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如果你屬於我

 

 

天剛濛濛亮冥婆婆便像往常那樣來到了廚房開始了每天慣例的工作先是變身為妖形八爪草稍稍活動一下筋骨然後便對八條觸手一一發號施令有條不紊地做起了早餐

 

對服侍了好幾代住持的冥婆婆來說這些工作已經變得和呼吸一樣自然絕對不可能會出差錯然而這一天其中一條被派去少爺房間送早茶的觸手小紅卻在中途就返回至廚房冥婆婆見了不悅地板起臉

 

發生什麼事了小紅?”

 

觸手小紅放下託盤指了指門外

 

冥婆婆變為人形推門而出一個意想不到的景象令她大吃一驚

 

大持盂冬雪大人你們怎麼會變成這副模樣?”她急忙走向前從妃的背上接下已經昏迷的冬雪和妃兩人合力把他抬進妃的房間安置在床上

 

真不好意思呢冥婆婆這件事我不想把神銀也扯進來所以能不能麻煩你替我保守秘密?”

 

安心吧不用你說我也會保護小少爺的我這就去把鴉狐叫來。”冥婆婆搖了搖頭歎息了一聲把重新洗乾淨的毛巾遞給妃,“真是的冬雪大人怎麼會傷成這樣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

 

妃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冬雪自從失去意識後他就無法再保持妖形一路把他背回來確實花了她不少工夫不過幸好他還活著……

 

妃打開衣櫥取出一套乾淨的浴衣剛脫下滿是淤泥的髒衣服想要稍微擦一擦身只聽門地一聲被撞開一隻橘紅色的小妖怪哭哭啼啼闖進來

 

小姐嗚嗚………………?!”

 

哭得紅腫的眼睛頓時瞪成銅鈴狀口水代替眼淚順著下巴淌了下來

 

鴉狐……沒人教過你進屋之前要先敲門嗎?”

 

妃瞬間切換成女王模式一手用衣服遮住胸部另一手揪住鴉狐的脖子兩眼發出綠色的凶光

 

對不起小的出去再重來一次!”

 

等了足足十分鐘聽到妃發出已經換好衣服的提示鴉狐才擦幹口水笑眯眯地走進來

 

小姐你現在還沒有變成妖怪這就證明你還沒跟洵大人結婚吧哎呀真是太好了這樣就代表我還有機會跟隨在小姐身邊服侍你囉?”

 

先不要提那些鴉狐我問你你知道大叔現在在哪里嗎?”

 

這個小的不知啊。”鴉狐詫異地反問,“洵大人難道沒有和小姐在一起嗎?”

 

妃搖搖頭捏著下巴沉默了一陣接著對鴉狐正色道:“鴉狐你是我的頭號家臣沒錯吧?”

 

!”

 

那麼現在考驗你的時候到了我記得你對使用各種熏香十分在行其中應該有追蹤和占卜之類的熏香對吧不論你用什麼方法我希望你能在半小時內找出大叔的行蹤。”

 

半小時嗎這恐怕有點困難……”鴉狐眨了眨眼一時有點猶豫

 

事態緊急我只能拜託你了鴉狐如果乾得好的話我可以答應你一個條件任何條件都可以哦。”妃故意語帶曖昧地補充了一句

 

鴉狐的頭頂霎時噴出好幾公尺火焰四隻爪子同時握緊:“包在小的身上請小姐放一百二十個心小的一定盡力而為!”

 

那就先謝謝你了。”

 

趁鴉狐在院子裏忙碌的空檔妃取出裝著殛妖水的銀盒子盯著正中間的那個字發呆

 

按照冬雪的說法風狂骨以及其手下的妖怪們之所以對她糾纏不休是因為想得到殛妖水的力量而殛妖水又只聽從她一個人的命令只要控制了她就等於控制了殛妖水這才是風狂骨的真實目的

 

最早在海底的水晶宮以及後來在風茄復活白楓的時候殛妖水曾經兩次進入她的身體並實現了她內心的願望這一切都被風狂骨看在眼裏或許從那時候開始他就已經在為今天做準備了

 

而上一次在石蝶山鼬鼠妖族的地下花園裏風狂骨故意用妖刀戀無木刺探她的實力想看看殛妖水究竟可以為她做到何種地步不料卻半路殺出程咬金由冬雪代替她承受了那一刀讓風狂骨著實掃興了一把不過她後來的反擊也證明了殛妖水並沒有殘留在她體內單獨一人時的她根本不足為懼

 

