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心情沮喪地思考著鴉狐的話,什麼叫作不要輕舉妄動,又怎樣才能拖延時間呢?可惜她還沒來得及得出結論,就到了必須做出抉擇的時刻。

 

鴉狐的橘紅色尾巴剛從房間上方的玻璃窗消失那一刻,房門打開了,七紋臉色鐵青地走進來。他身上穿著一件鬆鬆垮垮的浴袍,胸前還綁著繃帶,鮮血正絲絲滲透出來,把雪白的繃帶和周圍的池水染紅。

 

妃暗自揣測他臉色糟糕的原因,是傷口疼痛呢,還是水蓮勸說失敗,亦或是又發生了其他狀況?但具體什麼原因已經無所謂了,因為這時他已走到她面前,鬆開草繩,一把將她拉進自己懷裏。

 

“妃小姐,只要你說你願意跟我在一起,只要你點頭!哪怕是跟長老們反目成仇,哪怕是從此離開水底到陸地生活,我也絕對不放開你!”

 

“……誒?”

 

不要擅自做這種決定啊,話已到嘴邊,卻猶豫著沒說出口。因為……他的表情是那麼認真。

 

看來水蓮真的告訴了長老,而且似乎也成功地說服了他們,所以七紋才會這樣氣急敗壞地趕來吧。可他為什麼對娶她這個人類做新娘如此執著呢?又憑什麼這樣一廂情願地相信她會選擇跟他在一起?

 

“妃小姐,你身上沒有胎記的事,大家全都知道了,彌澤潭的長老們現在正在召開家族緊急會議,恐怕再過不久就會宣佈解除婚約,取消這門親事。”

 

這不是很好嗎?

 

“到時候,你會因為欺世盜名之重罪,遭到我們鯽魚族的嚴厲懲罰。”

 

“嚇?!”妃霎時變了臉色。這、這跟說好的不一樣啊!如果只是這樣就要遭到嚴厲懲罰,那要是被長老們知道她把祖傳寶物當作垃圾一樣丟進焚化爐,豈不是更……總之,無論如何她都難逃一死就對了!

 

七紋誤以為妃的顫抖是因為害怕,俯下身把她摟得更緊了。

 

“別怕,妃小姐,我會保護你的。”

 

“你才不要你保護!”妃氣得怒目而視,“我會變成這樣都是你害的,離我遠一點!”

 

七紋任憑她發洩,默默說:“只要你答應嫁給我,天一黑我就帶你偷偷私奔,我在海中有一幢別墅,在那裏我們可以舉行婚禮。完婚後,你就是我七紋的妻子、鯽魚妖族的一員,到時候就連長老也無話可說。”

 

“誰要跟你私奔……”妃張開就要反駁,卻被七紋打斷。

 

“你冷靜一點,不要意氣用事,現在只有這個方法才能救你,要罵要打,等渡過這次難關後再說吧。”

 

妃簡直氣不打一處來,可又無法否認,他說得確實有道理。鴉狐最後關照她不要輕舉妄動,應該也就是這個意思吧。

 

仔細想想,她並非全無希望,既然鴉狐知道了她所在的地點,大叔和冬雪很快就會趕來,只要堅持到那時她就得救了。所以在那之前,就暫且忍著吧……心裏稍微有了一點底氣,她的表情也漸漸緩和下來。

 

“你說得對,現在不是自亂陣腳的時候。”

 

“不錯,這麼快就冷靜下來,真不愧是我的半鰭。”

 

忍著,不要反駁,也不要翻白眼。

 

“那麼,我再問一次,你的答覆是什麼?”七紋雙手握住她的肩膀,專注地凝視,目光如同廟會那夜一樣銳利懾人。

 

妃內心掙扎,不得已,在沉默了半晌之後,違心地輕歎:“我答應你。”

 

世界仿佛靜止了一般,悄無聲息。

 

不,其實還是有聲音的。噗通、噗通、噗通……那是七紋的心跳聲,劇烈而不規律。

 

想要抬頭看看七紋的表情,卻被他牢牢按在胸口。心跳聲更劇烈了。

 

妃貼著他的胸膛心想,難不成,這個妖怪在害羞?心中隱約有一絲罪惡感,可是在努力想要擺脫困境的強大決心面前,這種罪惡感簡直就像是螻蟻一般渺小。

 

在等待七紋平復激動時,妃說服自己暫時忍受他的肢體接觸,竭力裝出溫順的模樣以免讓他起疑心。可是這麼做的糟糕後果就是,突然間,七紋的柔情攻勢變本加厲起來。

 

“魚鱗的傷口還痛嗎?”

 

“不痛。”

 

“你身體冷嗎?要不要我幫你暖腳?”

 

“不用了,我現在沒有腳。”

 

“那你肚子餓嗎?想吃點什麼東西?”

 

“什麼都可以嗎?”

 

“那當然。”

 

“好吧,我想吃鹽烤鯽魚。”

 

“……你是得了婚前歇斯底里症嗎?”

 

真是夠了!妃忍不住扶額。時間為什麼過得這麼慢?大叔為什麼還不來?這種渾身起雞皮疙瘩的甜蜜模式,她實在是適應不來啊。

 

七紋也同樣按捺不住地在房間裏踱來踱去,焦急地等待天黑,好快點帶著新娘遠走高飛。無意間,他的視線落在了九十九珠上。

 

“妃小姐,我特意命水蓮把這顆藥珠拿來給你,你為什麼不吃?”

 

妃斜靠著柱子,正嘗試著將巨大的魚尾折成兩段,只可惜下半身還是不太靈活,無法自由操縱。七紋在她身旁坐下,輕扶起她的肩膀,指著自己的嘴柔聲說:“讓我來喂你吧。”

 

“誒?”察覺他的意圖,妃倉皇躲閃,“誰允許你這樣隨便的?”

 

“有什麼關係,我們馬上就要結為夫妻,這種事再平常不過了。”他的眼神居然還帶著羞澀。

 

“不要,我們人類有種說法,在結婚之前擅自接吻的話,走在街上會被雷劈死的……真的!”

 

“我倒想試試看,就算被劈我也心甘情願。”說著他便要去咬九十九珠。

 

“慢慢慢慢著!”妃急中生智,隨口亂掰,“七紋,我有個問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燃聿 的頭像
燃聿

燃聿的移動城堡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