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你給我好好活下去

 

 

 

房間裏安靜得出奇

 

由於沉默的時間太長妃試著重新回到話題

 

那麼你剛才說的那番話究竟是想暗示我什麼?”

 

“……”

 

冬雪?”

 

“……”

 

妃一連叫了冬雪好幾遍才見他宛如驚醒一般將臉往她這邊轉了轉好像在拼命忍耐什麼一樣又飛快地把臉轉了回頭此刻的他看起來滿頭是汗呼吸紊亂表情焦躁和平時冷酷的模樣判若兩人

 

在妃的催促下冬雪勉強繼續之前的話題

 

雖然還不肯定是什麼不過……你的身上一定有風狂骨……他們想要的東西而這樣東西跟前皇妃所擔心的……‘妖界即將發生的大事有關所以從表面上看妖怪們的事……似乎與你這個人類無關不過事實上……大概是你……把他們聯繫起來的……”

 

先不去管這番話的內容光是這種斷斷續續的表達方式就讓人覺得奇怪本來以為冬雪大概是消耗了太多妖力連說話的力氣也沒有可是觀察了下來好像又並非如此

 

他正在用一種非常渙散衰竭頹喪的神情呆呆看著前方

 

妃深深皺眉就在這時她看到了冬雪腹部袖口乃至整個胸前那一大灘觸目驚心的血漬瞳孔一瞬間放大了

 

冬雪你的傷!”

 

妃一腳踏空幾乎從床上跌下來戰戰兢兢撲到他身邊

 

然而她的手還沒碰到他的衣領一個震耳欲聾的聲音在耳邊爆裂開來窗上的玻璃被撞得粉碎一股巨大的風力將她彈回到床上

 

冬雪拼命睜開沉重的眼皮勉強在自己和妃面前撐開一面冰牆又伸出左手對趴在床上的妃示意

 

過來……”

 

妃卻沒理會將手擋在額前咬著牙看向窗外視野中一大群黑壓壓的妖怪令她馬上意識到風狂骨的第二批追兵來了

 

她心念一動立刻翻身下床掀開床罩將一整張床墊豎了起來床墊的材質是柔軟又有彈性的海綿也是她唯一搬得動的大件物品用來暫時堵住視窗應該不成問題將床墊塞進視窗後妃爭分奪秒地抓起冬雪的胳膊繞在自己脖子上用全身的力氣支撐他往浴室走

 

或許連最後逞強的資本也沒有了冬雪這一次沒有拒絕身體沉重地壓在妃的肩頭

 

一進浴室妃就放開冬雪手腳俐落地把門反鎖然後左右張望尋找起工具來

 

堅持一會兒我馬上就好!”

 

妃的目光四下移動停留在浴室裏唯一一件能夠使用的金屬道具──蓮蓬頭上她一把將它抓下來用力猛砸通風氣扇上的兩面玻璃砸出一個足夠她順利躍過的窟窿

 

正要回頭叫冬雪卻見他掙扎著站起來伸手轉動門鎖

 

冬雪你在幹什麼?”

 

她拉住他的手焦急地大吼

 

我去拖延住他們你先逃出去。”冬雪擦了擦額頭的汗,“記住往人類聚集的地方走人越多妖怪就越不敢亂來假如能堅持到天亮的話你就安全了。”

 

說完他又伸手開門再次被妃阻止

 

你在說什麼蠢話我不是妖怪都看得出來你的傷勢有多嚴重憑你現在的身體狀況出去豈不是給那些妖怪們送開胃小菜嗎?”

 

冬雪彎下腰重重喘了口氣像是在忍受巨大痛苦似的聲音低沉嘶啞

 

笨蛋……正因為傷勢很嚴重所以我才這麼說啊!”

 

“……”妃瞪大通紅的雙眼堅決不去想這句話背後的意思

 

我已經到極限了。”冬雪扶著門支撐起上半身一臉無奈地凝視目瞪口呆的妃以虛弱的氣聲喊,“還不明白嗎我快死了……這一次恐怕真的要說再見了。”

 

……!”

 

冬雪不讓她有機會開口喘息著說下去

 

以後……我再也不能保護你了所以你要小心……擺脫風狂骨手下的那些妖怪以後就儘快去螟皇寺找鴉狐和冥婆婆他們應該有辦法幫你找到洵大人……找到大人之後就不要再和他分開了……你雖然比普通人堅強但終究還是個人類又是女人還是不要太逞強比較好……偶爾也依賴一下洵大人吧。”

 

說到這時冬雪有片刻的沉默想說一兩句祝福的話卻偏偏怎麼也說不出口

 

好了快走吧!”

