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光明從指縫間滑落

 

 

房間的空氣似乎一瞬間升溫了

 

妃被葵緊緊擁在懷裏看不見他的表情不過他的舉止多少透露了一點心思她不自覺臉紅起來推開她:“你在胡說什麼呀我已經答應大叔的求婚了哦。”

 

這對吾來說是第一個打擊。”葵老實地承認手仍不舍地握著她的肩膀,“第二個也是更嚴重的打擊是妃小姐居然是……吾的妹妹。”

 

妃抽了抽嘴角露出苦笑:“你的意思是你不喜歡有我這樣一個妹妹嗎可我倒是很高興有葵這樣一個哥哥呢。”

 

吾不是這個意思妃小姐很遲鈍。”

 

為什麼每個人都這麼說。”

 

不過……真的嗎真的很高興嗎?”

 

當然是真的。”妃略帶感慨地勾起嘴角喃喃說,“一直以來我和親人都處得不好唯一疼愛我的龍丘奶奶也已經過世了本來以為在這個世界上已經不會再有可以被我稱作家人的人了可是在知道了葵是我的哥哥之後我的想法稍稍改變了我覺得假如是葵的話我們一定可以成為幸福的一家人……”

 

幸福?”

 

我雖是這麼想但也要看葵自己的意思啦如果你不願意和我變成家人關係那麼我們也可以只做朋友。”

 

葵愣愣地盯著妃看了良久低下頭開始仔細思考這個問題口中還念念有詞:“家人……朋友……吾和妃小姐變成家人……幸福的……”

 

看到葵一臉認真地撐著下巴好像在比較家人朋友究竟哪個比較划算的表情妃禁不住摸了摸良心覺得有種自己正在哄騙小孩子的感覺

 

我說啊不要再叫我妃小姐差不多也該直接叫我妃了吧哥哥。”

 

才被叫了一聲哥哥葵就立即亂了方寸微紅著臉顯出極度受寵若驚的樣子面色凝重地僵了一會兒後當下就得出結論還是做哥哥比較划算

 

不過這樣的話吾和銀毛獅子也會變成家人這似乎有點難以接受……”

 

拜託你不要考慮得那麼遠啦。”

 

葵放開她感慨道:“吾有了母親大人又有了妹妹突然多出兩個家人吾覺得心裏很難平靜。”

 

我也是啊不過說到母親……葵的感受應該和我不同吧?”

 

其實吾並沒有特殊的感覺。”考慮到妃的心情葵謹慎地斟酌用詞,“吾自出生起就沒有見過母親的相貌母親和皇宮裏的乳母全都戴著面具吾從來不知道她們的長相也未曾關心過即使是現在吾也不確定自己見到親生母親時這種心情是否可以稱之為喜悅更何況她對妃的態度還那樣刻薄……”

 

我沒有關係不用顧慮我的感受也許對我來說她不是個好母親可是對你不同不夜妖妃非常愛你你只要相信這一點就夠了。”

 

說出這麼動聽的話連妃自己都覺得有點虛偽不過話說回來她倒真的認為五五子是個愛恨分明的女人對於喜愛的人傾其所有對於不喜愛的人則嚴格劃清界限如此有原則的愛情方式也可以說是一種個性吧只是對於後者來說她的態度著實殘酷了一點

 

葵躊躇地沉吟說他會再好好考慮不過在那之前他希望妃不會介意他把五五子留在皇宮

 

我是不會介意啦……”

 

這時門外響起了敲門聲一個侍女隔著門低聲道:“殿下我送酒水來了。”

 

妃正要開口繼續葵急忙用食指抵著嘴唇做出噤聲的手勢湊著妃的耳朵小聲說:“無論發生什麼事你都要相信吾。”說完之後便拉開門接過盤子背對著妃小聲地向門外交代了幾句緩緩轉過身來

 

那麼為了慶祝兄妹重逢來喝一杯吧。”

 

……。”雖然這種時候喝酒有點突兀不過既然有葵在身邊她應該沒什麼好擔心的吧

 

妃安心地仰頭將酒喝幹喉嚨頓時燙得好像能噴出火來

 

好烈的酒這是什麼味道……好苦……?”

 

妃的頭突然暈了起來

 

哢哢!”她聽到了風狂骨的標誌性笑聲立即瞪大雙眼四處尋找他的身影並非皇族成員的他應該是不可能進入皇宮的呀然而她卻意外地發現他正大搖大擺從正門走進房間若無其事地將手搭在葵的肩頭

 

幹得好真不愧是妖皇子殿下如此輕鬆就制服了這只小野貓──接下來的事就交給我吧。”

 

說這話的時候風狂骨的臉上出現一種奇怪的表情照理說臉部神經壞死的他應該永遠都不可能出現這種表情才對可是事實上它偏偏出現了他眯起眼睛咧開嘴角狂妄且歇斯底里地地仰頭大笑

 

下一刻妃和葵同時目瞪口呆詫異地看著風狂骨臉頰上的皮膚逐漸起皺萎縮皸裂好像風乾的塗料一樣一片一片剝落下來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裂開的皮膚當中居然什麼都沒有

 

風狂骨的身體竟然是空的?!

