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百萬分之一的希望

 

 

 

僵屍臉?!你為什麼在這裏?”

 

僵屍?”

 

“……”

 

還裝蒜那小野貓又是誰啊

 

風狂骨絲毫不在意妃的綽號轉而向站在門口的妖皇子招招手

 

妖皇子殿下不好意思我比約定的時間晚了一點不過多虧我現在趕來才不至於錯過精彩的一幕哢哢。”瞄了一眼妃風狂骨陰笑道,“這樣可不行哦殿下你的小野貓正在屋子外面淋雨呢好不容易從獅天狗的手裏拐騙過來不把她看緊一點怎麼行呢?”

 

風狂骨!”

 

哎呀哎呀我怎麼就這樣說出來了這可是殿下的秘密啊真是不好意思呢。”

 

……什麼

 

他們究竟在說些什麼妃呆愣在雨中一臉狐疑地觀察風狂骨和葵卻分析不出個所以然這兩個妖怪一個因為復活弟弟而失去了面部表情另一個又把真實表情隱藏在面具之下她能分析得出什麼來才有鬼呢

 

與其說分析不出結果還不如說她其實並不太想深入瞭解……

 

總覺得胃裏有種不斷上湧的噁心感

 

雨勢加大了潮濕又厚重的頭髮緊貼著皮膚黏糊糊地令人煩悶身上的衣服吸了水分變得又冷又重陣陣寒意襲來令她打了個激靈全身都冒出了雞皮疙瘩

 

好冷……好煩……

 

煩死了

 

哢哢小野貓你已經無路可逃了唷乖乖地當一枚棋子吧。”

 

時間一度停止在某個時刻卻又因為妃的一個急速呼吸聲而再次運轉

 

眨眼間妃抬起左腿猛地向風狂骨的小腹踢去吃了一驚的風狂骨立刻舉起手臂抵擋卻想不到左腿只是虛晃而過隨後而來的右腿才是真正的實招

 

受到妃結結實實的一記猛踢風狂骨弓起身子捂著腹部倒向一邊在快要摔倒的一瞬間他突然使出掃堂腿試圖把妃絆倒卻掃了個空急急忙忙抬起頭吃驚地發現一個騰空的影子正利索地對準他的頭頂砸下來

 

又是一記妃獨創的踢腿風狂骨捂著頭雙膝跪地

 

妃落地後在他面前站穩拍了拍腿上的泥抹去臉上的雨水帶著鄙夷的眼神看向低垂著腦袋的風狂骨

 

叫我乖乖當一枚棋子你在開玩笑吧逃跑時別人叫你站住你就真的會站住了別笑死人了用這種低劣的手段挑撥離間你也太低估我了風狂骨就算轉世投胎一百遍我也絕對不會相信你說的話!”

 

哢哢哢哢哢哢……”

 

又來了這個叫人從骨子裏討厭的機械聲音令妃情不自禁皺起眉頭

 

不過與此同時她的心裏又隱隱產生一種難以形容的異樣感

 

奇怪風狂骨就算再不濟好歹也是天狗族的妖怪怎麼被她這個人類踢了兩下就爬不起來了呢記得上次在石蝶山匆忙帶著冬雪逃跑時也發生過類似的事當時她也是像這樣把風狂骨踢倒在地本以為他會惱羞成怒撲上來將她撕成碎片沒想到他卻只是在原地掙扎僅僅向她投出帶有警告意味的眼神

 

怎麼回事一隻妖怪應該不會這麼弱才對啊……

 

妃的思緒被打斷了因為風狂骨踉踉蹌蹌地站了起來妃連忙退後一步繃緊神經準備再次使出飛腿

 

就在她全神貫注盯著風狂骨時突然有一雙手從她的腋下伸出來把她淩空架起一下子限制住了她的行動妃大驚失色奮力掙扎著回頭一看——這雙手的主人不是別人正是她不久前才間接相認的哥哥

 

為什麼……?”

