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管她人類還是妖怪能在一起就是幸福

 

 

有幸撿回一命的冬雪最終還是被說服了

 

倒並不是因為說服他的人是失蹤多年的前皇妃陛下也並非他特別愛惜生命而是皇妃五五子在無意當中道出的事實戳到了他的死穴

 

他的確還有未了的心事

 

接下來的時間裏他以自身的妖力為代價幫助五五子衝破了時空夾縫的結界一路來到象徵妖界入口之一的赭色鳥居下然而令他詫異的是這片平常最為冷清的妖界三不管地帶此時居然設立了眾多妖怪把守無數中下級妖怪散發出的危險氣味籠罩在鳥居上空不斷地向四周發出警告儼然一副戒嚴時期的架勢

 

這是怎麼回事

 

冬雪拉過五五子的手臂將她按在樹叢後面自己也隨即隱身其中小心翼翼地觀察對方的動靜

 

是我搞錯了嗎原本想以最安全的方式進入妖界想不到連赭色鳥居也增設了守衛……”

 

五五子喃喃地感歎被冬雪出聲打斷

 

不要說話。”

 

等一隊巡邏的妖怪走過之後冬雪才謹慎地抬起頭皺眉看向鳥居周圍那群形狀各異的妖怪經過片刻的沉默他分析道

 

不行這條路把守太嚴了我們過不去。”

 

聽到冬雪的判斷五五子詫異地看向他:“怎麼……”

 

有什麼好吃驚的?”冬雪一臉稀鬆平常道,“你是被廢除皇位的前皇妃而我是被流放至人界的前侍衛長再怎麼說我們都不是能夠大搖大擺踏進妖界大門的角色吧?”

 

可是,”五五子捂著嘴露出憂愁的神色,“赭色鳥居已經是所有突破口中最薄弱的一處假如連這裏也行不通的話我們該怎麼去妖界呢?”

 

冬雪瞥了她一眼背靠樹坐下

 

“……只有等白天了。”

 

什麼?”

 

天亮以後妖怪的能力就會大幅下降到時候一定會有辦法的。”

 

五五子將信將疑地點頭把視線移到冬雪身上只見他叉起雙手像是刻意要遮蓋起腹部傷勢但其實一眼就能看出來血絲仍然源源不斷地從傷口湧出原本雪白的衣服這時已被染成絳紅色和他越來越蒼白的臉色形成鮮明的反差

 

這個妖怪的生命正在流逝啊……看著他面無表情的側臉五五子垂下眼簾

 

很抱歉其實我並不是想救你只是想利用你的妖力罷了。”

 

我知道。”冬雪並不在意

 

你的傷勢能夠支撐到天亮嗎?”

 

冬雪聞言瞥了一眼自己的肚子只冷冷回答了一句多謝關心”,便又重新把視線集中到鳥居上

 

是為了什麼而受傷的呢惹怒了我的兒子嗎?”

 

“……”冬雪緊抿雙唇顯然一點也不想回答這個問題

 

哎呀真是愚蠢的問法這是被妖刀戀無木刺到的傷口妖皇子殿下又還未成婚那麼除了他本人親自動手之外不可能有其他答案了吧我真是老糊塗了呢。”五五子等了半晌見冬雪死活就是沒表情也沒反應於是只能又自言自語感歎下去,“這麼多年沒見面了我的兒子究竟長成什麼模樣了呢雖然被無情地拆散但是我每天都掛念著他那可是我唯一的兒子啊唯一的牽掛……”

 

吵死了

 

冬雪投出一個足以殺人的眼神不過他總算因為尊重這位前皇妃的身份而沒有口無遮攔地出言不遜

 

五五子卻仿佛沒有注意到冬雪爆出的青筋一邊用長袖擦拭眼角一邊繼續嘀嘀咕咕地說些不相干的話惹得冬雪的眉頭頻頻抽動

 

不過也正因為她的喋喋不休使得冬雪忍耐疼痛之餘注意力有了新的目標──拜她所賜他沒有一下子就昏睡過去以一個無用的人類來說這也算是大功一件吧

 

冬雪你有在聽吧?”

 

“……什麼?”不耐煩的聲音

 

人類和妖怪真的是水火不相容的存在嗎?”

 

冬雪撐著開始變得昏昏沉沉的腦袋低聲咕噥:“不相容為什麼要這麼問我可不記得我有說過這麼白癡的話……”

 

那麼身為妖怪的你究竟是怎樣看待人類的呢?”

