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身金光的五德貓慵懶地趴在窗臺上入夜後的暖風吹得毛皮微微晃動

 

據說這只貓妖原本是位學富五車的大作家但是在創作七德舞曲時忘記了兩德被冠以五德的綽號他也因此倍受打擊遁入空門沒多久就死了死後便化成了貓妖專在夜間噴火發洩怒氣

 

妃提著濕透的衣衫領口無奈地看著五德貓……這幾天螟皇寺熱得有如烤箱罪魁禍首該不會就是這只妖怪吧

 

好熱熱得快受不了了她一把丟開扇子有氣無力地摸到門邊沒辦法只能去找冬雪降溫了雖然免不了要被他嘲笑挖苦一番但總比活活熱死要好

 

一走近冬雪所居住的馨竹閣果然涼爽很多她貪戀地趴在他的門上正閉眼享受門縫裏飄出的絲絲涼氣時門突然開了

 

從屋內走出的冬雪一驚瞠目看著她

 

醜女你在夢遊嗎?”

 

……奇怪我怎麼會在這裏?”被抓了一個現行妃尷尬地摸耳垂,“不過這個不重要啦重要的是我可不可以……在你的房間裏待一會兒?”

 

她嘟著嘴聲音越來越小這只毒舌雪妖看著她狼狽的樣子果然立刻趾高氣昂起來

 

這種時候就想到我了嗎?”冬雪抱著雙臂嘲弄地笑,“平時不是嫌我的房間太冷從來不願踏進一步嗎?”

 

妃翻白眼眼角不經意瞥見房間裏的神銀他怎麼會在冬雪的房間裏進屋一看大叔鴉狐和冥婆婆等一眾妖怪居然全都愜意地躺在地板上吹冷氣

 

你們!”滿臉黑線,“這種好事你們居然都不叫我!”

 

你來得正好。”神銀笑吟吟地向她招手一邊在口袋裏掏東西,“我其實是來送這個的可這個屋子太舒服了我不知不覺就躺了下來忘記了正事……”

 

說著遞給妃幾張彩色的票:“。”

 

妃接過一看愣了愣:“水上樂園的入場券?”

 

沒錯這是文化旅遊局的社長給我的我身為准住持沒辦法去所以就由你們代替我去吧。”

 

這樣啊那就謝謝你……等等,‘我們指的是?”

 

順著神銀的目光妃一一看向笑容燦爛的大叔一臉賊相的鴉狐和麵無表情的冬雪不由滑下冷汗

 

雖然能暫時逃離熔火煉獄是很好啦可是跟一群妖怪一起去水上樂園……真的沒問題嗎

 

————

 

翌日積雲島萬里無雲

 

來到水上樂園的正門前四人一人三妖怪紛紛駐足佇立瞠目結舌

 

好多人……”妃摘下鴨舌帽看著樂園裏黑壓壓的人頭連連歎氣

 

好多美女……”鴉狐的眼睛變成彎月狀口水直流,“啊不她們的身材和臉當然都不及小姐不能跟小姐這樣的極品美女相提並論但是重點是半裸啊半裸!”

 

毫無懸念地毛茸茸的橘紅色頭頂鼓起一個包

 

妃傷腦筋地扶額:“不好意思今天人太多了我知道你們妖怪討厭人多的地方要不要改天再來?”

 

一直摸著下巴不知在沉思什麼的大叔這時忽然指著一對路過的情侶問:“進樂園以後我們也會穿這樣的衣服嗎?”

 

是啊大家都要穿泳裝。”妃看了眼情侶,“那麼到底要不要去?”

 

轉回頭一看大叔已經來到入口檢票處將一把珍稀寶石倒在接待員面前:“小姐請給我一塊下面的遮羞布。”

 

大叔!”

 

好不容易將大叔的寶石收回又用人界的貨幣買了三條泳褲妃提心吊膽地領著三隻妖怪進入樂園剛以為能稍微鬆口氣時那邊冬雪又出問題了

 

原因是這個害羞的傢伙死活不肯以泳裝見人

 

開什麼玩笑要我在大庭廣眾之下穿成這樣你們沒有羞恥心嗎不懂穿著禮儀嗎想被我凍成冰柱嗎?”

 

幾位工作人員十分為難地將他圍住:“對不起客人這是我們的規定請你把外衣脫掉吧。”

 

不准碰我再動手動腳就殺了你們!”冬雪臉色鐵青開始咬牙了

 

眼看危險一觸即發為了維護世界和平……為了阻止流血事件妃連忙沖上前揪住冬雪的衣領趁他驚訝時眼明手快地扒下了他的浴衣

 

你不是好好地穿上泳褲了嗎?”妃若無其事看著他,“明明已經準備好了還在那邊撒什麼嬌?”