 

妃不敢置信地瞪向他

 

妃小姐吾受到銀毛獅子的鄭重託付負責將你帶往妖界皇宮為了你的安全只能委屈你暫時安分一點了。”

 

聽到這句話的同時妃也聽到了自己心臟沉下去的聲音

 

為什麼……為什麼要阻止我我一直都那麼相信你啊我不想懷疑你更不想和你為敵啊為什麼你會變成這樣!”

 

和妃的激動情緒相反葵依然顯得相當沉著事實上就算見到了以為已經過世了的人類母親認識到妃是他的異父妹妹他也絲毫沒有把自己的感情表現出來一方面是因為他已經習慣於隱藏自己另一方面也因為他此刻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論是出於哪個原因都不容許他在目標達成之前自亂陣腳所以即使是對於妃他也不得不有所保留

 

只不過要面對這樣一雙滿含失望的眼睛連他自己也不確信能支撐多久……

 

請你冷靜一點妃小姐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樣。”

 

葵鬆開妃的一條胳膊想讓她轉身面向自己卻在中途出了一點意外妃的手在劇烈掙扎中撞到了他的胸口半片衣襟被扯開一個四四方方的銀色盒子滾落出來

 

……”妃瞥見這件眼熟的東西霎時瞪大眼睛,“這不是大叔隨身攜帶的殛妖水嗎為什麼會在葵的身上?”

 

葵為難地動了動嘴唇想要解釋在聽到風狂骨露骨的笑聲之後還是放棄了選擇沉默的結果便是他清晰地看到妃眼裏最後一絲信任也消失了

 

不好……

 

念頭一閃而過時妃已經彎下腰拾起殛妖水用力撞擊他的胸口之後飛快地逃離了他的掌控

 

等等妃小姐……危險!”

 

沒命奔跑的妃卻根本不在乎葵說了些什麼心裏只考慮一件事帶著殛妖水離開這個令人作嘔的鬼地方

 

不論是她的母親五五子還是風狂骨……甚至連葵都……總之一切都讓她覺得噁心

 

快點離開吧

 

哢哢——”

 

空中響起風狂骨帶有回音的笑聲仿佛一個暗號一樣拉開了一場戰鬥的序幕

 

無數破風的聲音在妃的身後響動幾乎震破她的耳膜回頭一看原來守衛赭色鳥居的妖怪們全在風狂骨的一聲令下如同滿天蝗蟲一樣向她俯衝下來

 

妃咬咬牙加速奔跑拍打著翅膀的妖怪在她耳邊呼嘯而過濕透的長髮和衣服在狂風的吹動下帶來一陣又一陣寒意

 

這下死定了妃萬念俱灰地想道

 

她又一次違背了自己的低調原則出言挑釁不夜妖妃又出手痛扁了風狂骨雖然對於兩者她都不後悔但是很顯然現世報馬上就要來了

 

眼前是一片望不見盡頭的斜坡斜坡不知何時會變成斷崖而斷崖之下就是海她是會先被妖怪撕破肚腸流血而死呢還是先被逼至山崖墜海身亡這種時候還有空幻想自己的死狀老實說她還蠻佩服自己的不過因為這裏是接近妖界的深山老林夜已深又下著大雨她不認為自己平安逃離的可能性會超過百萬分之一……反正都是一死還不如想一個比較有骨氣的死法也算對得起奶奶這麼多年的養育之恩吧

 

一想到奶奶她又急忙打消這個念頭什麼啊她的字典裏應該沒有認輸這兩個字才對哪怕只有百萬分之一也要想辦法贏

 

────”

 

就在她盤算著怎麼贏的時候妖怪們已經圍成上下兩個圈從空中和地面兩處將她團團圍住

 

太快了……難道真的只有百萬分之一嗎

 

妖怪們的包圍圈很快縮小了氣壓好像急劇降低呼吸也隨之變得困難起來妃甚至能夠感覺到尖銳的武器刺入皮膚的疼痛以及死亡臨近的恐懼感可她仍然束手無策只能抱著手臂絞盡腦汁尋找逃脫的方法

 

哪里哪里才是出路究竟哪里才有那百萬分之一的希望

 

