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尾聲

 

 

 

一清早禦審殿內人頭攢動成百上千的妖怪統一化作人形齊刷刷跪倒在議事大殿內鄭重其事地以磕頭禮歡迎前任殿主獅天狗重新登上殿主寶座

 

除了殿主之外在場唯一沒有下跪的就只有悄悄躲在大殿角落柱子後的妃了早上一睜開眼她就被這座大殿裏興奮的歡呼聲吵得頭暈腦脹迷迷糊糊循著聲音走過來才發現原來是妖怪們正在慶賀大叔的重新上任

 

她邊嚼著飯團邊偷瞄寶座上的大叔心中一陣感歎

 

哇啊難以置信穿著一身正經華服的大叔真是好威風好氣派原來在眾妖怪眼裏禦審殿殿主的形象是這個樣子的呀不過……如果他們知道這個威風凜凜的殿主私底下其實是個怕寂寞愛撒嬌又滿腦子圈圈叉叉色情思想的不良大叔的話不知會作何感想

 

在寶座上大叔威嚴地扶著下巴一邊沉思一邊有條不紊地部署工作試圖恢復禦審殿原來的秩序

 

鸞羽我認命你為影部部長從今天起影部不再是追殺囚犯的暗殺部隊而是負責維護和監管殛妖水的特別維和部隊熊田和海雀我認命你們為影部分隊長輔佐鸞羽查找殛妖水的下落……”

 

大人!”鸞羽和幾名曾經的部下喜極而泣連連磕頭

 

說到殛妖水妃在柱子後聽了也不免心中感慨

 

葵的心願終於實現了……

 

不夜妖妃的一系列破壞事件落幕之後殛妖水按照她的意志散落到妖界的各個角落成為了新的支撐妖界的力量而皇族墓穴的不復存在也意味著皇宮和所有的皇族妖怪已徹底從宿命的枷鎖中被解放了出來重新獲得了自由從今往後葵再也不需要進入墓地為支撐妖界犧牲自己取而代之的是居住在妖界的妖怪們將在皇宮的統治下共同承擔守護妖界的責任

 

殛妖水雖然對妖界造成了巨大的損害可是妖界卻也由此因禍得福獲得了一次彌足珍貴的重生機會托殛妖水的福妃了卻了一樁心願葵得到了拯救而妖界千萬年來的迂腐制度也得以打破重建……不得不說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圓滿結局吧

 

太好了……她默默看著殿主寶座上發號施令的大叔勾起唇角淡然一笑雖然對妖怪來說她這個人類只是一名渺小的旁觀者她的貢獻在妖界漫長的歷史中簡直就像滄海一粟但對她自己來說能夠親眼目睹妖界這一歷史性的轉變她還是發自內心地感到榮幸並且真心地為這些妖界的居民高興

 

接下來就只剩下她自己的問題了

 

既然她的任務已經結束大叔也已重新開始工作那麼……她黯然微笑著想也差不多該跟大叔做個了斷了吧

 

以靈魂狀態待在妖界的日子過得飛快一眨眼便已到了第九天再不趕快回人界的話她的記憶就會受損她必須快點做出決定才行

 

想到這裏她最後看了一眼大叔無聲地歎了口氣轉身走出大殿

 

剛走了幾步便有只球狀的小妖怪滾了過來她一時躲閃不及一腳踩在小妖怪的尾巴上這小妖怪立刻扯著嗓子放聲尖叫

 

咦呀呀呀呀——痛死啦啦啦啦!”

 

瞬間大殿內所有妖怪的目光唰的一下對準了妃嚇得妃手足無措滿臉通紅地拼命對小妖怪打手勢:“……不要叫啦……”

 

妖怪們愣住了四周開始響起各種質疑聲

 

是人類還是個女人!”

 

怎麼有人類混進來了?”

 

長得好可愛啊嘻嘻。”

 

大膽在獅大人面前居然敢不下跪拖出去斬了!”