這樣一來只要分別把她和殛妖水搞到手再通過她來控制殛妖水世間就再也沒有風狂骨做不到的事了

 

以上觀點均屬於冬雪的推測他並沒有十足的證據但是妃擁有這種能力已是毋庸置疑的事實

 

那麼她這個人類為什麼會有這種力量呢

 

冬雪的解釋是殛妖水的前主人不是別人正是她的母親──前皇妃阿橋五五子在五五子被妖皇放逐之後殛妖水曾經在妖界引發了一次非常可怕的大災變皇宮禦審殿以及其他被波及的機構雖然勉強抵制住了它的妖力但仍然損失慘重為了避免整個妖界受到進一步損害當時便由身為禦審殿殿主的洵大人將失控狀態的殛妖水封印在銀盒子裏並在和妖皇子商議之後把殛妖水的下落當作一級機密嚴密封鎖起來事隔多年當殛妖水再次蘇醒之時見到了和前主人長得一模一樣的人類少女妃於是便自然而然把她當作了主人聽從于她的命令

 

只是這當中還有一個疑問那就是為什麼風狂骨也能夠操縱殛妖水這一點冬雪也沒找出合理的解釋

 

妃把銀盒子重新收進口袋心情複雜地歎了口氣殛妖水的主人嗎聽起來這種能力好像很了不起不過她卻如論如何都高興不起來

 

葵會不會也是因為這個理由才想把她帶到皇宮去的呢抑或是他想和風狂骨聯合起來達成某種目的他的目的是想依靠殛妖水的力量恢復自由嗎如果是的話那他根本不需要和風狂骨聯手只要他坦白說出來她一定會竭盡所能幫助他的啊

 

閉上眼睛妃疲倦地把臉埋在胳膊裏心中沒來由湧上一股酸澀的情緒

 

大叔……這種時候在我需要你的時候你究竟跑到哪里去了為什麼在我拒絕變成妖怪之後你就不辭而別了呢

 

──”

 

一聲慘叫從院子裏響起把妃驚得從地板上彈起來

 

這個聲音是……鴉狐不好

 

她迅速拉開紙門光著腳沖下臺階邊跑邊叫:“鴉狐你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聲音突然中斷她停下腳步倒吸一口冷氣只見風狂骨陰森森地站在院子裏的大樹下一縷黎明的曙光透過樹枝縫隙灑在他僵硬的臉上在他的手中提著一隻圓滾滾的橘紅色小狐狸正徒勞地撲扇著翅膀拼命掙扎身下各種香線和香爐散落一地

 

小姐小姐!”

 

風狂骨!”妃面色鐵青地叫道,“把鴉狐還給我這件事和它沒有關係!”

 

?”風狂骨頗有興致地琢磨妃所說的話,“這件事和它沒有關係聽你的口氣好像已經知道了我的目的……”

 

好像兩個字太多餘了我就是已經看穿了你的目的!”

 

是嗎哢哢也好這樣一來談起話來就容易多了。”

 

風狂骨的手指一松鴉狐頓時從魔爪中掙脫連滾帶爬地撲進妃懷裏抱著她瑟瑟發抖

 

妃拍拍鴉狐的頭安慰他一邊把手伸進口袋等待風狂骨的下一步行動

 

她知道現在的形勢很不妙還沒來得及找到大叔冬雪又已經進入彌留狀態冥婆婆年事已高不算戰力唯一一個勉強還有點指望的鴉狐又畏畏縮縮根本不夠看……難道她只能再次依靠殛妖水的力量了嗎但是剛才殺死那個妖怪只是僥倖她根本不清楚控制它的方法啊

 

首先恭喜你小野貓你的力量好像已經成熟了喲。”

 

“……”原來他已聽說了那件事

 

遊戲已經玩累了吧我們來做個交易怎麼樣?”

 

什麼交易?”

 

風狂骨手指一伸指向半開著的紙門紙門背後躺著失去意識的冬雪妃看了看冬雪又轉向風狂骨一時猜不出他在打什麼主意

 

我想以冬雪的性命為條件和你交換一樣東西。”

 

冬雪?”

 

沒錯妖刀戀無木所造成的傷口普通醫術是治不好的因為初代妖皇以自己的血對妖刀下了詛咒凡是被它砍中的傷口永遠不會癒合傷者會飽受痛苦直到全身的血流幹而死。”

 

血流幹而死……”妃變了變臉色,“難道你能解開詛咒?”

 

風狂骨靜了靜突然發出詭異的笑聲

 

是的我可以。”

 

這下輪到妃安靜下來了沉默了一會兒她仿佛下定決心般抬頭直視風狂骨

 

解開詛咒的代價就是要我跟你走對不對?”