突然在黑壓壓的妖怪包圍圈中她居然看到了一個缺口她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只見缺口處的妖怪們先後發出慘叫聲一個個打著哆嗦四散逃開卻又在中途遭遇寒氣襲擊有的被冰刃割下耳朵有的被凍住雙腳無法行動有的飛到一半被冰柱砸中腦袋有的則根本還沒來得及行動就成了一尊冰雕……一時間叫駡聲此起彼伏不到片刻原先緊密的包圍圈就瓦解了一半

 

在缺口的盡頭站著一個淺藍色短髮的年輕男子在雨水和寒冰的雙重作用下他的全身泛起一道朦朧的霧氣仿佛沐浴在月光底下一樣閃閃發光

 

妃有整整三秒鐘時間驚訝得合不攏嘴

 

快過來醜女快到我身邊來沒時間了!”

 

直到冬雪對著她嘶聲大吼她才想起自己的處境急忙沖出包圍圈冬雪眼疾手快地跨上一步一把將她抱起來

 

…………”

 

閉嘴抓緊我的脖子千萬不要放手!”

 

話音剛落妃就好像一個包袱一樣被冬雪甩到背上她剛來得及把手環繞在他脖子上他就咬緊牙全速沖下了斜坡

 

太快了

 

雨水針一般刺進眼睛痛得妃幾乎睜不開眼然而身後的妖怪卻仍然有辦法追得上來可見這些妖怪的級別不低妃匆匆回了一次頭被兩個石塊砸中了臉頰和脖子為了躲開妖怪們射來的利箭後背也被樹枝刮傷了一大片兩條胳膊更是傷痕累累幾乎失去知覺下場真可謂是前所未有的淒慘

 

不過幸好這百萬分之一的希望終於被她給找到了……

 

抓緊!”

 

聽到冬雪一聲大喊妃下意識俯身貼向他的後背同時兩手緊緊卡住他的下巴

 

太緊了……你是想殺了我嗎?”

 

啊啊對不起是你叫我抓緊的嘛。”

 

你這個笨女人……果然是……”

 

是什麼?”

 

果然是我的……”

 

話還沒說完冬雪的動作猛地刹住兩腳踩在斜坡的最低處用力向外一蹬他和妃兩人就如同脫離了軌道的空中纜車一樣畫著漂亮的弧線……雙雙墜落懸崖

 

哇啊啊啊啊────”

 

一串淒厲的慘叫聲回蕩在夜空中妃最後帶著無奈的苦笑一頭栽進漆黑的海水裏

 

她怎麼也想不到那百萬分之一的希望居然會是以這樣的方式收場難道這才是真正的現世報

 

 

 

————

 

 

 

暴雨過後的夜空許久未曾露面的月亮終於撥開雲層露出黯淡的冰山一角

 

海灘邊破舊的廢棄漁船邊兩個狼狽的人影氣喘吁吁地倒在地上

 

你這個笨蛋妖怪實在是太亂來了我的壽命縮短了一半啊啊啊啊啊!”

 

妃拼命咳出嗆進氣管的海水一邊絞著濕透的衣服下擺一邊還不忘對身後的冬雪怒目而視

 

不然你還有更好的辦法嗎?”

 

是沒有啦。”妃繼續咳嗽了幾聲,“但是再怎麼樣也不該跳海吧萬一這裏的海水不夠深怎麼辦萬一中途撞到岩石怎麼辦我們可是會腦袋開花血濺當場的啊!”

 

“……反正沒死就好。”

 

對於妃不滿的質問冬雪只是輕描淡寫地一語帶過和平常比起來氣勢方面可以說是壓倒性的不足這讓妃不禁隱隱擔心

 

仔細打量了他一番先不管那慘白得跟死人沒兩樣的皮膚——反正他的膚色一向很淺他那副有氣無力的樣子令她非常奇怪事實上從海裏爬回到岸上以後冬雪僅是詢問了她幾句傷勢如何便單手捂著肚子蜷縮在漁船邊一動不動即使找他說話他也只是半睜著眼睛向她投來意義不明的眼神然後小聲咕噥兩句敷衍了事

 

冬雪。”妃終於忍不住走到他身邊擔憂地看著他,“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沒有。”

 

那你的手幹嘛要捂著肚子?”