 

裸著上身的冬雪光溜溜地站在原地氣得面紅耳赤

 

你怎麼可以……萬一我沒穿褲子怎麼辦!”

 

有什麼關係反正你是雄性被看光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妃故意睨他,“實在不願意你也可以變回妖形啊對不對小兔兔?”

 

嚇得冬雪臉色大變匆忙捂住她的嘴:“住口醜女!”

 

難得看見冬雪如此失態妃得意地沉浸在扳回一城的快樂中一回頭鴉狐又不見了……

 

真是的這些妖怪怎麼沒有一個能讓她省心的呢她是不是做了個錯誤的決定

 

冷不防一雙大手從後方抱住了她的腰將她堵在一個溫熱的包圍圈裏

 

妃驚慌回頭對上一雙如玻璃珠般湛藍的眼珠臉頰頓時泛紅起來:“大叔放開我!”

 

不行。”大叔嘟噥著將下巴抵在她頭頂眯眼歎氣,“妃現在的樣子太誘人了我不想讓別人看到。”

 

誘人她穿的只是舊款的白色比基尼除了腰側有兩隻蝴蝶結外其餘都很普通啊

 

不過她也發現了就算是這麼普通的比基尼仍然有許多雙眼睛盯著她猛看……她低下頭再次檢查確認自己沒有露出不該露的皮膚才掙脫大叔的懷抱一本正經教育道

 

大叔在水上樂園穿泳裝是很正常的行為不可以用色色眼光來看女生的身體哦!”

 

不能用色色眼光嗎……”大叔皺眉盯著妃的胸口像是在自我催眠般喃喃自語,“……………………”

 

對不起這對大叔來說太難了當我沒說。”妃舉白旗投降,“總之今天就不要在意泳裝盡情玩個痛快吧。”

 

然而就算是這樣一個小小的心願似乎也很難實現

 

一起來玩這個吧!”大叔不知從哪里找來一隻皮划艇高舉著向她招手,“你坐前面我坐後面哦。”

 

皮划艇啊……乍一看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妥只是感覺這只皮划艇尺寸有點大大叔究竟是從哪里租來的呢

 

一抬頭眼珠差點瞪出眼眶——

 

原來大叔把樂園建築頂端裝飾用的大皮艇拆下來了……如果她沒搞錯的話那個可是鐵鑄的重型物品放入滑道會變成兇器啊

 

還沒來得及把裝飾大皮艇物歸原主身後又響起一陣女生的尖叫聲妃抽了抽嘴角帶著不祥的預感看向身後的泳池

 

討厭有人在摸我的屁股!”

 

我也是可是明明被摸了卻看不到人……”

 

呀啊啊啊啊一定是有妖怪!”

 

妃低頭扶額太陽穴暴起十字青筋隱忍了一會兒後才走過去將鴉狐打昏拖走

 

不僅要阻止事件元兇她還要負責處理爛攤子所以她只能堆起假笑編造理由安撫這些受驚的女生:“對不起剛才是我的救生圈漏氣了啦不小心噴到了你們其實才沒有什麼妖怪呢呵呵呵呵……”

 

真是受夠了

 

把大叔趕到按摩池裏去泡澡又勒令鴉狐變成人形不准以妖形躲在暗處騷擾女生妃暗自抹了抹汗心想這下應該沒問題了吧

 

誰知還沒放鬆多久便聽不遠處傳來人們驚恐的尖叫:“水怎麼結冰了好冷啊!”

 

冷汗……瀑布汗

 

妃僵硬地扭轉脖子滿頭烏雲地瞪向某只始終一言不發站在她身旁的雪妖:“冬雪~~~~~~~~~

 

大約是因為上身光裸冬雪微紅著臉顯得很不自在:“幹嘛?”

 

還問幹嘛是你幹的好事吧把水面凍結成冰是很危險的啊從滑道沖下來時會受傷的快收回你的能力啦!”

 

冬雪避開她的視線似乎很難為情地吞吐了一陣才小聲說:“囉嗦……我也很難控制自己啊。”

 

?”妃瞪大眼睛沒好氣地嘲諷,“第一次看到這麼多半裸的雌性所以你發情了嗎?”

 

閉嘴那種無聊的人類女人我才沒興趣呢!”

 

那到底是怎麼了啊為什麼控制不了妖力你好歹也修煉了兩千多年這點定力都沒有嗎?”