 

正是如此。”

 

好吧我答應不過你必須先證明給我看。”妃說,“先讓冬雪的傷口癒合證明你確實有能力解開詛咒這樣我才能相信你。”

 

嘖嘖這樣可不行唷小野貓居然提出這麼不公平的條件你認為我有這麼蠢嗎?”

 

公不公平你自己心裏清楚!”妃冷哼緩緩將殛妖水舉到風狂骨面前清楚地看到了他眼中貪婪的神色,“反正就算沒有這個交易我仍然會落入你手中但我會不會乖乖聽你的命令操縱殛妖水那就不得而知了與其逼我太緊以至於做出過激的行為還不如利用約定來束縛我這一點提出這個交易的你應該早就心裏有數吧?”

 

“……很不錯的推論小野貓我對你刮目相看了。”風狂骨點頭深表讚賞一邊向房間裏走去,“好吧我答應你。”

 

真的答應了妃一時有些不敢置信不過臉上卻不動聲色仍是抿著嘴一副高傲架勢

 

由於冬雪的傷口在下腹部妃不便親自確認於是她小聲跟鴉狐商量要他跟去查看冬雪的傷勢

 

聽著萬一風狂骨耍什麼手段的話就對著他的眼睛撒最具刺激性的粉末或者讓他吸入迷幻香催眠香之類……怎樣都行反正用最下流的招式伺候他就是了!”

 

最下流嗎小姐這個怎麼樣可以讓男人失去男性尊嚴的XX。”

 

“……我不是這個意思……”

 

還不夠嗎那麼換這個令男人改變性取向的XX……”

 

夠了快去吧!”

 

妃磨了磨牙把完全曲解她意思的鴉狐揉成一個球用力丟進房間然後雙手環胸忐忑不安地等候在門口

 

雖然叫鴉狐去監視但其實她並不擔心風狂骨會對冬雪不利一來他還沒有取得她的信任二來在殛妖水的威脅下他也沒有那麼多籌碼敢在這種時候賭在沒有達成協議之前就撕破臉皮是很不明智的做法風狂骨絕對不會笨到這種程度

 

她擔心的是另外一件事

 

風狂骨這麼處心積慮地想要殛妖水的力量到底要幹什麼呢大叔的失蹤會不會也跟他有關呢

 

算了反正無論是什麼她都絕不會讓風狂骨如願以償的暗自在心裏下了這個決定妃牢牢把殛妖水抱在懷裏

 

沒過多久風狂骨嘩啦一聲拉開紙門慢條斯理地走了出來妃先仔細觀察了冬雪的模樣發現他呼吸平穩額頭不再冒虛汗表情也柔和許多接著又用詢問的目光向鴉狐使了個眼色在得到傷口的確癒合了的肯定回答之後她才稍稍松了口氣

 

一轉身風狂骨已打開一個結界之門正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樣等待她確認完畢

 

怎樣現在可以履行你的承諾跟我去妖界皇宮了嗎小野貓。”

 

妃點點頭看著結界門內深邃的一望無際的黑色虛空這樣也好既然已註定擺脫不了和妖界的糾纏那就乾脆來決一勝負吧

 

來吧風狂骨

 

當妃對他怒目而視一腳踏進結界門的時候風狂骨捂著嘴角瘋狂地大笑起來明明是沒有任何表情的臉他卻多此一舉地企圖遮掩越發顯得詭異

 

遠遠地一隻體型碩大的獅子疾奔而至口中焦急地大吼

 

等等這傢伙並不是真正的風狂骨別進去!”

 

妃心口一震驚訝地回頭

 

大叔?!不是風狂骨……這是什麼意思?”

 

然而當她驚覺不妙再想要退出結界門時已經來不及了突然有股強大的力量將她的身體里拉了出來並吸入結界門然後便只能眼睜睜看著結界門迅速縮小扭曲變成一條細縫最後在抱住她的身體的大叔眼前關閉了

 

可惡!”