 

妃的手卻第三次打斷了冬雪的動作

 

盯著冬雪詫異的臉妃呼吸頓了頓茫然的目光倏然轉為憤怒像是快要窒息一般突然深吸一口氣

 

我帶你去見大叔!”她口氣堅決地說臉上一副敢拒絕的話就試試看的兇狠表情

 

真是敗給你了完全沒在聽我說話嘛……”

 

如果大叔不行我還可以找葵找不夜妖妃甚至找風狂骨他們之中一定有一個能夠治好你!”

 

笨蛋那樣我救你出來還有什麼意義?”

 

我不管總比讓你死了好!”

 

衝動地吼完這一句妃揪緊冬雪的手腕要求他變成兔子

 

冬雪一時傻了眼:“什麼?”

 

哪怕只有十分鐘也好拜託你變成兔子讓我帶你走這次換我來救你!”

 

……別開玩笑……”

 

冬雪!”妃拼命忍住眼淚用平生最嚴肅的表情瞪著他一字一句說,“變成兔子給我好好活下去!”

 

這一瞬間被妃的表情嚇到的冬雪在一陣無力的反抗過後乖乖變成了一隻兔子

 

妃將化身成兔子的冬雪塞進浴衣的胸口用力束緊腰帶往窗外縱身一躍消失在夜色中

 

 

 

————

 

 

 

這裏是通向禦審殿殿主大廳的竹林幽徑他曾經走過好幾百年的路一切都是那麼熟悉一切卻早已物是人非──殿主的牌匾換了字體竹子被染上了新的妖氣當年的朋友也都已經不在了

 

大叔有些感慨地抬頭環顧四周新成立的靈獸小分隊隊長鸞羽恭敬地尾隨在後

 

送到這裏就可以了接下來的路我知道怎麼走。”大叔回頭對鸞羽笑了笑交談了幾句便把她打發走了

 

大搖大擺地進了殿主大廳卻沒見到任何一個不夜軍團的妖怪跳出來歡迎他這個重刑犯大叔摸摸下巴不禁覺得有點奇怪更奇怪的是居然連最基本的守衛都沒有這裏可是禦審殿最為機密的樞紐中心呢風狂骨到底在想什麼啊

 

抱怨歸抱怨大叔其實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好對他來說少一些無意義的戰鬥何樂而不為嘛……反正現任殿主不是他

 

走進大廳時大叔才想起風狂骨似乎沒有設立副官的職位當時他曾經想拉攏冬雪不過可能因為手法太過拙劣也可能由於冬雪的個性太倔強他的拉攏計畫宣告失敗從此以後就再也沒有發佈過任何招賢納士的告令

 

沒有副官輔佐的殿主在妖怪史上是前所未有的事從這方面來說風狂骨也算是開創了歷史先河

 

只是這偌大一個殿主大廳連個鬼影也不見未免也太冷清了吧想當初他可是經常忙到焦頭爛額一連幾個月都無法休息啊

 

看來妖皇子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的風狂骨這個殿主當得果然有問題

 

一陣風吹過大廳的後方飄來一股異常難聞的腐臭氣味大叔忍不住皺了皺眉這個氣味很明顯是妖怪死後一部分妖力所化成的妖屍氣從本質上來說這是隨處可見的現象並沒有特別值得關注的地方假如這裏是禦審殿存放骨灰的祭堂他根本不會起一點疑心但若是殿主大廳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

 

從通向殿主大廳的竹林開始直到大廳中央沒有守衛也沒有不夜軍團甚至連一個端茶送水的小妖怪都沒有這個謎團一直困擾著他現在看來這股詭異的妖屍氣多半脫不了干係吧

 

再往裏走了兩步腳步停留在兩根最大的柱子之間

 

大叔突然一個轉身兩把由妖力實體化形成的利刃地擦過他的肩膀定睛一看一個手持雙刀的黑影在地上滾了兩圈遠遠地站立起來

 

哢哢!”

