哦!”

 

大叔笑起來:“感激不盡。”

 

鸞羽也跟著笑了笑轉身領著大叔向通向禦審殿的必經之路──陷阱樹林走去

 

大人可以再問您一件事嗎?”

 

什麼?”

 

您會再次成為我們的殿主大人嗎?”

 

這個嘛……”大叔欲言又止好像突然間察覺到什麼一時陷入沉思當中

 

這樣的心情轉變到底是好是壞呢

 

時隔半年在經歷了種種曲折和事件之後當他再次面對殿主這個問題時竟意外地發現自己心目中白楓和風茄的身影已逐漸淡去他們倆留下的傷痕也並不會像從前那樣令他感到撕心裂肺般的疼痛……取而代之的卻是一個答應嫁給他卻無論如何也不肯陪伴他七千年的少女身影以無可比擬的力量深深牽動他的心

 

究竟是重回妖界擔任禦審殿殿主呢還是在人界和一個人類少女廝守幾十年

 

看來我也到了該慎重抉擇的時候了啊。”

 

帶著不易察覺的苦笑大叔給了鸞羽一個意義不明的回答

創作者介紹

燃聿的移動城堡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