 

大叔氣惱的聲音仿佛被隔絕在另一個世界的耳畔越來越遙遠最後完全消失了

 

 

 

————

 

 

 

穿越結界之門的經歷妃之前也有過兩三次那種力不從心無法感受到自己肉體存在的感覺其實並不陌生但是如此清晰地看到自己的靈魂與肉體分離這還是第一次

 

記得她的人偶己女曾經告訴過她一般情況下人類是無法進入妖界的假如非要進入的話最多也只有靈魂可以做到

 

這樣說來假如她的靈魂在妖界出事的話她在人界的身體就會變成永遠不會醒來的植物人

 

真是不吉利的想法

 

搖了搖頭妃帶著自我厭惡的意識清醒過來發現自己正躺在床上身上穿了一套紅色與金色相間的奇怪服飾脖子和耳朵上掛著成串首飾長裙下連襪子和鞋子也穿得整整齊齊再看看身下床和床墊的質地非常柔軟床柱似乎是豪華桃花心木雕刻的上面還刻了幾行看不懂的文字

 

妃一時不知身在何處茫然地坐起身

 

在離床不遠同樣也是桃花心木質地的扶手椅上她原來的那套衣服整齊地疊放在那裏看來是有人替她換下來的

 

究竟是誰呢無論是誰大概都會令她不愉快吧但假如是風狂骨的話她恐怕會噁心到咬舌自盡

 

再一次審視這個房間妃注意到一扇虛掩著的側門門的另一頭似乎有人影晃動但卻沒有傳來腳步聲令她稍稍警覺起來

 

就在她試圖尋找一樣武器藏進衣服裏時虛掩的門打開了葵悄無聲息地走進房間看到妃時怔了怔隨後露出淡淡的微笑

 

妃小姐你醒了。”

 

原來是葵……嚇我一跳。”

 

妃重新倒在床上兩手向後支撐著身體顯出放下心來的樣子但不多久她突然想起她和葵之間還存有一些芥蒂便又挺起上身用狐疑的眼神警惕地瞪著他

 

這番舉動讓葵無奈地歎了口氣

 

妃小姐你太多心了吾絕對沒有要傷害你的念頭你大可以不用提防吾。”

 

妃猶豫了一下皺眉問:“風狂骨呢?”

 

這裏是吾的寢宮和皇族無關的妖怪是進不來的自風狂骨將你帶來妖界之後吾就將你安置在這間房間裏一直到你醒來他都不曾靠近過你。”

 

妃一聽眼神黯淡下來嘴裏嘟噥道:“和我做交易的是風狂骨醒來後見到的卻是葵你們兩個果然是一夥的。”

 

……其實……”

 

葵為什麼會站在風狂骨那一邊呢?”

 

吾從來沒有說過吾站在他那一邊妃小姐你還是不願意相信吾嗎?”

 

是葵自己做出令我懷疑的舉動。”

 

你指的是赭色鳥居的事嗎吾當時擔心由風狂骨統帥的不夜軍團會攻擊你出手阻攔只是單純地想保護你而已……至於吾和風狂骨聯手的事也是出於權宜之計原諒吾暫時不能將理由告訴你但請體諒吾的苦衷……”

 

看著葵期期艾艾解釋時的認真模樣妃想起他也是個心思單純的妖怪有時甚至會做出如小嬰兒般的幼稚反應這下她也糊塗起來到底要不要相信他呢

 

她換了個話題:“那麼殛妖水呢明明應該是在大叔身上的東西為什麼會跑到你手裏?”

 

葵坦然回答:“因為這是吾和銀毛獅子商量後的決定銀毛獅子把它交給吾代為保管……連同妃小姐一起。”

 

我和殛妖水一起?”妃困惑地皺眉

 

沒錯在銀毛獅子重新奪回禦審殿的殿主大權之前吾答應銀毛獅子要好好照顧你並妥善保管殛妖水。”

 

說到這個妃更是一頭霧水大叔想要重返禦審殿這件事本身就夠奇怪了更別說還瞞著她在求婚當夜不告而別甚至就連剛才在結界門關閉之前他也說了奇怪的話

 

說什麼風狂骨並不是真正的風狂骨她完全不明白不過大叔平安無事至少證明了葵沒有傷害他大叔應該是以自己的意志離開她的

 

思及此妃抬起頭盯著葵面具下的眼睛喃喃說:“我可以相信你嗎?”

 

。”

 

真的可以嗎?”

 

。”

 

“……你就沒有更令人放心的說法嗎?”

 

話音剛落葵就伸出雙臂將她摟進懷裏抱得她幾乎透不過氣來

 

可以了我感受到你的誠意了放開我吧我相信你就是了!”

 

妃哭笑不得地想掙脫出懷抱葵卻似乎沒有放手的意思反而輕輕坐到床沿把她的臉按進自己懷中戀戀不捨地擁緊她

 

?”

 

如果你是屬於吾的……該有多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燃聿 的頭像
燃聿

燃聿的移動城堡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