 

冬雪立刻挪了挪手但是袖子仍然恰到好處地遮蓋住染血的部位

 

只不過是海水稍微滲進傷口裏罷了。”

 

妃愣了片刻才狐疑地問:“傷口難道上次的傷口還沒有好嗎憑你們妖怪的復原能力傷口不是應該很快就會癒合的嗎?”

 

冬雪有意將眼神瞥向另一邊迅速轉移話題:“先不管那些我問你你為什麼會在妖界入口那種地方啊而且為什麼會跟妖皇子在一起洵大人呢?”

 

雖然覺得他話題轉得太快有點可疑不過妃也並沒放在心上被問到大叔的情況時她有點沮喪地垂下頭

 

這個其實……我也不太清楚。”

 

那把你知道的都告訴我吧。”

 

在計畫下一步要幹什麼之前冬雪建議妃先找個地方把一身濕衣服換下來否則恐怕在下一波妖怪來襲前她就會被活活凍死淋了雨又不幸墜海此刻正被冷風吹得瑟瑟發抖的妃自然也不會有什麼意見

 

根據海灘上的導覽圖冬雪很快找到一間夏季出租的度假小屋二話不說把鎖切斷直接踢門而入

 

小屋在設計上是以出租給情侶為第一原則所以內部的擺設充滿了浪漫的情調由鋪著高級涼席的雙人床和寬敞乾淨的浴室來看這間小屋應該租金不菲不過由於冬季這片海灘並不營業閒置了很久的小屋裏除了基本的設施之外什麼都沒有冰箱是空的電源被切斷自來水還能使用不過想要洗個熱水澡這種奢侈的願望就想都不要想了

 

妃在浴室草草沖了個冷水澡換上乾淨的睡衣將銀盒子塞在口袋裏然後便坐在床頭把之前發生的事一五一十告訴了冬雪

 

同樣地冬雪也簡略交代了自己的行蹤當然省去了被須婁山妖怪追殺和被五五子救的那兩段並且謊稱自己在妖界有事所以恰好在那個時間出現在那個地點

 

而事實上在妖皇子把妃和五五子領進木屋時冬雪一直躲在屋外的樹叢裏他們的對話他一字不漏地全聽見了不過因為忌憚妖皇子的力量又不知道這樣的相遇對他來說意味著什麼他暫時不敢輕舉妄動所以一直到妃遇上危險孤身無助時他才瞅準時機出現帶她逃離妖怪們的威脅

 

只是上述這些事他並不想讓妃知道罷了

 

這麼說來你是偶然經過那個什麼妖怪鳥居,‘偶然看到我然後又偶然救了我囉?”

 

冬雪坐在離床頭最近的角落裏和妃間隔兩步距離突然來到這種氣氛曖昧的環境讓他一時間心神不寧為了掩飾不自然他提高嗓音:“不然你以為是怎樣懷疑我跟蹤你嗎?”

 

不是啊比如友情的呼喚之類的……”

 

將一隻手枕在腦後冬雪沒好氣地冷聲譏笑:“友情我們之間有那種無聊的東西存在嗎我看你大概海水喝得還不夠多再去喝一點比較好。”

 

是這樣嗎妃卻暗自心想每次她遇上麻煩或者危險的時候冬雪似乎都會像這樣偶然出現救她事後又當作沒發生過一樣繼續跟她保持吵架夥伴關係這種偶然怎麼看都覺得不自然

 

……該不會他對她的感覺並不是友情……?

 

不經意地腦海裏靈光一閃讓她覺得匪夷所思她曾經為這種事煩惱過嗎為什麼會覺得這個感覺似曾相識呢

 

奇怪的是她對自己的這段記憶卻毫無印象即使仔細回想也不確定那是否只是一個午睡時的白日夢只依稀記得自己好像有過類似的心情

 

對了在跳下斷崖之前冬雪好像說了一句:“你果然是我的……”結果只說了一半他當時究竟想說什麼呢

 

想到這裏她就不由地側過頭仔細觀察冬雪的臉

 

他仍然有氣無力地捂著腹部顯出疲憊的樣子仿佛感覺到她的視線他睜開眼睛滿是病容卻依然清秀的臉向她轉了過來

 

怎麼?”