 

人類冬雪微微閉上眼睛腦海裏不由自主浮現出妃的身影又來了真麻煩他企圖在心裏為自己辯護這可不是因為他老是對她念念不忘只是因為他認識的人類不多恰好想到她而已……這種辯解實在太幼稚了老實承認又有什麼關係反正只是在心裏思念而已除了自己之外這個世上根本沒有第二個人知道……甚至連她本人都不知道

 

人類嗎?”冬雪用低得好像說給自己聽的聲音喃喃道,“很弱小又很驕傲很誠實也很殘忍……但是卻又莫名其妙地很可愛。”

 

仿佛很詫異聽到這樣的結論五五子用袖子掩住一時合不攏的嘴

 

啊呀真的你認為人類很可愛該不會是在指跟這張臉很像的那個人類吧?”

 

閉嘴。”

 

沒有否認看來是真的。”

 

“……”

 

對於冬雪寒冷徹骨的白眼笑容滿面的五五子根本毫無自覺不僅如此還偏偏露出市井街頭三姑六婆的八卦表情來讓冬雪覺得有如芒刺在背

 

可是呢冬雪你知道嗎在我年輕時曾經流傳過一個說法人類和妖怪的結合是註定得不到幸福的。”五五子的笑容轉為落寞的苦笑,“那個時候我並不相信但是現在……”

 

你相信了嗎?”

 

冬雪清冷的嗓音讓五五子心頭一震

 

你不相信嗎?”

 

這麼沒邏輯的白癡說法誰會相信啊蠢到家了。”冬雪沒有再看五五子一眼而是把目光投向更遙遠更迷茫的遠方一字一句說,“在我看來能夠遇見令自己心動的人本來就難得兩情相悅這種事更是不容易一旦有幸得到了這樣的機會哪里還顧得了那麼多管她是人類還是妖怪只要能夠在一起就是幸福。”

 

五五子聽了長歎一口氣

 

真是的……果然還是太年輕了。”

 

隨便你怎麼說。”

 

假如換作是你你愛上了一個人類女子的話你還能如此堅持嗎你也會希望她以妖怪而非人類的身份陪在你身邊吧?”

 

那當然。”

 

所以說這樣是不會幸福的啊變成妖怪會給人類帶來巨大的痛苦而且由於必須仰仗妖怪的力量而生存隨時都可能由於妖怪的變心而遭到拋棄落得跟我一樣的下場。”五五子又是忿忿不平又是自怨自艾頻繁地歎息,“對人類來說這實在是太不公平了啊。”

 

你搞錯我的意思了。”

 

?”五五子停止抽噎抬起頭望向冬雪

 

希望並不代表強迫如果願意為我而變成妖怪那樣最好但如果不願意繼續做人類也無妨只要能夠在一起無論她怎樣選擇我都會支援她的。”

 

“…………真難以置信想不到外表冷漠的你居然有這樣體貼的心意。”

 

少囉嗦。”

 

五五子一時為這番話感動不已冬雪心裏卻在想著另外一件事

 

說到人類還是妖怪以妃一貫的脾氣她是絕對不可能答應變成妖怪的那個女人太獨立了從來沒想過要依靠什麼人更別說要讓一個妖怪束縛自己一輩子了所以無論洵大人對她有多麼重要無論妖怪的條件有多麼優越她都不可能去當妖怪的……而洵大人偏偏又在這方面很固執他知道了以後一定會很苦惱吧

 

他幾乎可以想像得出大叔垂頭喪氣的樣子

 

算了這不是他應該操心的事無論如何這些跟他已經沒關係了應該說從一開始他就只不過是個局外人罷了……

 

糟糕頭腦越來越不清醒了冬雪眼前的事物逐漸開始模糊

 

就在這時眼角瞥到一個熟悉的身影令他震驚得差點跳起來

 

這不是……

 

不可能難道他又把別的女人看作了妃

 

再看看身邊的五五子她也同樣瞠目結舌驚訝地瞪著前方──看來並不是他極度貧血後產生的幻覺

 

再定睛一看妃的身旁還站著一個衣著高貴頗有氣質的年輕男子在妃猶豫不決地左右觀望時他從面具底下不斷發出溫柔的勸慰聲

 

不用擔心來吧穿過這座鳥居前方就是妖界了。”

 

他難道是……從外表和氣質看來十有八九是本尊冬雪又用額頭上的第三只眼觀察了那個男子的妖形心裏更加確定了沒錯他就是如今妖界地位最高的妖怪妖皇子殿下

 

可是妃為什麼會跟他在一起呢

 

那個……我還是不敢相信大叔真的獨自跑到妖界去了嗎?”

 

妃小姐不信任吾嗎?”

 

我並沒有懷疑你只不過稍微有點……”

 

妃吞吐著沒有把心裏的疑惑講出來

 

可事實上就在不久前大叔才剛剛向他求婚呐而且還是急不可耐地要求馬上舉行婚禮他可是急得連一刻都不想等這樣的大叔怎麼可能突然跑到妖界去而且還是不告而別說走就走呢

 

更奇怪的是大叔居然會把她託付給妖皇子說什麼人界不安全還是妖界的皇宮比較令他放心這到底是哪門子的玩笑啊

 

該不會……是為了要把她變成妖怪而和葵兩個聯合起來欺騙她吧想到這裏妃就不由地臉色煞白

 

大叔拜託你可千萬別做傻事啊

 

妃小姐?”