 

妃抽了抽嘴角無奈扶額……她只不過是想在離開之前再看大叔一眼而已為什麼事情又變成這樣了呢明明整個妖界都已經改頭換面了她身上的噩運吸收裝置怎麼還是沒變啊

 

就在妖怪們吵吵嚷嚷地準備圍攻妃時寶座上的大叔突然揚起招牌笑容瞬間撒嬌模式全開也不管在場有多少雙眼睛盯著他尾巴尖一紅便向妃撲了過來

 

~~~~~!!!”

 

妃驚慌地後退嗚啊等等不要搖尾巴不准撒嬌啦還有不准在句末加愛心符號

 

可大叔卻完全不理會她的心聲一把將她抱起又不顧她的抗議帶著她回到寶座上滿面春風地向眾妖怪宣佈

 

諸位我來向你們介紹一下這位美麗可愛的小姐名叫妃是我的准新娘也是你們未來的殿主夫人哦!”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妖怪的驚訝聲讓大叔笑得十分得意可妃卻截然相反被迫躺在大叔懷裏的她不得不捂住臉恨不得當場挖個洞把自己埋了

 

大叔你給我記住

 

可妖怪的眼中仍然充滿質疑:“可是殿主大人她只是一個小小的人類吧難道你真的要娶一個人類當殿主夫人?”

 

大叔的眼中似有陰霾一閃而過但很快被他以更大更燦爛的笑容掩蓋了

 

你們有所不知妃可不是普通的人類她是……”

 

話還沒完忽然被禦審殿門口一道穩重的聲音接了過去:“她是我們皇宮新冊封的公主也是吾唯一的皇妹。”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妖怪們又是一陣騷亂,“妖皇子殿下!”

 

妃向大殿門口一身雪白的葵瞥了一眼頓時心裏只有一個念頭

 

這一刻不如讓她死了吧……

 

大叔也就算了連葵都跑來摻一腳是真的都不想讓她回人界了嗎

 

被妖皇子淩冽的妖氣所震懾大殿裏的妖怪自動分開讓出一條路葵便沿著這條路慢慢飄移到寶座跟前以扇遮面盯視了大叔片刻隨後——“的一聲收攏扇子拍開大叔的手將妃從大叔的懷里拉了過來

 

今天是正式冊封你皇位的日子你忘記了嗎?”

 

呃啊……”妃一臉為難不敢看他的眼睛,“我都說了我們是兄妹的事自己知道就好不需要昭告天下啦。”

 

這可不行吾已決定封你為鈴彥妖姬’,並在正式儀式之後將你寫入妖界皇族名冊中。”

 

妖姬?”妃抽了抽嘴角頓時挎下臉

 

誰是妖姬她才不要當什麼妖姬而且別以為她不知道鈴彥這個名字的典故……

 

據說帶給世界光明的天照大禦神曾有一次因戰鬥輸了而躲在天岩戶中導致整個世界陷入一片黑暗妖孽橫生群魔亂舞於是天宇姬就手持神傘在空中大跳裸舞把天照神請了出來這才使得大地光明重現萬物恢復生機這位頭頂鈴鐺裸體跳舞的天宇姬名字就叫鈴彥

 

雖然知道葵取這個名字的用意是想借此典故將她比作天宇姬感謝她為妖界重新帶來光明……裸體跳舞這種事可跟她半點關係也沒有啊!!

 

饒了我吧我現在只想快點回到人界讓我的靈魂和肉體匯合冊封妖姬什麼的還是算了吧!”

 

不行吾的皇妹怎麼可以沒有公主名號。”

 

可我是個人類啊要一個妖怪公主的名號有什麼用?”

 

葵怔了怔略作思考便一臉歉然道:“對不起這一點倒是吾疏忽了不過這個問題不難吾現在就可以解決。”說著也不給妃反應的時間用力拍擊自己的心臟從身體裏取出一顆充滿妖力的渾圓碩大的珠玉

 

他把珠玉遞到妃眼前溫柔地微笑說:“把吾的珠玉吞下妃就可以變為妖怪自由地生活在妖界也不用再擔心靈魂和肉體分離一事了。”

 

妃張開嘴啞口無言地看著這似曾相識的一幕無語扶額

 

又來了……這些妖怪為什麼都這麼想當然地以為她想變成他們的同類呢

 

寶座上的大叔原本還耐著性子在一旁翻白眼這時看見小白鶴居然敢當著他的面向妃推銷自己的珠玉立馬按捺不住了

 

