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請依賴我吧

 

七紋的話音剛落,一根食指長的銀針刺進了他的脖子,他瞪直眼睛怔了怔,還沒來得及轉頭便癱軟在地上。

 

站在他身後的是擅長麻痹術的幻鯽。

 

事情轉變得太快,大叔和冬雪均是一臉驚異,同時撲向妃,卻聽那女人一聲尖銳的大喝:“不准過來!”兩人的動作都頓了頓。

 

詛咒的效果隨著七紋的昏迷而消失,妃清了清嗓子,感覺自己又能開口說話了,她連忙解釋:“沒事了,大叔,冬雪,她是七紋的侍女水蓮……水蓮,謝謝你救了我,可是……為什麼?”

 

水蓮不回答,神色怪異地緩緩向她伸出手。妃以為她要扶自己起來,也伸出了鰭狀肢,不料水蓮卻突然揪起她衣領,反轉她身體從背後鉗制住她的喉嚨,另一隻手將銀針抵在她的脖子上。

 

這番舉動簡直和之前判若兩人,妃瞬間變了臉色:“水蓮!你在幹什麼?”

 

水蓮不理不睬,只是冷眼瞥向大叔和稍遠處的冬雪,聲音很輕:“你們之中……誰是洵?”

 

獅天狗微微晃動鬃毛,僅憑這一點,水蓮便得到了答案。“我要做個交易。”她冷聲道,將抵住妃的銀針又刺入了一些,血絲慢慢滲出皮膚,沿著雪白脖頸淌下。

 

銀白色的巨型獅天狗略顯焦躁地收起爪子蹭了蹭地,化為人形,長長歎了口氣:“剛才我就想做交易,可那鯽魚妖怪一意孤行說什麼都不願意,現在你又想要什麼?”

 

“殛妖水。”

 

“不可能。”大叔一口回絕。

 

“我雖然屬於幻鯽,可除了麻痹之外,我也會使用毒。”水蓮的聲音不帶一絲感情,“我可不在乎這個女人的性命,如果達不到目的,我在一秒之內就可以毒死她。如何?給還是不給?”

 

“……”大叔皺起眉,面露掙扎,“殛妖水是很危險的東西,你想用它來幹什麼?”

 

“你不需要知道,只要把它交給我就行了。”

 

大叔仍打算努力說服:“你並不瞭解殛妖水的特性,讓我來告訴你……”

 

“少說廢話!”水蓮突然大怒道,“再不交出來我就動手了!”

 

“好好,別衝動,我明白了,我給你。”大叔低頭靜默了一會兒,將手探進浴衣的領口,摸出一隻巴掌大小的銀色方盒,慢慢遞到水蓮面前。

 

被水蓮卡住脖子的妃瞪大眼睛。這不是……大叔從樹洞裏帶出來的銀盒子嗎?當初離開樹林時他兩手空空什麼都沒拿,唯獨帶出了這只盒子,原來這就是“殛妖水”啊。

 

水蓮也露出相同的表情。盒子大約有捏緊的拳頭那麼大,標準的立方體,通體純銀,除了一面可有“殛”這個字之外,其餘五面均光滑得沒有任何痕跡。身為妖怪,她對殛妖水這個名字並不陌生,卻也是第一次見到實物,不禁狐疑地問:

 

“這就是殛妖水?你沒有騙我?”

 

大叔蹙眉看著她:“你連殛妖水是什麼模樣都不知道嗎?看來想要它的並不是你本人,你是受到了誰的指使吧?”

 

水蓮的呼吸一窒,頓時慌亂道:“你、你不需要管那麼多,快給我!”

 

“不用擔心,我說了給你就一定會給你。只是……”大叔攤開手,輕輕一抬,銀盒子便在空中劃出一道抛物線,落入水蓮的手中,“殛妖水是掌握妖界命運的重要道具,希望你謹慎地使用它。”

 

臉色蒼白的水蓮輕顫了顫,咬緊嘴唇,一把推開妃,轉身抱起失去意識的七紋,縱身跳下懸崖。

 

數秒鐘後,山下的海面響起一片低沉的水花聲。

 

妃接觸到大叔擔憂的目光,心情也隨著沉重下來。這……是她害的嗎?殛妖水被奪走,情況是不是很嚴重?

 

然而,大叔卻像往常一樣,給了她一個十分溫柔的微笑:“妃,你沒事吧?”

 

妃怔怔地垂下眼,胸口泛起一股陌生的感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燃聿 的頭像
燃聿

燃聿的移動城堡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