 

聽到葵又在呼喚她了妃深吸一口氣振作精神正要婉言謝絕葵想要保護她的好意一個黑影冷不防從暗處奔出來把她嚇了一跳

 

出現在他們後方的是個身材矮小的女人花白的頭髮蒼老的皮膚眼角還掛著淚痕一接觸到葵的視線便神情激動地撲上前大聲哭叫起來

 

我的兒子你是我的兒子我知道……我認得出你我的兒子啊……”

 

看呆了的妃和葵兩個在愣了半晌之後異口同聲道

 

母親大人!?”

 

“……媽媽!?”

 

?”

 

妃和葵面面相覷隨即又異口同聲道

 

您不是已經過世了嗎?”

 

你不是已經翹辮子了嗎?”

 

??”

 

這樣的事態發展真是史料未及此刻不僅是躲在暗處的冬雪目瞪口呆就連暴露在月光底下的妃妖皇子以及五五子三人都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赭色鳥居上空的天色驟變黑色的雲層悄然覆蓋住剛才還清晰可見的圓月仿佛要與這種變化相呼應似的五五子的臉上也浮現出難以捉摸的詭異表情來

 

由於雨勢過大再加上五五子身份的特殊性葵將兩人領進了一間由妖怪們駐守充當中轉驛站的木屋並吩咐妖怪們送來熱茶點心

 

由於事出突然妃把剛才大叔和葵的事徹底拋到腦後一心只想搞清楚一件事──

 

你到底是誰?”她以淩厲的目光瞪向五五子

 

我的名字叫阿橋五五子我是妖皇陛下的第一任皇妃妖皇子殿下是我的兒子沒錯不過同時我也是個人類所以有一兩個人類小孩也不奇怪。”

 

你不是已經死了嗎?”

 

看到妃瞪大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五五子抖了抖衣袖伸出一隻枯瘦的手掩住嘴角發出輕蔑的笑聲

 

真討厭妖皇子殿下倒也算了你怎麼也說出這種不成體統的話呢你就這麼希望我死掉嗎?”

 

妃面色難堪地後退一步好一會兒才恢復鎮定

 

怎麼可能……你真的是我的……”

 

五五子仿佛壓根沒聽見似的渙散的目光移到葵的身上又是激動又是疼惜地握緊他的肩膀一隻手不停撫摩他的臉頰唉聲歎氣道:“真是的我就知道皇宮裏的那群笨妖怪不懂怎麼照顧你你看看你下巴這麼尖身形這麼單薄這怎麼行呢我的兒子你可是整個妖界最偉大的妖怪啊是什麼讓你消瘦成這個樣子呢……”

 

不等五五子念叨完葵便輕巧地躲開她的摟抱本來就沉默寡言的他這時變得越發沉默了

 

發現葵總是時不時將目光投在妃身上五五子的聲調突然冷漠下來轉頭瞥向妃

 

哎呀對了順便問一句你應該是個人類吧為什麼會跟我的兒子在一起?”

 

妃愕然瞪向對方

 

順便問一句?“應該是個人類你是存心來吵架的嗎

 

聽到自己的母親以這樣一副置身事外的語調輕鬆說出上述語句妃一時情緒失控怒不可遏地踢向桌子把一桌的茶水全都倒在了五五子身上

 

好燙好燙!”

 

!”妃的拳頭重重砸在桌上以餓狼撲食的犀利目光狠狠瞪著面前死而復生的母親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快給我講清楚!”

 

什麼叫怎麼回事……嚇死人了我怎麼會生出如此野蠻的女兒呢。”

 

五五子皺著眉整理衣衫口中嘀嘀咕咕

 

就是有那種沒教養的父親才會有你這樣粗魯的孩子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會離開你們父女啊。”

 

離開你不是發瘋死掉了嗎?”

 

想想看如果不是我假裝神經崩潰你那個糾纏不清的父親怎麼可能會放我走呢而假裝跳崖自殺對尚且存留一點妖力的我來說也並非什麼困難的事。”五五子垂下眼睛像是要躲開妃咄咄逼人的目光說話卻依然是一副事不關己的口吻,“我呀從來就沒愛過那個人類男人更沒想過要為他生孩子你只不過是一次失意之後的錯誤罷了我根本不想要你。”

 

驀地妃的腦中一陣暈眩閃過她急忙用左手緊緊握住右手以免自己控制不住而使用暴力

 

我的孩子只有一個。”五五子再次傾身湊向葵撫摩他的臉頰微笑道,“幸好我還有你我引以為傲的兒子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只有你……”

 

等等!”妃一邊努力壓抑自己的黑暗內心一邊強裝鎮定地看著五五子,“……就算我不在你的期待中出生也好得不到你的承認也罷我至少可以一個人活下去可是爸爸呢你說你唯一放心不下的只有葵那麼爸爸算什麼他可是為了你把自己折磨成那個樣子啊!”

