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無可取代 

 

聽見爆炸聲,大叔和冬雪愣了愣,水中飄來的血腥味,令兩人不約而同蹙緊眉。 

 

“大人,這股妖氣……” 

 

“嗯,我聞到了,是殛妖水的妖氣。”爆炸造成了海底劇烈的水波晃動,被炸飛的客棧殘骸四處散落,受傷的遊客驚慌失措地作鳥獸散,一時間,木屑、鮮血、屍骸和大量氣泡混合在一起,水裏的能見度大幅降低。 

 

擔心混亂中出事,大叔將妃推到冬雪身旁,慎重地囑咐:“冬雪,你和妃待在這裏別動,我去前面看一看情況。” 

 

“大人,我和你一起去!” 

 

“不,能夠控制殛妖水的只有我。它的危險程度遠遠超出你的想象,即便是你,我也不希望你輕易接觸它……那麼,妃就拜托你了。” 

 

說完,像是安慰似的摸了摸妃的頭,隨即便獨自闖進了迷霧般的廢墟中。 

 

妃不安地追尋他的背影,可不論她將眼睛瞪得多大,眼前仍像是隔了一堵牆似的,什麼都看不見。 

 

呆呆地站立良久,後腦勺冷不防被輕敲了一下,她回頭一看,冬雪正以少有的關心眼神看著她: 

 

“不用擔心,大人是前任禦審殿殿主,處理過無數S級案件,像這樣的小問題是難不倒他的。” 

 

真稀奇,這只狐狸眼居然在安慰她?天要下紅雨了嗎?還是……她現在的表情看起來真有那麼不安? 

 

“我並不是懷疑大叔的能力,只是有點內疚罷了。”妃悶悶不樂道,“我了解自己的體質,這輩子大概是擺脫不了厄運纏身了,但我不希望我身邊的人也跟著我一起遭遇不幸……” 

 

“怎麼可能?”還沒說完就被冬雪冷聲打斷,“如果會隨隨便便因為一個人類女人而遭遇厄運,我們也不用當妖怪了,直接當爬蟲生物就好。” 

 

“這麼說也太失禮了吧。” 

 

“對誰?” 

 

“對爬蟲生物。”妃抽了抽嘴角,“而且你用這張妖媚的臉孔說這種話也太沒說服力了,老實說,為了我而變成人魚,你其實心裏很討厭我吧?” 

 

冬雪斜睨她,動了動嘴唇,許久才沒好氣地悶哼:“……也沒有那麼討厭。” 

 

“沒關系,你直說就好。” 

 

“那麼我直說了:你這個笨女人,外表看起來總是一副從容淡然天塌下來也不怕的模樣,但其實內心卻脆弱又敏感,別扭又死腦筋。有時間胡思亂想自尋煩惱,還不如放寬心把一切都交給洵大人,豈不是比現在輕松很多?既然知道自己的無能,就該坦然接受有能力者的幫助,這本來就是弱者的生存法則,連這點道理都不懂,你果然是個笨頭笨腦的笨女人。” 

 

“……我也沒有叫你這麼直接!”妃哭笑不得。 

 

冬雪側過頭橫了她一眼,表情依舊冰冷,可語氣卻意外地柔和了下來:“總之,你什麼都不用擔心,只要依賴洵大人就可以了。”

 

依賴啊……又來了,和大叔說了相同的話。她明白他是出於好心,可是心頭的陰霾仍然揮之不去。她是個人類,特殊的體質和經曆並不能抹殺這個事實。

 

隔了片刻,見妃低著頭一言不發,冬雪又低聲補充了一句:“或者……你也可以依賴我。”

 

誒?這個建議倒是出人意料,妃很懷疑這家夥是不是病了,要不然為什麼他的臉頰會這麼紅呢?

 

“狐狸眼,你是變成人魚後裸露太多所以感冒發燒了嗎?”

 

冬雪霎時滿面通紅,捂著胸口羞憤地大吼:“沒有!”

 

“那就是在海底待太久所以腦袋進水了?”

 

“……沒錯!我就是進水了才會為你操心,等回到地面就會恢複正常了,所以趁現在好好依賴我吧。”

 

“不要,我才不稀罕呢。”

 

“那麼你就繼續保持這副半人半魚的蠢樣吧!笨女人!”

 

妃抽了抽嘴角。什麼嘛,這個禁不起吐槽的家夥,脾氣實在太壞了,而且有一種能把正常對話引導向吵架鬥嘴的天才本領,所以他們的對話才會一成不變地以這種形式結尾。就這方面而言,他還真像小孩子一樣任性。

 

“算了,回到正題……”談話的過程中,廢墟的木屑和碎片已漸漸浮出水面,血水溶合,氣泡消散,視野也因此清晰起來。妃剛想說點什麼,眼角觸及某個人影,神情突然呆住了。

 

冬雪順著她的目光看去,也略微瞪大眼睛。

 

渾濁的水流之後,一瘸一拐地走出一個衣衫破爛的金發男子。男子遍體鱗傷,低垂著腦袋,整張臉完全埋在淩亂的頭發裏。

 

“七紋……?”妃喃喃低喊,雖不是百分之百確定,可直覺告訴她,這個模樣淒慘的男子就是這一連串事件的始作俑者七紋。

 

【既然不能廝守一萬年,那麼,我的半鰭……我們只能一起死了。】

 

想起昨晚他任性妄為的話,妃就心中有氣,這個混賬妖怪,居然想要跟她一起死!正想開口大罵好好發泄一通,突然瞥見七紋手中握著的一團血肉模糊的東西,她心中一驚,到嘴邊的話又咽了下去。

 

“妃小姐……?”七紋仿佛從睡夢中驚醒一般,迷茫地抬起頭,神情無助。

 

妃猶豫許久,還是忍不住問:“發生什麼事了?你手裏拿著的是什麼?”

 

七紋愣了愣,皺起眉。又一次,妃從他金色的眼中看見了那種令人揪心的空洞的悲傷。怎麼回事?他可是堂堂鯽魚妖的少爺啊,怎麼會落魄成這副模樣!

 

撲嗵——七紋不支地跌倒在地,手中的血塊飛了出去。妃定睛一看,那原來是一條已經傷得不成樣子的鯽魚。

 

而七紋就這樣伏在地上,抱著頭,嘶啞而壓抑地慟哭起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燃聿 的頭像
燃聿

燃聿的移動城堡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