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我不干涉你的變態嗜好,不過,你應該還記得這份交易的另一半內容吧?”妃有些擔憂地皺眉,“我這副半人半妖的身體,還能恢復成人類嗎?”

 

鯨公主撩了撩大波浪捲髮,若無其事道:“這個嘛,恐怕不行。”

 

“什麼?!”妃刷地黑下臉,瞠目結舌,“騙、騙子……我遇到詐騙犯了!”

 

“哼,我就是騙子怎樣?有本事去向洵大人訴苦呀。”

 

“太過分了,那把我的魚鰭還給我!”

 

“哦?你是說這個嗎?”鯨公主狡黠地揚了揚玻璃盒,“你真的想要回去?”

 

本來已確定自己占了上風,滿臉得意地還想繼續欺負妃,卻聽妃冷淡地點頭:“對,幫我縫回去。”

 

“……”鯨公主的笑容僵硬了,“喂,一般人都不會想要縫回去的吧?”

 

“既然你單方面撕毀交易,那我收回我提供的交易品,有什麼不對?”妃面無表情看著她,一本正經地攤開鰭狀肢,“快,把魚鰭還給我。”

 

鯨公主愣住了,戀戀不捨地抱著玻璃盒一時竟不知該怎麼回擊。

 

“你輸了呢,鯨公主。”不知何時走到身邊的大叔笑道,“我不是告訴過你了嗎?妃可是很強的。”邊說邊將妃從水里拉上岸,為她披上毛毯,遮住她大好春光的同時也將一頭長髮擦幹。

 

“可惡,這條不懂規矩的小魚……”鯨公主眼淚汪汪地咬手指,“被我欺負時就應該哭喊著求饒才對啊,怎麼可以抓住我的弱點加以利用威脅呢?一點也不好玩。”

 

好玩?妃在內心翻白眼,這可是攸關我性命的大事啊!

 

“好了,回到正題吧。”大叔擁住妃的肩膀微笑,“雖然從私心上我並不排斥讓妃變成妖怪,可若是一直維持這種半人半妖的狀態,我也會很傷腦筋的。”

 

“呵,說的也是。”

 

妃沒有聽懂,見大叔和鯨公主互相露出心照不宣的表情,不禁疑惑地問:“等一下,為什麼妖怪就可以,而半人半妖卻很傷腦筋?難道治療起來會更麻煩嗎?”

 

“噗……不,不是治療方面的問題。”鯨公主看著她笑得很曖昧。

 

這種讓人雞皮疙瘩掉滿地的笑容是怎麼回事?妃抽了抽嘴角,慢慢看向大叔問:“那是什麼問題?”

 

“是有關魚尾和兩腿之間區別的問題。”大叔一臉認真地回答。

 

魚尾和兩腿的區別?妃仍然沒有聽懂,可發現不論是大叔、鯨公主還是後方的冬雪和鴉狐,每個傢伙的臉上都浮現出怪怪的表情,她就隱約覺得這不是什麼好問題,自己還是不要問下去比較好。

 

大叔也很慶倖她沒有繼續追問,若不然,她聽到答案之後的反應就會被所有人看到了。人魚和人類的區別,最好是由他親手教導她比較好,那麼珍貴的體驗,他才不想與眾人分享呢。

 

“總、總之,”妃快被各種灼熱的視線射穿了,非常不自在地將魚尾垂浸在水中,強裝鎮定道,“就是有一點區別對吧?我不介意,只要能變回人類,我不在乎用什麼方法治療。”

 

“噗哈哈哈哈!”鯨公主的笑聲更放肆了,大叔和冬雪的表情也越來越奇怪。

 

這又怎麼了嘛!妃氣得滿面通紅。

 

幸好鯨公主及時把話題拉了回來:“好啦,玩笑到此為止。關於這次鯽魚妖的詛咒,我花了點時間做了下研究,雖然比想像得要複雜,但要完全拔除並非不可能,只是我目前還缺少一件輔助的道具。”

 

“什麼?”大叔問。

 

“啊呀,洵大人,你還要跟我裝傻嗎?”

 

大叔愣了愣,很快反應過來,眉頭不自覺蹙緊:“你是說……殛妖水?”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燃聿 的頭像
燃聿

燃聿的移動城堡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