 

人影發出類似齒輪轉動的笑聲從陰暗處走到月光下露出一張毫無表情的臉孔這張臉大叔見過不少次所以他有十成的把握不會弄錯

 

風狂骨。”

 

真是稀客啊獅天狗大人像這樣面對面地打招呼幾千年來還是第一次吧?”

 

配合著風狂骨乾巴巴的笑聲大叔也展露溫和的笑臉:“怎麼會呢你肯定是忘記了在風茄被你害死的那一天我們也像這樣打過招呼哦。”

 

是嗎我怎麼不記得自己有害死過獅大人的女人呢看來我的記性還真差。”

 

大叔仍然是滿面笑容:“你不但記性差眼神也不大准風茄並不是我的女人而是我的部下。”

 

哢哢反正已經死了大人要怎麼說都可以。”風狂骨背著手走近兩步陰側側地在大叔耳邊舔舐牙齒,“不過大人今天來應該不會只是想告訴我這件事吧?”

 

那麼依你看我來找你是為了什麼事呢?”

 

這個嘛……要知道還不容易?”

 

話音剛落風狂骨身形一動兩隻袖子平平伸向前方,“地一聲射出兩把暗器大叔不緊不慢地偏過頭躲開一處暗器寬大的袖口一揮又擋住另一處臉上仍舊掛著篤定的笑容仿佛早就料到他會趁其不備來此一招

 

!”一記清脆的響聲在耳畔響起大叔躲過風狂骨擲出的由妖力化成的匕首順勢翻了個身繞到風狂骨背後想要擒住他的左肩卻被他反手推開同時一道冷光一閃一柄短刀從他的腋下刺出大叔只得後退一步和他保持距離

 

哢哢傳說中的獅天狗看來也沒什麼了不起的嘛。”

 

風狂骨得意地笑起來重新執起雙刀陰狠地對準大叔的脖子砍過來

 

大叔不停晃動頭部左右躲閃一邊躲一邊退直到被逼至大廳的柱子前在腳跟撞到柱子的底座時大叔像是吃了一驚突然向後一瞥──眼見這個大好機會擺在面前風狂骨當然不會放過大笑著揮動手臂就向他刺出一刀

 

──”

 

鮮血噴濺出來短刀不偏不倚刺入了大叔的手心將他的手釘在了柱子上

 

哢哢哢哢哢哢!”風狂骨皮笑肉不笑地瞪大眼睛,“這下你死定了獅天狗不管你是來找我報仇也好取代我的位置也好都永遠沒有機會了!”

 

“……”大叔卻若有所思地看著風狂骨微微皺起眉頭,“果然你並不是我所認識的那個風狂骨。”

 

……”

 

你到底是誰?”

 

風狂骨捏著短刀的手保持不動身體卻忌憚地向後退了幾寸不知是無言以對呢還是不屑回答他停止了腹語術雙眼無神地盯著大叔

 

假如你是真正的風狂骨的話就應該知道我擅長的妖術是什麼。”

 

大叔動了動手掌張開合攏反復了幾次突然握緊短刀使用妖力一股猛烈的電流順著刀刃傳至風狂骨全身把他電得瘋狂慘叫

 

──”

 

風狂骨原本端正的臉孔一瞬間扭曲起來劇烈地抽搐了幾下化成一小堆骨灰輕輕飄落到地上

 

與骨灰同時散落的還有一片寫滿紅字的人形符紙由於大叔妖力的關係符紙周圍有些許燒焦的痕跡

 

大叔彎腰將它撿起粗略地掃了一眼上面的文字頓時面色大變

 

這不是……以妖怪的骨灰來操縱傀儡的妖術麼從符紙的年代以及殘餘骨灰的數量來看真正的風狂骨應該早就死了

 

那麼之前他們看到的風狂骨究竟是誰在操縱

 

幕後那個人究竟是誰?!

 

 

 

————

 

 

 

在妃自信滿滿地對冬雪說出這次換我來救你這種大言不慚的話之後還不到半個小時她就深刻意識到自己可能把妖怪想得太簡單了

 

什麼啊連炸彈也來這樣是犯規的吧

 

從漆黑的海灘一路跑到稍有燈光的公路上期間總共發生了三起宇宙光束傷人事件”,兩起八方手裏劍流血事件”,以及多到數不清的龍捲風真空斬事件”,現在居然還從空中向她猛丟不知道用什麼材料做的炸彈……可惡要殺要剮就直接到地面上來啊這種不幹不脆拖泥帶水的圍攻方式真是讓人忍無可忍難道這些妖怪是在把她當實驗小白鼠以玩弄她為樂趣嗎

 

!”

