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終於落下,晴朗的夜空星星點點。危機暫時解除了,妃被平安帶回到了螟皇寺。回程的路上大叔一直噓寒問暖,很小心地抱著她身體,並控制速度不讓她太過顛簸,但對於殛妖水的事卻隻字不提。

 

想到由於自己的原因,讓一貫不正經的大叔露出那樣嚴峻的表情,妃就覺得很不安,內疚和煩躁占滿心頭,身上的鱗片也越發疼痛起來。她在水中換了個姿勢,仰頭靠在池邊平滑的石頭上,對著星空長歎了一口氣。

 

這副身體已有一半以上妖化,人類的呼吸系統不足以支持氧氣供應,所以自七紋的池塘回來後,她就不得不泡在鯨公主的海水浴池中,一方面維持呼吸,一方面也順便治療傷口。

 

而大叔也像是吸取了先前的教訓,不敢離開妃半步,回來以後更把自己的活動範圍鎖定在這個水池周圍,生怕她又被人從他眼皮底下擄走。

 

可這樣一來讓妃很拘束,相比以前不知何時會夜襲她的大叔,現在這樣的他反而讓她更緊張。

 

因為——這個笨蛋大叔居然在岸邊擺了一副枕頭和被子,說要和她頭靠著頭,手牽著手一起睡覺……真是虧他想得出來!

 

“妃,為什麼歎氣?”靜夜裏,大叔磁性的聲音就在耳畔響起,把妃嚇了一跳。

 

一轉頭,便看見大叔溫柔的臉部大特寫,她頓時口乾舌燥:“大叔!我不是說了不可以睡在這裏嗎?”

 

陷在白色柔軟的枕頭中,大叔微眯著眼,軟軟的語調像是在撒嬌:“有什麼關係,這裏很舒服啊。”

 

妃拿他沒轍地扶額,想要游到池子另一頭,卻被大叔一把拉了回來。

 

“怎麼了?妃,在生我的氣嗎?”

 

“沒有啊,我為什麼要生大叔的氣?”這倒是出乎意料,妃不懂他何以這麼想。

 

大叔嘴角泛起歉然的苦笑:“因為,我明明答應過要保護你,結果卻讓你受了那麼多苦,對不起……”他抬起手輕撫她的臉頰,讓後者霎時全身僵硬。

 

“不必介意這種事啦,我也沒有放在心上。”妃躲開他的觸摸,語氣有些狼狽,“反正,我早就習慣了一個人,遇事第一反應就是依靠自己,我從來都不指望別人來救我,這次事件若不是跟妖怪有關,我也不會想要依靠大叔。”

 

“為什麼?我就那麼不值得依靠嗎?”

 

發現大叔神情落寞地看著自己,妃啞然,一時不知該怎麼回答:“不,我想應該是我自身的問題……”

 

“你很冷淡呢,妃。”大叔蜷起身體,搖了搖尾巴,撅起嘴表示不滿,“這樣下去我會寂寞的喲。”

 

“不、不准撒嬌啦!明明是大叔!”妃紅著臉一把抓住尾巴,阻止他繼續搖下去。

 

大叔眯起眼笑了笑,改為趴在岸上俯視她:“可是我說的是真的,尤其是眼睜睜看著妃從我眼前消失的那一刻,真的很寂寞……那種感覺,我不想再體會第二次了。”

 

銀色的長髮緩緩流瀉,落入平靜的水池。妃呆呆地看著他,聽著他輕柔的嗓音,看著他碧藍色眼中流露出的執著,目瞪口呆。

 

真、真是不可大意啊,無論是好色模式還是厚臉皮模式,她都可以冷靜地應付,唯獨這種一本正經的深情模式,她無論如何也適應不了啊!都怪這片月色和這潭水池,讓原本輕鬆的氣氛都變彆扭了。

 

“妃……”大叔欲言又止,揚起慣有的明快笑容,打破了這份曖昧,“算了,妃平安無事就好,其他都不重要。”

 

抓住時機,妃快速轉移話題:“說起來,為什麼水蓮會突然性情大變呢?她刺暈了七紋阻止他自殺,這我還可以理解,但後來要脅我來向大叔索取殛妖水,我就不懂了。殛妖水到底是什麼東西?”

 

“這個嘛……”大叔用手抵住脖子,“很難用短短幾句話作出說明。”

 

“那我不問了,反正我對妖界的道具也沒興趣。我只想知道,丟失了這樣東西會對大叔有什麼樣的後果,會被妖界追殺嗎?會受傷嗎?會死嗎?”

 

大叔沒有正面回答,而是默默看著她,眼裏閃爍感動的光芒:“難道……妃在擔心我嗎?”

 

“不,我只是想負起責任而已。這件事因我而起,若是因為我的關係讓大叔受傷,我會有罪惡感。”

 

“啊啊,稍微承認一下又沒關係。”

 

“我說了,不准撒嬌啦!”

 

大叔笑起來:“別擔心,雖然失去殛妖水確實有點麻煩,但能夠換回妃的平安比什麼都值得。只是也不能就這樣任由殛妖水流入外界,必須想辦法把它奪回來。”

 

妃點點頭:“需要我幫忙嗎?”

 

“需要。”

 

“要我做什麼?”

 

“唔,做什麼好呢?妃第一次主動要求,說不定是一生一次的機會,一定要慎重仔細地好好考慮才行。”大叔低頭作沉思狀,“不如……就先這樣,再這樣,不,還是那樣更性感……啊好痛!”

 

“大叔,那些寡廉鮮恥的內心糾葛拜託你藏在心裏不要說出來。”

 

陰謀沒有得逞,大叔捂住臉發出幽怨的呻吟:“嗚,我明明還什麼都沒說呢。”

 

“若是沒什麼要我幫忙的,我就先睡了。”

 

說著便打算沉入水底休息,咕嚕咕嚕的氣泡聲中,大叔低沉的聲音從水面傳來:“其實,真的有一件事想要拜託你。”

 

妃略微浮出水面,目露遲疑:“先說好,一切‘不正經’的要求我都會自動過濾哦。”

 

“放心啦,這次是認真的。”大叔低笑了兩聲,表情漸漸轉為嚴肅,“我想要拜託你的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燃聿 的頭像
燃聿

燃聿的移動城堡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