 

定睛一看在裂得粉碎的皮膚當中有一張寫了紅字的人形紙片此刻正隨著粉末狀的骨灰在空中飄飄蕩蕩緩慢落到一個人的腳邊

 

而直到這時妃和葵兩人才注意到他們剛才以為是風狂骨使用腹語術所說的話其實卻是從另外一個人身上發出來的

 

葵一躍起身心想終於把罪魁禍首從幕後揪出來了也不枉費他假裝配合風狂骨參與他瘋狂的破壞計畫然而看清那人的真面目時他卻愣住了

 

怎麼是你?!”

 

想不到從門後走出來的人居然是他和妃的母親前皇妃阿橋五五子

 

……呵呵呵呵!”五五子抬起手臂用手背掩著嘴放聲大笑,“連我都沒想到風狂骨這個傀儡會這麼好用我只是提供他皇宮的妖力讓他尋找殛妖水的下落並以自己的意志破壞妖界想不到他卻做得如此出色僅以半年時間就達成了我千年的心願早知道他這麼有能耐當初殺了他的時候真應該溫柔一點才對。”

 

母親大人你究竟……”

 

五五子無視葵的質問收斂笑容向妃投來輕蔑的一瞥同時緩緩抬起食指對準妃的心臟

 

小偷難怪我一直都不喜歡你皇妃的寶座是我的妖皇子是我的殛妖水也是我的別以為跟我長得相像就可以偷走屬於我的東西!”

 

!”妃的胸口一陣絞痛好像有一股無形的力量揪住了她的心臟正拼命將它拽出身體她大口呼吸冷汗直流兩手抱著床柱無力地掙扎身體卻麻痹了一般越來越不受她控制

 

糟糕她怎麼忘記了她現在是靈魂狀態一旦被控制了就再也回不到自己的身體裏了

 

怎麼辦她可不想死在這種女人手裏啊

 

不必再作垂死掙扎了乖乖回到我的體內吧……”五五子用冰冷的眼神看著妃嘲諷道,“反正你本來就是從我體內生出來的是屬於我的東西現在把你回收至體內也是理所當然能和我不夜妖妃融合為一體是你的榮幸感謝我吧!”

 

住手母親大人請你適可而止!”

 

葵想上前阻止卻被一大群從門外闖進來的人撲倒這群人個個都長了一張風狂骨的僵屍臉有著和風狂骨標誌般的笑聲以及同樣無法小覷的妖力雖然憑單個的力量決不是葵的對手然而一擁而上的話卻足以令堂堂妖皇子動彈不得

 

哥哥……大叔……”

 

妃最後向葵伸出一隻手眼中帶著強烈的不甘含恨倒在床沿被五五子吸收進體內眼見陰謀得逞五五子一手持著裝有殛妖水的銀盒子另一手掩嘴大笑笑聲回蕩在整個皇宮

 

而這才只是一系列騷亂的開始──

 

與此同時在人界積雲島的SL民俗研究所裏所長笙淩正在和哥哥風狂骨緊鑼密鼓地討論他們即將在妖界展開的作戰計畫而就在笙淩舉起一疊資料遞給風狂骨時刹那間他愕然發現風狂骨化成了一堆骨灰和一張人形符紙

 

相同的事情也發生在禦審殿不夜軍團的總指揮部在妖怪們無數雙眼睛的盯視下風狂骨的發言才說到一半身體就像燒著了一樣化成了一堆灰燼灰燼中一張人形符紙在眾妖怪面前悄然飄落

 

不僅如此在妖界各地履行著禦審殿殿主職責的風狂骨全都在同一時間死亡”,帶著風狂骨噩耗的小妖怪們從四面八方湧來把皇宮門口圍了個水泄不通

 

倘若說此時此刻妖怪們還猜不透這當中到底是怎麼回事紛紛帶著湊熱鬧的心理隔岸觀火的話那麼接下來妖界天空的風雲突變就可說是給了它們當頭一棒把它們嚇得連話也說不出了

 

數千年前為了取悅五五子這位美麗的人類皇妃妖皇曾把掌管妖界光明的能力連同殛妖水一起交到她手中並賜予她不夜妖妃的稱號希望她能為妖界帶來不朽的光明而如今為了向整個妖界證明自己的捲土重來五五子使用了相反的力量懷著怨恨和悲憤的復仇心理奪走了妖界的光明

 

初升的太陽被黑暗籠罩黎明的曙光被黑暗吞沒仿佛只是一夜間整個妖界的安寧和平就這樣從不夜妖妃的指縫間滑落了

 

被囚禁在禦審殿地下牢房的囚犯們沖出早已洞開的牢籠發瘋一般在妖界倡狂肆虐以影部為首的不夜軍團仍恪守風狂骨生前下達的命令對為數最多的下級妖怪展開瘋狂的殺戮行動甚至連原本性情溫和的妖怪們都由於黑暗的環境變得焦躁狂暴進而參與到這場混亂的戰鬥中來