 

爆炸聲又來了這次離她的腳跟只有不到一公尺的距離妃急忙跳向公路一邊的花壇裏保護住胸口就地滾了一圈被雨水浸潤的泥漿立刻把她剛換上的白色浴衣染成了土灰色

 

這群沒完沒了的妖怪到底是怎麼找到我的呀?”

 

妃甩甩頭髮上的泥漿納悶地自言自語

 

她明明已經洗了澡換了衣服也染上了和之前完全不同的洗髮水香味從氣味上追蹤她幾乎是不可能而天色這麼暗她又繞了好幾個彎路還故意往與逃跑路線相反的地方製造響聲照說應該沒道理擺脫不了它們的追殺的呀

 

然而事實就是這些妖怪始終不徐不疾地跟在她身後簡直比背後靈還難纏

 

到底是為什麼呢

 

你的身上……是不是有什麼特別的東西……”

 

軟軟趴在她胸口的兔子半睜著眼睛虛弱地開口

 

經冬雪這麼一提妃立即想到什麼把手伸向口袋

 

難不成是這個東西!”她從口袋掏出銀盒子把它舉到冬雪眼皮底下,“這是從葵那裏奪過來的殛妖水難道妖怪就是通過它來追蹤我的?”

 

笨蛋……想也知道……”

 

可是現在就算知道了也沒用我又不可能把這麼重要的東西丟掉但留在身上又等於被安裝了跟蹤器這下可怎麼辦才好啊?……”妃煩惱抱住額頭突然靈光一閃,“對了可以反過來利用殛妖水嘛就算起不了什麼作用嚇嚇它們也好。”

 

想到這裏妃的嘴角邊浮現報復心切的冷笑

 

你們這群妖怪給我停下來!”

 

空中的妖怪好像一群正在惡作劇時被老師抓包的小孩子紛紛停下動作拍打著翅膀圍攏到一起看到妃高高舉起一個閃閃發光的銀色盒子便全都湊過來仔細查看

 

這個是什麼?”

 

好吃嗎?”

 

要怎麼玩?”

 

“……”妃的氣焰頓時下降了一半不過她還是硬著頭皮信口開河道,“仔細看清楚了這個東西可是凝聚了妖界千萬年精華蘊含超大能量可以秒殺一切妖怪的殛妖水哦殛妖水你們難道沒聽說過嗎?”

 

──?”妖怪們驚詫之餘紛紛搖頭,“沒聽說過。”

 

一滴汗自額頭滑下妃的手一時下不了臺尷尬地舉在空中

 

對了大叔說過殛妖水是妖界極為機密的東西這種中級妖怪以下程度的小角色根本不可能知道更不用說會產生她所期待的敬畏感了

 

無奈之下妃只好胡亂扯下去

 

不信的話……那麼就先來許個簡單的願望好了。”

 

一心盼望把妖怪的注意力引開好讓自己趁亂逃脫的妃想也未曾多想就指著半空中體積較大的一隻喊道

 

殛妖水把這只妖怪的身體切成兩半!”

 

下一刻妖怪的腦袋不見了鮮血如噴泉一般從脖子上的缺口湧出來

 

妃和其餘妖怪同時發出一聲尖叫

 

──”

 

妖怪們不等妃結結巴巴地為自己辯解便呼啦一聲作鳥獸散遠遠的天邊只留下幾個小黑點最後也很快消失在夜色裏

 

……我只是想嚇嚇它們而已並不是真的要殺它們啊。”妃看著手裏的銀盒子不知道應該高興還是害怕喉嚨裏的聲音竟微微顫抖,“畢竟這些妖怪只是奉了風狂骨的命令才來追殺我而且並沒有真的想把我逼入絕境……殛妖水為什麼會……”

 

懷裏的冬雪沉吟片刻伸出一隻爪子扯了扯妃的衣襟把她的思緒拉回來

 

總之趁此機會快點回螟皇寺吧。”

 

……”

 

現在我終於明白了,”冬雪歎息著說,“風狂骨想從你身上得到的東西就是這個。”

 

妃和兔子交換了一個眼神彼此都覺得事情已經漸漸超出了他們的想像範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燃聿 的頭像
燃聿

燃聿的移動城堡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