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決定將受傷的七紋安頓在離爆炸現場最遠的一間客棧裏,冬雪卻極力反對。他不明白,妃為什麼會想要幫助一個對自己下詛咒、折磨自己,甚至還揚言要殺了她一起殉情的妖怪……妃自己也不明白。 

 

大概是被他的眼神魅惑了吧。就如同蜘蛛妖絡新婦用發絲迷惑男人一樣,這個鯽魚妖少爺也用他獨有的妖力迷惑了她。但這當中並沒有愛情的成分,她只是……不忍心袖手旁觀而已。 

 

所以當七紋央求她留下來陪他時,她並沒有拒絕,一臉平靜地在床邊坐了下來,反倒是局外人的冬雪氣得啞口無言。 

 

“醜女,你瘋了嗎?” 

 

“反正大叔叫我們在這裏等著,現在暫時也無事可做。”妃淡淡地瞥了一眼七紋,“而且我身上的詛咒還要靠七紋解除,總不能就這樣眼睜睜看著他死吧。” 

 

冬雪稍作沉默,忽然從身後抽出一把冰劍,架在七紋的脖子上:“那麼很簡單,讓他現在替你除咒就行了。喂,鯽魚妖,別裝死,你聽見我的話了吧?” 

 

傷重的七紋虛弱地睜開眼睛,表情卻一如既往地堅決:“沒用的,我不會放棄妃小姐的,就算我死了,詛咒也不會消除。” 

 

“你——!” 

 

“況且,妃小姐也是喜歡我的,要不然,她不會在這種時候陪在我身邊……” 

 

“你錯了。”妃冷淡地打斷他,“不要誤會,我留下來純粹只是想向你打聽殛妖水的去向而已,若非要說我對你有什麼感覺的話,那最多也不過是憐憫而已。” 

 

“憐憫……”七紋呆愣了一會,臉上浮現受傷的表情,“竟然對著愛慕自己的人說出如此冷淡的詞,妃小姐,你其實是個殘忍的女人吧。” 

 

“殘忍?”妃頓時火大起來,“別說得好像你對我有多好似的,你這個混賬妖怪!你對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自己,卻從來沒有為我考慮過,我現在變成這副淒慘的模樣也全都是你害的,我沒有把你剁碎了喂鯨公主已經是很給你面子了好不好!” 

 

七紋驚詫地看著她,表情無辜又困惑——他沒有為她考慮過嗎?為了她,他連夜准備聘禮,興師動眾前去提親,最後還不惜與長老們反目;為了她,他使出渾身解數施加三重詛咒,賦予她在水中自由生活的能力的同時,也從各方面嚴密保護她的安全;為了她,他付出昂貴的代價買來九十九珠,延長她的生命;甚至於為了她,他連自己生活了幾千年的家都不要了…… 

 

他不懂,正因為不懂,所以心裏才那樣痛苦,那樣迷茫。

 

“妃小姐,我所做的這一切,真的一絲一毫都沒有打動你的心嗎?”

 

妃無奈歎氣:“看來你還是沒有搞懂,雖然我已經說了一百遍了,但我還是要說第一百零一遍——七紋,你找錯人了!倘若換作你真正的半鰭,她或許會被你的執著感動,會愛上你,會願意變成妖怪陪你一輩子,但那個人不是我。我只想做一個普通的人類,過平凡的生活,我經受不起你們鯽魚妖族這麼沉重的‘宿命’啊!”

 

“……”一絲難堪從七紋的眼中劃過,金色的眼珠黯淡下來,好半天,他才啞著嗓子開口,“是嗎?原來……是我錯了。”

 

等了一千年才等到這段姻緣,本以為終於輪到自己幸福了,沒想到結果還是空歡喜一場。默默地堅持,單方面地努力,用盡一切方法、甚至不惜以死相守,卻原來只是愚蠢的自作多情。兜兜轉轉做了一場美夢,夢醒後,一切又回到了原點。

 

但,並不是最初的原點,因為,水蓮已經不在了……

 

一想到水蓮最後拼死保護他的模樣,他的心口猛地一陣揪痛,目光下意識尋找那條遍體鱗傷的小魚。

 

妃察覺到他的意圖,指了指裝著鯽魚的玻璃器皿:“你在找這條魚嗎?剛才你跌倒時,它正好掉到了我身邊,我就把它帶了回來,可是它身上的傷比你還重,恐怕活不了多久了。”

 

……活不了多久?

 

仿佛聽見了某個重要的信息,七紋咬牙撐起上身,焦急地低頭查看器皿,在看見小魚的一刹那突然瞪大眼睛,聲音也隨之震顫起來:“水蓮……”

 

“誒?!”妃吃了一驚,“這條魚是水蓮?”

 

七紋卻已聽不見她的話了。之前因為遭受太大打擊,渾渾噩噩之間並沒發覺,現在想來,妖怪一旦死去,肉體會在瞬間化成骨灰,而水蓮雖然身受重傷,卻始終維持著鯽魚的妖形。如此說來——

 

“她還活著……”七紋震驚地抬頭看向妃,“水蓮還活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燃聿 的頭像
燃聿

燃聿的移動城堡

燃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