 

皇宮中開始出現了犧牲者連皇族的妖怪們都控制不住心中的黑暗敵我不分地自相殘殺起來

 

……呵呵……”

 

站在皇宮大廳內五五子張開雙臂面容詭異地又哭又笑瘋狂地對空中大喊,“你看到了嗎妖皇陛下妖怪是一種多麼單純又脆弱的東西啊你不惜拋棄我也要守護它們可是你現在看到了嗎你守護得那麼艱難可我破壞起來卻是多麼容易啊呵呵……呵呵我贏了我終於報仇了幾千年來的恨幾千年來的痛苦在今天一併奉還呃呵呵呵呵……”

 

她笑得渾身顫抖看向一旁奮力與風狂骨搏鬥的葵過了許久她揮揮手把她的傀儡們趕走扶起受傷的葵眼中流露悲傷

 

可是這一切你的父親都看不到了我的恨我的愛他全都不知道!……我只剩下你了妖皇子殿下我的兒子我唯一不憎恨的妖怪就只有你我只想讓你活下去……”

 

你錯了母親大人。”葵擦了擦嘴角的血絲以壓抑的嗓音低聲說,“父皇還活著。”

 

五五子的臉因為震驚而扭曲了額頭蒼老的皮膚上拱起深深的皺紋

 

你胡說!”

 

是真的父皇一直都活著……活在皇族的墓地裏。”

 

 

 

————

 

 

 

人界的太陽仍好端端地懸掛在東邊大雨過後的第二天看起來似乎是個大晴天

 

大叔的心裏卻有一種不祥的預感連一向從容不迫的他此時都開始焦急起來將失去靈魂的妃和昏迷不醒的冬雪託付給鴉狐照顧之後他隻身來到妖界剛踏上妖界的土地第一眼看到的淒慘景象便讓他禁不住倒吸涼氣

 

這究竟是妖界還是冥府他不禁產生這樣的疑惑

 

踩過鮮血淋漓半死不活的妖怪盯著漆黑黏稠的渾濁天空他感覺到體內不斷湧出某種黑暗的力量這種感覺……似曾相識

 

原來如此這是殛妖水的力量啊跟當年大災變時的情況如出一轍就好像時光倒流了一樣呢。”

 

大叔自嘲地笑了一聲隨即低頭捂住臉咬牙喃喃自語

 

可惡是我的錯都是我沒有保管好殛妖水洩漏了它的行蹤才讓那個人有機可趁……全都是我的錯!”

 

現在可不是自責的時候哦洵大人。”

 

聽到熟悉的沙啞嗓音大叔匆忙回頭詫異道:“冥婆婆你怎麼會在這裏?”

 

我偷偷跟著大人從結界之門過來了不好意思呢我這個A級通緝犯居然敢當著禦審殿殿主的面公然違抗法律踏上妖界的領土……不過呢,”冥婆婆四下張望感歎地說,“好像現在計較這種事也沒什麼意義了。”

 

冥婆婆這裏太危險了你還是回去吧。”

 

放心吧到了我這把年紀再黑暗的東西都影響不了我了大人只要擔心自己就好。”冥婆婆逕自向前走去邊走邊說,“再不快點走恐怕就來不及了。”

 

大叔疑惑地跟隨在她身後

 

我呀曾經目睹過一次那種事情所以我很清楚。”

 

上一次大災變的時候冥婆婆也在啊。”

 

別看我這個樣子當年我可是前皇妃阿橋五五子陛下的貼身侍女哦。”

 

原來如此。”

 

這次的狀況和上次很像我有很不祥的預感大人應該也一樣吧?”

 

的確。”大叔喃喃道,“不過心境上卻有了很大的不同上一次我了無牽掛抱著豁出去的心理放手一博才能封印住殛妖水的力量可是這一次我不知道自己是否還能不顧性命地……”

 

大人也許是我在人界待得太久的關係在思想上也受人類影響了吧雖然我不喜歡人類不過人類有一句話我卻非常欣賞現在我把它送給大人這句話是:‘人會因為有想守護的東西而變得強大’……對妖怪來說應該也是一樣的吧?”

 

大叔露出受教了似的會心一笑

 

冥婆婆果然口是心非其實你很喜歡人類吧?”

 

那要看是什麼樣的人類像大持盂那樣的美少女我一輩子都不會喜歡的。”

 

是是我知道了。”大叔笑道,“話說回來冥婆婆現在是要去哪里呢?”

 

大人還記得上一次事件的確切地點嗎?”

 

當然記得那是在普通妖怪無法接近的妖界囚之地──皇族墓穴裏。”

 

沒錯我要去的就是那裏。”冥婆婆道,“殛妖水重現妖界說明它的主人也一起出現了而唯一有可能操縱殛妖水胡作非為的除了五五子小姐之外不作他想我很瞭解五五子小姐的想法假如她知道那個人還活著的話一定會趕去那裏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燃聿 的頭像
燃聿

燃聿的移動城堡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