喂喂喂喂小白鶴你給我慢著!”他一邊瞪大眼高聲阻止一邊抓住葵的手將珠玉硬塞回他體內,“我都還沒辦到的事你怎麼能搶在我前面太過分了!”

 

銀毛獅子別搞錯了妃是吾的妹妹!”

 

你才別搞錯呢小白鶴妃是我的女人!”

 

妖怪群中又響起一陣竊竊私語聲:“啊啊原來是這樣啊殿主和妖皇子……嘰裏咕嚕嘰裏咕嚕……”

 

眼看底下的妖怪們一臉看好戲的表情葵和大叔對視一眼同時下令散會把他們全部趕出大殿

 

一時間偌大的殿堂人去樓空只剩下兩隻權高位重的妖怪在寶座前大眼瞪小眼空氣中似有閃電在流竄妃突然低下頭噗嗤一聲笑出來

 

走到大殿門口她對著太陽伸了個大大的懶腰滿臉愜意

 

大叔你們都不要爭了。”她回頭看著他們嘴角帶著滿足的笑意一字一句清晰地說,“我希望你們能充分認清一個事實那就是——我是一個人類並且我深以人類為傲我這輩子都不可能成為妖怪的所以你們死心吧!”

 

大叔和葵停止爭吵同時望向她呆呆地說不出話

 

那麼我就在這裏和你們道別了。”妃站在太陽底下全身像是籠罩了一層聖潔的白光她就在這片耀眼的白光中對著癡癡凝視她的兩隻妖怪露出了絢爛的笑容

 

再見了大叔……我們在人界再見吧!”

 

等等!”呆愣了半晌大叔慌忙沖過去一把摟住妃的肩膀將她的臉緊緊埋在胸前戀戀不捨地歎息,“就算你是人類我也沒打算放手哦我的求婚一直都有效哦等我將禦審殿的事處理完後就會卷起鋪蓋連夜逃出去找你你可要做好心理準備哦!”

 

妃在他的懷裏輕笑:“那樣的話大叔可要抓緊了因為人類的壽命是很短暫的。”

 

大叔又忍不住歎了一聲憂傷地皺眉

 

可是沒辦法誰叫他是這麼喜歡她就算只有幾十年他也認了

 

但相對地這幾十年要怎麼好好利用那就是他的自由了只要不強迫她變成妖怪其他任何事應該都在允許範圍之內吧

 

一想到還有幾十年可以盡情對妃做愛做的事”,他不禁勾起唇角心中又重新燃起希望

 

等著吧接下來我一定會給你一個最精彩最完美的人生!”

 

之後──

 

在鴉狐冥婆婆和神銀的焦急期盼下妃的靈魂終於又回到了螟皇寺醒來的第一件事便是一臉關切地問

 

冬雪呢他怎麼不在這裏又不告而別了嗎?”

 

這個嘛……”鴉狐四下張望,“奇怪冬雪大人跑到哪里去了?”

 

根據鴉狐的說法她的靈魂在妖界飄蕩期間冬雪也沒好好養傷一直守在她的屍體旁邊整日盯著她的臉發呆也不知是正常的氣候變化還是受到冬雪的妖力影響那幾天鵝毛大雪一直下個不停……

 

妃聽了默默起身胸口有種悶悶的感覺一摸心口腦中莫名有個聲音一閃而過

 

……所以我警告你最好離我遠一點要不然……我就會滿腦子想著你啊!】

 

怎麼會突然想起這句話來而且好像是隔了好幾個世紀一樣這段記憶模糊得都快變成一張白紙了

 

但即便如此她還是能依稀想起冬雪當時說這話時的窘迫表情

 

那天天空也一樣飄著大雪

 

對了她想起來了……原來冬雪曾經向她表白過

 

隔天妃拜託鴉狐送她前往鐘暮雪山在第一次和冬雪不打不相識的纜車月臺附近尋找他的蹤影結果如她所料冬雪果然就在那裏

 

他孤零零地坐在一團半人高的雪球上默默地把玩手中的鏡子鏡子一遍又一遍地旋轉卻始終顯示不出任何畫面

 

冬雪。”妃遠遠地停住沖他喊了一聲

 

冬雪全身一凜瞪大眼看著她卻一動不動

 

妃只能慢慢踏著雪向他走去在他面前站定後她觀察了一陣他的臉色沒好氣地丟給他一個大白眼:“怎麼傷還沒好你又想不辭而別了嗎?”

 

“……我什麼時候不辭而別過?”冬雪微微動了動嘴唇不看她的眼睛,“每次都有跟你道別啊。”

 