 

……”

 

算了還是不要有多餘的雜念比較好妃心想這種輕浮的想法對豁出性命來救她的冬雪來說實在太失禮了

 

其實我覺得應該好好向你說聲謝謝雖然可能會被你吐槽不過……這一次的心情好像是認真的多虧你救了我那麼多次我才能平安活到今天謝謝你冬雪。”

 

這一回輪到冬雪整整三秒驚訝得合不攏嘴匆匆移開時間好半天才止住臉上的紅潮輕聲低喃

 

不用多禮。”

 

!”

 

妃聽了回答頓時叉著腰哈哈大笑

 

什麼啊什麼不用多禮’,笑死人了你是古人嗎還是跟我一樣喝了太多海水所以腦袋也進水了?”

 

冬雪的臉變得更紅了

 

你給我閉嘴!”

 

哈哈不過說到底你是妖怪嘛活了兩千年確實也可以算作古人了啦不用多禮……噗哈哈哈……”

 

不准笑離我遠一點!”

 

妃完全不理會冬雪的嚴正警告仍然捧著肚子一個勁大笑她想在這一點上冬雪的性格大概跟她是一樣的他們都不太習慣說感謝的話當然對於別人的道謝就更不習慣了這種性格要歸類的話應該可以算作是靦腆吧

 

不過冬雪這傢伙教訓起人來時可是一點都不靦腆

 

妃酸痛的腹部還沒有從大笑中恢復過來冬雪突然一本正經說起了別的話題

 

想不到前皇妃阿橋五五子居然是你的母親這下事情變複雜了。”

 

……”妃頓時露出不滿的表情,“不要跟我提起那個女人。”

 

笨蛋現在不是耍小孩子脾氣的時候就算再怎麼逃避也沒用你的確是她的女兒吧你的陰陽眼就是證據。”

 

為什麼?”

 

普通的人類是不可能看到妖怪原形的會變得特殊一定有原因如果你身上流著不夜妖妃的血那就不難解釋了。”

 

就算這是真的那又怎樣她不想承認我這個私生女我也不想把那麼冷酷的女人當作母親我們之間的血緣關係大概比忘記放米的稀粥還淡薄追究這件事一點意義也沒有。”

 

不過你不能否認自己已經被捲進來了吧?”

 

妃轉過臉和冬雪四目相對

 

這麼說是什麼意思?”

 

你想先是洵大人丟下你莫名其妙地失蹤隨後妖皇子將你誘騙到妖界入口途中遇見了假裝自殺拋棄你們父女真實身份是妖界前皇妃的母親五五子最後又突然冒出行動詭異想要把你當棋子的風狂骨……這些都是巧合嗎假如是巧合為什麼又全都跟你有關係呢?”

 

聽冬雪這麼一提妃的表情也沉了下來

 

難道說……”

 

你終於察覺到了嗎?”

 

妃瞪大充血的眼睛用恐怖的表情捂著臉:“難道我患上了被害妄想症?”

 

“……”

 

冬雪洩氣地垂下腦袋一副被打敗的樣子

 

都已經在被妖怪追殺了你竟然還有心情開玩笑你的神經到底是什麼東西做的啊?!”

 

可是普通情況下會遇到那麼過分的事嗎喜歡的物件在求婚之夜不告而別拐騙自己的妖怪變成了哥哥好不容易有了母親卻又得不到承認最後還被一群不知來歷的妖怪莫名其妙地追殺……正常人都會懷疑事情過分得太離譜了該不會是自己的臆想之類的吧?”

 

冬雪愣了一會兒沒有回答卻訥訥地問

 

……洵大人他……向你……”

 

對啦。”妃抱著雙腿把下巴擱在膝蓋上因為覺得有點難以啟齒她的臉頰微微泛紅

 

你的……回答呢?”

 

這個嘛答應是答應了……”

 

妃把後面的話卡在喉嚨覺得沒必要再說下去冬雪也不問雙方好像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空氣一瞬間凝固了

創作者介紹

燃聿的移動城堡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