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下午,螟皇寺的眾妖怪們召開了第二次作戰會議。

 

冥婆婆指揮八條觸鬚端著早點和清茶,慢吞吞地從廚房走出來。鑒於妖怪的秘密不得不瞞著寺廟的准住持神銀,她還順路去了主院的奇竹居,通過窗子向屋裏吹了些迷魂花粉,確認小少爺睡得更酣暢後,才放心前往清水居所正對的後院。

 

一走進院子,便有一股寒流迎面撲來,激得她臉上的老皮一陣戰慄。

 

不用說也知道,離她最近的一定是冬雪。他的周圍本就經常飄著接近零度的冷空氣,再加上總是繃著一張臭臉,無形中又使氣溫下降了好幾度。幸好現在是夏季,正好起到了祛暑降溫的功效,假如冬天也這樣放肆的話,恐怕會被大家趕出螟皇寺吧?不過假如能被這樣清秀的美少年擁抱在懷裏,即使被凍成冰棍也心甘情願啊……啊,沒有啦。

 

鴉狐收攏翅膀停在岸邊的岩石上。自從變成星星回來以後,他的絨毛上仿佛覆蓋了一層星星般耀眼的光輝……這是他自己的原話,實際上則是對冬雪大人敢怒不敢言的一種側面表達。現在他正神情憂傷地抱著自己的大尾巴,嗚嗚咽咽地哀悼主人的不幸。不過找那種女人做主人,未免也太沒眼光了,一點也不值得同情。

 

慵懶地斜躺在岸邊的是風流倜儻氣度不凡的洵大人。由於背對著清水居,看不見表情,但只是一個高大健壯的背影,一頭長而柔順的銀髮,就能讓人心口怦怦直跳……真不愧是最適合我的洵大人啊,冥婆婆凝視著前方眼神嬌羞。

 

不經意間,視線觸及水面上漂浮的藍色發絲,意識到鯨公主也在場,冥婆婆立即繃緊鬆弛的嘴角,一臉花癡相迅速被莊嚴肅穆取代。

 

“咳咳!打擾各位,我送早點來了。”有洵大人和鯨公主此等地位的重量級人物,這可不是普通的閒談場所啊,必須格外慎重才行。

 

“好了,全員到齊了,開會吧。”鴉狐率先飛到自己的餐盤邊,叼起一條小貓魚。

 

冥婆婆四下張望:“大持盂呢?”

 

一提到妃,眾人齊刷刷地向大叔望去。大叔一動不動地看著水面,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

 

“發生什麼事了?那女人又被擄走了?”

 

“不……今天早上,小姐的妖化突然停止了。”鴉狐在一旁小聲回答。

 

“停止了?為什麼?難道是不完全妖化?”

 

“嗯,據說是因為昨晚那個叫七紋的魚妖消耗了過多力量,導致詛咒的效果減弱,所以小姐的身體就停在了這樣半人半妖的狀態……嗚,可憐的小姐,都怪我鴉狐不會潛水,沒有及時救出小姐,我對不起你啊小姐!”

 

“吵死了,就算你會潛水,也沒人指望你能做什麼。”冬雪雙手環胸冷冷說。

 

嚇?少瞧不起我了,我可是找到小姐的頭號功臣啊!鴉狐擺出這句話的口型,可是瞥見冬雪比大叔更陰沉的臉色,最終還是沒把這句話說出口……怎麼,冬雪大人心情不好嗎?洵大人擔憂小姐還在情理之中,可冬雪大人不是很討厭小姐嗎?怎麼也是一臉心煩意亂的樣子?

 

“撲嗵!”伴隨池中嘩嘩的水花聲,兩條影子鑽出水面,岸上等候的眾人頓時精神一振,殷切地向兩人望去,卻又在下一刻倉皇移開視線。

 

一位是纖細柔軟凹凸有致的黑髮美女,另一位是修長挺拔胸前傲人的藍發波霸,兩人雙雙抱在一起,水珠從濕漉漉的頭髮滴落,順著光潔的皮膚慢慢往下淌……可惡,這樣的畫面對雄性生物的殺傷力實在太大,讓人無法直視啊!

 

“好了,手術順利結束。”鯨公主笑容滿面地舉起一隻狹長的玻璃盒,滿心歡喜,“呵,這樣一來,剩下的半枚粉紅鰭也到手了。”

 

“既然已經到手,就放開我啦。”妃用鰭狀肢推開鯨公主,頗不習慣地抱著空蕩蕩的肩膀,“話說回來,你是鯨魚吧?這麼小的魚鰭你準備插在自己的什麼部位?腦門上嗎?還是背後的氣孔上?”

 

“你這條小魚說話還真不客氣。”鯨公主雙手叉腰,理直氣壯道,“沒錯!我就是要縫在背上啦,小小的粉紅鰭,就像蝴蝶的翅膀一樣,不是很可愛嗎?”

 

“……”妃抬頭想像一隻50公尺長的寬吻藍鯨,背上卻縫了一對20公分長的粉紅蝴蝶鰭的樣子,“哪里可愛了?根本就小到看不見了吧!”

 

“我才不管,這是我的興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燃聿 的頭像
燃聿

燃聿的移動城堡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