沒錯每次都有道別只是從來不管我答應不答應就是了。”

 

冬雪也不答話全身僵硬地背對她靜默了一會兒:“洵大人呢?”

 

大叔已經重新當上禦審殿的殿主了。”

 

“……那就好。”冬雪低喃但其實他想問的不是這個

 

順便一提大叔身邊的副官位置目前暫時還空著。”

 

。”

 

你要是還想實現輔佐大叔這個夢想的話現在正是大好時機。”

 

。”

 

其他的事你應該也已經聽冥婆婆說過了不需要我再重複一遍了吧?”

 

冬雪默默點了點頭轉身看著她有些不自然地問:“你跑來這裏就只是想說這些話嗎?”

 

妃搖搖頭直截了當說:“我是來拒絕你的告白的。”

 

驀地冬雪臉頰緋紅惱羞成怒地喊:“醜女你是故意來羞辱我的嗎……你終於想起來了?”

 

不知道為什麼上次丟失的記憶突然又回來了。”

 

被冬雪的害羞傳染妃也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耳垂許久才恢復鎮定認真地看著他:“冬雪謝謝你這麼看得起我但是很抱歉我已經和大叔訂婚了。”

 

“……我知道。”冬雪聲音低啞顯得更不自在了

 

所以很遺憾我不能接受你的感情。”妃歎了一聲,“但是冬雪……如果你不想回到禦審殿也不願留在螟皇寺的話你想不想跟我一起去金州?”

 

本已心灰意冷的冬雪聽到這個提議意外地抬起頭看她

 

金州?”

 

那是一座比白柳村大許多倍的大城市我想在那裏開一家專門解決妖怪事件的偵探事務所你願不願意跟我去一起去那裏做我的事業合夥人?”

 

冬雪盯著她的眼睛沉默了很久很久

 

最後就在妃以為他暫時拿不定主意時他突然開口了:“我不去了。”

 

……這樣啊。”妃雖然覺得可惜卻也不怎麼意外

 

她舉起藏在身後的一隻小巧的籠子半開玩笑似的鼓起腮幫抱怨:“真可惜虧我連你的房間都準備好了。”

 

?”冬雪不解,“我的房間?”

 

兔籠啊。”

 

“……!!醜女!!別以為我不在了你就可以隨便說我的八卦你給我聽著如果你敢把我的妖形說出去就算追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你……”

 

把我怎麼樣?”妃故意一臉驕傲地雙手環胸,“我告訴你我現在的身份可是妖界公主鈴彥妖姬哦!”

 

我管你是羚羊還是妖雞在我眼裏你自始至終……就只是一個醜女而已!”

 

妃抽了抽嘴角滑下冷汗什麼嘛還以為他終於有點進步了結果到了最後還是這麼彆扭

 

算了看在我們是最佳吵架夥伴的份上最後時刻就原諒你了吧。”把兔籠放在腳邊妃轉身背對他瀟灑地揮了揮手,“這個送給你留作紀念哦。”

 

誰要啊拿回去!”

 

留著吧冬雪你總有一天會想要一個窩的到時候就按籠子上的地址來找我吧如果那時我還沒死的話我會收留你的。”

 

我才不會來找你我要去冬眠等我一覺醒來你早就已經是一堆白骨了!”冬雪在她身後氣惱地喊

 

等妃走遠了他才長歎一口氣昂起頭抹去眼中滑落的液體

 

你就在這段有限的時間裏好好和洵大人一起享受生命吧……

 

再見了

 

漫天大雪中雪妖漸漸融化成雪消失在人界

 

 

————第六集 鈴彥妖姬 完————

 

注:新版妖怪大叔的結局為大叔結局,而舊版為冬雪結局。

後面還有番外喲~:P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燃聿 的頭像
燃聿

燃聿的移動城堡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