 

我剛才說過了我根本不愛你的父親。”

 

既然不愛為什麼要在一起?”

 

五五子愣了愣露出疑惑的表情好像妃問了個答案毋庸置疑的蠢問題似的

 

討厭這還用問嗎當時我正處在被妖皇拋棄而傷心絕望身心懼疲的低潮期是你的父親趁虛而入百般討好我我才會一時大意接受了他可是我很快就發現這種平凡的生活並不適合我而且一旦離開那個人界和妖界的夾縫’,我剩餘的生命就屈指可數我可不希望就這樣平凡地死去呢……我是誰我可是曾經只手遮天的不夜妖妃啊人類男人根本就配不上我所以離開他是天經地義的事啊。”

 

天經地義?”妃從緊咬的齒間冷颼颼地擠出這四個字

 

不好再說下去她恐怕會像初號機那樣失控大爆走……快點來做一個深呼吸

 

好吧不夜妖妃我來告訴你一些童年的回憶好了──當你裝瘋賣傻對周圍人破口大駡時是爸爸默默替你承擔責任被村人指責唾棄當你臥病在床歇斯底里時是爸爸無微不至地照顧你甚至當你的臉迅速蒼老完全變了一個樣子時爸爸仍然沒有拋棄你……那麼溫柔又那麼堅強的爸爸卻在你跳下懸崖之後好像丟了靈魂的空殼一樣沒過多久就追隨你消失在山裏聽了這樣的事你還能理直氣壯地說離開爸爸是天經地義的事嗎你這個人……你這個人究竟還有沒有感情哪?”

 

五五子眼神一變面孔立即陰沉下來

 

我的感情早就全部獻給了妖皇難道喜歡一個人也有錯嗎?”

 

喜歡本身並沒有錯但是喜歡一個人並不能成為傷害另一個人的理由啊!”

 

這種感情你不會懂的。”

 

這種感情我根本不屑懂!”

 

仿佛經歷了一場殘酷的戰鬥妃氣喘吁吁直到這時才真正鎮定下來她低頭看了看自己已經不再顫抖的手掌垂下直到剛才還僵硬無比的肩膀冷哼著說出此刻的心裏話

 

老實說你不承認我這個女兒我一點也不難過我現在只是慶倖還好陪我長大的人是龍丘奶奶而不是你這樣的女人。”

 

五五子不悅地皺眉:“你這是什麼意思?”

 

抬起臉時妃已經換上了一副比往常更冷硬的表情漆黑的雙眼一眨不眨盯視著五五子微微眯起的眼睛對視了片刻之後她揚起下巴

 

意思就是想要做我的母親你還不夠資格。”

 

!……你這個沒禮貌的臭丫頭!”

 

妃將手移到木屋的門把上猛地拉開門一陣狂風灌進屋子黑色的長髮立即飄舞起來

 

抱歉了我現在沒有跟你去皇宮的心情估計以後也不會有所以對於你的盛情邀請我只有謝絕了接下來就把寶貴的時間留給你們這對久別重逢的母子好了如果見到大叔告訴他我已經回去了就這樣再見。”

 

好像機關槍掃射一樣放完話妃立即扭頭沖進雨裏心中想著很好她做到了她解脫了能夠有幸在今天遇見母親並且認清了她的真面目也算是近年來為數不多的一樁大喜事吧這樣一來她就再也不會為了媽媽這個稱呼而感到迷茫了無論如何真是可喜可賀啊哈哈哈……

 

只是對葵稍微有點內疚嚴格說起來他應該算是她的哥哥了吧

 

哥哥……妃默念了幾遍心想原來如此難怪當初一見到葵就有種很容易親近的感覺原來根本就是血緣的羈絆

 

不過一個比她早出生好幾千年的哥哥聽起來還蠻恐怖的就是了

 

!”

 

正想在大雨中看清回家的路冷不防撞上了一堵肉牆妃捂著鼻尖抬頭一看心裏一下子涼了半截

 

這個人長了一頭猶如稻草般乾枯粗糙的青色長髮臉上雖然沒戴面具卻永遠都是一副相同的死人表情說起話來也有異于常人總是只聞聲音而不見嘴唇蠕動仿佛古代使用腹語術的操偶師似的最叫人膽戰心驚的還是他那猶如生銹的齒輪磨擦轉動般的不連貫笑聲在這樣的雨夜聽起來尤其詭異

 

哢哢哢哢……小野貓又見面了。”

創作者介紹

燃聿的移動城堡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