 

冬雪一時氣結瞪著她有口難言好半天才沉下臉鬱鬱地低喃:“我要回去了。”

 

請便。”妃滿不在乎,“不過在那之前麻煩你把泳池恢復原狀。”

 

冬雪咬牙皺眉猶豫片刻之後還是決定順從她的意志專心控制自己的妖力可是無論他怎樣集中注意力這件事上總是力不從心一來是因為有滿腹鬱悶無處發洩二來也是因為妃的半裸酥胸就在他眼前晃動而她本人卻完全沒把他放在眼裏……越想心情越煩悶結果不但沒有壓抑住妖力外泄反而使得整個樂園的池水全都結冰了

 

豔陽高照的大晴天非常詭異地開始飄起了鵝毛大雪……

 

妃無力地屈膝跪地徹底絕望了

 

一時間水上樂園的遊客們如同遇見鬼一樣紛紛沖進更衣室衣衫都來不及整理便蜂擁逃走短短十幾分鐘內便撤了個乾乾淨淨偌大的樂園裏除了工作人員之外只剩下了妃和三隻妖怪

 

別走啊姐姐們……”鴉狐向前方伸出兩手眼睜睜看著大把美女從眼皮底下溜走幸福瞬間破滅頓時抱著大尾巴眼淚汪汪起來,“嗚嗚冬雪大人你真是太不善解人意了。”

 

可大叔卻很高興:“幹得好冬雪早知道這個方法這麼管用一開始就應該用了。”

 

妃將信將疑地瞥他:“大叔這麼多美食從眼前溜走你其實很失望吧?”

 

怎麼會不是還剩下一個嗎?”說著笑眯眯地抱住她將臉埋在她的頸窩間口中還嘀咕著妃的身材是最棒的美食”、“我要開動囉之類的甜言蜜語嚇得妃急忙轉身一腳將他踢飛

 

你給我差不多一點啦變態大叔!”

 

雖然並未預料到事情會發展到這一步可這樣一來也沒什麼好擔心的了沒有遊客也就等於沒有了顧慮冬雪也漸漸恢復正常將水上冰宮重新變回了水上樂園所以從這時起妃和大叔倒真的盡情玩了起來

 

就連冬雪也一臉彆扭地玩了水上摩托只是明明覺得有趣嘴上卻很冷淡地嘟噥:“這種速度也好意思叫極限運動人類的水準真是太低下了。”

 

結果當然是遭到了妃的嘲笑

 

而妃並沒得意太久自己也陷入了窘境——在高速旋轉滑道快到終點時她突然看到大叔站在盡頭張開雙臂微笑著迎接她嚇得面無人色可高速下滑的過程中實在無法刹車最終也只能乖乖地落入大叔的懷抱

 

捉住了。”大叔滿足地笑著聲音聽起來很輕柔很溫暖就好像已經等候多時一樣

 

妃一凜不自覺地紅了臉連吐槽的話也不會說了

 

就在狹小封閉的滑道裏大叔悄悄尋到了她的嘴唇十分溫柔地吻了她……

 

數小時的放縱遊玩後妃租了一艘小船一人三妖怪便閉著眼睛躺在船上享受和煦的太陽和微風

 

我決定了。”短暫的休息後大叔突兀地開口

 

什麼?”妃懶懶地回應

 

以後有機會我要在妖界的禦審殿裏也建一座這樣的水上樂園並在妖界推廣比基尼。”

 

“……穿比基尼的妖怪嗎大叔你打算將妖怪的顏面置於何地啊?”

 

大叔淡淡笑道:“我才不在乎呢我喜歡水上樂園。”

 

妃也笑了:“那明年夏天再一起來吧。”

 

真的?”不僅是大叔冬雪和鴉狐也同時睜開眼表現出不同程度的喜悅和興奮

 

明年還要來啊真麻煩。”冬雪嘴上雖這麼說嘴角卻出賣了他

 

那我可不可以明年後年再後年都來呢?”鴉狐欣喜萬分

 

可以啊。”

 

還有大後年後後後年一千年一萬年之後都要來!”大叔補充

 

“……”妃抽了抽嘴角,“這恐怕不行到時候我的骨灰都不知道在哪里了。”

 

看著她平靜的側臉三隻妖怪均露出遺憾的表情異口同聲:“那就變成妖怪吧醜女小姐)!”

 

妃莫可奈何地苦笑丟給他們三個大白眼:“我才不要。”

 

確實在妖怪看來人類的生命渺小得猶如螻蟻短暫得令人憐憫……就像今天一樣正因為有賞味期限這份快樂才格外甜蜜不是嗎在有限的生命裏體會極致的涵義這樣的生命才會有意義啊

 

這一點身為妖怪的他們應該永遠也不會懂吧

 

不過不懂也無所謂只要現在他們還在一起就夠了

創作者介紹

燃聿的移動城堡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